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皮卡的男人
廿四欢2019-11-12 09:242,966

  第二章

  从医院回来后,一连三天过去,方端末没再联系辛凌鹫。辛凌鹫在大学城租了个房子,便宜又安全,把宿舍里的行李和小姨家的东西都搬弄了过来。至于工作……辛凌鹫去了几家航空公司应聘,对方在看到她的简历后直接拒绝了。老东家的封杀令还真的管用,辛凌鹫想,自己不能再瞎背锅了,应该尽快去澄清。

  辛凌鹫从出租车上下来,在路边的小吃摊上排队买晚上要吃的东西。

  滴滴滴。

  身后道路上有车经过,辛凌鹫站在人群中低着头看手机,往旁边挪了挪。

  滴滴滴。

  喇叭还在想,辛凌鹫后知后觉地抬头,顺着声音的发源地看过去。

  是一辆深绿色的半旧的皮卡车,副驾车窗玻璃降到底,探出个留着平头的脑袋,男生二十出头,平整的短发称得他张扬青春,右耳垂上银色的耳钉在黄昏的太阳下闪着一道刺眼的光。辛凌鹫扫了眼,准备低头。男生咧着嘴,使劲挥挥手,喊了声:“喂!”脑袋扭回去着,低声问车里人,“叫什么名字?”得到答案后又转回来,冲煎饼果子摊位这傻笑,“辛凌鹫!辛凌鹫!”

  队伍里的人被这情况搞得莫名其妙,左右望望不解他找的是谁。辛凌鹫亦杵在原地,懵得是眼前这个表现得和自己很熟的男生是谁。

  她没动。

  副驾上的男生还在喊。

  驾驶座上扣着帽子假寐的男生终于动了动,不耐烦地将太阳帽从脸上拉开,骂了句“傻逼”推开车门下去。

  贾子邺摸摸鼻子,委屈地跟下去,抱着肩膀靠在车门上,好整以暇地盯着方端末走到女生旁边。

  辛凌鹫有些诧异,能在这看到方端末。她住的地方和方端末家的巷子一个在大学城西一个在大学城东边。

  方端末下身穿了条土灰色的不知道是哪家工厂发给员工的工装裤,上身是一件单薄的迷彩短袖,如果不是他那张俊脸衬着,估计扔到人群里渣都找不到。他似乎有些疲惫,走在傍晚并不耀眼的阳光下,不舒服地拧紧眉头,边朝辛凌鹫的方向走边仰起头看了眼西边的太阳。

  半边天空被落日淬成富贵的金红色,美极了。

  方端末走到辛凌鹫旁边时,瞳仁因为长久的望向透亮的天空晃着几块光斑,他不自觉地眯眯眼,缓了会,注意力放到眼前的女生身上。

  辛凌鹫挑挑眉,先打招呼:“原来是你啊!”

  她穿了件白色小西装,短裙下两条腿笔直修长,脚上踩了双不算高的凉鞋。方端末打量着这个到自己肩膀的女生,点点头,熬夜的困倦让他提不起精神来说话,他双手掐腰支撑着自己,歪头觑了眼队伍最头的招牌,问:“晚上就吃这个?”明明是问她,却不给她回答的机会,径自说,“晚上我和朋友要吃烧烤,一起吗?”

  辛凌鹫“啊”了声,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不知怎么接。她侧头看,方才冲她挥手的平头男孩正靠在皮卡旁,见辛凌鹫看过来,他站直身子,嘴巴一咧,笑得一脸明媚。

  辛凌鹫冲他笑了笑,点头,看向方端末,犹豫:“不太方便吧。”

  “那改天吧。”和前几次见面不同,今天的方端末倒是亲切了不少,虽然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方端末耸耸肩膀,随意,“改天单独请你,感谢你送老人去医院。”

  原来他还记得,辛凌鹫抿嘴。贾子邺从皮卡那过来,走到方端末身边胳膊搭到他的肩膀上,熟络地和辛凌鹫搭话:“一起来吧,和单独方端末吃饭太没意思了,一顿饭吃半个小时,有二十九分钟,他都是沉默的。”

  辛凌鹫礼貌地笑着,偷偷地打量方端末。

  他脑袋为偏着,看向摊位不断氤氲出的热气,眼神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贾子邺说道兴起处,手掌拍了下他的肩膀,试图得到回应,方端末似乎并不在意朋友如此的形容,或许这就是事实,他偏移的视线再度看向她,沉着嗓子粗粗得“恩”了声,目光灼然的盯向她,等待她做决定。

  贾子邺不见外地冲辛凌鹫阔谈:“刚跑了趟长途,这家伙正困着,更不愿意说话了。你一起来,正好陪我说说话。”

  跑长途?

