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谁?
廿四欢2019-11-12 09:223,091

  辛凌鹫在糕点房的工作顺风顺水,甚至老天似乎甚是偏袒她。如果不是突然接到方端末发过来的聘用函,辛凌鹫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工作了。

  “抱歉,辛小姐,关于X月XX日的辞退事件,我们重新进行了核查,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本公司已辞退负责经理,并对你发出诚挚的回聘邀请……”

  水落石出了?

  真相大白了?

  辛凌鹫不可思议地盯着屏幕上的邮件内容,仔细地看了三四遍,确认自己眼神没有出错。

  考虑之下,她拨通了林淑子的手机号。林淑子正好休假,电话很快接通,声音闷闷的,应该是刚睡醒。

  “喂,辛凌鹫?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辛凌鹫简明扼要地说:“林淑子,我接到公司的回聘函了。”

  “回聘?”林淑子清醒,从床上坐起来,想了想,恍然大悟道,“难怪呢,上周我去人事递交请假条的时候,听了几耳朵。”

  辛凌鹫好奇:“听见了什么?”

  林淑子挠挠头发,趿拉着拖鞋在走路,试图多回忆起什么:“那天正好是暴雨,我有点感冒,所以就请了几天假。”她细细碎碎地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辛凌鹫也不催她,拆了盒大果粒咬着吸管,边喝边听,绕过一大段杂事,话题终于聊到正题,“当时我脑袋比较沉,说的什么我也没太听清楚。电话是辞退你的那个经理打到认识问的,大致就是问辞退的原因,人事的负责人顾左右而言他地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草草地说了句是上面的指示,他们只是按要求做。”

  上面的指示?

  辛凌鹫抿嘴,心想难道是自己给公司发的那封投诉信有了效果?

  “我拿了假条要走时,听见那人说,公司姓方不姓苏。”林淑子细细琢磨,脑洞大开地捋顺关系,“当时我听得晕乎乎的,只觉得莫名其妙,现在听你一说,突然想清楚了,方端末的那个未婚妻,叫苏静白,不就是姓苏吗。”

  “那我运气挺好的,被辞退快两个月了,还能沉冤得雪。”

  林淑子笑咯咯地附和:“是啊,为了你的好运气,是不是要请我吃顿大餐庆祝一下啊!”

  “必须的!”辛凌鹫眉开眼笑,说,“等我办完入职手续,请你吃。”

  “欧了!”

  辛凌鹫还打算问一下林淑子的身体状况,正准备说话,门铃响了,电话不得以地匆匆挂断:“你好好休息,最近换季,出门多穿点衣服。我这边有人敲门,先不说了。”

  “恩,公司见。”

  “拜拜。”

  门铃响了有一会,断断续续地,门外的人像是不着急似的。辛凌鹫猛吸了口酸奶,将空盒子扔进垃圾桶,扬声:“谁啊?”

  门开了。

  方端末站在门外。

  手机正捏着个手机,不知在给谁打电话。辛凌鹫看见他的那瞬间,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方端末扯着嘴角笑笑,晃了下手里的手机,说:“还以为你不在家,刚拨了你的电话。”

  辛凌鹫掩住门,将防盗链拿下来,再开门,让开身子,抱歉地说:“我这一般没人来,还以为是敲错了,所以多等了会。”

  “我来给你送点吃的。”方端末边往屋里走,边扬了下手里的袋子,说,“姥姥炸的。”

  辛凌鹫嗅到空气里,淡淡的绿豆丸子的味道,心里又甜又软。她租的是单身公寓,客厅和卧房是一间的,另分出卫生间和厨房,进门摆这个简易沙发,靠窗的位置是睡觉的木床。一个人住不觉得狭窄,可和方端末的大院子相较,倒是局促了些。

  更何况房间里有些乱,沙发上杂七杂八的堆了不少衣服,最近换季气温降得厉害,今早起来翻腾出衣服准备找一下今天穿什么呢,就看到了邮件,所以忙着和林淑子讲电话,衣服还在这散着。

  “抱歉,我先收拾一下。”辛凌鹫胡乱将衣服抱起来转移到床上,将沙发清理出一块区域,示意方端末坐。

  方端末扫了圈公寓,在沙发上坐下:“这里距离你工作的地方有点远。”

  “是有点远,不过这边租金便宜些。平时糕点房上班时间也不算早,我早起一会,慢慢走过去,时间刚刚好。”辛凌鹫倒了杯水给他,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

  方端末偏头,无意地问:“今天怎么没去上班?请假了?”

