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要带我干这个?
钟离2019-09-03 19:153,697

  夏炎的家在村头上,孤零零的一个院子,院子的周围都是林木。这个农家院,是夏炎的外公留给夏炎的。

  夏炎卧室的床头柜上,摆着小雪的照片。他对小雪是真爱。他酗酒、赌博,甚至倒腾伪钞,但他从来没有对不起小雪。小雪是他全心守护的一个梦,为了这个梦,他可以失去所有,甚至去冒险、去触犯法律。

  只要能娶到小雪,让她过上好日子,夏炎什么都愿意干。

  夏炎爱小雪,从来不拂逆小雪的意思,小雪不同意婚前发生性关系,夏炎从来也不为这事生气。

  小雪和夏炎一样出身农村,她的家庭负担要比夏炎重多了,夏炎是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小雪不一样,她的爸爸妈妈都长期患病,还要赡养姥姥,小雪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大学,家里开支全指望小雪在宾馆做前台的收入。夏炎知道小雪的情况,特别希望能帮小雪一家摆脱窘境,结果几次冒失行事,不但赔上了有限的积蓄,还背上了高利贷,后来不得不求黑蛇介绍自己入行搞伪钞。

  夏炎早年失母,父亲另娶,继母与夏炎关系冷淡,偏偏夏炎不争气,一次酒后驾车撞了一部豪车,砸锅卖铁也赔偿不起,只得找父亲求助。他父亲不顾妻子的反对,卖了一处小房子帮夏炎解决了难题,但从此再也不让夏炎登门。夏炎如孤魂野鬼般在社会上艰难求生,心底却更加渴望家庭的温暖,更希望与小雪早日走到一起。

  这天早上,夏炎早早起床,准备再跑一趟码头。他开着冷藏车刚出院子,就看到唐宋站在路边冲他挥手。

  夏炎下了车来到唐宋身边,他警觉地看着唐宋。

  “是你?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跟我实习的时候,你填过表,就是这个地址。这是你姥爷的房子吧?”唐宋故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点。

  但夏炎还是没有放下敌意,他不客气地问:“你来干什么?”

  “别害怕,我给你看样东西。”唐宋看看四周无人,从车里取了自己印制的伪钞清样递给夏炎:“你还干这一行吗?”

  伪钞清洋是唐宋刚印出来的,只有线条,没有色彩。老黄为他拿到厂里设计室的钥匙后,他暗地里忙乎了好多天,悄悄制作了五十元人民币铝版,又利用深夜加班的时间印出了一张清样。

  尽管夏炎自己也学过印刷,也知道唐宋是印刷厂的一把好手,但是当唐宋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以后,夏炎还是被唐宋的手艺震惊了。所有的线条和花纹都是那么准确细致,如果着色没问题,那绝对是足以乱真的——如果纸张也没有问题的话。

  夏炎的反应早在唐宋的意料之中,他对自己的版面设计和印刷技术有着足够的自信。

  “我还可以做得更细致——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纸张,所以我才来找你——你肯定有门路吧?”唐宋问。

  “可我……我不想再干这个了……”

  唐宋没有劝说夏炎再干下去,却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警察正在找你,他们问过我好多次,我可是什么也没说。”

  夏炎心头火起,恼怒地问唐宋:“你在威胁我?”

  唐宋的脸色涨红了,他咬了咬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语气坚决地回应夏炎:“随你怎么想吧!”

  夏炎沉默。

  “我只是想和你合作,把这事做成——你有门路搞到纸吗?”唐宋打破了沉默。

  “……唐老师,我在印刷厂实习的时候跟过你三个月,好歹你也是我老师,你要带我干这个?”夏炎反击了。

  唐宋冷不丁被将了一军,脸上略显尴尬,但这尴尬存在了只有短短一瞬,他又咬了咬牙,转头看着别处对夏炎说道:“我需要钱——上次可是你提出来让我干这个的。”

  夏炎无话可说,唐宋接着说道:“干印刷,我是你老师,干这个,还得你带我——你们做假钞的纸是从哪里搞来的?”

  夏炎沉吟不语,唐宋继续追问:“你那个朋友……上次给我的伪钞,和胡正浩那批应该是一个地方做的——这种纸从哪里能搞到?”

  夏炎叹了一口气,妥协了:“黑蛇那里有,也只有他能搞到。”

  “黑蛇是什么人?——你跟他联系一下吧?咱们合作,我来印,你销售,咱们五五分。”

  “黑蛇这个人——”夏炎摇摇头,面有惧色,“你们画廊隔壁的店面就是黑蛇的——你不知道?”

  “那个门头整天挂着个转让的牌子,我就没见他开过门。”

  “他一般不去店里,只在有交易的时候才会过去——文化市场人来人往,买笔墨纸砚的多,不容易被人注意到。但他有一阵子没露面了,从那里出了事,我就没有见过他……胡正浩是在他那里被抓的,警察肯定会找他的!”

  “你担心——他会把你供出来?”唐宋发现了夏炎最害怕的问题。

  夏炎没有否认,他说:“不光这个,胡正浩是在他店里被抓的,胡正浩的哥哥胡正熙肯定也会找他算账的!”

