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滴血婚书
灵异13号2019-12-11 18:373,632

  刺啦一声。

  火焰跳动,立刻驱散一小片的黑暗。

  那些寿衣老头也为之一顿,停了下来。

  这些纸钱烧出的火焰竟是阴青色的,虽然是火焰,却无法让人从中感觉到任何的温度。同时,我又被几个老头死死盯着,有种坠入冰窟的感觉。

  咯咯……咯咯……

  其中有个老头伸着已经腐烂的脖子,抽动着,发出古怪的声音。它盯着我手里烧了一半的阴阳钱,露出十分贪婪的嘴脸。

  这张脸沟壑纵横,窄长窄长的,满脸尸斑,嘴唇黑得吓人。

  我不敢再看,再多瞅一眼非被吓瘫了不可。等阴阳钱烧成灰烬,随阴风一刮,旋了一圈儿,我发觉那些本来已经被烧掉的阴阳钱,却又变回成了原本的模样,随风散落一地。

  那几个穿寿衣的老头们看到这个,立刻蹲下捡阴阳钱。

  说实话,第一次见,着实觉得非常奇怪,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纸钱明明被烧掉了,却又能够完好的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被它们捡到。当然,此时我也没有多余心思去想这些事情,地上的钱捡完了,它们也不走,又站在那儿盯着我,完全是贪得无厌。

  我若不继续烧纸钱,它们便瞪着我,甚至向我继续逼近。

  没办法,我只好继续烧纸钱。

  可烧完结果还是一样,它们不走,盯着我,等我继续烧纸钱。而且,它们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刚开始十几个,到后来,至少有二三十个,同时,还有不少正从坟堆里往外爬。其中,有几个老太太则一直盯着我旁边的纸衣罗裙,口中发出咕咕噜噜的怪声。

  那可不是给它们准备的,我自然不可能烧掉给它们,只好继续烧阴阳钱打发。不过,纸这东西很不耐,一篮子阴阳钱,也就半小时不到的光景,就被我给烧得差不多了。

  然而,围在我身边的鬼魂,却越来越多。

  我发现,王神婆教给我的法子,不但不能将这些鬼打发走,反倒是让我陷入了百鬼合围的困境。

  王神婆不是说她在附近,现在情形都如此严峻了,她人呢?

  我感觉自己这是又被骗了,鬼媳妇娶不成,怕是先要被这些鬼给生吞活剥了。此时,我后悔不已,压根就不该选择相信王神婆!

  可现在,后悔也晚了。

  烧掉最后一打阴阳钱,距离王神婆所说的良辰吉时,还有半个多小时。那些穿着寿衣的鬼魂不断聚集,越来越多。本来只是捡阴阳钱,到后来它们一个个看着我,竟然在舔舌头,流着黑色的哈喇子,极其恶心。

  它们看着我,就好像是在看某种美味的东西一样。

  我对于它们好像比阴阳钱更有“魅力”。

  无字碑的周围水泄不通,黑影攒动。

  我突然想到身上有王神婆给的护身符,就拿出来一试,也是扫兴,那玩意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它们不怕这个。

  特别是那几个老太太,盯着我旁边的纸衣,呜呜啦啦的说着什么,几乎都要扑上来了。我心说,连命都没有了,要那些纸衣还有什么用,索性把那纸衣给烧了算了,或许还能拖延几分钟。

  我立刻划亮一根洋火,准备烧掉纸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哒哒”的马蹄声。

  这马蹄声犹如破空而来,声音极其空灵。仿佛来自十分遥远的地方,却又好像离得很近,如同余音绕梁一般。

  听到这个动静,那些穿着寿衣的老头老太太,一个个全都愣住了。

  一开始,它们似乎还在疑惑,可是,在半分钟之后,它们盯着无字碑后的远处山顶,一张张脸都扭曲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我在它们脸上看到了惊恐之色。

  紧接着,更加的夸张,它们连滚带爬,一溜烟全都钻入坟头,很快就没了动静。怕是见了阎王,也不至于如此吧?

  这时。

  老坟坡上,无字碑后。

  一缕青烟袅袅。

  一匹高头白马自青烟之中走了出来。

  这白马,我一眼就认了出来,它一定就是我傍晚烧掉的那匹纸马,因为,马脖子上的缰绳是王神婆特意染红的,很少见,也十分显眼。

  白马之上。

  红衣女子红纱掩面,她手持马缰,血红色罗裙广袖在山风之下烈烈作响,蓦然之间,竟挥洒着几分英气。

  我站在无字碑下看着她,一时间,竟有些愣神。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脸,我的心却莫名其妙的噗噗跳了起来。红衣女子在白马上看着我,竟也有些呆滞,不知是我装饰了她的心扉,还是她装饰了我的梦。

  说真的,我从未想到,她竟如此惊艳。

  片刻,她从马背上下来。

  我未听到她的脚步声,她却已经到了的我面前。

  如此距离,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却突然抬手轻抚了我的脸,似是眉头轻蹙,问了一句:“疼吗?”

