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
廿四欢2019-11-12 09:272,977

  “到了。”贾子邺对方端末说,后者动动肩膀,眼睛还没睁开,贾子邺见他醒了,才看辛凌鹫,笑着说,“下车吧。”

  辛凌鹫下去,跟贾子邺往院子里走,身后传来关门声,方端末下来了。

  隔着扇大门就能听到院子里的人说话的声音,笑声接连不断。辛凌鹫粗略地猜了下人数,一个不留神,不提防脚底的门槛。

  她绊了下,重心不稳地往前倒。

  “看路。”胳膊被人抓了下,才站稳,方端末的声音有些烦躁地在她头顶想起,“自己的事都管不好,还去管别人。”

  我管谁了?

  辛凌鹫心里一阵莫名其妙,不服气地撇撇嘴,想到方端末说得可能是车上,她提醒贾子邺别吵到他的事。

  好心当成驴肝肺。

  辛凌鹫心里嘟囔着,别扭地动了下被他拉住的胳膊。

  隔着单薄的衣料,辛凌鹫的小臂被攥得生疼,方端末不经意的一抓,手上没考虑力度。见辛凌鹫脑袋抬起来时疼得眉头蹙了下,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情愿地说:“抓疼了?”

  辛凌鹫点头,湿润的眼底可怜巴巴。

  像巷口那只哈巴狗,被主人教训的时候,方端末心想。

  方端末意识到自己形容唐突了,不紧不慢地松了手,佯装镇定地往院里走,头也不回地说:“让你长点记性,提醒你下次要看路。”

  辛凌鹫翻了个白眼,跟上方端末进去。

  三男两女,有一个熟面孔。校学生会宣传部的,平时活动的时候,打过照面,算是点头之交,不熟。辛凌鹫一走进众人视线,那男生一脸惊喜,伸着胳膊指向辛凌鹫,喊出她的名字:“辛凌鹫?方端末你竟然和辛凌鹫认识。”

  方端末弓着身子,翻着仍在桌角的两个大购物袋,回头看了眼辛凌鹫,不热情也不见外地搭腔:“你也认识?”

  “认识啊。”陈远镇一脸得意,想要多说几句。旁边的女朋友不乐意地捣了他的胳膊一下,陈远镇不解,愣愣地偏头,看向自己的女朋友,关切地问:“怎么了?”

  杨真真低着视线,嘴角撅着,一脸嫌弃,没作声。

  贾子邺正一个个的拉着院子里的其他几个人,一一介绍辛凌鹫认识。有临大的,也有外校的。有工作两三年的,也有刚毕业开始工作的。辛凌鹫礼貌地打着招呼,对于杨真真的反应,没多放在心上。

  “小邺,这个大美女是谁家的啊?”

  贾子邺挠挠头,一脸无奈地甩锅:“反正我是没这个福气。”

  辛凌鹫假装没听清这话里的暗语,脑袋转向一边,打量着院子立的摆设,上次登门拜访是深夜,门环敲了两下,门自己开了。辛凌鹫走进院子就看到老人躺在院子里,哪里顾得上看周围的环境,第一时间就是拨了救护车,送去医院。

  院子很宽敞,收拾的很干净。几间瓦房,旁边是厨房、杂物间。墙根那搭着水泥架子,爬着茂密的葡萄藤蔓。再旁边,大大小小的花盆里,栽种着各式各样的绿植花朵。

  方端末很喜欢养植物吗?

  她想得正出神,方端末直起身,两个购物袋拎在一只手里,喊了她一声:“诶!”

  辛凌鹫听见了,不知这是在喊自己。

  “喂。”

  辛凌鹫终于转头,见方端末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她问:“喊我?”

  方端末点点头。

  辛凌鹫问:“怎么了?”

  方端末说:“过来帮我。”

  “哦。”

  辛凌鹫乖乖地跟着方端末往厨房走,两人身影刚拐进厨房,院子里响起一阵哄笑。辛凌鹫尽量不去猜他们为什么笑,注意力专心地放在方端末身上,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你会做什么?”方端末盯着她,嘴角微微勾着,似乎憋着笑。

  辛凌鹫不去看他,视线四处在厨房里转,自顾地说:“咱们是要烧烤吗?我帮着串肉吧。”

  “肉还没切。”

  “哦,那我先切。”

  辛凌鹫扒拉着购物袋,将各种各样的生肉拿出来,放到操作台上,转着脑袋找刀。方端末没动,抱着肩膀站在门口那,盯着辛凌鹫四处忙活,状似无疑地开口,说:“你挺出名的嘛。”

