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老坟祭礼
灵异13号2019-08-01 19:373,143

  “慢着,是二胖!”

  见到是二胖,我立刻叫住牛大黄,示意他先不要关门。

  牛大黄则说:“村民们都已经变了,一娃子,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二胖了!”

  他说着,就要关门,我立刻跑过去,说:“牛爷爷,你等一下,有王婆婆在,不会有事的!”

  牛大黄回头看了王神婆一眼,王神婆一直在擦拭着她的斋蘸桃木法剑。似乎对王神婆的本事很有信心,牛大黄点了点头,留下了一扇大门没关。

  此时,二胖就站在门口,打着黑伞。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木讷,眼神十分的空洞,他之前为了救我而被打,现在脸上还是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

  我准备过去,然而,二胖却抬手,十分僵硬地说出几个字:“老……大……你……别……过……来……”

  他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说的非常艰难。

  我无奈,只得停下脚步,和他之间有两三米远。

  然后,二胖的嘴唇非常艰难的抽搐了一阵,还是没能够说出什么。不过,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黑布包裹着的东西。

  二胖将那东西缓缓地递过来,僵硬点头,示意我去拿。

  我准备过去,这时牛大黄提醒我说:“一娃子,你别过去!”

  王神婆朝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透出几分意外,将斋蘸桃木法剑放下来,便说:“牛大黄,摸坐下,不会有事的。”

  牛大黄无奈,拿着烟袋也没心思抽,满脸愁云,也只得坐了下来。我则回头看王神婆一眼,王神婆冲我微微点头,似乎是在肯定我的所为。其实,我自己也相信,无论二胖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害我,因为我见过,二胖母亲变成那样,还不忘给我们送饭。

  我没有犹豫,走过去,接下了那个黑布包裹着的东西。在我拿到这东西之后,二胖十分努力的咧嘴笑了一下。

  打开一看,我惊讶地发现,黑布里所包裹的,竟然是那一枚朱钗。

  这真的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时候,二胖又继续艰难开口:“一……枚……在……马……瘸……手……我……拿……不……到……”

  这枚朱钗,正是当时王神婆交给我的订婚聘礼。本有一对,却被马瘸子给顺走了,二胖送来的,是其中一枚。

  我真的没想到,二胖此来,竟然是为了给我送这枚朱钗。

  原本,我还以为当时他是为了搞到一碗功德汤,所以,自己才去喝了功德汤。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个原因,他应该是听我说过朱钗的事情,找到了朱钗的线索,才喝了那功德汤,目的就是为了混进它们之中,帮我找回朱钗。

  想清楚这个,我的鼻子再次一阵酸楚,我向二胖走去,二胖却赶紧摆手,连连后退,他不想我靠近。

  二胖瞅了一眼我家的房子,说:“老……大,你……怎么……住……牛棚……”

  这事,我跟此时的二胖根本解释不清楚。他残留的一些自我意识,几乎已经到了消失的边缘,他能够给我送来朱钗,怕是极强的下意识,才能够做到。

  不知道,喝了功德汤之后,该如何做,我才能够救他?

  我考虑着这个问题,二胖则是裂开嘴,再次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随后,回身朝远处跑去。

  本来我想拦着他,可是,后边牛大黄拦住了我。我看到自己的好哥们变成那样,真的是于心不忍,心痛不已,而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帮他。

  “孩子,他的心,不由他自己控制。就算咱们强留住他,那边的耗子精,也随时都能够要了他的命,不如让他回去,反倒是还有一丝希望。”王神婆站起来,跟我说道。

  所以,留住二胖,就是害了他。

  我看向远处,死一般寂静的村道上,很快,二胖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牛大黄让我回去,他将我家的大门又给关了起来。

  半日不到的时间,匆匆而过。

  一到晚上,马瘸子那边就要开始行动了,王神婆说,马瘸子行动就是我们最后的契机。牛大黄并不会什么道法,所以,他不能跟我们去。不过,爷爷也需要照看,他留在我家里也正好守家。爷爷在自己的屋里不安全,我们将他转移到神堂里,神堂的门上,贴了黄符。