  唐宋安慰道:“他是个老江湖,他有他的道行——也许他能解决这些麻烦!你打听一下他的情况吧,如果他没事,咱们就找他联系一下印钞纸的问题。”

  夏炎还是摇头:“他前阵子去南方了,听说刚回来没几天,他在找我,他会找我麻烦的!”

  “这么说,你一直在躲着他?”

  夏炎不语,目光中透着不安。

  “你老躲着他不是个办法,你老躲着他,他更会怀疑是你出卖了胡正浩。”唐宋继续努力想说服夏炎去找黑蛇。

  “出卖胡正浩的,真不是我——我也差一点被抓了。”

  “你越躲着他,嫌疑越大,他会越怀疑你。再说,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还不如主动找他呢。你能主动找他,说明你心里没鬼!”

  夏炎犹豫不决,看得出来他是对黑蛇颇为忌惮,他叹了口气道:“你是不知道,黑蛇这个人,心狠手辣。”

  “要不,你和他约个地方,我和他谈!”唐宋铁了心要去见黑蛇。

  会面的地点是黑蛇指定的,郊外公路旁,一片荒凉的芦苇荡。

  黑蛇开着自己的丰田霸道先到了约定地点,陈小林随后搭乘一辆冷藏车赶到了。

  今天的会面。黑蛇有意叫陈小林来当观众,陈小林投靠他的时间还不长,还没见过他整人的手段,他今天就是要秀一下自己的威风,让陈小林以后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陈小林曾因故意杀人罪入狱十余年,出狱后没人敢用他,在本地也没有根基,黑蛇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了解,已经比较信任陈小林了。

  陈小林钻进黑蛇的车里,看到黑蛇的手机放在在驾驶台支架上,手机屏幕上一个网红搔首弄姿,正在直播。

  陈小林问:“黑哥,这小子怎么约您到这么远的地方见面?”

  黑蛇傲慢地回答:“地方是我定的,等下见面先教训他一顿再说!每个月的利息都还不上,我给他介绍的生意又搞成这样!以后都没法和胡正熙做生意了!不收拾他一顿出了这口气,我心里不舒服!”

  “黑哥,您这脾气大,大家都怕您,这小子敢约您,说明胡正浩被抓可能和他没关系。”陈小林的语气里明显带着讨好的成分。

  黑蛇恶狠狠地说:“真要是他,我非扒了他皮!”

  听到这里,陈小林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但黑蛇并未注意到,他继续发泄着自己的怒气:“这么长时间不找我报到也不行,非扁他一顿——小志去接的你?”

  “对啊,小志说去对面送货,您让他顺便接我到这里——”陈小林看到黑蛇的手机是新换的,就问黑蛇:“黑哥,您这是新苹果7普拉斯啊——这苹果的SEI瑞可好玩了,什么都知道,还能和你说话呢。”

  陈小林说着把黑蛇的手机拿到手里给黑蛇演示:“只要按这个键按一会儿,别松手,siri就出来了——”

  陈小林对着手机问道:“哪个夜总会最好玩?”

  siri语音回复:“我找到这些信息——”随后手机上出现了一连串夜总会的名字和地址。

  陈小林说:“看,哥,离山最好的夜总会都在这里。”

  陈小林又清了清嗓子问siri:“你能不能陪我玩啊?”

  siri语音回复:“那当然,有我陪着你我才放心。”

  黑蛇哈哈大笑:“哈哈,好玩!我来试试——你多大了?”

  siri语音回复:“我为人类操碎了心,估计是老了不少。”

  黑蛇大笑,陈小林道:“他还能替你打电话呢。”

  陈小林说着对手机Siri说道:“给陈小林打电话!”

  siri语音回复:“正在呼叫陈小林……”

  黑蛇兴致勃勃玩siri的时候,唐宋和夏炎开着冷藏车正行驶在路上。夏炎开车,唐宋坐在副驾驶位置。唐宋突然间肌肉抽搐,表情也跟着变得狰狞起来。此时冷藏车恰巧驶过监控探头,二人被探头拍了下来。

  夏炎注意到唐宋神情有异,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儿,有点抽筋……”

  到了黑蛇指定的地点,唐宋和夏炎来到黑蛇的车边,夏炎满脸堆笑喊了一声黑哥。黑蛇并没有应答,他下了车,目露凶光盯着夏炎。夏炎愈发谦恭,又叫了一声:“黑哥——”

  哪知黑蛇没有任何预兆地猛一拳打在夏炎脸上,夏炎捂着脸,鼻血流了出来。

  “胡正浩被抓了,为什么你什么事儿也没有?是不是你给警察报的信儿?把老子的店都给抄了?”黑蛇怒吼道。

  夏炎捂着脸辩解道:“黑哥,我怎么会给警察报信儿?我哪有这个胆子?我也是差一点被警察抓去,警察也一直在找我……”

  黑蛇的拳脚劈头盖脸朝夏炎身上招呼,一边打一边责问夏炎:“警察也在找你?为什么你没进局子?为什么老子都被警察传去问话,就你什么事也没有?这两天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海鲜市场都不来了?手机号码也换了?”

  黑蛇打得凶,夏炎又不敢还手,唐宋看不下去了,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劝阻黑蛇:“黑哥,有话好好说——”

  黑蛇不等唐宋把话说完,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唐宋一个趔趄。

   

继续阅读:第8章 我们会被冻死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钞者之末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