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红颜祸水
黑夜的瞳2019-08-16 15:252,879

  谁都没料到这个转校生在面对校花时,居然会飙出这么一句话来。

  大家都不理解,但叶依依明白。

  当初警察破门而入时,秦枫连话都没来得及喊一句,就被带上警车,而叶依依则被安排住进了市人民医院,这汤药费倒给忘记了。

  叶依依没有多说什么,拿出手机,按照上次秦枫留下的账号转了两万过去。

  “秦枫同学,这下可以了吧?”叶依依眨眨眼,笑盈盈的说道。

  “感情还是个富婆啊。”秦枫查了查账,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多谢惠顾。这回可以把债还清了。”

  “还债?你欠别人钱吗?”叶依依好奇问。

  “对啊,不然我干嘛摆摊?”秦枫耸耸肩。

  “欠多少?”

  “不多不少,正好两万。”

  “两万?”叶依依愣了下,两万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普通学生来讲,那就是天文数字。

  “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欠这么多?你该不会是去赌钱了吧?”司徒雪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

  “什么赌钱说的这么难听,这位同学,麻烦不要污蔑别人清白。”秦枫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家里穷,没钱交转学费,这才去借钱,我可不是你们,你们从小含着金钥匙出声,衣食无忧,而我从小没爹没妈,三岁开始讨饭,五岁跟野狗抢食,七岁那年碰上一个老乞丐,到了十岁老乞丐死了,我又开始取讨饭,一直讨到现在,唉……命苦啊。”

  说的真是声泪俱下。

  嗤!

  叶依依忍俊不禁,被秦枫这故作深沉的愁容给逗乐了。

  “真能吹!”司徒雪撇了撇嘴,肯定是不信。

  不过有一点二女是相信的,那就是秦枫的经济条件的确不怎样,无论是他的出租屋还是他的穿着,都能看出。

  “所以你摆摊是为了挣学费吗?”叶依依问道。

  “对啊,不过从今天开始鄙人不做了,你们这单生意刚好够我还债。”秦枫笑了笑,也不想再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眼神扫去,正好对上叶依依那宛若星辰般的秋眸。

  叶依依娇躯颤了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直击直击的内心,那种感觉无以言表,她脸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微微吸了口气,微挺的胸脯起伏了一阵,继而轻道:“秦枫同学,前几天的事情,辛亏有你出手相助,不然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本来我是想亲自上门致歉的,但父亲一直把我关在医院内,这次还是我借上学的名义才能出来,既然碰到了你,我想认真的对你说一句:谢谢……”

  秦枫望着那清澈的眼,遍布真挚,淡淡一笑挥手道:“不必客气,医者父母心,救人是医生的职责。”

  叶依依还欲说什么,但被秦枫打断了。

  “叶同学,你有伤在身,还是快些去座位上歇着吧,快上课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秦枫再度挥手,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话落下,叶依依小嘴微张,直接愣住了。

  旁边的司徒雪瞳孔微微睁大。

  空气忽然安静。

  周围盯着这边的同学都不断吞着唾沫。

  叶依依是谁?莫说这个班,整个年级乃至整个学校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

  叶家千金,人美音甜,性格温柔,家世显赫,最主要的是,她还是高三九班的学习委员,老师眼中的尖子生,是全校男生的至高理想。

  可看秦枫,竟是连多说几句的意思都没有,张口要钱,拿钱不认人……

  半响,叶依依苦涩一笑,点了点头:“谢谢秦枫同学关心……那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有些失落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呆子!”

  司徒雪狠狠的瞪了眼白夜,可爱的小鼻子发出‘哼’的声音,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秦枫懒得理会两个丫头,在桌子内随便鼓捣本书,假装读了起来,浑然不知周围无数双杀人般的目光。

  “兄台,这招欲擒故纵当真是用的出神入化啊!这回叶大校花是想不记住你都不行了。”

  这时,旁侧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秦枫吓了一跳,扭头望去,才发现自己的旁桌趴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

  这人皮包着骨头,看起来十六七岁,模样平平无奇,但让人十分瞩目的是他的发色……全绿!

