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事发
网络小宇2019-10-28 16:392,526

  云清昏迷后头脑一骗空白,全身无力,只得任人宰割。

  只见俩个极其猥琐的大叔,一个拿着刀,一个带这绳子,但可以很轻松得看出,带刀的是老大,带绳子的明显对他恭恭敬敬,他们在一旁说这什么

  “大哥你说这小子也不过如此,赫家怎么被这人屠家。”

  “ 这就是你这小子的不懂了,我用的这迷药是流云门的秘制药物“墨珠”,只要闻上一就能昏到个2-3天,要是用量过大恐怕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流云门人数众多,擅长多种利器,其中毒药尤其厉害,曾经流云门只派一人用毒药,就将生活在前来惹事的一大干人,杀得精光,重头到脚渐渐发黑最后直接化成一堆骨灰,当时在中州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弄得满城惊恐。

  “大哥我在问你一个事,依照我们往常做事的的手段,只要魂不知鬼不觉的把他毒死就好了,怎么这次不直接解决弄得我好生麻烦。”带绳子男人说着。

  “听说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啊,能把赫自豪那老东西杀死肯定不是一般人,我们还是尽快带回去,免得惹出什么事端来。”

  好,大哥等我把他给绑了。”

  绑好后就直接把云清给扛在一个男人身上就走了

  流云门

  “是谁,在那里?”一个全身盔甲的守卫说着。”

  “是我,是我,五长老是我啊!黑狗。”

  刚才那这刀男人害怕的说着。黑狗眼前的五长老是流云门叫“天逐流”是门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人虽然才二十出头但已经做上了长老之位着实厉害。只是天逐流脾气特别暴躁,一言不合就开打,就来在掌门面前都发过几次火。

  天逐流大声说:“你后面背的是谁啊?”

  黑狗低着头,身体发抖的说:“回长老的话,这后面的人好像叫云清,这小子…把…把赫自豪家杀了…我们奉命来追拿此人。”

  “什么…你说什么?”赫自豪被他给杀了?……啊!啊………”说完用手用力握紧拳头向一旁的石人打去。只听一声巨响,石人的肚子多了一个大洞,一滴一滴的血从石头向下就出。

  早年天逐流被仇人追杀,逃到中州城中,身无分文,有一身武艺缺无人赏识,天逐流没办法只得流落街头,抢狗饭,乞讨,在那是天逐流就下定决心不在过这等生活,也就在那是他的野心也渐渐膨胀。有天赫自豪在街上走路,突然前面的马车不受控制,眼看!就要撞让赫自豪,就在这是天逐流众生一跃,握紧拳头一拳一个狠狠打在马头上,顿时两只马的嘴中大口吐出鲜血,然后倒在地上,直接死了过来。当时赫自豪就看出天逐流不是一般人,力大无比,就把他接回赫府,待若贵客,还叫他教他武艺。可以说。如果没有赫自豪就没有现在的天逐流,天逐流把赫自豪到成自己的父亲一样对待,没到赫自豪过寿是都会送大礼,赫自豪也把天逐流当亲生儿子一样关爱,两人关系十分友好。

  此事在旁的两人黑狗和黑蛋已经下得不轻了,就跪在地上磕头,说:“五当家,,………。”

  “ 你们先走”。

  说完两人连忙起身,带这绑这的云清,快速向里跑去。

  流云门监狱处

  两人用力把云清从身上摔下去,还不忘加上几脚,解解气,背了怎么久累得要死,满身是气,这是狗蛋有在云清身上踢了几脚

  “好了走吧,你他妈的别把这臭小子给踢死了,死了你承担得了责任吗?”黑狗一边说一边向外走。

  狗蛋看到黑狗走了,也连忙向外走。

  咳咳……

  云清慢慢睁开眼睛,全身无力,看这眼前的情景,自己在一个困在一个密室里,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就已经可以判定自己被别人给下药了,云清想站起来但没有力气,在加上自己被绳子捆得严严实实,完全动不起来。

  云清很是愤怒,心有千万怨恨都无法发泄。云清说:“这药定不一般。”

  云清有着灵力,在加上修炼了两成《凝气决》早已经百毒不侵,这次为何会如此狼狈?”

  正在思考中的云清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快速用手摸进包里,拿出“火灵珠”。“还好,没被偷走。”云清叹着气轻松的说着。

  “崩崩……脚步声慢慢靠近,云清听到脚步声后,连忙装死过去,睡在地上。”

  “长老在这,前面就是了。”只听黑狗毕恭毕敬的说这。”

  只听开门声传来,几人站立在云清面前说。

  只听,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说着,“就是这小子老是坏我好事?”

  “对,…对就是这小子,他叫云清,这小子前几日还把赫自豪给杀了,连他儿子都没放过,我打听到消息,上次独眼捉的上官家那女孩也是被这小子给坏的好事,长老。”

  “嗯,好,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长老说着

  “是,一众人,整齐的说着,便走了下去,黑狗还不忘回头看云清,心想这小子这次死定了,心里偷这乐。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晕。”长老笑这说着

  云清以为他是在用奸诈计骗自己。

  “你在不起来,我叫人用棍棒把你打起来怎样?哈哈哈哈……”长老说着。

  云清听后知道自己已经瞒不下去,就动身从地上做做起来,说:“你这老头是如何知道我没晕?你莫非有什么攻击?”云清满脸疑惑的说这。

  “老夫看你身体中,散发出一种灵力,在看你的气息就足以判定,你没晕,也没死。”长老笑着说着,对云清甚是喜爱。

  云清说:“气息?”你是这也能看得出?”

  “见的东西多了就懂得过了。”

  云清看着面前的老头,发白的头发却满面春风,这让云清对面前的老头,产生了无限的幻想。

  突然云清愤怒的说,“你干嘛抓我,有什么目的。?

  说完云清就反悔了,当初有人告诉过他,不要杀赫自豪,他认识流云门的人,流云门的人可不好惹。

  “ 你杀了,赫自豪?”长老严肃的说着。

  答案已经摆到面前,但长老却想要云清自己说出来,心中还是对此事不太相信。

  “对,是我,是他们先惹小爷的,小爷本想让了他,随知那狗老头,不知好歹非要自寻死路,所以我就了解了他。”云清很轻松的说得,还面带笑容,甚是“可爱”。

  “很好,很好啊。”长老说完便,露出诡异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坐在地上的云清感莫名的阴森。

  突然云清感觉身体正发生剧烈的膨胀,感觉身体快要炸裂,云清脸色涨红着脸,青筋暴起,发出撕裂一般的吼声”

  云清想用灵力逼出体内的灵气,但都无法成功,炸裂感让云清无法用力,发挥灵力。

  “老头,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夫得知你杀了,赫自豪后,便得知你并不是一般人,你的功夫定不平凡,老夫若是要抓你,定会麻烦,所以在刚才我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仙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仙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