迷路
廿四欢2019-11-12 09:243,170

  她侧头看看,这条路口,正是今上午七拐八拐从旧巷子出来时的地方,难怪会见到他。

  方端末的谈话十分不顺利,原本懒散随意依靠着路灯杆的姿势因为心绪不顺,渐渐站直,脚尖踩了下路牙石上的砖缝,不情愿地别开脑袋,手机离远些,表示对电话那头人的不耐烦。

  他又讲了几句话。

  辛凌鹫听得清楚,要表达的意思左右不过四个字,“我不回去。”

  和家人闹别扭了?可辛凌鹫记得,方端末是和姥姥一起生活的。

  那是与女朋友闹别扭了?也不像,他这个脾气,哪个女生受得了。

  就是在辛凌鹫胡乱想着事情的时候,方端末挂断了电话,朝着口袋朝她这边过来。辛凌鹫猛地回神,撞上他紧拧在一起的眉头,似乎是耿介自己的偷听,她脚掌像是千斤顶那样沉重,杵在原地,左右为难。

  眼瞅着方端末越走越近。

  辛凌鹫突然开口,表明来意:“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辛凌鹫的突然发声,让方端末吓得往后一退,他微抬脑袋,后知后觉地才辨认出眼前的人,以及她这声道歉是对自己说的。

  “哦,没事。”他淡淡地、轻轻地、毫不在意地回答完,在辛凌鹫一脸狐疑的注视下,径自从她身侧走过,朝着不远处24小时营业的超市走去。

  一阵风卷过,辛凌鹫哭笑不得地愣在原地,反应过来,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

  没一会的功夫,方端末从超市出来,左手多了个塑料袋,右手捏着手机,不知在给谁回消息。从辛凌鹫站的位置经过时,头也没抬,径自过去。

  辛凌鹫等了会,抬起步子,跟上他。

  方端末腿长步子大,辛凌鹫小跑两步才赶上他。她和他并肩,突然开口:“那个……”

  态度猛地扭头,茫然地看向身边多出的人,愣了下,神色冷静地等着她说话。辛凌鹫深吸了口气,痛快地说:“今天上午,谢谢你给我指路。”

  哎。辛凌鹫在心底长叹了口气,出租车上的无心之语,还是没法道歉。

  “举手之劳。”方端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见辛凌鹫仍跟着,好奇地问,“还有事?”

  “还有。”

  方端末停了脚步,等她:“你说。”

  辛凌鹫抿嘴,纠结如何开口。

  方端末按着手机,回了条消息,再抬头,见辛凌鹫的神色比刚才还要纠结,他收起手机,舌头顶了下后牙槽,右手抄在口袋里,居高临下地看她,不咸不淡地开口:“要是为了出租车上的话,那就不必了,你没说错。”

  辛凌鹫一脸错愕,他竟然看穿了。

  方端末手机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他挥挥手,示意辛凌鹫离开。他接起电话,朝着巷子里走:“我已经说过了,今晚有事,回不去。”

  方端末果断的挂了手机,头也不回地开门进院子。辛凌鹫站在距离院门几百米的地方,听着方端末一敛冰冷十分欢快的声音说:“姥姥,我回来了,外面风大,你加个外套……”他拖着个长音,像是稚幼的孩子和家里的长辈撒娇,隔着一堵泥墙,辛凌鹫想象不出方端末的表情。

  老人又说了什么,辛凌鹫没听见。

  她在门口站了会,便走了。

  这一片地方,巷子分布的毫无规律,每家每院的模样还是差不多。辛凌鹫饶着路走了会,愣是找不到来时的路。未免越走越远,辛凌鹫恨识趣的掉了头,往方端末的院子走。她记得,那里距离24小时超市,很近。

  辛凌鹫走着,摸出手机试图用电子地图的路线定位寻找到路线。

  她止步在院门口时,门板晃晃,方端末倾身出来,见辛凌鹫仍站在那,禁不住皱了下眉头,出声:“还有事?”

