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胡正熙的毒辣计划
钟离2019-09-03 19:152,557

  唐宋最担心的,是自己,是自己的生命突然间被宣布来日无多。

  打击来得非常突然。当唐宋把医学影像报告递给医生的时候,医生又把唐宋的身体状况仔仔细细询问了一遍,听到唐宋自述浑身乏力、肌肉酸痛,且时不时会肌肉抽搐,医生的神情逐渐凝重起来。唐宋一再追问,医生才委婉地说从X光片看很像是骨癌中晚期。看唐宋如遭雷击,医生又劝慰唐宋,说X光片精度不高,也有可能是良性病变,可以预约做一个核磁共振,再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唐宋心里明白医生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从医生的神情中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很严重。难道活不了多久了吗?女儿依依才上五年级,母亲已年迈,妻子湘南还怀着一个,唐宋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自己要是死了她们会如何生活。

  唐宋一个人在医院的一棵大树下坐了大半天,一直到天色渐暗,唐宋才强撑着站起身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

  唐宋来到了他被胡正熙剐蹭倒地的地方,他的破自行车躺在路边的辅道上,后座上原本捆扎严实的包装被拆开了一角,里面的代金券已经露了出来。他费力地扶起自行车,推着自行车消失在夜色中。

  湘南为晚归的唐宋端上了一碗炖白菜,一碗稀饭,一个馒头。

  唐宋面色极为疲惫,抄起筷子吃了两口就停下了。

  湘南问:“怎么了?没胃口?还是饿过劲儿了?”

  唐宋敷衍道:“嗯,可能吧……咱家房贷还有多少没还?”

  “当时房子总价五十一万七,嘉树借给咱十万,咱们自己出了二十万,贷了二十一万七,每月还两千一百九,咱这才刚刚还了一年!而且还的主要是利息,不是本金……”湘南对自家的负债记得非常清楚。

  唐宋喝了口菜汤,有点走神。

  “你咋了?怎么突然问这个?”湘南问唐宋。

  唐宋勉强一笑:“得想办法挣点钱,得挣点钱。房贷要还,还要给依依买一个钢琴……”

  湘南有些奇怪地看着唐宋:“你魔怔了还是怎么滴?不是跟你说过吗钢琴买不买的不要紧!咱们等着用钱的地方多着呢,钢琴以后再说不行吗?”

  依依突然从自己的小房间冲了出来,冲妈妈嚷道:“要买要买就要买!我们同学就我自己没有!”

  湘南没好气地吼道:“回去写你的作业!”

  唐宋看到女儿出现,疲惫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他安慰依依道:“要买!当然要买!这事儿爸爸说了算。”

  湘南瞪着依依又重复了一遍:“回去写你的作业!”

  依依示威似地回瞪了一眼,哼了一声回自己的小房间了。

  湘南回头跟唐宋解释:“我不是不想给依依买钢琴,我这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吗?等他出来,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是啊,所以得想办法挣点钱,我好好想想……”唐宋说着放下了筷子。

  “就吃这么点?你倒是再吃点啊!”

  “我不饿。”

  “再有三天,湘北就要出嫁了,你说咱们送点什么好?”湘南说完,看到唐宋正在看着窗外发呆,湘南又叫了一声:“老唐!”

  “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周末湘北出嫁!”

  “啊哦,我没忘,没忘!”

  “湘北从咱家出嫁,就让她用依依的房间吧。只是咱们家太小了,委屈湘北了。可惜新房子还得三个月才能交房……”湘南继续唠叨着,哪想到唐宋已经无心考虑这些事情。

  凌晨时分,天还没亮,湘北的同事楚燕带着化妆师和摄影师早早地来到唐宋家。

  化妆师开始为湘北化妆,摄影师在旁拍摄。

  客厅狭小,唐宋和湘南进了卧室,女儿依依还在酣睡。

  湘南从床边拿起为依依准备的小礼服,跟唐宋小声聊天:“这是依依的小礼服,漂亮吧?你十一点带着依依赶到酒店就行,依依还要在现场为小姨弹钢琴呢。等下湘北走了,你再多睡会儿吧。”

  唐宋应道:“我没事,好几天没上班了,不累。”

  客厅里,楚燕低声对湘北说道:“听说小魏要调回省城了呢?

  “哦?真的?你怎么知道?”

  “都这么传,我也不知道真假。我估计,你这一结婚,人家彻底没盼头了,所以才要离开!”

  “瞎说!我比他大那么多!他小毛孩一个!他走不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湘北嗔道。

  “听说,他在省城关系硬着呢。要不是为了你,人家大老远跑到咱这小城市干什么?”

  “别乱说好不好!”湘北有点着急,“如果他真的关系很硬,那他到我们这里来工作,也许就是来锻炼镀金的……你喜欢他是不?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下?”

  “得了,我可高攀不起!这小子就是见了你屁颠屁颠的,对别人他傲着呢!”

  此时,嘉树已经从老家出发了,五六辆车组成的迎亲车队行驶在黑暗的乡间道路上,打头的是一辆白色加长林肯,车头披着一丛鲜花和鲜艳的红绸。

  嘉树的村子里历来有这样的民俗,新媳妇要在出天亮之前娶回家,嘉树也按照这一风俗,早早地从村里出发迎娶湘北。

  车辆行进中,有雨点打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司机道:“下雨了。”

  伴郎道:“下雨好!雨就是水,水代表财!这是好兆头!”

  突然,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照得屋里如同白昼,紧接着一记巨雷在半空炸响!随后大雨如注,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车玻璃上。

  唐宋家,睡梦中的依依被雷声惊醒,迷迷糊糊地钻到妈妈怀里。湘南轻声安慰着依依。唐宋走到窗边,看到屋外风雨交加。

  郊外的乡间公路上,雨点变得越来越密集了,忽然间又有一道长长的闪电划破了天空,将天地间映照得一片雪亮。闪电过后,惊雷滚滚。

  白色林肯打头的迎亲车队由南向北在雨中缓缓行进,驶上了一座小桥。

  林肯车驶过桥身,逐渐接近桥头的十字路口,嘉树在车内对司机道:“雨这么大,千万要慢一点!注意安全!”

  司机笑道:“汤总放心……”

  司机话音未落,一只黑乎乎的钢铁巨兽从斜刺里杀出,高速撞向白色林肯。林肯车被撞得横飞出去,又翻滚到路基之下。

  黑乎乎的钢铁巨兽是一辆重型卡车,它在撞翻林肯之后牢牢封住了路口,将迎亲车队堵在桥上。

  胡正熙等从小汽车内跑出来,两个马仔分别持枪守在大卡车的车头车尾,迎亲车队中有人试图营救,马仔当即开枪乱射。

  林肯车内,嘉树、伴郎和司机均已昏迷,司机脸上的鲜血顺着白色的安全气囊滴落下来。

  雨势渐歇。

  唐宋家,湘北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是来电人是“亲亲大厨”。

  不知为什么,湘北略微犹豫了一下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湘北将手机放到耳边,开口道:“嘉树……”

  手机里却传来一个陌生而凶狠的声音:“王湘北警官?抱歉打扰您。看来您今天要晚些时候才能出嫁了。”

   

继续阅读:第4章 罗网从天而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钞者之末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