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
廿四欢2019-11-12 09:273,401

  第三章

  两三天后,失业在家的辛凌鹫在经历了近十家航空公司的拒绝后,决定先找点别的什么工作,生活下去。

  日头正盛,骄阳烤炙着大地。

  辛凌鹫盲目地站在街道上,四处张望着店家贴在玻璃门上的罕见的招聘信息。

  大都充当廉价劳动力。大学时代以此当做兼职还好,毕业了在此工作多少有些浪费精力的意思。不过,辛凌鹫明白,自己当前的情况,想要做回空姐,似乎是不可能了。因为那一个小插曲、小误会,竟然酿成了被整个航空行业封杀的地步。

  有些滑稽。

  可一想到对方是集团少东家的未婚妻,也就想通了。

  有一家糕点房在招工,辛凌鹫抿抿嘴,朝那过去。她往里推门,里面出来的客人正巧往外推另一扇,辛凌鹫眨眨眼,认出那男生,笑起来,打招呼:“好巧。”

  “来买东西吗?”贾子邺一身橙黄色的短T短裤,棒球帽倒扣在脑门上,五官拼在一起,拼凑出热情的笑容,这是与方端末截然相反的阳光与张扬。

  辛凌鹫止步,等他出来,两人面对面站定回答:“是啊。”

  贾子邺扬扬手里的东西,说:“方端末去海上了,姥姥一个人在家,我买点东西给她送去。”

  “哦。”辛凌鹫想起姥姥,问,“在海上工作,是不是要经常离开家。”

  “也是也不是。”贾子邺示意辛凌鹫往旁边避让,不要挡住来往的客人,他开始解释起来,“跑国内的船,一两个周,就休息一次,国际的船时间长一些。方端末的船是国内的,休息的话,能有个两三天的假期吧,还算自由。”

  辛凌鹫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问:“那方端末在船上,做什么工作?”

  “唔……”

  见贾子邺沉思,辛凌鹫大胆的猜:“开轮船?”

  “不是。”贾子邺摇头,一脸苦恼,“除了开轮船之外什么都做,具体是做什么,也不好说。”

  辛凌鹫应声,目光落到贾子邺手里的东西上,问:“我方便和你一起去看老人吗?”

  贾子邺“啊”了声,想起来辛凌鹫和老人见过面,瞬间爽朗地露笑,说:“好啊,老人一个人在家,人多了热闹。”

  “那我去买点水果带着。”没等贾子邺接话,辛凌鹫径自去了旁边的水果摊,挑拣着老人方便嚼的水果。

  去的路上,辛凌鹫继续问起方端末的事:“在轮船上,平时是不是没有水果吃啊?”

  “穿上有冷库,吃得还是挺全的,和陆地上差不多。”

  辛凌鹫点点头,不知在想什么:“我还以为在穿上吃的最多的是海产品呢。”

  贾子邺迟钝地察觉到什么,嘴角笑着,偏头打量着辛凌鹫,好奇:“你对方端末的事情,挺关心的啊?”

  辛凌鹫吃噎,掩饰:“我身边没有在船上工作的朋友,一时比较好奇。”

  贾子邺一脸“就算是有意思也没关系”的表情,径自给辛凌鹫解释起来:“我可以实话说,方端末这小子身边,没有女生。”

  没想法,没丁点想法。辛凌鹫估计,自己说实话,贾子邺也未必相信,索性将话题岔开,问他:“你和方端末从小一起长大?”

  “恩。我比他大两个月,可以说,是我看着他长大的。”贾子邺得逞地嘿嘿笑。

  辛凌鹫诧异:“真看不出来,你比他大。”

  贾子邺一本正经,“我知道自己长得比较显小。”

  辛凌鹫纠正:“我是说,心智上面。方端末看上去很成熟,很……”

  “是不是很不像刚毕业的大学生?”贾子邺说着,见辛凌鹫点头,不禁感慨起来,“可能跟个人经历有关系吧,虽然我不是妈宝男也不啃老,但我爸妈从小到大,把我照顾的很好。”他停顿了下,继续说,“而方端末,一出生爸妈就不在,姥姥把他拉扯大,从小就懂事,长大了更懂事。”

  其实,一个人,过早或者过晚懂事,都是一种错误。

  方端末是前者,年少时便出落的稳重、妥帖。而辛凌鹫,是后者,从小是被父母养在蜜罐里的乖乖女,享尽各种富贵,当有一天,蜜罐碎了,辛凌鹫才体会到,什么叫做不知所措。

  “他爸妈不在了?”辛凌鹫小心翼翼地打听。

  贾子邺嘴巴动动,刚要开口,最终却忍住了。两人并肩走了两步,贾子邺淡淡开口:“他不愿意提这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恩。”辛凌鹫点头,识趣地不再问。

  再见到方端末时,两个周过去了,辛凌鹫的生活似乎没有发生改变。她去了几趟航空公司,见到上次对自己发出惩罚的领导,费尽口舌想要挽回结果,还是无力回天。为了生活下去,她成了一家糕点房的打工小妹,跟着店里的师傅,学着做起了甜品。

  临近关门时间,辛凌鹫正核算着今天的账务。

  玻璃门上风铃响起,有客人进来,她没抬头,先出生:“欢迎光临,您需要点什么。”她渐渐抬起视线,见方端末在柜台外面站定,手里拎着两袋桃酥,面露诧色地看她,问:“你在这工作?”

