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攀比首饰铺
今来思2019-09-25 10:352,343

  律令非焦灼的心态已缓缓平息,路人去往的街道,微风不暖不寒。

  荀长颢发现律令非平时里极少佩戴首饰,就连一向质朴无华的汪莲房也会修饰些许,律令非却总是简洁明了,圆润饱满的耳垂上空空如也。

  “转街有一家首饰铺子,去看看吧?”

  “去吧。”律令非随意而答。

  律令非不做多想,转角竟遇到戚婉和荀长仁夫妻二人恩爱的画面,他俩的目的也是同一家首饰铺子。

  四人狭路相逢,律令非跟戚婉眼里即刻硝烟弥漫。

  “二哥跟二嫂!”荀长仁惊奇。

  “哎呀真是千年铁树开了花,二哥竟有空陪二嫂逛街,不过你们真的没个夫妻相,站在一起也像两个路人恰巧停了下来似的。”戚婉故意挽起荀长仁的胳膊,身体贴着身体,“不过二哥可别怪我多嘴,看二嫂的打扮,怎么配得上侯府的门楣,连支像样的发钗都没有。”

  跟戚婉的花枝招展比起来,律令非的打扮确实过于清水出芙蓉。

  律令非内心没有丝毫波动,只是嘴角一丝嘲讽,一步向荀长颢靠近过去直接牵手十指相扣。即便她并不在意夫妻相与身份,可怎么能任由戚婉得意嚣张。

  “三弟妹说得有道理,侯爷,我想买发钗耳环项链手镯,您都会给我买的吧?”律令非一改冷淡风,冲荀长颢一笑简直直击心头。

  “买。”荀长颢如被逼迫一般。

  “相公,我也要买新的首饰!”戚婉不甘示弱,荀长仁岂能不接受到她的意思,“买买买,娘子要买什么,为夫倾家荡产也给你买!”

  显然,在气势上,荀长仁配合戚婉胜了律令非一筹。两对夫妻一齐进入首饰铺,律令非与戚婉的战争一触即发。

  “你是不是真的给我买?”律令非轻声向荀长颢确认,以免当戚婉面打脸。

  “给你买东西自然可以,但是不要跟三弟妹太较真。”荀长颢劝道。

  “是她嘴不饶人,一次又一次,我一定要杀她个心服口服!”律令非坚定,一把握紧荀长颢的手松开。

  琳琅满目得叫人眼花缭乱的首饰,金银玉石,珍珠玛瑙,翡翠琉璃……

  “老板,把你们最新的首饰都给我拿上来!”戚婉轻车熟路地抢占先机。

  “好嘞这位夫人稍候!”老板即刻去办。

  荀长仁却叹了一口气,此次免不了大出血。趁着戚婉被各式各样的首饰吸引注意力的空当,荀长仁走向荀长颢,把他带到一边兄弟二人商讨几句。

  “二哥,你也知道你三弟妹什么性格,求让二嫂让一步,不然你三弟我就那点傍身钱,一定被你三弟妹花得一干二净。”荀长仁苦口哀求。

  “我进门就跟她说了,可她好像斗志太盛,不听我的。”荀长颢无奈。

  “二哥一家之主的气势呢,一声令下啊!”

  “我今日难得,让她尽兴好了。”

  “二嫂尽兴了,三弟就没命了,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啊!”

  “放心,三弟妹看上的东西,到时候算二哥账上。”

  荀长颢此话一出,荀长仁所有的顾虑一笑而散,

  “谢谢二哥!”

  兄弟二人达成协议,戚婉只沉浸在首饰的海洋,律令非却悄无声息地窃听到了全过程。

  “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这个配我新做的衣裳!”

  荀长仁仗着荀长颢给的底气向戚婉走去,张扬得说道:“婉儿喜欢什么尽管买,为夫付钱,哈哈哈哈哈……”

  律令非默默地鄙夷了一眼,她根本无心珠宝首饰,尽管看起来确实不错,可她一向不喜欢佩戴碍事的东西。

  “看上了什么?”荀长颢也走了过来。

  “整个店都看上了,能全买下来吗?”律令非故意说道。

  “啊?”荀长颢当真惊诧了一刻。

  “对你兄弟就能打包票付账,对我就迟疑了,奢侈了,抠门了?”律令非一脸认真地质问。

  “你都听到了?”

  “是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手足不可断,衣服随便换!”律令非一副严色重复道。

  “我没这个意思,不过买下一整个铺子这种事着实不合理。”荀长颢解释道。

  “我开个玩笑的。”律令非目光冷淡下来。

  “但你看上何物,我定给你买。”荀长颢语气坚决。

  “没什么喜欢的。”律令非一瞥戚婉,她倒是毫不客气,什么都往身上带,“不买了,走吧。”

  “来都来了,怎么能白走一趟,况且你空手离开,不就让三弟妹笑话了吗?”

  荀长颢览过形形色色的首饰,中意了一对雕花流苏耳坠,玉体雕花栩栩如生,银丝流苏简洁灵动。

  “你试试这对。”荀长颢取过耳坠于掌中递给律令非。

  本以为荀长颢的审美直男且可怕,但他挑的耳坠竟然格外符合律令非的喜好。

  律令非拿起一枚耳环准备试戴,可她根本找不到耳洞。

  “我来。”

  荀长颢从律令非手里取过耳坠,小心翼翼地为她佩戴,扶着柔软的耳廓,亲手为她戴上耳坠。

  与最初的印象截然不同,荀长颢终究是有过一段婚姻的男人,律令非以为,他始终懂得如何讨女子欢心,竟连自己都一不小心泛起涟漪。

  “戴好了。”荀长颢目光闪烁。

  “好看吗?”律令非触摸耳垂耳坠,荀长颢点了头,与荀韫玉一个孩子如出一辙。

  “那好,我就要这个了。”律令非决定下来。

  戚婉却挑选了好几样首饰,头上的手上的脖子上的,恨不得搬空铺子意犹未尽。签账时,戚婉狠狠地鄙视了律令非一眼,还以为多大手笔,居然只买了一对耳坠。

  “小家子气就是小家子气,你这样会被人误会是二哥亏待你的。”

  “他有没有亏待我只有我自己知道,至于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何来亏待?我刚刚亲眼所见,这位客官为夫人亲手戴上耳坠,简直羡煞旁人呢!”老板无故证明道,律令非和荀长颢却不好意思。

  戚婉仍有一丝不甘心,荀长仁却十分开怀,只盼戚婉接下来这段时间都不要再买首饰。

  “二哥二嫂,这时辰不早了,回府怕是赶不上晚膳了,不如三弟请你们吃顿饭,祝贺你们夫妻和谐,百年好合!”

  荀长仁的一丝良心发作,戚婉却狠狠拧了一把他的腰后。

  “这……”荀长颢顾及律令非的意思。

  “吃啊,三弟请客,却之不恭。”律令非出乎意外地干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一亲芳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