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破案连连
今来思2019-09-25 10:352,453

  杜老爷刹那诧异之后无地自容,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住,这是要被拉下马的趋势。

  “女儿啊女儿……”

  “你闭嘴贪官,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爹!”律令非毫不留情。

  杜老爷哑口无言,律令非一拍惊堂木,介入案情。

  “看来你们都对自己家里的财产有深刻的了解,我有一个办法,保证公平公正,兄弟二人平分家产,谁都别想占一份便宜。”律令非眼神犀利不容置疑,“你们兄弟两个,一人负责分配家产……”

  律令非话才开口,兄弟二人就迫不及待争先恐后。

  “当然我负责分配,我是大哥!”

  “你分配还不是把值钱的都敛给自己,由我分!”

  啪一下惊堂木满堂震惊,杜老爷都怕了自己女儿的气势,更何况诡诈的诉讼人。

  “我说话时不要插嘴,你们之中任何一个分配财产都没关系,财产一分为二以后,由另一个人先行选择自己想要的那一份。总而言之,一人拥有分配权利,另一人拥有先行选择的权利。立马执行!”律令非一把甩下两张截然不同的财产造册,“若有任何异议,判你们贿赂之罪!”

  律令非雷厉风行,全场震慑。

  争论不休几个月遗产纷争案在律令非手上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了结。秦快也从牛家村返回公堂,向律令非告知他的调查结果。

  “怎么样?”杜老爷已经失去权利。

  “老伯,你的牛找回来了,不是牛七偷的,大概是它自己挣脱了绳索跑出去了。”律令非平心静气地公布结果。

  “当真?”老伯惊喜。

  牛七却不然,在律令非的火眼晶睛注视下无所遁形。

  “我就说,我根本没偷你的牛!大人我可以走了吧?”牛七迫不及待离开。

  结案离开,牛七拄着拐杖直往牛家村外的林子自而去,在林之深处,一头壮实的大黄牛还乖乖地被系在树下吃牛草。

  “遭了!”牛七的奸诈之心反应过来。

  “来不及了。”

  牛七回头,额头冒出冷汗,与律令非面对面他已无处遁逃,被捉拿归案,黄牛也归还所有。

  回堂审判,律令非推理指证牛七的犯案证据。

  “犯人牛七,曾有过偷窃的前科,很显然是个惯犯,当堂对质时,他表现得轻车熟路,但真实情况却漏洞百出。首先,他说他晚上没有出过门,可脚底和拐杖都有明显干了的泥泞的痕迹。前几天都是晴天,只有今天凌晨开始下雨,显然他说谎了。我后来请秦捕快去丢牛家牛棚看过,除了一早发现家中牛丢失的老伯,还有另外一双脚印,两只脚印一深一浅,是牛七,因为他是瘸子,两边的腿脚不对称,才留下的证据。以上都只是推理,最后还得感谢犯人亲自带我们找回赃物。”

  在律令非帮助下,繁琐的案件一一解决,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杜老爷心服口服,秦快也是五体投地。

  “若菲,你好聪明啊!”

  “去去去,若菲是你叫的吗?我们家若菲现在是侯爷夫人。”杜老爷一副势利眼模样,律令非也无法对他如父亲那般。

  “女儿啊……”杜老爷慈祥呼唤,律令非扭头就跟秦快说话,“秦捕快,还有没有其他比较大型复杂一点的案件啊?”

  “说到这个,今日侍郎府有差人送来一封信,说是十万火急!”秦快这才想起,急忙给杜大人呈现。

  “夜下臣?这个杀千刀的大盗给侍郎府发出窃取预告!”杜老爷看得火冒三丈,肥手直抖。

  “这夜下臣是谁啊?”律令非问。

  “是一个在上京周边活跃的侠盗,专偷为富不仁为官不廉之家的财产。”秦快解释道。

  “胡说八道什么侠盗,他就是个小偷他是个贼,应该抓他起来人头落地!”杜老爷恨意满满。

  “他是不是也来偷过我们家?”律令非一语中的,秦快点头示意。

  “时间就是今晚!”

  杜老爷瞬间干劲上身,集合衙门全部捕快去往侍郎府埋伏。律令非自然不会听从老爹的吩咐回家安分待着,有秦快相助得了一套捕快服混在了队伍里。

  “夜下臣武功高强,若菲你一定不能跟他碰上。”秦快关切道。

  “你放心,我无惧危险,也会保护自己。”

  该侍郎也是个吃惯了油水的贪官,跟杜老爷关起门来,拜托他一定保护自己的财产积蓄别让夜下臣窃取一分一毫。

  资产难以估量的账房,捕快内外防守布下天罗地网静候夜下臣光临。

  夜幕深深,院落凄凄。

  荀长颢入了凌霄苑,比往日更冷清了,正屋里灭了一盏微弱烛光,青梅从屋里出来,正遇上准备离开的荀长颢。

  “侯爷。”

  荀长颢本以为自己迟到一步,也问候道:“夫人睡了?”

  “回侯爷,夫人今日带红豆回娘家了。”青梅如实禀告。

  荀长颢却难掩微急的情绪,问道:“可是今日府上发生了何事,夫人可是又跟老夫人起了冲突,还是怀珠?”

  “不是的侯爷,是杜夫人自老家回来的途中偶感风寒,夫人得知便回去探望了。”青梅解释道。

  荀长颢庆幸不是律令非在侯府与人不和离家出走,却也谨慎担忧。

  “老夫人可知道夫人回娘家之事?”

  “夫人着急回去,并未来得及向老夫人禀告。”青梅神色略有为难。

  荀长颢隐隐叹了一口气,律令非关心家人并没有错,却实在过分自在。

  “我知道了,若明日老夫人问起,你便回答是侯爷允许夫人回府探望。”

  青梅即刻展颜,喜不自胜:“多谢侯爷,侯爷真是为夫人着想!”

  荀长颢离开凌霄苑,青梅的话令他深思。方济世如实说过,律令非好像有意逃避夫妻之事。荀长颢只一心认为自己愿意跟她如平凡夫妻一般,却忘了确认她的想法。

  侍郎府的气氛如箭在弦,黑幕吞噬了月光,如有一阵风袭来,账房的门砰然打开。黑衣黑影黑色面具的夜下臣进入“无人之境”,一张天罗地网瞬间降落。

  尖锐刀锋一闪,网罗划破成两张失效,房里潜伏的捕快们从房梁上跳下,外面埋伏的捕快围捕上来,里应外合。

  “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了。”秦快道。

  “哇,我夜下臣今日看来真是自投罗网了,这么多人为抓我一人,真是在下荣幸至极。”夜下臣的声音张扬而狂傲,言语诱导,一枚烟雾弹落地炸起。

  “今日我就先告辞了!”

  秦快冲出烟雾之外,只见夜下臣的背影飞出墙檐之外。

  “追!”秦快一声令下。

  律令非从树上跳下,烟雾退散落下一地灰烬,她和留守的一队捕快查看封锁了账房的门,却惊而发现,从账房门往另一个方向的走廊上沿路也散落了烟雾弹的尘烬。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追击夜下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