  辛凌鹫还穿着睡衣,粉色的卡通图案,袖口是木耳边,白净的皮肤被衬得光洁如雪。及肩的黑发随意的束在脑袋,懒散的团成丸子状。周身像是被添了柔化滤镜似的,温软,可人。方端末淡淡地盯了几秒钟,在辛凌鹫拿起抱枕放在腿上抱着时,淡定地转了脑袋,看向地板上摊开的行李箱。

  他问:“要去哪?”

  辛凌鹫弯眉,嘴角噙着甜甜地笑,说:“我辞掉了糕点房的工作。”

  方端末偏头,对视上她的眼睛,微微有些诧色,问:“是有别的理想工作吗?”

  “恩。”辛凌鹫轻轻地点头,说,“我回航空公司,继续做空姐。”因为喜悦,无意强调,“我一直很喜欢空姐的工作。”

  方端末微微皱起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问:“之前不是说被辞退了?”

  “是啊。不仅仅是被那一家航空公司辞退了,甚至被列入了整个航空行业的黑名单。”辛凌鹫说这时,脸上洋溢着劫后重生的庆幸,“就在今早,我接到了公司的回聘通知。”心就看向方端末,一脸喜悦,“我可以回去工作了。”

  “恭喜。”方端末淡淡地说。

  辛凌鹫沾沾自喜了一会,想起来问方端末:“你什么时候上船?”

  “明天走。”

  辛凌鹫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征询意见似的问他:“那我有空能去看望姥姥吗?”

  “随你。”方端末有些走神,不在状态。

  两人一来二去说了没几句,方端末便起身,告辞离开了。

  辛凌鹫送方端末到门口,目送他离开才关上门。茶几上,透明塑料袋里一包包分装着炸好的丸子,绿豆丸子、萝卜丸子、肉团子。别说,辛凌鹫还挺喜欢吃这个的。将丸子放到冰箱里时,辛凌鹫想起,方端末带着东西来找她,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都怪刚刚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没有注意到他的事情。

  是有什么事?

  辛凌鹫想到方端末并没有什么精气神的表情,心中隐隐担心。

  她披了件外套,拿上钥匙就出门追他。

  这处小区偏老式,五层的高度,没通电梯,蜿蜒破旧的台阶楼梯。辛凌鹫脚上还穿着拖鞋,粉嫩的睡衣被肥大的外套包裹的掩饰,露出一双笔直细长的双腿。辛凌鹫疾步奔到楼下,方端末还没走远,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绿植旁。

  “方端末!”

  辛凌鹫刚要出声喊,有一道尖锐的女声先一步冲进耳朵。

  一辆嫣红色的小跑驶过方端末跟前,停下。副驾驶的车窗降下来,说话的是车子的主人,坐在驾驶座上的一个女人。

  声音很年轻,辛凌鹫心里想。

  她脚上的步子渐渐停下来,遥遥地望着那处。

  接连几日的暴雨过后,路面有些潮,辛凌鹫裸露着两条腿,不禁感觉到丝丝的寒冷。入秋了,天气转凉了。辛凌鹫无意识地挪动两下脚掌,有些想要后退躲避起来,生怕几米外背对着她站立的方端末突然转身发现偷听的自己。

  说是偷听。

  不过隔着不近不远一段距离的辛凌鹫,对于两人之间的聊天,一句也听不到。

  或者说,辛凌鹫压根就不知道,两人有没有在说话。女车主坐在车子的盲区里,方端末背对着自己。

  直到方端末拉开副驾的车门,矮身坐了进去,辛凌鹫听见自己原本砰砰地有节奏跳动着的心“唰”得一下,像是暴雨过境,酣畅淋漓,不知所措。

  车子疾速发动,往前开了一段路后,掉头,朝着小区门口驶去。

  来不及闪躲的辛凌鹫站在马路牙子上,女车主的脸在眼前一闪而过。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姣好的容颜,精致的妆容。嘴角洋溢着礼貌而亲昵的浅笑,脑袋微微偏侧着不知与方端末说着什么。

  而方端末,一身黑色长衣长裤的大众打扮,留着利索的短发,脸上是一贯的不卑不亢,默然无视。

  他坐上了这辆车。

  所以,她是谁?

  辛凌鹫总觉着这个长相有些眼熟,反复端详着,并没察觉出她和方端末有五官相似的地方。

  应该不是家人吧。

  贾子邺说,方端末无依无靠,只有姥姥相依为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