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要以为老子不懂法
钟离2019-09-03 19:153,259

  齐天的办公室内,小魏站在桌子前正在听齐天说着什么。

  “说真的!我当然不愿你走!我巴不得你留下来!你想好了吗?”

  小魏点点头:“咱队里本来就缺人!现在湘北出了这档子事,嘉树还在ICU里待着,她这几天也上不了班了,总共三个中队长,歇一个走一个,队里的活儿都没法干了!”

  齐天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小魏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要感谢你能留下来!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感情用事……”

  小魏脸色红了一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梗着脖子打断了齐天的话:“齐队!我也感谢你的提醒!但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我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能到省城工作,这很不容易……”齐天走回自己桌子旁拿起桌上的调令:“要求国庆节以前报到,你真的不去了?”

  “等这个案子了了再说吧。”小魏伸手拿过调令边说边将调令撕碎扔进垃圾桶里。

  齐天叹了口气:“既然这样,我就和你聊聊案情吧——省厅刚刚给我们传回了声音分析报告,确定给湘北打电话的,就是胡正浩的哥哥胡正熙。”

  “怎样才能抓住他?”

  齐天压低声音:“黑蛇是一条很有用的线索。”

  “只要盯住黑蛇,就能抓到胡正熙吗?”

  “可能性很大!”齐天点头道:“我们已经把胡正浩的死讯传了出去,黑蛇不用担心胡正浩把他供出来了。”

  “这么说,他很快就会回来?”

  “他已经回来了——”

  “要抓吗?”

  “当然不能。”齐天说,“我说了要盯住他,我们还要靠他寻找胡正熙呢。你猜一下,我们跟住了黑蛇,第一个落网的会是谁呢?”

  “我觉得应该是从胡正浩被抓现场逃跑的那一个人!”小魏分析道:“胡正浩在黑蛇的店里出了事,胡正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黑蛇最着急的事情,就是找到逃跑的这个小子,让胡正熙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对,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离山很可能存在一个印假钞的窝点,有很多人参与了制作和销售伪钞。而那天逃跑的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重要角色。”

  夏炎的确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但是侥幸逃脱并不代表他已经安全了。这些天来,他一直忐忑不安,担心警方的追查固然让人担心,来自其他人的威胁更让他害怕。在东躲西藏提心吊胆地过了十几天以后,为了生计,夏炎还是壮着胆子开着冷藏车来到了码头。

  一个相熟的船老板问夏炎:“几天不见改路数了?现在不跑海鲜市场了?专送酒店了?”

  “嗯……往酒店送也挺好……来,抽烟!”夏炎言语支吾,抽出一支烟递给船老板,又拿打火机给他点上。

  船老板深吸一口,吐出口中的烟雾低声对夏炎道:“黑蛇在找你呢!”

  “他回来了?你怎么知道他找我?”船老板的话让夏炎很紧张。

  “他昨天半夜给我打电话!我说好几天都没见你了……”

  夏炎没有接话,船老板问道:“你小子手机换号了?”

  夏炎勉强笑了笑:“我找人算了算,说我原来那个手机号不好、不吉利……”夏炎声音转低跟船老板嘱咐:“哥,千万别跟他说我来这里了!”

  船老板没有答应夏炎的要求,他说:“前两天没见着你当然可以这么说!可是你现在开这么大个车来了,大家都看着呢?他要是再问,我可不敢跟他说谎!”

  夏炎无奈地叹了口气开车走了。

  他的确很怕黑蛇,黑蛇的霸道蛮横是出了名的,他曾几次吃过黑蛇的大亏,不但一直不敢正面讨回公道,到头来反而跟着黑蛇下了水,倒腾起了伪钞。

  该怎么对付黑蛇呢?夏炎十分无奈,也十分害怕。

  小魏也在筹划怎么对付黑蛇。

  他问齐天:“我们什么时候传唤黑蛇?”

  “尽快吧——胡正浩在他的店里出了事,如果我们什么反应也没有,他会起疑心的。”齐天回答。

  “那——现在就去办他?”小魏想马上就行动。

  “你要把握好尺度。”齐天说:“既要传唤他,还要让他觉得我们没有证据、拿他没办法——这个尺度,你要把握好——”

  “让他放松警惕,我们放长线?”

