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敢印伪钞吗?
钟离2019-09-03 19:153,926

  唐宋对自己的小姨子撒谎了,他说刚才是有人从自己打工的画廊跳窗逃跑了,但他没有看清逃跑者的长相。

  夏炎曾经跟随唐宋在印刷厂实习,与唐宋有过一段短暂的师徒关系。唐宋和夏炎已多年未见,此番重逢,夏炎衣着花哨,留着小胡子,流里流气,出言不逊,痞气十足,临跳窗前又撂下了一句狠话,这让唐宋心生畏惧,尽管小姨子就是警察,他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他是个大家公认的老实人,平日在报社印刷厂上班,只有周末会到这家画廊打个零工,补贴一下家用。

  湘北看着203房间桌子上的酒菜,又看到西墙下歪歪地摆着一幅画,画框边上有撞击的痕迹,她结合姐夫唐宋的叙述,已基本推理出了事情的原委:胡正浩和他的马仔还有逃跑者正准备开饭,唐宋在隔壁房间挥着榔头敲钉子,震落了203西墙上的画框,砸中了坐在西墙下的逃跑者,逃跑者起身去隔壁讨说法的时候,警察上了二楼,随后枪响,漏网者落荒而逃。

  湘北又查看了唐宋所在的202房间,更加相信姐夫的话是真的。202房间有里外两间房,东边的里间与203只隔一道墙,当时唐宋在里间站在凳子上,面对着墙壁敲钉子,确实没办法回头去看那个逃跑者。

  店面的后窗紧挨着墙根,没有摊位,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者。

  夏炎跳窗后沿着墙根溜进了市场内的公厕,在公厕内他脱掉外套搭在肩膀上,硬着头皮从公厕出来混进了人群中。当时市场内无论是摆摊的还是闲逛的顾客,都已被枪声吸引,都聚过去观看警察抓坏人,根本没人注意到夏炎。夏炎混在人堆里看到胡正浩被押着走下楼梯之后,他也转身走了。

  夏炎和唐宋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再一次重逢会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唐宋就骑着自行车来到离山边上的城乡结合部,来到一个小超市旁。昨天,他到这里送了一幅字,一个胖子给了他两百元钱,他没有细看,就收了下来,但回店交款的时候,老板娘毫不客气地把这两百块钱的伪钞甩给了他,明白地说要从他工钱里扣除。两百块钱是他两天的工钱,唐宋不想就这么算了。

  胖子住在小超市旁边的平房里。一想到那个胖子不像好人,唐宋的心里就有点忐忑,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鼓足勇气敲门。

  敲门声首先惊醒了睡梦中的夏炎。

  对,就是昨天从文化市场抓捕现场逃跑的那位。

  昨天他侥幸从唐宋眼皮底下逃脱,一直提心吊胆,不敢回家,所以躲到发小胖子家避避风头。胖子大亮没什么正当职业,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干些偷鸡摸狗的事赖以糊口,也曾倒卖过假钞。

  夏炎听到敲门声,他警觉地坐起身子,把大亮推醒。

  大亮醒后高声问:“谁呀?”

  唐宋没有回答,壮着胆子继续敲门。

  大亮睡眼惺忪打开门来,乜斜着眼睛看着唐宋道:“你谁啊?”

  “我是文化市场送货的,昨天上午刚给你送了一幅字,给你打电话你老不接……”

  大亮已知唐宋来意,故意打哈哈道:“哦——你呀。你找我干什么?有什么事儿?”

  唐宋从口袋里掏出那两百块钱的伪钞:“这是你给我的钱,这钱有问题,你给我换一换!”

  大亮看出了唐宋的懦弱,越发肆无忌惮:“钱是假的?就算它是假的,你凭什么说是我的?给我滚远点!”

  大亮不由分说关上了院门。

  唐宋硬着头皮继续敲门,大亮恼火地回身开门,站在门口大喊:“快点给我滚!”

  唐宋哀求:“我辛苦一天还挣不到两百块钱呢,你给我换了,我马上走。”

  “谁知道你从哪搞的假钞?少在这胡说八道!”大亮说着又要关门,唐宋上前推着门继续央求:“都不容易,你就给我换了吧,你要不给我换,我就报警了……”

  大亮猛地松手,唐宋猝不及防往院子里扑倒,大亮顺势抓住唐宋的前襟,将唐宋拽倒在地上,挥拳就要打下去,但他的拳头被一个人拽住了。

  夏炎抓住大亮的手腕,将他拽到一边:“你先回屋里去。”

  大亮惊愕道:“你……认识他?”

  唐宋看到夏炎出现在这里,也是吃了一惊。

  夏炎对大亮的问话未置可否,仍然说道:“你先回屋里。”

  大亮出去了,夏炎把唐宋扶了起来,从自己口袋里掏了两百块递给唐宋。唐宋伸手接了,对夏炎道:“我没告诉警察我认识你……”

  夏炎伸手从唐宋手中拿过那两百元伪钞,看了一眼后揣在自己裤子口袋里。

  唐宋问:“你现在做这生意?”

  夏炎不说话。

  唐宋又问:“你还住你姥爷的房子?”

  夏炎依旧不说话。

  唐宋劝道:“这一行挺坑人的,还是别干了。”

  这句话里面教育意味引起了夏炎的反感,他突然开口道:“唐老师,你做这个最合适!要是你来印钞票,”夏炎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两张伪钞冲唐宋晃了晃,“一定会比这个印得好!”

  唐宋听了这话十分惊愕,呆在那里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唐老师,咱们合作一把?”夏炎用挑衅的目光盯着唐宋,“你来印,我来卖,怎么样?”

