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警察!不许动!
钟离2019-09-02 10:052,404

  费泽雅感到莫名的烦躁。

  今天上午,胡正浩出门以前,她又一次试探他想不想要孩子,胡正浩想都没想就说不要。他觉得自己钱还不够多,还不能换一个地方改头换面生活在阳光下,如果孩子生下来,要入托要入学,根本没办法堂堂正正地向别人介绍孩子的爸爸是谁,所以他现阶段不想要孩子。费泽雅早上刚刚用早孕试纸查出自己怀孕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胡正浩,如果不能说服胡正浩再去打胎,她又实在不甘心。胡正浩往来倏忽出没不定,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讳莫如深,也让费泽雅十分担心。

  午后的敲门声验证了她的担心。

  她打开房门,看到一男一女站在门口,他们向费泽雅出示了警官证,说他们是公安局刑警队的。

  他们带来的消息让费泽雅一阵晕眩。

  胡正浩被捕了。

  其实,对胡正浩的跟踪早就开始了,他昨晚悄悄来到费泽雅家里的时候,警方在他的三菱越野车内安装了定位和窃听装置,并由此获知他今天将在文化市场交易。

  上午十一点多,胡正浩和他的同伴每人背着一个沉甸甸的帆布背包进了文化市场。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进了市场北楼二楼一个写着“钱币收藏”的店面。店面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门框上方标着房号203。

  也许是周末太热闹的缘故,胡正浩和同伴丝毫没有注意到,人群中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胡正浩两人进了二楼203房间,见到了早就等在这里的夏炎。

  夏炎今年二十六岁了,他有一辆冷藏车,平日以运送海鲜为生。因为急需用钱,他大着胆子央求海鲜市场的老大黑蛇介绍自己和胡正浩做交易。黑蛇这几天有事去了外地,所以就让夏炎独自来见胡正浩。

  “这两百万,全是上等货!”胡正浩说着打开背包,拿出一沓伪钞递给夏炎。

  “印刷跟原来一样,但是这纸张就比原来强多了。”夏炎以前从黑蛇那里买过伪钞,知道这些伪钞都是出自胡氏兄弟,“水印、金属线……这开窗做的,没的说!但是浩哥……我、我手头有点紧,今天实在凑不够三十万……”

  “三十万都凑不齐,还做什么生意?”胡正浩脸色一变招呼同伴道:“我们走!”

  夏炎赶忙起身拉住胡正浩,陪笑道:“浩哥先别走,您先坐!来都来了,别忙着走,今天和浩哥初次见面,咱们先喝一杯,加深一下了解,加深一下感情!”

  其实夏炎对胡正浩的反应早有预料,也早早做好了准备——他在旁边的小桌上, 已经摆好了一大盆狗肉汤和一大盘子熏鸡,另外两瓶“大源泉”白酒。

  胡正浩的同伴是个好酒之徒,自从进门看到酒菜,他就不由自主暗暗地咽口水,他看到胡正浩虎着脸坐了下来,并没有真正要离去的意思,他就伸手拿过酒瓶拧开瓶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就倒进嘴里。胡正浩看到同伴这样子,狠狠地冲他翻了个白眼。

  “浩哥,您要是把这批货全给我留下来,我保证一个月以内把货款全部给您!绝不会拖欠赖账!一是我刚干这行没多久,得立个信用,二是在东北,谁敢欠你们老胡家的钱啊?那不就是找死吗?”夏炎继续做胡正浩的工作,希望能少付款或者不付款把这批货拿下来。他实在是没钱,如果有钱,他又怎会求黑蛇给自己牵线搭桥找胡正浩做这种生意呢?

  胡正浩语气轻佻地说:“你想赊账,没有问题——可是,那就得按规矩来,你的家里人要拿命担保——”胡正浩故意拖长了音调,观察着夏炎的反应,夏炎没有立即回答,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尴尬,说话也不那么溜了。

  “这个…浩哥…我,我就是一个单身狗……”夏炎陪着笑结结巴巴地说道,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说服胡正浩相信自己。这时隔壁沉重的砸墙声打断了夏炎的话,夏炎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正在为可以暂时不用回答胡正浩的话暗自庆幸,不想墙上的一幅画掉了下来,砸在夏炎脑袋上。

  此时,好几名便衣警察已经在楼下集结,带队的是刑警队一中队队长王湘北,她看到时间已近饭点,市场里的人群没那么密集了,就准备带人破门抓捕。湘北见五名同事已到齐,就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跟在自己身后上楼。为了不引起周围人们的注意,他们的动作闲散而轻松。

  便衣们踏上楼梯的时候,命运之神显示了他的慈悲——夏炎恰在此时从203出来到隔壁202房间去兴师问罪。203房门开着,夏炎进了门,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一个塑料凳子上往墙上砸水泥钉子。

  “干什么干什么呢这是?”夏炎气势汹汹,“吃饭的点儿就不能安生一点?”

  那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在凳子上转身看着夏炎,二人四目相对,都觉对方有些面熟。

  “你……?”

  “你是……唐老师!”夏炎还是先一步认出了这个中年男子曾是自己实习时候的老师唐宋。但夏炎“唐老师”这三个字还没说完,就听得隔壁房门呼啦啦被冲开,同时有人高声怒吼:“警察!不许动!”

  紧接着,枪声响了!

  警察的怒吼和枪声让夏炎魂飞天外,他慌慌张张往北窗边冲去,一边翻窗一边威胁道:“唐老师,不要说认识我,不然你会有大麻烦……”夏炎说着连滚带爬地从二楼翻下,顺着墙根仓皇逃窜。

  隔壁房间内,胡正浩已被按在地上上了铐子,他的同伴仰面躺在地上,脑袋底下是一滩鲜血,手上还抓着一把手枪。

  湘北收起了手枪,对着胡正浩厉声喝问:“其他人呢?”

  胡正浩面色倔强,根本不回答湘北的问话,眼神却不经意间偷偷向隔壁瞟了一眼。湘北的眼睛捕捉到了胡正浩细微的反应,她冲小魏和大军使了个眼色,小魏和大军转身冲进202,看到唐宋正站在北窗边看着窗外愣神,大军也不问话,飞身而上,将唐宋狠狠摔在地上,随后给唐宋上了铐子,不由分说就将唐宋押到203。

  “齐了!”大军将唐宋推到胡正浩身边,呵斥道:“蹲下!”

  唐宋刚才被摔得不轻,到现在也没回过神来,他呆头呆脑地站在那里,没有响应小魏和大军的命令。大军出手抓住唐宋的一只臂膀,一脚踹在唐宋膝后,唐宋龇牙咧嘴跪倒在地,不经意间看到两只大帆布包已经被拉开了拉链,露出了一沓沓钞票!唐宋怔怔地看着这两大包人民币,都忘了开口辩解。

  湘北在旁伸手推开大军拉起唐宋,嘴里说道:“姐夫?你咋在这里?”

   

继续阅读:第2章 你敢印伪钞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钞者之末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