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亲芳泽
今来思2019-09-25 10:352,327

  一品大酒楼上,楼里的招牌菜,富贵菜,律令非毫不客气地照单全点,全程看得戚婉目瞪口呆,心急如焚。

  “这里大厨的厨艺确实很好,一会儿三弟可要多吃些,毕竟给三弟妹买了那么多东西,出了不少血。”律令非瞥过荀长颢一眼。

  “没想到二嫂如此奢侈,若是在府里,可是会惹娘不高兴的。”戚婉咬牙切齿。

  “所以才要趁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大吃一顿。”

  大菜一样一样上桌,戚婉每吃一口都在吞食怨气,怨恨荀长仁好面做东,怨恨律令非厚颜无耻狮子大开口。

  “二嫂可别吃太多了,男人可都不希望自家的女人胖得跟母猪似的。”戚婉怨憎道。

  “多谢三弟妹关心,不过你二嫂我苗条得很,不会因为一顿两顿就长胖的。倒是三弟妹你,这几天不来打扰祠堂了,是不是赖床不起了,看你的脸,比之前圆润了不少呢。”

  “怎么可能?”戚婉放下筷子摸摸自己的脸颊,律令非继续嘲讽,“是不是肉了很多,三弟妹可不能整天只知道吃喝享福啊,你自己说的,男人可不喜欢跟猪似的女人。”

  戚婉比不过律令非的苗条,但也不承认自己胖。

  “女人不能胖,可也不能瘦得跟竹竿一样,哪儿哪儿都没肉,真不知道二哥抱着二嫂睡觉的时候会不会被膈到啊!”戚婉嘲笑功力炉火纯青,“哎呀,你看我这脑子,二哥怎么可能抱着你睡,你明明一直都独守空房,要膈也只能膈到床板吧哈哈哈……”

  “闭嘴,别说了。”荀长仁像个男人一样开口。

  唯独此事,律令非无从辩驳。

  “先前你们二嫂身体不适,我不便打扰,才会让她一人在凌霄苑养伤,以后,我不会让她再孤身一身。”荀长颢开口。

  荀长颢一番话虽是解了律令非的困境,却也让她落入另外一种尴尬,二人不自觉对望一刹,她担心的事果真还是会顺势发生吗?

  “三弟在此预祝二哥二嫂早生贵子,三年抱俩!”荀长仁调节气氛。

  律令非的心情却落入紧张境地,一顿饭从刀光剑影吃到冰冻三尺。

  四人一道回府,两两分道后,戚婉对荀长仁穷追不舍,恨不得休夫为快。

  “你为什么要请客,你是有侯爷爵位每月有俸禄还是有刑部职位有正经收入啊!”

  “你懂什么,你买的这些金银珠宝,都算二哥的账上,我请他们吃个饭回个礼怎么了!”

  “你什么意思,这些东西……”

  “签的二哥的账,你赚大了,二哥怕你跟二嫂攀比不下。”

  “我亏大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早知道我就把整个铺子都买下来。”戚婉追悔莫及。

  “你是想被赶出侯府吗?女人就是目光短浅,眼里只有珠宝首饰,你就不能学学二嫂,她只要一对耳坠,就拿住二哥的心了,你这么花钱如流水,当心我一气之下……”荀长仁故作凶狠。

  “你要如何啊?”戚婉蛮妻之势分外厉害。

  “我休了你我!”

  另外一条路,律令非和荀长颢就不同于戚婉和荀长仁的惊天动地,更像是涓涓细流,源远流长。

  “你今日真的过分了,点了那么多菜式,三弟妹一定吃了一顿火气。”

  “你给她买那么多珠宝首饰,她才要开心坏了呢!”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斤斤计较。”

  “你也算是个好兄长了,对弟弟还有弟弟的媳妇都这么体贴大度,不惜钱财,他们能做你的家人真是三生有幸了。”

  “如今你,也是我们一家人了。”

  律令非无言以对,如今她认与否认都不是,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到了凌霄苑前,再往里几步就同回一屋了,而巴望了半日的青梅红豆也已注意到主子的归来。

  “是侯爷和夫人回来了!”

  青梅红豆急忙迎了出去,欢喜笑容迎接二人归来。

  “奴婢见过侯爷,夫人您可回来了!”

  青梅红豆迎二人归房,二人的眼神无声交流着。

  “青梅你在这伺候着,奴婢去为侯爷和夫人预备热水梳洗。”红豆说道。

  “去吧。”荀长颢允准。

  律令非却越发察觉事态发展不受控制,青梅扶着她卸下发饰,从镜中看见荀长颢十分自觉地坐下歇息等待。

  “情况不对,他不会想留下来睡吧?”律令非越想越是如此。

  “夫人这对耳坠以前没见过啊!”青梅注意到。

  “他,他给我买的。”律令非一指荀长颢,眼里紧张不已。

  “侯爷待夫人真好。”青梅嗓子本不小,这句话说更是故意说给荀长颢听到。

  “你说这么大声干嘛?”律令非拽着青梅的衣袖,她的目光与荀长颢在镜中交汇,他便随手拿起案上的女则翻阅起来。

  “完了,他真的不走!”律令非一心混乱。

  红豆端着热水回来,青梅扶着律令非起身走去,荀长颢眼里的思绪也是飘忽不定。

  “侯爷,您怎么读起女则来了?”青梅惊奇。

  荀长颢赶忙放下不可思议的女则,红豆为律令非递上擦拭的面巾,她接过就蒙在脸上,完全没有半分以夫为先的意识。

  “夫人……”青梅和红豆皆来不及阻止。

  红豆只能赶紧补救,给荀长颢奉上另一张面巾,恭敬道:“侯爷请用。”

  荀长颢尴尬地接过擦脸,律令非一把热面巾铺在脸上变冷才取下,竟不知青梅和红豆何时悄无声息已经退下,就连门都关得紧紧实实。

  “青梅红豆!”律令非一唤破音,声止寂静,律令非侧过身去有意逃避,却不可能这个当下大跑出去。

  “她们已经退下了,时辰不早,夫人不如早些歇息。”

  荀长颢果真如律令非所料,他尽管退缩犹豫,终还是牵住了律令非的手,律令非一时紧张,竟也抓紧了他的手指。

  “那日我看你与韫玉在庭院里玩耍藤球那般欢喜,我便相信你一定会是疼爱他的二娘。我说过,只要你真心待怀珠韫玉,我也愿意接受你做我真正的妻子,与你像平常夫妻一般,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律令非不禁陷入了荀长颢此时此刻袒露的感情思索之中,他或许会是一个好丈夫,有胸怀,有责任,有担当,对杜若菲这样一位古代女子而言定是莫大的幸福。

  待反应回来之时,律令非已与荀长颢执手相坐床榻,对望之间映照烛光朦胧。荀长颢终于解除心中芥蒂,一亲芳泽。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身体欠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