  很辛苦吧。

  辛凌鹫眉头稍稍动了下,邃深的眸子里,有种情绪渐渐涌现。

  方端末盯着她,不费劲地便能察觉出来她的小心思。有些抵触,又有些反感。他活动下舌头,看向贾子邺,倦倦地出声:“你留这里继续聊,我回车上眯一下。”

  辛凌鹫有些尴尬。

  贾子邺倒是不觉,胳膊扯下来,任由方端末转身往车那走。

  没有了方端末在场,辛凌鹫倒是自在些。不用紧张兮兮地拿捏着语气和说话方式,唯恐踩到他的雷区和底线,辛凌鹫从不知道,一向大大咧咧我行我素的自己竟也有如此小心翼翼心思细腻的时刻。

  她心里清楚,自己的生活并不比方端末安稳宽裕的多,甚至方端末的身边还有姥姥陪伴,辛凌鹫孤家寡人,举目无亲。

  但是看到方端末压抑着情绪,用瘦弱的肩膀倔强地支撑着生活时——这样形容可能夸张了,辛凌鹫想——她的心里面,油然而生出一种,类似于同情与心酸的情绪。

  她吃得苦、受的苦,但看不得苦。

  “嗨,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贾子邺,是方端末的发小。”男生清爽的声音让辛凌鹫回神。

  她笑笑,说:“辛凌鹫,和方端末算是,同学。”朋友,估计算不上,说同学,并不突兀,辛凌鹫想。

  贾子邺看似正经地问:“这家煎饼果子好吃吗?要不我也买个尝尝,看方端末困得那样,估计也懒得烧烤。”

  “挺好吃的。”辛凌鹫淡淡地说,“刚刚听你们说,什么跑长途?”

  “去了趟山市。”贾子邺跟着辛凌鹫一起排队,抻着脑袋在看摊贩的摊煎饼的操作,不忘给辛凌鹫解释。

  贾子邺咬着个煎饼果子,手里塑料袋里装了个给方端末,整蛊地抹了一大勺辣酱。

  方端末仰靠在皮卡车后座的椅背上,两人上车,贾子邺开车,辛凌鹫坐在副驾驶。他嗅了下空气里浓郁的煎饼鸡蛋的味道,闷声问:“还烤吗?”

  “烤。烤!”贾子邺冲辛凌鹫眨眨眼,将塑料袋里的那个煎饼果往车门的置物空里一扔藏起来,“我们先随便垫一下,待会吃大餐!”

  方端末嘴角动动没说话。

  贾子邺边倒车,边回头看他:“你先睡会,我让殷明城他们买食材,去你那烤?还是去海边?”

  “海边?”辛凌鹫脱口而出,她竟然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海。

  贾子邺尴尬地笑笑,说:“开发区那边的水库,我们几个叫惯了,就说海边。”说着他看向方端末,说,“要不去那吧,指不定还能整点螃蟹啥的。”

  “我下次回来吧,今天先去我那。”

  贾子邺了然,点头:“行,那我让殷明城给姥姥买点点心。”

  方端末闭着眼,低低地“嗯”了声,说:“少买点就行。”

  “他们有数。”

  方端末没再说话。

  贾子邺挂了电话,和辛凌鹫东拉西扯地聊了一路的天。辛凌鹫脑袋转向窗外,右侧的车后镜里刚巧能看到后排靠着的方端末。他闭着眼,像是睡着了。辛凌鹫发现,他其实挺白的,至少在男孩子中算是白的。眉眼、鼻梁、嘴唇、下颚、锁骨、胸膛……他满脸疲惫,毫无精气神。

  贾子邺说,昨晚跑了趟山市,两人轮着开车,轮着休息。

  “平时熬夜打游戏这点睡眠倒不觉得怎么,只是跑长途累啊,憋屈在那个座椅上,难受。”贾子邺和辛凌鹫提起来时,如是说,“上次我开车差点出事故,这次我开车时,方端末几乎没闭过眼。他睡了有四个小时就不错。”

  辛凌鹫紧抿着唇,想起学校里流传的关于他的言论:“你瞧瞧人家方氏集团的大少爷,也叫方端末,身价几个亿。他这个人啊,有富贵的名字,没有富贵命哦。”

  辛凌鹫冲喋喋不休说话的贾子邺比划下手势,示意他方端末睡着了。贾子邺“哦哦”两声点头,闭了嘴没再说话。

  皮卡七拐八拐地开进巷子,在辛凌鹫熟悉的那个院子门前停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