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一剑惊艳
灵异13号2019-08-16 14:323,016

  与我不同的是,王神婆并没有太多关注那边的祭礼,她反倒是一直在观察着其它地方的情况,她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马瘸子和那些耗子精没有出现,我估计,他们此时一定等在暗处。一旦我和王神婆出现,它们一定会出手绞杀。

  所以,这老坟坡祭礼是祭礼,也是陷阱。

  这时,王神婆回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露出一种看着我觉得不忍直视的表情,她说:“早知道,该让你好好捯饬一下。”

  我苦笑,心说哪有那心情,无奈,只好抬手以手当梳子,扒拉了一下头发。

  王神婆看到这个,也是一脸无奈和嫌弃。

  “行了,不用弄了,你有天然优势,我相信,未央她还记得你。别忘了,她对你,还有一次回眸,说不定,那次回眸,可比你手上的朱钗更有价值。”不知道王神婆这么说,是不是为了让我宽心,一次回眸,真的能说明什么吗?或许她是觉得我拿着树枝面团做成的假朱钗去骗她,她觉得可笑吧!

  似乎见我没有一点儿自信,王神婆就又说:“你也别太担心,别忘了,白清观咱们见到的老道士说,你功德无量,咱们一定能够化险为夷的。而且,马瘸子和那些耗子精大费周章设下陷阱,想要你的命,就说明,他们还是非常忌惮你的存在。若是真心喜欢,何需如此大的排场,很明显,排场越大,越说明他们不够自信,需要排场来撑场面,说到底,他们还是怕你在未央心中的地位。”

  “就一面,我在她心里就有了地位?”我意外的问道。

  “当然。”

  王神婆只回答这两个字。

  那祭礼,十分的繁琐,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后,祭礼将近尾声之时,突然间,天色再次变幻,乌云密布,越压越低。整个山岭之上,阴风横行,在那老坟坡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女子,她一身红衣,一匹白马。

  红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她在向远处眺望,似乎是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随后,她骑马下山,在无字碑下止步,却并未下马。她的脸上,依然遮着红纱,看不清楚她的面貌。

  我想到了最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梦境,跟这一幕,有那么一些相似。

  当我再次在现实中看到她的时候,一时间,心跳加速,扑通扑通作响。

  我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那穿着祭拜礼服之人,在看到叶未央之后,立刻跪下行礼,随后,他抬头看着,呆滞住了。旁边的长辈立刻咳嗽提醒,那人赶紧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了红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红木盒子,露出了里边的一枚朱钗。

  当看到是一枚朱钗的时候,那人愣了一下,旁边的长者也是一愣。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里边仅有一杯朱钗。

  叶未央并未下马,而是盯着那枚朱钗,她抬手,示意让对方将那朱钗送过去。那人赶紧爬起来,将朱钗送去。

  叶未央拿到朱钗之后,仔细的端详着,后边的长者,立刻示意那穿祭拜礼服之人说话。

  那人赶紧拱手,先是行礼,再开口说道:“在下道门名族马家第七子,马明镜,年岁二十,愿娶姑娘为妻,还请姑娘成全!”

  他的声音洪亮,几乎响彻整个山谷,好似在向我示威。

  未央一定不会答应他的,一定不会。我这么想着,旁边的王神婆也说:“孩子,你不必担心,她不会答应的。”

  话刚说完,白马之上的叶未央,丹唇微起,单吐了一个字。

  “好!”

  她竟然回答了一个字“好”。

  这个字,就好像一把利剑,毫无防备的突然刺入了我的胸膛。真的,这一幕让我始料未及,无论如何,我还认为,她会犹豫一下,或者直接拒绝她。可是,她没有,她竟然毫不犹豫了答应了那个马明镜。

  我回头看着王神婆,王神婆此时,也已经目瞪口呆,显然,这一幕也一样太出乎她的意料。

  “这不可能,未央她对你曾回眸一顾,她怎么会答应马家人的求婚?”王神婆说道。

  然而。

  这还不是我们最为接受不了的,最让我们接受不了的,还在后边。

  在叶未央回答了一个“好”字之后,她又对那马明镜说道:“公子,既然你如此喜欢小女,愿许小女一生一世,那么,你我今日便在此地拜堂成亲可否?”