  这个位置,距离临大东门,仅有不足两千米,可地图上并未对巷子的位置定位。辛凌鹫收起手机,诚实地摇摇头,说:“忘记路了。”

  方端末掀着眼皮觑了她一眼,额头上皱起的几根法令纹有些滑稽。辛凌鹫看得出,他想笑,准确地形容,他不同于一贯冰冷的嘴角,微微上扬,眉梢微卷,他在笑。

  巷子里一片昏暗,仅有几百米外的岔路口,贴满小广告的灯杆上悬着一盏忽暗忽亮的老式白炽灯。

  在正面和方端末打交道之前,辛凌鹫认为,自己对于人际社交还算擅长,至少很难出现在对方跟前不知所措的情形。要么痛快地说,要么高冷的离开。哪像面对方端末,拘谨、小心、想要说话可又不敢多言。辛凌鹫抿了下嘴唇,舌头卷了下干燥的嘴角,有些后悔做出回来问路的决定。她后退小半步,小心翼翼地说:“不麻烦你了,我好像,想起来了。”

  她侧身,作势要走。

  方端末却先一步跨出院门,门板上圆形的金属鼻环当啷响了一下,他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我带你出去。”

  “谢谢。”

  七拐八拐地,辛凌鹫跟在方端末身后,默默地记着路。期间方端末侧了下头,见辛凌鹫一脸苦恼的模样,状似无疑地说起:“你只要大胆地往前走,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怕的就是你因为害怕迷路,不敢走。”

  突然的鸡汤话,辛凌鹫愣了下,琢磨确实是这个意思。可她好奇:“你就是这样走?”

  “我在这生活了二十二年,我记得路。”方端末睨了她一眼,赤裸地点出她的愚蠢,“我走最短的。”

  辛凌鹫仰下头接住方端末的视线时,突然觉得,自己一米六八的净身高在这个干瘦的男生面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矮子。她心里较着劲,理直气壮地表示:“我也是想尽快走出去。”

  “呵。”方端末冷不丁地哼了声,鄙夷地淡声,“一个迷路的人,能走出去就不错了,还想走最短的?”

  辛凌鹫吃噎,剩下的半截路,没再说话。

  出了巷子,辛凌鹫往校门走,方端末正直去了路边。辛凌鹫愣了愣,不解地看他,问:“你不回学校吗?”

  “回家。”

  “哦。”

  简短的对话后,两人分两路走。

  回到宿舍,辛凌鹫推了下门,锁了,翻了半天口袋,也没找到钥匙,她明明带出门了。宿舍里,舍友低声说话。

  “我听见有人推门,是辛凌鹫回来了吗?”

  “别说话。”

  “谁让她不拿钥匙呢。”

  “不太好吧,大晚上的……”

  “她可以去宿管那要啊,或者去找他的金主去。”辛凌鹫听出了,说这话的是贾喜蓓。

  对于贾喜蓓,辛凌鹫并不认为自己有过得罪她的地方,大学四年,朝夕相处,算是礼貌而周到。可……辛凌鹫扭头,从宿舍楼下来,心中生寒,是她低估了校园流言的可怕。

  钥匙,应该是掉在了路上。

  辛凌鹫百无聊赖地,逆着风,沿着十分钟前走过的路线,一步步的挪回去。

  有晚归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满脸朝气。过了今晚,辛凌鹫以及和她同一级的所有大四生,就要彻底地和这个校园做出告别了。毕业,好像是个很悲伤的词汇,但又充满着新奇和刺激。

  原以为和谐亲近的宿舍关系,其实千疮百孔。

  原以为万无一失的工作职位,竟然触手不及。

  原以为血浓于水的亲戚关系,也就凉薄世故。

  离开校园,要住在哪里,辛凌鹫都不得而知,更别说吃喝拉撒,高质量的生活了。

  “你只要大胆地往前走,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怕的就是你因为害怕迷路,不敢走。”方端末说过的话冷不丁地出现在她的脑袋里,像是被按了循环按钮似的,不停歇地、不受控制地一遍遍地循环。

  只有敢于迷路的人,才能找得到出路。

  可真的能够找得到出路吗?

  现阶段的辛凌鹫,像极了几个小时前,在巷子里处境。明明目的地近在咫尺,可她像是个无头蝇虫似的,东蹿西撞,找不到出路。

  越是着急,越是没有结果。

  方端末看似无心的话,好像格外在理。

  “一个迷路的人,能走出去就不错了,还想走最短的?”

  对啊,就是这样。辛凌鹫豁然开朗,着什么急呢,反正明天的明天,对于明天的自己而言,仍是明天。何必苦苦揪心地沉浸在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度过的迷茫之中,没有归属,没有金钱,没有依靠,没有……可怜的辛凌鹫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过好当下,最为重要。

  可,今晚怎么过。

  辛凌鹫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竟然回到那扇朱红色的院门前,因为年岁久远的原因,院门上鲜艳的油漆色变得暗沉脱皮。

  他回来了吗?

  辛凌鹫鬼使神差地抬起胳膊,拍了拍门板上的金属鼻环。

  她以为,自己和方端末,是同一路的人。所以,可以成为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