  还有,外边大门,上屋门上,也全都贴上了王神婆手工拓印的门神。

  贴好门神之后,一道道门去焚香摆供祭拜。

  爷爷的那把雷击木戒尺,被竖着挂在了神堂门口。

  做完这些,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我和王神婆准备了一下,就出门了。出门要去的地方,自然就是老坟坡。

  二胖既然从老鼠精那里得到了那枚朱钗,这便说明,老鼠精跟马瘸子本身就是一伙的。还有,后来的那个马家家族,肯定也是他马瘸子的本家。所以,归根结底,这场风波的始作俑者的,还是马瘸子。

  他图谋这老坟坡已久,不知,这老坟坡之中,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我想,一个叶未央,似乎并不需要他如此兴师动众。毕竟,我们这方的势力与马瘸子那一方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出门之前,王神婆已经将她的杏黄色斋蘸道袍给穿上了,她挽着道士发髻,背负一柄斋蘸桃木法剑,和之前的那个青花旗袍王婆婆,已然判若两人。

  我跟在她的身后,她身上散发着一种英气,虽然,此时还有伤在身,却让我内心无比的安定。

  日落之后,黑暗袭来,大山里的天幕,如同被染墨了一般。依旧没有月亮,只有乌云弥漫着。

  山林之间,鸟兽俱寂,只有乌鸦还在枝头呱呱几声,声音零落,凄凉不已。

  远处山里,便是老坟坡的所在。

  老坟坡的背后,乃是绵延数十里的老界岭,也正是那座老界岭的存在,我们村才由此而得名。那老坟坡,其实就是老界岭距离我们村最近的一座孤山,远远看去,如同一座巨大无比的坟包一般。

  我和王神婆去那老坟坡,抄小道走,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还未到老坟坡那边,就已经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喜乐,却又带着一种无比压抑的情绪,让人听了十分不舒服。

  在老坟坡对面这座山梁上,我和王神婆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有树林可藏身,也可以看到对面老坟坡的全貌,距离又不是很远。

  此时山下,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村子里的村民。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目光呆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那么呆呆的站着。

  在另外一边,祭礼似乎已经开始,老坟坡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纸扎。小到纸人纸童子,大到纸扎轿子,金山银山,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这纸扎聘礼的规模宏大至极,几乎将半个老坟坡都给覆盖了下来。

  也真是道门家族的手笔,相比之下,我第一次跟未央求婚,就显得太过寒酸了。

  “这场面,你媳妇恐怕真的要被抢走了啊!”王神婆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知道是调侃,还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虽然,我向叶未央求婚,是为了救我爷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另外一帮人,用这种宏达的场面,向她求婚,我的心里边不是滋味。

  我甚至开始担心,这个所谓的道门家族,如果真的把她娶走了,那该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手上的朱钗,紧紧地攥着,这是最后的希望。

  “你别忘了,他们手上也还有一支。”王神婆提醒了一句,这让我更加担心了。下边正在进行的是祭拜仪式,我并没有看到马瘸子和那些耗子精的身影。所以,此时进行祭拜仪式的,肯定就是那个马氏道门家族的人了。

  一眼望去,这个家族足足来了有近百人,青年才俊一抓一大把。而那个已经穿上祭拜礼服的人,也是十分的气派,虽然距离远,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他们那些生活优越的到家子弟,怕是也不会差。

  再看看我,最近忙的连头都没时间洗,十八岁花一般的年龄,愣是有了一种中年油腻大叔的既视感。

  如果我是女的,怕也不会选我自己吧?

  “王婆婆,咱们就这么干等着吗?”我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不知道是担心娶不到未央,我爷爷就无法得救。还是,我内心里莫名其妙真的已经对她生出了一种情愫,因为我看到那个道门子弟向无字碑跪拜的时候,心里竟有着一股酸溜溜的感觉。

  “不然怎么样,你也下去一起拜,看她选谁?”王神婆反问了一句,这问得我彻底哑口无言。

  先不论我下去,那些道士会做什么,就算我真的下去和那个道门子弟一起跪拜,她能选我吗?

  我无法确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