  如果说,刚才的那个好,只是一股浓浓的醋意灌入了我的喉咙,那么此时的一句拜堂成亲,已经将我泡在了醋坛子之中。

  “这……这不可能啊!”王神婆也是意外至极。

  我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根本不想再继续看下去,来这里,似乎就是为了给别人观礼,我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这时候,王神婆一把拔出斋蘸桃木法剑,霸道的说:“孩子,走,跟着我!今日,我王青花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你把这媳妇给抢回来!”

  “她已经选了别人,感情的事,我们又如何强求?”我反问。真的没想到,事情就这样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的话,似乎也刺在了王神婆的内心深处,她呆滞了一下,又苦笑了一番,走到我的跟前,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孩子,不管她选谁,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她选择的,未必是她所愿的。如果你连出现都没有做到,你都没有努力过,如何让她选你?就算是为了你爷爷,你也不可放弃!”

  特别是最后的这句话,能够从王神婆的口中说出,已经足够让我动容了。

  “走!”她道。

  我点头。

  可是,我和王神婆刚刚走出去几步,就听到周围的林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王神婆警惕起来,我和她背靠背而立,两个人都盯着四周的林子里。王神婆递给我一些黄符,她说道:“孩子,保护好自己!”

  山林之中,突然冲出来几个灰袍道士,将我和王神婆围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这里的确是个陷阱。

  它们一个个都是尖嘴窄脸的模样,皮肤灰黑,眼小如豆,看到我和王神婆的时候,它们一个个都露出了狞笑。

  “老马他真是神机妙算,这小子,果然在此地!”

  “不必废话,先夺了他的命再说!”

  话毕,周围突然刮起了一阵风,一时间,那几个灰袍道士全都冲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它们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瞬间,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其中一个灰袍道士掐住了脖子,提到了半空中。

  我被掐的上不来气,奋力的挣扎,咬着牙,奋力的将手上的黄符,重重地砸在它的后脑勺上。它似乎因为抓到我,过于兴奋而没有防备,一下子被那黄符所灼烧,滋滋啦啦冒着白烟,将我松开,他便倒在了地上。

  巨大的灰袍子,在它一阵挣扎之后,就瘪了下去。

  我捂着脖子,咳嗽了一下,才喘过气来。

  看了一眼手中剩余的黄符,这才发觉,这黄符上的纹路,竟然是血迹。怪不得黄符的威力如此之强,原来,这黄符是王神婆以鲜血绘制出来的。

  我这边危机化解,王神婆那边,倒是轻松压制。她手中,虽然是一把木剑,却锋利无比。十几个灰袍道士,在她三下五除二之间,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一多半都已经倒地,只剩下瘪了的灰袍。

  剩下那些,哪敢继续攻击,一个个四散而去。

  其中有一个灰袍道士,朝着左手边的林子里逃窜而去,王神婆则手持桃木剑,手腕一抖,那桃木剑嗖地一声,如同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只听嘭地一声,桃木剑便将灰袍道士给钉在了不远处的松树上。这一幕,惊艳无比,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剑,惊艳无比。

  桃木明明不如松木密实,可是她的桃木剑,却能够钉在松树上而毫发无损。那被木剑贯穿的灰袍道士,则是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丧命,瘪了下去。

  “哦?全真道剑道弟子?”

  这时候,不远处黑暗的林子里,传来了这么一个疑问。

  这声音,阴翳无比。

  一条黑影,不紧不慢,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王神婆拔出斋蘸桃木法剑,将我护在身后。一张脸,从黑暗中来,逐渐清晰。当我看清楚他那张脸的时候,我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吃惊到了极点,因为,这张脸竟然是我大伯的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