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修建温室
苏轻墨2019-11-06 16:162,115

  沈清易叫云倾把衣裳收好,这可是专门定制送给她过年穿的。

  云倾眉开眼笑的把包袱重新系好,眉眼一弯,声音甜甜地冲他道谢,“谢谢大哥。”

  沈清易抬起头,动作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转而在她身边坐下,“准备吃饭吧,让大家久等了。”

  小良氏拿起筷子,极不高兴的白了云倾一眼,直接当着全家人的面说道:“易儿,莲儿和嵘儿还没新衣服过年呢,你只给三丫头一人买,让你其他弟弟妹妹怎么想?”

  沈清易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他看向沈姝莲和沈清嵘,但见沈姝莲一脸嫉妒,而沈清嵘倒是不以为意,捧着碗里的五谷米粥吃得正香。

  沈清易很是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

  沈大用感受到饭桌上的气氛,筷子敲打着桌面,声音一沉,“都不想吃饭了?”

  小良氏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恨恨地咬着米饭粒,一想到沈清易给云倾花钱便觉得肉疼。

  吃完饭,云倾把衣服放回房间,主动去厨房帮沈姝莲洗碗,可沈姝莲今日与往常不同,她全程阴着一张脸,即便是云倾开口搭话也不搭理。

  一夜匆匆而过,翌日清晨,沈大用早早披衣离开,沈家其他人用过早饭,小良氏便带沈姝荷出门去了。

  天寒地冻的,云倾站在院子里等沈姝莲出来,一股冷风吹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揉搓着,双脚也跟着跺了跺。

  “二姐姐,你还没有拾掇好吗?”

  云倾脆生生的声音传进沈姝莲的耳朵里,沈姝莲从柜子里裹了包半硬的点心放在怀里。

  昨夜她虽妒恨云倾收了大哥的新衣,但经过一夜之后,肚子里的怨气早就去了七七八八,小姑娘受不得冻,她赶紧从房里走了出来。

  “咱们走吧。”

  沈姝莲出了房门,一张嘴便吐出白雾,冷风灌进肚子,冷得她牙齿直打颤。

  她和云倾说好,今儿个是要去花涧楼把那发钗找回来的。

  寒风呼啸吹着,沈姝莲手指僵硬的拉着云倾,站在酒楼前面,她双眸发亮,手指弯曲了两下。

  酒楼半开着大门,沈姝莲直接带云倾走了进去,大壮站在柜台前面打扫,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

  “沈二姑娘,三姑娘,你们怎么来了?”

  大壮把抹布放在台面上,回身瞅着她们。

  沈姝莲往前走了一步,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一双眼来回往楼上瞟,娇声问着:“小二哥,昨儿个我有一支发钗落在你这里了,不知你看见没有?”

  大壮摇摇头,“没看见,二姑娘确定是落在我们酒楼里了?酒楼里的地还没来得及打扫,不如二姑娘自个儿找找。”

  沈姝莲笑的温婉,轻点了下头,仔细地在酒楼里找起了发钗。

  大壮悄悄来到云倾身后,声音一低,“三姑娘,你要的药田主子已经给你买下来了,什么时候有空,小的带你去地里瞧瞧?”

  “这么快?”

  云倾那张粉嫩如雪的小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那是。”大壮略显得意地笑了起来,药田的价钱还是他谈下来的。

  “现在大雪封地,土地都冻住了,要看也不急于这两日。”

  云倾努了努嘴,就算看了暂时也种不了药材,若能有个温室就好了。

  大抵是云倾想什么就能来什么,前面沈姝莲弯着腰在客栈里找发钗,这边大壮已经把云倾拉到柜台的位置,在她耳畔落下一句话,“主子想到现在买了药田也不能种植,便花钱修建了一处温室,温室的位置在酒楼后面五百米处,待温室修建好了,三姑娘想在里面种什么都行。”

  “温室?”

  云倾眨了眨眼,惊讶叹道:“修建温室所费不赀,蔺哥哥好有钱啊!”

  在京城,达官显贵家中多有这种温室,每至新年,多相互馈赠从温室里培育的蔬果花卉,只是私设温室需耗费大量财力,一般人家是消耗不起的。

  大壮忍着笑,将声音压低,“这点钱对主子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三姑娘,你只需告诉小的需要买什么药苗就行。”

  云倾咧嘴一笑,还想说什么,却听到沈姝莲在那边高兴的喊了句,“找到了!”

  沈姝莲在一方桌角下面找到了发钗,她赶紧把发钗捡起来,重新插进发髻里。

  云倾小跑上前,拽住沈姝莲的衣袖,“二姐姐,那我们回家吧。”

  出来久了只怕会挨小良氏的一顿骂,她可不想无事生非,平白被人教训一通。

  沈姝莲昨日来就没看见蔺初阳,今儿个来还是没看见人,每个月能来花涧楼的机会不多,她很想见了人再走。

  “小二哥,蔺掌柜今儿个不在楼里吗?”

  大壮是个机灵的,瞧着那沈姝莲把主意打到主子身上,他立马拉下脸,言语间似有不悦,“二姑娘因何事想见我们掌柜的?我们掌柜可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如若二姑娘无事,现下可以离开了。”

  沈姝莲咬着下唇,感到有些难堪。

  云倾见状,拉了拉她的手,眉眼一弯,“二姐姐,估计娘和大姐姐已经回家了,我们再不回去,便吃不到午饭了。”

  沈姝莲也怕小良氏的责骂,心里一紧,赶忙带着云倾回去了。

  临走之前,云倾给大壮比了个数字,示意他那个时辰过来拿要买的药苗单子。

  两人走后,大壮继续擦拭柜台,门外吹进来一捧风雪,门板大开,大壮转身前去关门,一抬头,眼前却多出一抹黑色的身影。

  大壮瞬间侧身,待那人进来后,紧关大门,神色正经了许多。

  “京里出了什么消息,怎么是你亲自过来了?”

  那人摘下头上的帷帽,张开腿,扯了把长板凳坐下。

  他从桌上拎起冷掉的茶水,仰头灌了半壶,豪气地用袖子抹了下嘴,才道:“我担心主子的身体,想亲自过来瞧瞧,顺道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