  他是说陈远镇认识自己的事,还是杨真真对自己没有好感这事。

  辛凌鹫装着找东西,不看他,避而不答,只说:“你也挺出名。”

  门口那没声音。

  连喘息都听不到似的。

  辛凌鹫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小心翼翼地偏头,想看他什么反应。手上的菜刀被斜刺方横过来的胳膊拿走,紧跟着是一道清冷的男声:“肉还没洗,就切。”

  方端末冲辛凌鹫使使眼色,让她闪开位置,开了水龙头一边洗肉一边撇头看她,问:“经常下厨房吗?”

  “经常下馆子。”辛凌鹫吐吐舌头,不情愿地承认。

  方端末苦笑,空出来只手勾起那个装满菜的塑料袋,给她,却在辛凌鹫伸手要接时,胳膊一缩,话里噙着笑问:“会摘菜吗?”

  “瞧不起谁啊?”辛凌鹫夺过塑料袋,方端末又递了两个菜盆给她。

  他嘱咐:“摘干净点。”

  “知道!”

  厨房门口,杨真真和一个短头发女生露了个脑袋,笑嘻嘻地问:“方哥,我们能帮点什么忙吗?”

  厨房不大,走廊似的一块区域,辛凌鹫在内侧,低头专心的摘菜,没抬头,方端末给他们些处理好的肉和铁签,说:“串一下这个吧。”

  短头发女生接过,说:“那我们去院子里串了。”

  “恩。”

  俩姑娘走后,辛凌鹫酸溜溜地重复:“啧啧啧,还喊你方哥。”

  “怎么?不行?”方端末嗤笑,他心里明白,辛凌鹫是计较刚才他取笑她不会摘菜,准备反击回来呢。

  “行,怎么不行啊!”

  辛凌鹫没抬头,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从芹菜杆上往下扯。方端末觑了她的动作一眼,不禁皱了眉,重新拿了几颗芹菜给她示范:“这样摘,又快又干净。”

  辛凌鹫看他,眸色里微微流露出诧异的神色,比起方端末来,自己的生活常识,差的不是一截火车厢。厨房立的方端末,难得的话多,插科打诨地和她聊着天。不管是摘菜还是切肉,有模有样。

  外面几个男生,打牌聊天,没人说要来帮忙的。刚才那两个女生过来露露脸,多少也有前来看热闹的意思,辛凌鹫心里清楚。

  看来这一众人里,估计只有他,是擅长厨房里的活儿。

  辛凌鹫拿着一把芹菜,胳膊僵硬地学着他的手势,问他:“你炒菜好吃吗?”

  “还行。”方端末摘好袋子里的芹菜,将辛凌鹫手里拿个接过去,快速地摘好,才抬头看她,说,“待会尝尝就知道了。”

  辛凌鹫看着自己没什么事做了,走到门口,给他腾出空间来。

  “我还能帮什么?”

  操作台上放着切好的几盘菜,配料一应俱全,看样子只落入锅炒了。方端末看了一圈,没找到辛凌鹫能做的,说:“你去超市买几瓶饮料吧,女生喝。”

  “橙汁和可乐,行吗?”

  “恩。”方端末翻翻口袋,摸出钱包给她,辛凌鹫想要拒绝,但看着方端末一脸笃定的表情,放弃了这个念头。

  “那我去了。”

  方端末补充:“让贾子邺和你一起。”

  “不用,我又不是不认路。”

  “你确定你认路?”方端末气定神闲地反问她。

  辛凌鹫吃噎,没吱声。

  那边贾子邺刚巧拎着一包薯片,饥肠辘辘地前来问什么时候开饭,听见提到自己,笑嘻嘻地探着个脑袋,问:“什么事什么事?”

  方端末扬扬头,示意:“你陪她去超市,买点饮料。”

  “饮料?”贾子邺吃了一惊。

  方端末点头,说:“女生喝。”

  “哦。”

  也不怪贾子邺惊讶,之前大伙也聚在一起吃过,有女生在场,也不见有谁要和饮料,都是啤酒白酒的喝。

  去超市的路上,贾子邺发现她手里的钱包,问:“方端末的钱包?”

  “啊。”应该拿几张零钱把钱包还回去的,怎么给带出来了,“忘记还给他了。”

  贾子邺笑笑,挥手说:“嗨,看你紧张的,回去还给他就是了。”

  “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