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以命换命
灵异13号2019-12-11 18:383,245

  “你当我傻吗?你留下的东西,我才不会喝。”我道。

  既然我和叶未央的婚事不成,她恐怕也不会插手我爷爷的事情,如今事情紧迫,我现在得立刻回去另想办法。

  转身准备离开,那马瘸子又立刻说道:“当年你爷爷进山,瞅见个光屁股小孩被一条白色大蟒蛇环绕着,你爷爷赶走了大蟒蛇,把他给救了下来。一娃,你知道那个光屁股小孩是谁吗?”

  他的话,让我脚下一僵。

  不过,我还是没打算理会马瘸子,这个人蛊惑人心的本事了得,他的话,我是不会再听下去的。

  可他还是说个不停。

  “唉!相比你爷爷,你的胆识还是差了许多啊,既然你不敢喝下那杯酒,也罢,我不妨跟你说道说道,你沾酒之后会咋样。你小时候淘气曾喝过一次酒,就是跟你们村那个叫林武的胖小子一起,我想,这事你还是有些印象的。其实那时候我去瞧过你,你浑身生鳞,吓人的很,你爷爷怕你担心,所以,才给你服下了镇静的草药,让你睡了三天……”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认为马瘸子说的都是假的,但是,我心里却非常的不是滋味。

  他就是一条毒蛇,说话时,字字句句都浸满了毒汁。

  不再理会马瘸子,我一路狂奔下山回家。

  可是,一路上。

  马瘸子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撕扯,这让我头疼欲裂。

  到家的时候,我家大门洞开。

  牛大黄答应帮我照看我爷爷,寸步不离,可此时,家里却不见他的身影,我感觉有些奇怪。

  想到垂危的爷爷,我担心不已,径直跑去他屋。

  不过还好,爷爷躺在床上,背对着我,他还在。

  “回来了?”爷爷问。

  我“嗯”了一声,些许意外,没想到爷爷能开口说话。

  然后,他又翻身过来,看着我,脸上挂着笑略显勉强,说:“孩子,你不用担心,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坎儿,还要不了我的这条老命。只是,你的那段姻缘,实在可惜,怕是要便宜了马家啊!”

  “爷爷,你……没事了?”我有些激动,根本不在乎那什么姻缘,只要爷爷没事,别的我都不想管。

  “对,没事了!”

  王神婆曾说过,只有我和叶未央达成了婚约,叶未央出手帮忙,我爷爷才能有救。如今看我爷爷恢复,难道,她没有答应婚约,却救了我爷爷?

  胡思乱想之时,爷爷又说:“孩子,你过来,让爷爷好好瞧瞧。”

  爷爷看起来非常虚弱,然而,他此时竟坐了起来,看来他是真的恢复了过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他总算是没事了。

  我心中悬着的巨石,也可以放下了。

  我坐下来,爷爷则盯着我,眼神有些怪怪的,也有那么一些空洞。就在我想问他有没有饿,要不要给他烧些饭吃的时候,他突然抬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这毫无征兆!

  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一双冰冷刺骨的手,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力道极强,几乎要把我的脖子给掐断。

  “爷……爷爷……咳咳……你干啥……”

  我咳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可爷爷死死地盯着我,嘴角带着一丝阴冷彻骨的笑,手上的力道不减丝毫。

  “孩子,实在是对不住了,实不相瞒,马瘸子说的没有错,当年我从深山把你带出来,再把你养大,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我自己挡灾。可惜啊,十几年前我的阳寿便已经尽了,我偷来十八年阳寿,活到今日,却还是没活够,孩子,我还不想死……”

  这话从爷爷的口中说出,对于我来说,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我的精神,甚至都变得有些恍惚。

  “不……我不信……”我不愿相信爷爷说的话,想要从他的手中挣脱出去,却根本无法与他的力量相抗衡。

  他一脸慈祥,说道:“孩子,我知道你难以接受,换谁是你都不好接受。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真相往往就是残酷的,你不得不接受,也躲避不得。二九十八,二九之限就是今晚,爷爷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只有一种办法能够救我,那就是拿你挡灾,以命换命。你放心,爷爷一定不会让你痛苦的,很快,很快就过去了……”

  他话说到这里,我一把抓住床边,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气,朝床底下翻滚而去。这一下,让我和他一起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地上。

  我摔在地上,滚了一圈,倒是把爷爷那双铁钳一般的手给摆脱了。只是感觉,脖子上火辣辣的疼。

  紧接着,我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

  爷爷跟在后边快步追来,当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大门竟突然被关上了。而且,我也看到大门外的牛大黄,阴冷一笑,将门锁死。

  “牛爷爷,你锁门干啥,放我出去!”

