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随侍凌心
苏轻墨2019-11-06 16:162,339

  酒楼外白茫茫一片,大壮也不知打哪儿弄来了个汤婆子,推到了那人怀里。

  继前些天的大雪后,今儿个总算出了大太阳,那人一股脑的把汤婆子抱在怀里,回眸瞅着大壮直笑。

  “你可别这样看着我笑,我对你那副身子骨没兴趣。”

  大壮撇撇嘴,刚要往前走,肩膀上忽然多出一条手臂,那人揽着他的肩,特地往他身上靠了靠,眉毛一挑,“大壮哥,你跟在主子身边那么久,主子就没嫌弃你太无趣让你回京吗?要说起来还是我最好,我还能给主子暖床……唔……”

  话音未落,大壮一把捂住他的嘴,凉凉笑道:“不要命了,在主子的地盘胡乱说话?”

  这男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长得白白净净,此时的他轻哼了哼,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我可是肖想主子很久了。”

  大壮倍感无奈的扶额,早知道这人狗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在他进门的时候,就应该给他赶出去的。

  “你生来体质畏寒,还敢往主子身边凑?凌心,你是真嫌自己命太长!”

  大壮来回掰了掰手腕,眼睛瞟向门口,寻思应该趁主子没下楼先把人给丢出去,免得他碍了主子的眼。

  凌心抱着汤婆子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言笑晏晏间躲开了大壮好几套招式。

  终于,楼下的动静引起了楼上某人的注意,房门大开,一股暖流从房里飘了出来,随后,楼梯旁便出现一抹绝艳身姿。

  少年长身玉立,锦袍玉带,他的腰间挂着一块玉白色的琳琅玉佩,随着他步伐稳健的下楼,那玉佩也一下下晃荡,发出一阵阵悦耳清脆的响声。

  凌心惊艳欣赏了半天,然后把汤婆子丢在身后,像发疯一样往楼上冲,还敞开自己的怀抱,嘴里大喊:“主子——”

  蔺初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眼看两人马上就要撞上,凌心急忙转了个弯,双手抱住一旁的柱子,蹭了蹭,满目柔情,“主子,人家可算是见到你了。”

  蔺初阳神色淡然,精致俊美的眉眼闪过一丝讥诮,他缓步下楼,凌心连忙跟在身后,却听他清淡的嗓音传入耳中。

  “大壮,给凌心找个大夫,看他是不是吃错了春药。”

  大壮忍着笑点头,“小的这就去寻大夫。”

  “主子主子——”凌心笑嘻嘻地凑到蔺初阳身边,想抱他的手臂却又不敢,只能用眼色示意大壮滚回来待着。

  “主子,咱们有一个月零十天又七个时辰没见了,那话怎么说来着,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您别那么狠心,一见面就对我这么冷漠嘛。”

  他这颗幼小又脆弱的心灵就快要受伤了。

  蔺初阳冷睇了他一眼,凌心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眨了眨眼,嬉皮笑脸的缠着他。

  眸光一转,蔺初阳看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有包东西,他微抬下巴,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好听,“那是什么?”

  大壮大步走过去,打开一看,是已经僵硬的几块点心。

  大壮凝了凝眉,低声说道:“这或许是沈家小娘子留下来的。”

  “什么沈家小娘子?”凌心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难不成主子开始近女色了?

  大壮没搭理他,目光直视蔺初阳,语气极为恭敬,“主子,方才沈家二姑娘和三姑娘来过。”

  “所为何事?”

  “沈二姑娘的东西掉在了咱们酒楼,三姑娘陪她一起过来寻找。”

  “人走了?”

  “估摸这时候……她们已经到家了。”

  “把东西扔了。”

  蔺初阳不咸不淡的吩咐,挑了张桌子坐下,凌心极有眼力的给他上茶。

  大壮捧着那几块点心在门口停下,想了想,说,“主子,这万一是三姑娘给您留下的呢?”

  “你见她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

  说来也是,大壮很是赞同,丢完点心,便和凌心抢着给蔺初阳倒茶。

  蔺初阳颇有闲情逸致的看了会儿两人争斗,直到门外飘来了一丝寒气,他拢紧身上的衣裳,大壮放弃倒茶,重重的把门关了个严实。

  “从京城到这里少说也要一个月,你带来了什么消息,还不准备说吗?”

  蔺初阳端起凌心亲手倒的茶,轻抿了一口,唇角微弯。

  这是京城产的茶叶,凌心此番还算有心了。

  凌心凑上前,蹲在他腿边,给他捏腿轻捶,语调含笑,“皇上下令,让七皇子带您回京,日前七皇子已经从京城出发了。”

  绝艳的眉眼间染上一丝寒气,少年垂眸轻笑,放下手里的茶杯,音调幽幽:“咱们天圣这位七皇子舍得离开京城了?”

  凌心浑身打了个寒颤,可还是壮着胆子往他身边靠。

  “说的正是呢,皇命难违,主子,这次您怕是非回京不可了。”

  蔺初阳倚着桌角,一手抵着下巴,低低地笑出了声,“那就等他来了再说。”

  凌心见机直接坐在了地上,双手抱着他的腿,苦苦哀求,“主子,那我能不能留在您身边不走了?眼下是冬季,外面那么冷,您知道我最最畏寒了。”

  “谁让你来的?”

  蔺初阳一脚将他踢开,凌心滚了有十米远,他很不开心的嘟起脸颊,模样竟有几分可爱。

  “还不是因为我太思念主子了嘛……”

  大冷天的往这里跑,路上差点冻丢他半条命,好在成功见到了主子,他已经不计较一路过来所吃的苦头了。

  凌心没心没肺的坐在地上笑,大壮无奈摇头,“主子,要不然就把他留下吧,正好可以请沈家三姑娘试试,能不能把他那畏寒的根儿给去了。”

  “什么沈家三姑娘?”凌心脸色一变,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了。

  蔺初阳缓缓站起身,撂了下衣袖,缓步上楼。

  “那就请她过来瞧瞧,若能治好了凌心的寒症,我自当重谢。”

  大壮在他身后行了一礼,然后走过去把凌心从地上拽了起来,面带不悦,“怕冷还往地上坐,我看你是成心不想要这条小命了。”

  凌心一脸严肃,反抓住大壮的手,低低询问,“沈家三姑娘是谁,主子怎么会和女人有交集?”

  大壮拖着他回屋祛寒,边走边说,“她还不是女人,只是一个八岁大的小丫头,这丫头医术高明,有她在,主子的绝脉也有救了。”

  “能治绝脉的小丫头?”凌心挑起一边眉毛,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由着大壮拖他上楼,目光晶亮无比,语带玩味地道:“那我可得挑个时候会会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