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重操旧业
今来思2019-09-25 10:352,364

  律令非解除了婆婆的危机,可如今她所面对真正的危机却在于荀长颢,他果然还要行使为人丈夫的权力。方济世尽管帮了自己一句,但她和荀长颢才是真朋友,必定如实相告。

  “禀告夫人,有客人来访。”侯府门房前来禀告。

  “谁啊?”律令非并不认识侯府以外地其他人。

  “是夫人娘家来人,自称秦快。”

  “勤快?”

  律令非光顾着侯府的大小关系都处理得一塌糊涂,所谓的娘家她更是完全抛之脑后。只记得红豆提过娘家的老爷夫人一个多月的休假回老家探亲,因此就连嫁出去的女儿伤重将死的消息都不得而知。

  “是秦快大哥。”红豆正好端茶进来,语气略显哀伤。“夫人自从受伤之后,竟连秦快大哥都记不得了。”

  “既然是我娘家人,快请他进来。”律令非及时回应。

  红豆备好茶点,门房请人入凌霄苑,秦快是京兆尹府的捕快,身着红黑色轻便捕快府,腰间配剑,长相都是正义凛然的模样。

  律令非心中有丝丝紧张,只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夫家不是夫家,娘家也不是娘家,着实糟糕透了。

  “若菲!”秦快一入律令非眼帘便热情呼唤,律令非也起身相迎,谨慎收敛。

  秦快稍微感觉,眼前的律令非与先前的她有所不同,但或许是从闺阁小姐变成侯门夫人,大气也外向了些。

  秦快送来杜老爷和夫人老家带回的礼物,香酥清甜的桃花饼。

  “昨日老爷夫人才回来,今日一早衙门就拥挤了一堆报案人,老爷根本没办法抽出空开。夫人在路上受了点风寒,也没办法来看你,只能命我带点家乡特产先来看看,让你知道他们安全回来了。”

  律令非听秦快的话,眼里的陌生感一挥而散,心里却按耐不住发痒,她差点要忘记杜若菲的娘家是京兆衙门。

  “什么,娘她生病了!”律令非拍案而起,“我要回府探望,红豆你这便随我回府,青梅,你留在侯府,如果有人问我去向,就说我回娘家探病了。”

  律令非仓促决定,一方面她有恰当的理由回娘家的衙门填补职业生涯的空缺,另一方面,趁机躲开荀长颢的圆房要求。

  律令非一声不响离开了侯府,前往另一个未知的家庭,可她没有半分犹豫,只有求之不得的向往。

  京兆衙门,公正廉明的公堂之上,惊堂木“啪啪”直响,杜老爷肥硕的身躯卡在椅座上,肥厚的手掌扶在脸上遮挡不住大脸。

  只听堂下跪着两个农民,一个年纪大些的控诉另一个瘸腿的偷了他家的牛。

  “大人,您要为草民做主啊,这牛七前几日一直在我家附近鬼鬼祟祟,我没当回事,今早起来牛就没了,一定是他牛七偷了我的牛!”

  “大人,我没偷他家的牛,是他自己丢了牛,我一个瘸腿的既不种地也不耕田,偷牛何用?”牛七自表清白。

  “你这条腿不就是年轻的时候偷东西被人打瘸的吗?”

  “我已经得到教训改过自新了。”

  “大人,大人做主啊!”

  身为京兆父母官,上京城周围的大小案件都受理,而这种偷盗窃的事件最惹人头痛。

  “行了行了,师爷那里记录下来,会给你查清的。”杜老爷敷衍道。

  “大人,一定要尽早调查啊,否则牛就被他变卖了,到时候……”

  “行了行了,我是大人还是你是大人,不服从安排就拉下去打!”杜老爷一副肥头大耳油腻昏庸官员的样子。

  “这位老伯说的没错,盗窃案一旦发生,必须要短时间内破获赃物,否则会被销赃的。”

  秦快拦不住律令非,她气势汹汹地走上公堂,杜老爷撂下卷宗就跑了过来,浑身的肉都在抖动。

  “女儿啊,你怎么来了?你一个女孩家家的,还嫁人为妻了,怎么可以抛头露面呢?回家待着去,爹忙完就回去!”

  杜老爷语气慈祥中带着点父亲的严厉,可律令非横看竖看,他都不像一个为民请命的好官。

  “秦快说你为堆积的案子烦恼,我身为女儿,当然义不容辞来帮你了。”律令非是迫不及待,杜老爷却投来怀疑的目光,“你一个女人家,能帮上什么忙,回去看你娘,秦快快把她带走。”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民事诉讼扔在一边,这样会引起公愤的,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爹是个昏官。”律令非义正言辞。

  杜老爷眉头一皱事情不对,女儿嫁人两个月,居然性格大变。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爹呢?”杜老爷赌气似的。

  “总之,我要破案。”律令非心意已决,杜老爷只能跟秦快两个人四目相视,两脸蒙圈。

  对牛七偷牛案,律令非再听一遍二人的案件诉讼,牛七的嫌疑着实很大,有前科,蹲过点,言语神色之间也表现得奸诈。

  “这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啊!”杜老爷对女儿说。

  “秦快,麻烦你去牛家村跑一趟,看看……”律令非暗中下达指令,就连杜老爷都试图偷听不得。

  等待的过程,律令非让下一个案子提上来。

  “这不合规矩啊女儿!”杜老爷一脸委屈。

  “只要案子能够查清,坏人得到审判,世界和平就好。”律令非的话更叫杜老爷茫然。

  下一个案子,居然是关于一富家两兄弟争夺家产,律令非着实惊呆。

  “女儿啊,让爹来,这是爹的工作啊!”

  律令非应杜老爷所求,旁听案件。

  “父亲驾鹤西去没有来得及留下遗言,我跟我二弟乃一母同胞双生,我先生是大哥,本该拥有双倍家产才是,但我退一步与他平分家产,他却从中作梗,把更多私产据为己有,求大人公平审判。”

  “分明是大哥你企图占据更多家产,还说什么退一步,明明是为了表面名声,背地里却夺取更多!”

  二兄弟争执不下,若非在公堂之上,恐怕都要打死架来。

  “大人,这是我爹留下来的财产公证造册,请您过目。”

  大哥率先上前,财产造册后竟然是一袋亮晃晃的金子,简直叫律令非大吃一惊。而她的这位京官爹贪财的目光更是令她大跌眼镜。

  无独有偶,二弟也呈递来所谓的财产公证造册,又是一袋沉甸甸的金子。

  “求大人公平审判。”

  律令非终于按捺不住,一把夺过杜老爷收进怀里的两袋金子砸在了堂下,杜老爷根本拦不住。

  “女儿诶!”

  “你们知道贿赂官员该如何判处罪行吗?”律令非严词厉目。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破案连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