  我冲外边喊,可外边的牛大黄根本没有任何回应。我想不到,牛大黄竟然会跟我爷爷合伙来害我的命。

  难道,马瘸子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我根本不敢细想,这真相,实在太过恐怖。

  我背靠大门,几乎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爷爷站在正当院,屋里的烛光摇曳昏黄,从里散射撒在他后背上,他的脸在阴影里,是漆黑的,十分阴森。

  此时,他的手中提溜着一把斧头。

  斧头寒光闪闪,他朝我走来,冷冷地说:“孩子,爷爷可养了你十八年,现在也是时候有所回报了。你这样躲着爷爷,难不成你不想报答爷爷的养育之恩?”

  “不……你不是他……你不可能是我爷爷……”

  “爷爷这个称呼,你喊了十八年,说不是就不是了?”爷爷反问。

  话毕,突然间,他冲着我扑来,速度极快。那斧头随之而来,带着风声,我拼命的躲避,斧头砍在石墩子上,火星四溅。

  “孩子,你躲什么,你放心,爷爷下手很快,一点儿都不疼……”他翻过身来,又一次冲着我将斧头抡来。这次,情况更加紧急,我脚下一直后退,不曾想,竟撞到了石桌上,摔了个跟头。眨眼的工夫,爷爷已经到了跟前,他蹲下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斧头对准我的咽喉。

  我被卡着脖子,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无法动弹半分。

  在这一瞬间,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了王神婆给我的那张护身符。可能是病急乱投医,我从口袋里摸出那张护身符,冲着爷爷的脑门上就拍了过去。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护身符接触爷爷的脑门,发出滋啦一声。

  一股白烟,从他的额头上腾起。

  他一声惨叫,十分尖利。

  他手上力道有松动,我立刻起身,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在地上滚了一圈,算是从他手里脱了身。

  老坟坡的鬼魂不怕护身符,这护身符竟意外的降住了我爷爷,这让我意外的很。

  难道,真的如那货郎担儿的打油诗所说,我爷爷他真的是鬼?

  我脱身之后,他捂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不停地翻滚,脑门在还在冒烟,惨叫连连,十分痛苦。

  等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他那脑门上竟然被烧出了一个黑黢黢的洞。

  接着,他的脸开始变形,萎缩。

  只是眨眼的工夫,人脸竟变成了白纸脸。而他脑门上的那个洞里,爬出了一只黄皮子,爬到地上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而一直追杀我的爷爷,也变成了一具稻草纸人。

  我咬牙过去,将那黄皮子踩死,一脚踢开。

  看着那具稻草纸人,我心中波澜起伏着,我就知道,他不是我爷爷,我爷爷怎么可能会害我,这全都是马瘸子搞的鬼!

  这稻草纸人,黄皮子傀儡,就是他惯用的伎俩。

  这时,知道真相,我心弦一松,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惊魂尚未定下来。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时间去休息缓神儿,我想起,既然刚才的这个是傀儡,不是我爷爷,那我爷爷他本人在哪儿?

  我去爷爷卧室找了一遍,甚至,又去他的神堂找了一遍。

  自从上次撞见那个冲我笑的诡异纸人之后,我就再也没敢进过爷爷的神堂,对那里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但是,现在爷爷的情况紧急,我必须进去找他,不过,在神堂里,我也没有找到他。

  除此之外,那令我忌惮的纸人吊死鬼,这次我也并未看到。

  我曾经想过,那附在纸人吊死鬼上的会不会是憨子哥的魂魄?因为,我看到的那个笑,跟憨子哥实在太像了。

  爷爷下落不明,我现在只能出门去找王神婆帮忙。因为,现在除了她,我也根本没有别人可找,至少,关于叶未央的事情,她也算是并没有骗我,只是我自己表现不好,没有能够把婚事定下来。

  门被锁着,我翻墙出去。

  可是,我刚翻出去,前边的路中央就站着一个人,堵住了去路。

  他背对我站着,一身黑色寿衣,那肩膀上还蹲着一只黑狸猫,黑狸猫的眼睛散发着幽幽的绿色,十分妖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