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因祸得福
网络小宇2019-10-28 16:392,171

  “老夫我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你。如果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投降,我或许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去事也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我保证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长老一脸漠然,就像是已经目空一切。

  云清明白,可能或许像他这样的挑衅者已经出现过无数个,而他们最后无一例外的都死在了长老的手上。

  这个老头子看上去仙风道骨,实际上却暗藏杀机,从他散发出的灵力就能看出来,实际上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云清甩动手上的锁链,啐了一口:

  “呵呵,老头子年龄大口气不小。我看你就是一把老骨头,有什么本事能动得了我一根寒毛。

  我告诉你,你的灵力根本不可能伤到我,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要跪下给我磕头!”

  云清一脸狂傲,完全没把眼前这个道行高深的长老放在眼里,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或许是九死一生,可能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但是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自己已经杀了人,那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至于最后是生是死……不对,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呢?

  想到这里,云清浑身一阵激灵,还没等老者反应过来,就已经把体内的毒素逼了出去。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天哪,这小子是有天生神力?还是开了挂?长老的灵力可是我们流云门里数一数二的,他居然能把这毒解开?真是不可思议!”

  但是同时,长老微微一笑:“呵呵,小子,这只是刚开始呢……”

  “什么?”

  云清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同时在被火烧,在被冰块儿的寒气炙烤着,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但是同时他的身体也被一股白色的袅袅仙气所笼罩。

  “这毒有三重,一重爆体,二重冰火剧毒,是没办法通过灵力逼出去的,你就等着一会自己的身体完全被这种毒素侵蚀,最后化成灰烬吧!”

  长老本想只是玩玩,教训一下云清,让他尝尝被羞辱的滋味,然后再把他当众处死,可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一身傲骨,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即便是杀了人也不遮掩,还反倒正大光明的承认。

  要知道,如果长老认真起来,云清这种资质的小娃娃不知要死多少次。

  他只一招就能解决他,可是现在他改了主意,当着旁人的面,自己好歹也是流云门的长老,如果就这样被一个小娃搓了锐气,被他好生羞辱,传出去自己一定会颜面无存。

  他目光一凌,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叹了口气摇摇头:“唉,真是个顽劣的小子,看样子我今天必须来真的。”

  “哎呦呦,长老要来真的了,这小子也是,乖乖爆体而亡就是了,非要垂死挣扎。”

  “就是,真是服了,这种人就活该惨死,看一会长老怎么收拾他!”

  旁边两人一口咬定长老能对付得了云清,在旁边添油加醋。

  他们怎么会想到,打脸这种事,有的时候就在下一秒。

  云清咬牙握拳。眉毛的确是一动不动。

  尽管体内已经快要爆炸,五脏六腑都快被搅碎,但是他还是硬撑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头顶豆大的汗珠顺鼻梁落下,他也不会伸手去擦一下。

  老人屏息凝神,周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土地好像都下陷了几分,那种强大的灵力已经让整个牢狱都开始不断颤抖。

  不用说,一定是他在用灵力催化毒素的发作时间。

  周围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自己头皮发麻,那种杀气从几倍数传来,让他们浑身发凉。

  尽管这种灵力没有作用在他们身上,但是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自己从头到脚都不自在。

  而且就像有几万根针同时在扎着自己的皮肤。

  可想而知,云清现在会是怎样一种感受。

  可云清却依旧在那里纹丝不动,哪怕是有人已经开始忍不住摩挲自己的手臂,甚至转身溜走,他也依旧在那里屹立。

  他还在这种时候逞强的开口说:

  “小爷我正好需要蒸桑拿,你这老头还真是条好狗,真是谢谢你了!”

  “你?”

  长老脸色一沉,云清手上的铁索都开始不断颤抖,恍惚间好像已经融化。

  随着云清手一挥,铁索断裂,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破墙而出,一跃上了房顶。

  《凝气决》宝典里有记载,如若修炼者想要到达一定境界,必须要经过极寒极热的锤炼,而且最好是同时的,可是这种条件在自然中是很难实现的,更别说还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而长老的毒没想到反而成了云清练气凝灵的良方。

  再加上火灵珠的加持,云清在绝境当中迎来了涅槃,所谓凤凰浴火重生,大抵也就如此。

  流云门本就是镇守一方的贵族门派,占地面积极大,百十来间屋舍甚至足以构成一座小村庄。

  刚才监牢那边传来的巨响已经传遍整个宗门。

  郝自豪的父亲正在灵堂里面给儿子守灵,一脸漠然。

  的确,他已经年俞五十,先不说能不能再有子嗣,就算是能有,可能也没有可能再出现一个像郝自豪这样有天分的孩子了。

  这让他痛心疾首,捉住云清本来让他很高兴,毕竟这说明自己的孩子可以瞑目了,可是没想到刚才居然会出现这样一声巨响。

  最不巧的是,郝自豪的入殓师正在给他画妆,他死的时候面目全非,全身上下没有一根骨头是好的。

  本来郝自豪父亲请全城最好的画师来就是想让他走的体面一点,在自己的葬礼上能体面一点,证明他生前是个体面人,可是没想到这一震,直接让一道墨从眉毛画到了鼻子上。

  而且死人的妆容是不能洗的,这墨也是油墨,根本擦不掉……

  画师手一抖,画笔啪啦一声掉在地上,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

  “饶命啊,郝大人饶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仙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仙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