  而且是翠绿的绿!远远一看,还以为此人头上长草了!

  “兄弟,咱们能成同桌,那就是缘分!我叫辉泰琅!叫我泰琅就可以了!以后在高三九班,我罩你!”辉泰琅一副很嚣张的样子说道,但声音却压得很低,生怕让别人听见。

  辉泰琅?

  你这是要去青青草原抓羊吗?

  “原来是泰琅兄弟,幸会!虽然初次见面,但光从泰琅兄弟的发色来看……泰琅兄弟绝非常人呐。”秦枫赞叹道。

  辉泰琅一听,双眼冒光:“知音啊!我爸也是这样说我的!”说完还很是骚包的捋了捋刘海。

  秦枫嘴角一抽。

  人才!

  “对了秦枫,待会儿下了课,你赶紧从后门走吧,课间休息是十分钟,你恰好点进来上课。”辉泰琅忽然凑近说道,眼睛还瞄向了第一组前排的位置。

  “干嘛?”秦枫一脸疑惑。

  “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红颜祸水啊!”辉泰琅摇了摇头,小声道:“咱们司徒校花跟叶校花可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禁忌,任何触碰了这些禁忌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非拔不可!”

  秦枫眉头一皱:“那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班上……”

  “当然也有喜欢叶校花的人呐,就是那个坐在第一组第三排位置的人,叫张洪强……快看快看!他拿手机出来了!秦枫,下了课你赶紧走!绝对不能待在教室!”辉泰琅压低嗓音道,神情有些焦急。

  “他拿手机出来能证明什么?”

  “你傻啊,他在摇人,下了课他大表哥就会过来,你不走,肯定得麻烦!”辉泰琅急道:“我的班上很多男同学都吃过张洪强的亏,你得小心点。”

  “哦?”秦枫眯了眯眼,摇头道:“上课了,等下了课再说吧。”

  “你……唉,不听老人言呐,算了算了,难得我有个同桌,下了课我跟张洪强说说,在高三九班,他多多少少也得给我辉泰琅面子!我在这个班可是称王的男人!”辉泰琅摇头叹道,一副高手无敌寂寞如雪的样子。

  称王的男人?

  秦枫愣住了。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同桌这么牛逼。

  叮铃铃!

  下课铃声直接响起。

  但,秦枫巍峨不动,如同磐石。

  “秦枫,还不走?”辉泰琅急道。

  “不必。”秦枫摇头:“而且有泰琅哥罩我,怕什么?”

  辉泰琅闻声,面色古怪,半天说不出话来。

  张洪强目光紧盯着老师,待其离开,立刻起身,带着两名同学走了过来。

  “秦枫同学对吗?麻烦你出来下。”张洪强目光如炬盯着秦枫,那双漆黑的眼闪烁着一丝寒意。

  “张同学,有什么事情就在这说吧,大家都是同学,有话好说嘛。”辉泰琅硬着头皮站起来,挤出笑容道。

  “滚一边去,绿帽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张洪强哼道。

  秦枫怔住了。

  绿帽王?

  这还真是称王的男人!

  听到张洪强的话,辉泰琅脸色涨红,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他之所以敢吹,说什么罩着高三九班,其实是算准了秦枫会跑,可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同桌也是个刺头儿,居然敢正面跟张洪强肛。

  张洪强懒得搭理辉泰琅,手掌拍了拍桌子,声音极大,一脸凶狠的瞪着秦枫:“秦枫同学,你要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既然转到了我们高三九班,就得遵守这儿的规矩,现在马上立刻给我出来,不要再让我重复第三遍了。”

  “哦……那好。”秦枫竟不假思索,满口答应。

  辉泰琅愣了。

  自己这同桌是不怕还是真傻?

继续阅读:第七章 放学别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个校花当老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