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
廿四欢2019-11-12 09:232,670

  彼时,临城市中心,一处高档别墅前,出租车稳稳地在柏油路上停下,方端末下来。

  司机师傅谨慎地打量一遍眼前这个男生浑身上下的装束,全身的价格加起来都没有别墅前面,那棵稀有的绿植值钱,司机想象不出,男生来这里的原因。

  方端末不察司机的注视,径自朝别墅走。

  门口有保安,院里有管家,主人在客厅。方端末凝重着神情,一路畅通无阻。

  保安毕恭毕敬地问候,管家喜悦而热络地迎接,依偎在客厅里难掩愁容的男女主人异常惊喜。

  方中云诧异地看向门口,渐渐淡定,语气中有些嫌弃:“不是说不回来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景佳丽打断:“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好好说话不行啊。”埋怨的话说完,扭头冲向方端末,亲切而高兴,“吃晚饭了吗,我让阿姨做点你喜欢的菜。”

  “不用。”方端末粗略地答完,看向方中云,说,“爸,我回来了,有事您说。”

  他是方中云的亲儿子,但景佳丽不是他妈。

  方端末的母亲,是个干净漂亮,家境普通的女人,方中云爱她,却不娶她。景佳丽的父亲从政,母亲从商,背景殷实,和方中云刚好相配。而方端末配不上,他与这个家格格不入。

  “来书房说。”

  “恩。”

  方中云轻拍妻子的胳膊,安抚道:“你去准备些宵夜,我有点饿了。”

  方端末跟上楼,进了书房。房间里随便一件摆设,抵得上方端末和姥姥几个月的生活费用。

  两人间隔着一张红木书桌,面对面坐。方中云看一眼方端末随意不拘谨的坐姿,默默叹了口气,如果这孩子从小被自己养在身边,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状态。

  “你马上毕业了吧。”作为一个和亲生儿子交谈甚少的父亲,方中云说话并没有底气,反而有些刻板拘束,他问,“有什么打算吗?”

  方端末没吱声。他不习惯和这个并不甚相熟的,仅仅有血缘没亲情的男人交心地聊天,就连敷衍,他也懒得开口。

  方中云又说:“如果不喜欢船上的工作,回家吧,先学着点,家里的产业,早晚你都得接手。”

  别墅里不间断的焚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木味,不刺激让人舒适。可方端末的味蕾对此却不敏感,他更偏向于破旧小院里,那种混杂着各种气味的空气,真实、接地气、让他心安。

  “我很喜欢船上的工作。关于以后我要做什么,我有自己的注意,关于我未来要娶什么样子的人,我也有自己的态度。不需要你给我安排什么职位,安排什么未婚妻。我绝不会接受联姻。”这是方端末的心结,方中云不会不明白,“爸,如果你非要这样做,我这声‘爸’也不会再喊。”

  方中云解释:“是我考虑不周,小敏是个很善良的姑娘,我想你会喜欢的。”

  “呵。”方端末冷哼,“天下善良的姑娘千千万,我难道都要喜欢吗?”

  “抱歉。”方中云意识到自己触碰了雷区,他放下做父亲的架子,和善地说,“这件事,我不逼你。但公司的事宜,我和你阿姨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接手,毕竟我们年纪都大了。”

  “姥姥也年纪大了。”方端末坐正了身子,打断方中云的话,郑重其事地说,“爸,姥姥现在身体很不好,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去看看她。”

  方端末压紧牙根,特意强调“您”字。

  方中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轻吐出声:“她不想见我。”

  “我也不想见你。”方端末起身,目光冷冷地、直直地盯着他。方端末口袋里的手机响,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来,寡淡而冷漠的表情渐渐沉重。他挂掉电话,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我还有事,先走了。”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姥姥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

  方端末悔恨,自己今晚的离开。

  方端末从二楼下来,没理会景佳丽热络的关怀,跨出门,原本略显仓促的脚步,变成了不遗余力地狂奔。

  二楼书房,方中云的电话响起。

  “方总,老太太进医院了。”

  “知道了。”方中云看向刚掩住的书房门,明白了方端末刚才失措而慌神的反应是为何。

  方端末赶到医院时,姥姥正躺在病床上,笑吟吟地和辛凌鹫说话。

  “你怎么在这?”方端末松了口气,注意力渐渐落到坐在病床旁边的女生身上,面露诧色。

  见方端末出现,辛凌鹫堆满笑容的脸上露出微微的尬色,她缓缓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准备解释。

  老人慈祥地弯眉,先开口解释:“多亏了你同学来找你,送我来的医院。小末啊,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谢谢。”方端末淡淡地说完,看向病床上的老人,“姥姥,你现在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老人摆摆手,宽心地说:“没事了,就是在坐久了,猛地站起来,脑袋发昏,没什么毛病的。”

  方端末点点头,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半杯温水,拜托辛凌鹫:“麻烦你帮我在照顾一会姥姥,我出去一下。”

  “好。”

  方端末临出病房前,视线扫了眼床尾病号牌上主治医生的名字,出门,去护士站问了医生的办公室,寻了过去。

  方端末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听到的是和往常一样的说辞,渐渐放下心来。回病房时,在电梯间看到个眼熟的男人,身影一晃,就闪进了电梯,看不真切。方端末没多想,疾步回到了病房。跨进门前,他下意识地搓了两把脸,严肃压抑的表情舒缓些,变得轻松自然看不出端倪。

  “姥姥,我回来了。”方端末将刚才去医院餐厅买来的清粥放到柜子上,“去给你买了点粥。”

  “我不饿。”老人笑。

  方端末咧着嘴角,妥善地强调:“在保温杯里放着,凉不了,待会饿了的时候喝。”

  “好。”

  辛凌鹫已经从病床旁边唯一的那张板凳上起身,让给方端末坐。后者没意识,只站在床头柜旁边,摆弄着保温杯,和塑料袋里的几根香蕉。过了会,他才转身,看向辛凌鹫,面色比初识时温和些,说:“今天谢谢你,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辛凌鹫微微笑着,看向躺在病床上和善而慈祥的老人,心里暖洋洋的,“你照顾姥姥吧,我自己走。”

  方端末点头,说:“那我送你出去。”

  “行。”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病房,走廊里,辛凌鹫止步,和方端末面对面站着,解释:“我回到学校发现钥匙掉了,所以顺着路往回找,不知不觉就到了你家的巷子了。”

  “所以,你又迷路了,想找我帮你指路,碰巧撞见我姥姥晕倒?”

  不知该如何解释的辛凌鹫,在听到方端末半开玩笑半正经地帮自己把话接下去,一时没了主意,轻轻地“啊”了声,难掩诧异。她抬头,竟罕见的看到了方端末冲自己露笑,他心情似乎还不错,至少比今天见过的两次平易近人。

  方端末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正经地说:“不管怎样,今天,多亏了你,谢谢。”

  “我没帮什么。”辛凌鹫呼了口气,心渐渐沉下去。

  “行了,姥姥一个人在屋,我现在也不和你客套了,改天请你吃饭,算是感谢。”方端末爽朗地说话,此刻的他,才像是个阳光积极的少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