  辛凌鹫点点头,扫码结账,随意地问他:“你休息?”

  方端末“恩”了声,偏头扫了眼墙壁上的挂钟,问她:“快下班了吗?”

  “我核算完今天的账务,就关门了。”

  方端末点点头,不紧不慢地在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下,淡淡地说:“我等你。”

  辛凌鹫愣了下,未及思索他有什么事,忙低头,将最后的几笔销量记录好。她不敢抬头,隐约感觉到方端末正盯着自己看,她一边漫不经心地在表格里输入着信息,脑袋里仔细地回忆起方端末的样子了。他应该是刚结束休假吧,来这家糕点房买老人爱吃的桃酥,一身风尘一身疲惫,不只是他的脸色,他习惯的穿衣风格,也是偏暗沉的冷色系。

  可能正是因为他平日里最多的不苟言笑,所以只要他的表情稍稍有些变化,嘴角微微一勾,或者眼底转瞬即逝的惊喜状,都显得弥足珍贵,以及令人满足。

  他的脸上,笑容终究是太少了。

  辛凌鹫这样想着,敲了两下空格键,忍不住抬头,看向他。

  方端末的视线并没有投向自己,而是直直地盯向她身后的,那一面印着品类和价格信息的墙壁上。一时间,辛凌鹫不禁为自己的自恋情绪感到羞赧,她尴尬地清了下嗓子。

  方端末应声偏头,这才看向她,问:“完了?”

  “还差一点。”

  “哦。”

  辛凌鹫低头,加快了操作的节奏。

  从糕点房出来,方端末问她:“听陈远镇说,你在航空公司工作?”

  “以前是。”辛凌鹫盯着自己的脚尖,说,“后来被辞退了。”

  “辞退?”

  辛凌鹫煞有其事地点头,对于方端末,她并没有想过遮掩什么,实话说:“因为顾客投诉,受到了处罚。不仅是那一家航空公司,我已经进了国内所有航空公司的黑名单,估计是没法再从事这一行了。”

  “这么严重?”方端末错愕。

  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辛凌鹫已经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此时谈论起来,无波无澜地,并没有过多的抵触情绪。她说:“说实话也不全是我的错。”事后辛凌鹫回忆过在机场的场景,蛤蟆镜女人是从身后过来的,因为她的莽撞,饮料才撒掉的,而自始至终,辛凌鹫的态度礼貌而客气,没有流露出半分的不敬。

  “谁让对方是集团公子的未婚妻呢,就当我活该吧。”辛凌鹫淡淡地说。

  方端末倒是很感兴趣,追问:“未婚妻?”

  辛凌鹫点头,脸上一脸无奈,解释:“方端末集团,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和你同名的贵公子方端末,他的未婚妻。”

  “哦。”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辛凌鹫倒是乐观,笑着炫耀,“我现在在糕点房工作,做糕点的师傅说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所以教了我不少,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我也能开个店什么的。 ”

  方端末搭腔,眼神呆呆地看向别处,说:“这么厉害。”

  辛凌鹫未察觉方端末的走神,自顾说:“你手里拎着的这个桃酥,就是我做的。”

  “啊,这能好吃吗?”方端末拎高手里的袋子,半开玩笑地看她。

  辛凌鹫挑挑眉,自信:“尝尝呗,绝对口味正宗。”

  两人安静地走了会,辛凌鹫想起来问:“你找我有事?”

  方端末回神,点头,如是说:“前几天你去看过姥姥是吗,我一回来她就在念叨你。所以,你方便吗,晚上去家里吃个饭。”

  辛凌鹫愣了下,惊讶地“啊”一声。

  方端末看她,说:“要是有事,你就去忙。”

  辛凌鹫忙摇头,解释:“我没事。”

  方端末觉得自己幼稚极了。

  今天回家,碰见贾子邺了,他说起辛凌鹫在这家糕点房上班。当时方端末没表现出过多的在意,等贾子邺离开,方端末在家里忙里忙外地打扫了一阵,鬼使神差地去了糕点房。

  装作无意碰见。

  借口留她吃饭。

  估计这是方端末长这么大,做过最幼稚的事情。

  为什么?方端末在心底悄悄地问自己。

  好像其他原因,可能他们是同路人吧。

  虽然有时候,辛凌鹫的关心确实有些多此一举,可一想到她那小心翼翼地顾忌着他的感受的模样,方端末便不想计较什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