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追击夜下臣
今来思2019-09-25 10:352,338

  律令非带领几个捕快沿着烟雾弹的痕迹追踪到内正院外,只听院里传出侍郎和杜老爷的声音。

  当律令非加急赶到时,家丁捕快一应倒地,侍郎大人和杜大人也被震慑倒地,夜下臣迎风站在高处,手持账本命令道:“限你一个月之内,将贪污敛财所得分发给上京城内外周边的贫苦人家,若让我知道你有一分私藏,这本账簿就会出现在刑部公案上。”

  夜下臣带走账本飞跃而去,律令非原地愣了一下,夜下臣这番话,原来他当真是劫富济贫的侠盗,这种神奇的设定令人一时糊涂。

  “还愣着干什么,追啊!”杜老爷认不出女儿一声令下。

  律令非追击出去,夜下臣是轻功过人,飞檐走壁,条条大路条条通,而律令非只能穿街走巷,穷追不舍。

  夜下臣优势明显,却不由得对律令非心生佩服,她是第一个勇气可嘉并且追赶自己到这种程度的捕快。宵禁城楼上,夜下臣迎风站在月下,一如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大侠风范,律令非也终于筋疲力尽。

  “你叫什么名字?”夜下臣问。

  “我叫律令非,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我追不到的罪犯!”律令非信誓旦旦,“我一定会打击所有的犯罪!”

  “看来你确实有点厉害,也很执着,不过现今世道昏暗,我偷盗从来不为敛财,你要打击犯罪,难道不应该先把你们那个杜大人打击了吗?还有那个什么侍郎大人,上任半年就贪得盆满钵满,像他们那样的人,才该被打击,我只不过是将他们的取之于民取回,再用之于民罢了。”夜下臣立足于正义之风。

  律令非一时哑口无言,她竟觉得夜下臣所言在理,可仅仅是一刹那,律令非便以最快的速度站回自己的立场。

  “用犯罪的方式惩罚犯罪,这绝对不是正确的做法。”律令非一派正义凛然,仰首与夜下臣对峙,“我还不需要你一个小捕快来教训我该怎么做。”

  夜下臣退下城墙,律令非飞快地奔上城墙,却只看到夜下臣背身倒下城墙的一幕。

  “不要啊!”

  律令非冲到城墙边缘,夜下臣嘴角上扬自如横行与屹立的城墙,嘲讽道:“你是抓不到我的。”

  律令非无法像夜下臣飞天遁地,只能在黑夜里失去他的踪迹,这个世上,始终还是有她抓不到的罪犯。

  侍郎府内,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的秦快一行人赶回去,财物没有损失,律令非却也找不着了。

  “账簿我的账簿!”侍郎心疼痛哭自己的“血汗钱”。

  “侍郎大人节哀,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一定不能让那个杀千刀的夜下臣把你的罪证送到刑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杜老爷苦口婆心地劝解道。

  “大人,您看到若菲吗?”秦快向杜老爷询问。

  “菲儿!”杜老爷瞬间崩溃,“菲儿不见了?刚刚追出去的捕快是菲儿,哎呀我的宝贝女儿啊!快出去追,一群废物都快去把我的菲儿找回来!”

  杜老爷和侍郎一起崩溃,律令非却完好无损地走了回来。

  “若菲!”秦快跑了上去。

  “我没追上他,只恨自己不会轻功!”律令非唱叹一气。

  “菲儿啊!”

  律令非闻声望去,只见杜老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朝自己冲了过来,律令非灵活一避,把秦快推进了杜老爷的怀抱。

  “站着别动!”律令非表示抗拒。

  “菲儿你没事吧?爹看看,你要是出点什么事可让你娘怎么活啊!”

  尽管杜老爷悲痛浮夸,尽管律令非不满他不是一个清官,可他心疼亲生女儿的感情毋庸置疑。

  “我没事,回去吧。”

  “好,回家回家……”

  律令非只能叹气,她一向以正直无私自居,却半路捡到这样一个贪官老爹,实在是天意弄人。

  回到衙门府,律令非终于要见到了初次见面的母亲杜夫人,她和红豆一直在等待他们父女归来。

  “菲儿!”

  听到一声温柔的呼唤,律令非自然而然望去。与杜老爷的第一印象截然不同,杜夫人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她人到中年却气质极佳,美貌如花,幸亏杜若菲的长相完全遗传母亲。

  虽然并不是自己的妈妈,可律令非却蓦然红了眼眶。

  “娘。”

  律令非微笑地回应杜夫人的温柔,她就像古往今来所有的母亲一般慈爱,叫律令非不自觉为之动容。

  父母女儿三人在屋子里坐下,杜夫人拿出药箱,吩咐红豆给杜老爷上药,她则是对律令非呵护备至。

  “菲儿没受伤吧?让娘看看。”

  律令非任由杜夫人对自己的触碰抚摸,还笑着回复她的关怀,道:“没有,一点伤都没有。

  “有她爹在,怎么会让咱们的宝贝女儿受伤?”杜老爷逞英雄道,分明脸上一点淤青上药都疼得哇哇直叫。

  “有你这么当爹的嘛,让女儿去冒险,菲儿如果出点什么事我也不活了!”杜夫人温柔地生怒。

  “你一个妇道人家说什么说什么这是,菲儿这不是好好的,你快去给我们准备点宵夜,饿了一天了!”杜老爷催促杜夫人。

  “菲儿,娘这就去给你准备,娘亲自做面给你吃,等着啊!”

  杜夫人下去准备,红豆也为杜老爷上药完毕,律令非冷着一张脸,实在不知如何跟一个不是老爸的爹相处。

  “菲儿啊,你怎么出嫁一次,回来连性子都变了呢,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杜老爷疑问。

  “我以前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爹是个收受贿赂,敷衍民情的天下第一大好官呢!”律令非毫不掩饰眼里的嫌弃。

  杜老爷无言以对亦无地自容,只想是女儿嫁给了一向有着公义美誉的荀侯,人也变得嫉恶如仇。

  “菲儿,爹不是你想的那样。”杜老爷试图解释。

  “我什么都没想,只是亲眼看到而已,你当堂收受贿赂,对民事案件敷衍处置,还跟大贪官为伍,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你就是个实打实的贪官。”律令非理据十足。

  “菲儿,我可是你爹。”杜老爷恨不得钻进地缝。

  “你不是。”律令非脱口而出,又慌慌开口,“不管你是不是我爹,只要你是个贪官,我就看不起你!”

  律令非的话绝情至极,杜老爷再无话可说。

  杜夫人带来足料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律令非着实是饿了,杜夫人的亲情也让她无可推诿,趁热品尝。

  杜老爷却因为女儿的指责而无心吃面。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父母教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