  唐宋是离山唯一一个真正印过钞票的人,他还是制版的高手,他精通各式各样的印刷机,他的调色技术也堪称一绝。可他也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他哪有这个胆子接夏炎的话?

  胡正浩被关在看守所里,他性格刚硬,拒不配合,从被抓回来一个字也不说。但这并没有影响办案警察们的好心情——胡正浩本来就因为伤人案被网上追逃,抓住他就是大功一件,

  周末,刑警队不当值的警察在湘北家聚会。

  厨神嘉树在厨房忙碌,一道道美食佳肴流水般端上餐桌。

  开席之后,刑警队队长齐天在礼貌地夸赞了嘉树的厨艺之后当即开宗明义点明了本次聚会的主题,他说:“今天是周末,咱们在这里纯属私人聚会,不违反纪律,可以放松心情好好喝一杯。今天这酒,两个主题,一是庆祝上个周末咱们抓到了胡正浩,立了大功,二是湘北和嘉树下周末结婚,咱们要安排一下,开个筹备会。湘北爸妈都不在了,刑警队就是湘北的娘家,刑警队的人就是湘北的娘家人!我们要帮湘北把这场子撑起来!不能让嘉树家里的人看轻了咱们!”

  众警察纷纷表态:“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湘北被大伙的热情感动了,眼里隐隐泛起了泪花,她微笑着和嘉树对望了一眼,举起了酒杯。

  小魏随大伙儿一道举着酒杯,脸上勉强浮现的笑容却没有遮住他内心的落寞。

  是的,曾经多么美好的一个梦,该结束了。

  小魏与湘北是警官学院校友,小魏比湘北低两级。小魏入学第一天,湘北作为学长接待新生,从见湘北第一面,小魏就被迷住了,以致到后来明知道湘北和嘉树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却依然让家里人找关系把自己安排到离山工作。

  如今,女神真的要结婚了,该认真考虑家里人的要求,该回家了,该回省城了。

  唐宋身体不舒服已经有半年多了,一开始先是感觉浑身乏力,肌肉酸痛,近来已发展到时不时会肌肉抽搐。唐宋也曾去医院查过,结果就是开了一堆补钙的药。然而补钙也没多少效果,唐宋觉得自己的病日益有加剧的迹象。

  这天上午,唐宋上完夜班又被车间主任老黄央求着加了个班,印了一批代金券出来。他用自行车驮着代金券出了印刷厂,按老黄的要求给客户送货。正走在路上,唐宋忽然间手臂和腰间肌肉抽搐,疼痛使唐宋把握不住方向,自行车歪七扭八地冲进了机动车道。恰在此时,一辆黑色轿车碰巧经过唐宋身边,将唐宋碰倒在路边。

  肇事车辆连停也没停就跑了,路人见唐宋倒在地上不能起身,帮忙拨打了120。

  到医院以后,医生担心唐宋骨头有问题,就开了检查单让唐宋去拍X光片。在等结果的空当,唐宋翻出了小魏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小魏接到唐宋的电话,半点也没推脱,他对唐宋说:“姐夫您放心!肇事逃逸分分钟可以拘留他,您给我说说几点几分在哪个路段,我马上找交警队的哥们儿查一下!”

  唐宋在电话里叮嘱小魏:“这事儿你千万别告诉湘北,她这个周末就要结婚了,正忙着呢,让她知道了影响心情,也不能让她姐姐知道,她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啊。”

  “姐夫你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好!一定找到这个开车的!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小魏大包大揽应下了。

  小魏的交警朋友办事效率极高,一会儿功夫就把一段监控视频传了过来。小魏在电脑上打开观看的时候,齐天恰巧从旁经过,他扫了一眼屏幕,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小魏发觉齐天站在自己身边,马上站了起来。

  “湘北的姐夫,被这个车撞了,司机开车跑了。”

  齐队瞄了一眼屏幕,不由大吃一惊:“再放清楚一些!”

  小魏依言点击鼠标放大了监控画面。

  齐队神色骤变,惊呼道:“胡正熙!!!”

  “胡正熙???哪个?”小魏也很惊讶。

  “副驾驶这个!这模样太像了!”齐队指了指屏幕,忧心忡忡,“马上追查这辆车,如果他真的是胡正熙,那么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齐天没有说错,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就是胡正浩的哥哥胡正熙。胡正浩落网以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潜回了离山。

  胡正熙是个狠角色,敢想敢干,心狠手辣。他这次回离山,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弟弟救出来。在经过周密的调查之后,他决定在湘北结婚当日策划一场大行动,行动的目标是湘北的未婚夫嘉树。

  之所以选定这一天,是因为当地有一条奇特的婚俗,结婚当日迎娶新娘都要赶在出太阳之前,大多数人家都是凌晨三四点钟出发,五点钟左右将新娘迎娶回家。这个时间点让胡正熙十分满意——凌晨时分对他策划的行动十分有利,那时路上没什么行人,实施和撤退都可以做得很完美。

  胡正熙派人把嘉树当天迎亲的时间地点和必经路线都搞得一清二楚。今天他亲自带人敲定行动路线和作案地点,没想到返回途中撞上了唐宋。胡正熙害怕警察来了之后多事,所以吩咐马仔崔成浩开车逃逸了。

  小魏的追查没有威胁到胡正熙,他乘坐的本来就是一辆套牌车,他本人又是数次犯案的惯犯,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

  齐天担心的事情,唐宋并不担心,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胡正熙是谁,更没想到自己以后竟然会和这个黑道上的人物结为同盟。

   

继续阅读:第3章 胡正熙的毒辣计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钞者之末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