  “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既然她已经出现,说明良辰吉时已经到了,吉时一到,也说明我爷爷的二九之限也到了最后的期限。只有我和她的婚事定下来,我爷爷才有一线生机,事态紧急,耽误不得,想及此处,我立刻拿出了红木匣子和那一纸婚书。

  “你一定就是未央吧,我叫林一,我……爱慕你已久……想……想娶你为妻,你愿意吗?”我问得很笨拙,不知道为什么,把我自己都给问得脸红了。她听我说着这话,那双如秋水一般的眸子似是在颤抖,最后,连同她如画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虽看不清她的面貌,但她给人的感觉,却让我想起王神婆的对她的描述,或许真的没有任何的夸张。

  此时此刻,我甚至都忘了,她并非活人。

  我的话说完,她还是未动。

  我看不行,就将那一纸婚书拿了出来,表达诚意。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动,不知是在犹豫,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她只是在盯着我看,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王神婆交代过,女方实在不答应,就打开那个红木匣子,将其中的订婚聘礼赠送给她。

  我立刻照做,木匣子之中,竟是一对朱钗。朱钗非常的精美,绝对是价值连城的物件,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拿出这对朱钗的时候,她的身体竟稍稍一颤,这东西似乎真的触动了她。

  看来,王神婆说的没错,有了这东西,她一定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果然,看到那对朱钗之后,她上前一步,从烈焰般的广袖之中伸出纤纤玉指,似乎准备写下她的名字。

  可就在此时,突然间,狂风大作,柏树林之间呜呜作响,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那一瞬间,如同白昼,大地显得无比的狰狞。

  吧嗒!

  一滴醒目的鲜血,滴在了婚书上。

  鲜血晕开,似乎要将整个婚书全部吞没。同时,红木匣子里的那枚朱钗,也双双断成了两截儿。

  “你不是他!”她双目之间生出几分愠怒。

  “谁?”我不理解她的话。

  “为什么骗我?”她又反问。

  “我没有……”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一脸发懵。同时,狂风愈演愈烈,电闪雷鸣将漆黑色夜空震得粉碎,乌云翻滚,仿佛随时都会来一场大雨。

  她说完,不再理会我,翻上白马,一路去了老坟坡。不过,到那老坟坡顶上的时候,她驻足片刻,回头看向我。只是,在下一道闪电到来的时候,她的身影连同那一匹白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走的太快,我甚至都没有能够来得及求她留下来,她走了,我爷爷怎么办?

  我一路追过去,一直追到老坟坡的山顶上,却已经不见她的身影。

  正要继续寻找她,我却突然看到前边不远处那坟柏底下,有一个人如同一条黑木桩子一样杵在那儿,一动不动。

  电闪雷鸣之间,他的脸忽明忽暗,阴森无比。

  是马瘸子!

  便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果然没死。

  “姑娘要的是一颗真心,你却带着狼心狗肺来了。如果我是她,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马瘸子阴恻恻的说着,朝我走来。

  这话我无法反驳,如果不是为了救我爷爷,我断然不可能冒险来跟一个女鬼订婚,所以,的确是我动机不纯。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总不能丢下我爷爷不管。

  “一娃,你好好想想,你有什么,你能给她什么,想要做叶家的女婿,你得有一定的底蕴才行。你连你自己是什么,哪来的你都不知道,来这里求婚,不觉得可笑吗?”马瘸子的这几句,明显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

  “一娃,你觉得老界岭村的村民跟你是同类吗?当然了,你自己肯定觉得是。那我再问你,你有父母吗?你有喝过酒吗?是不是你爷爷从来都不回答你这个问题,也从不让你碰酒,哪怕是一口,对吗?”

  马瘸子继续反问,他的话再次戳在我的心头。

  对于我父母的事情,爷爷从来都是避之不谈,无论我怎么纠缠,结果都一样。除了二月二不让我上坟之外,对于我来说,最为重要的禁忌就是饮酒。小时候有一次,我跟二胖一块儿淘气偷喝了一口,回去昏迷了三天,这三天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我醒来的时候,爷爷非常严肃的跟我说,以后我若再敢沾酒,他便不再认我。我当时理解为,我对酒精严重过敏,喝酒会很危险,爷爷这是在关心我才会说出这种话,并没有多想,所以,从那之后我也是滴酒不沾。

  我不太清楚,马瘸子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一娃,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到底是个啥……”

  “你别说了,我不信!”马瘸子最擅长蛊惑人心,我绝对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也真的不想继续听下去。

  “是吗?你真的没有怀疑过?那好,你旁边的墓碑上有一杯酒,你要是有胆量,觉得自己是个人,那就喝下去!”

  旁边的青石墓碑上,果然放着一杯酒。

  红色的瓷质酒杯,看起来就像是敬喜酒用的那种杯子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