  “对,放长线,钓大鱼,最好能把他们的整个团伙一网打尽。你和大军一起去找黑蛇吧,他是军转干部,政治过硬,很上进,局领导专门嘱咐过,要多给他挑担子压任务,让他尽快成长。”齐天叮嘱道。

  小魏和大军按齐天的吩咐去找黑蛇。黑蛇的住所也在城区边上,是在农村的宅基地上建起的三层别墅。

  黑蛇和一个小个子男人正在院子里训练一只巨型大丹犬,那犬立起来几乎有一人高,极具威慑力,发出的狗吠也格外让人毛骨悚然。

  “妈的,半个多月没见你倒是胖了不少啊!扑!对!扑!”身形彪悍的黑蛇指挥着大丹犬对着院子里的假人扑咬,黑蛇满意地赏给狗一块生肉。

  大军抬手敲门,黑蛇听到敲门声后,示意小个子男子把狗牵到后院,然后走到门边开门。

  黑蛇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他对警察的造访毫不畏惧,把小魏和大军让进客厅以后,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位警官,我犯什么法了?”

  “有人投诉你非法蓄养大型犬只!另外——”小魏逼近黑蛇,盯着黑蛇的眼睛,语气严厉:“我问你!胡正浩和你是什么关系?”

  “胡正浩?胡正浩是谁?我不认识这个人!”黑蛇摇头否认。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店里?”小魏逼问。

  黑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警官,我真的不认识什么胡正浩,我那个小店一直不怎么挣钱,最近一直关着门呢!早就想转出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我的左右邻居,我挂店铺转让的牌子都好几个月了。有个叫胡正浩的到我店里去了吗?我是真的不知道……”

  小魏又问:“你的外号是叫黑蛇?”

  “对啊!我长得黑,又是属蛇的,胳膊上就纹了条蛇,熟人都叫我黑蛇。当然!也有人叫我老黑……”黑蛇语气轻佻地回答。

  “最近这半个多月,你干嘛去了?”

  “旅游!我出去玩了!我去缅甸越南转了一圈,听说那边很多东西都很便宜,我想看看能不能做点生意,比如翡翠玉石什么的,我那个店面也可以改成玉石店,卖个手镯项链什么的,也比现在闲着强啊你说是不是啊警官……”黑蛇说话愈发轻狂。

  小魏正色道:“你和胡正浩是什么关系,最好老老实实说出来!”

  “警官——魏警官是吧?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认识什么胡正浩!”黑蛇不耐烦地回答。

  大军对小魏说道:“别跟他啰嗦了,带他到局里再审吧!?”

  黑蛇哈哈一笑:“去局里?好好!”

  黑蛇说着伸出双臂:“要不要给我戴上镯子?——告诉你,不要以为老子不懂法!你就是现在带我走,今天晚上,你也得乖乖放我回来!”

  黑蛇说完,走到沙发上大马金刀坐了下来,他的腰间,爱马仕腰带扣金光闪闪。

  大军走到黑蛇面前:“你别嚣张,跟我们走一趟吧!”

  就在这时,小魏的手机响了,小魏接听电话:“哦!……好的!我俩马上去!”

  小魏挂了电话对大军说道:“紧急任务!有个A级通缉犯驾车逃逸,离我们最近,队里让我们协助抓捕!”

  小魏又盯着黑蛇道:“不要以为你没事了!我们还会再来找你的!”

  小魏说完和大军匆匆跑出了别墅,上了警车之后打开警笛飞速驶离。

  警察离去之后,黑蛇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个瘦小的男子从一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讨好地对黑蛇道:“黑哥,你可真够硬气的!”

  “警察没什么好怕的,就是胡正浩的事真是麻烦!警察讲规矩还好说,胡正浩他哥这里就不好办了!”

  “胡正浩他哥?胡正熙?他来离山了吗?”

  “来不来都他妈不好处理……你说,警察是怎么盯上胡正浩的,怎么就抓得那么准呢?”黑蛇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问那个瘦小的男子。

  那个瘦小的男子叫陈小林,刚从监狱里刑满释放时间不长,是新近才投靠黑蛇的。黑蛇喜欢用有前科的人,这些人找正经工作不容易,对黑蛇的依赖性更大,也更好使唤,出去搞事情也更有威慑力。

  陈小林说:“黑哥,现在的公安不是吃素的,到处都是摄像头。听说查个人很简单,只要你被路上的摄像头拍下了,一准儿没跑!还有——黑哥,听说抓胡正浩的时候跑了一个,会不会是他这里出了问题?”

  “妈的!我觉得就是他!”黑蛇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小子手机号都换了!明摆着是心里有鬼才躲着我!早晚逮着他,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继续阅读:第7章 你要带我干这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钞者之末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