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放学别走
黑夜的瞳2019-08-01 19:503,126

  “你小子很上道嘛!”张洪强本可没料到秦枫这么爽快。

  “秦枫,去可以,就在走廊这,太远不要去。”辉泰琅压低嗓音提醒。

  秦枫点了点头:“多谢。”

  “如果出了状况,你就……你就大声喊,我会第一时间通知老师的。”辉泰琅迟疑了下小声道,他这体格,根本不是张洪强对手,也只能叫老师了。

  “泰琅哥看样子也想来啊?怎么?很久没见到我表哥,想他了吗?”张洪强眯了眯眼。

  辉泰琅脖子一缩,没敢说话。

  “我们走吧。”

  秦枫说道。

  “呵!这么急?也好,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张洪强冷笑,眼里掠过一丝狠辣,朝门外走去。

  “张洪强!你们要干什么?”

  这时,一记清脆而严厉的喝声传了过来。

  张洪强扭过头,便看叶依依与司徒雪快步走来。

  “依依……我……我只是想为新同学熟悉熟悉校园环境,没有别的意思。”张洪强连忙说道,但眼里闪烁着恼怒之色。

  这小子才刚转学过来,叶大校花就为他挺身而出,要说他们之间没什么事张洪强是打死都不会信的!

  “叶大校花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妈的,我明明长得比这小子帅啊,为毛不是看上我?”

  周围的同学忍不住低声议论。

  叶依依俏脸一红,但态度坚决:“秦枫是我朋友,我已经跟他说了,下午放了学我会带他参观校园的,就不麻烦你了!对吧,秦枫。”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秦枫讲。

  秦枫哪能听不出叶依依的意思?正要开口,张洪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秦枫同学,叶同学有伤在身,我想你是不会刻意去麻烦她的,对吧?”

  说话时,人贴着秦枫极近。

  这已近乎于警告了!

  辉泰琅脸色顿变。

  周围的学生们屏住呼吸盯着秦枫。

  如果秦枫拒绝叶依依,或许张洪强会手下留情,可如果秦枫敢答应……那就是正面打张洪强的脸!

  张洪强是谁?在盛华一中混上一年,没有谁不知道!

  得罪了他……毕业之前的日子,怕都不好过!

  但下一秒,秦枫笑了。

  他无视了张洪强,一双剑目停留在了叶依依的身上。

  “依依同学,谢谢你的好意……”

  周围同学呼吸一紧,张洪强嘴角咧开。

  到底还是要服软嘛。

  后头两名跟过来的学生也笑开了。任凭你再倔又有什么用?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这里,该低头还是得低头。

  可就在这时,秦枫话锋一转:“不过……”

  人们呼吸一滞,只听他继续说道。

  “依依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绝?美人相邀,不去怎么行?那就这么定了,下了课我们一起走,依依,麻烦你带我参观参观了。”

  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整个教室都安静了。

  秦枫什么意思?

  答应了?

  还一口一个依依叫的这么亲热?

  他根本就是存心要气死张洪强啊!

  叶依依脸颊绯红,羞涩不已。

  “混蛋!”

  张洪强气的七窍生烟,便要抡起拳头来,后头两同学赶忙上前拦住。

  “强哥,算了!这里是教室,如果闹大了咱们可不好整。”左边的于俊艺赶忙道。

  “咱们别急!还收拾不了一个转校生吗?”另外一同学赶忙打眼色。

  张洪强也知道现在不好动秦枫,他深吸了口气,眼里渗露着可怖的怒芒。人瞪着秦枫:“小子,咱们走着瞧!”

  “好。”秦枫依旧波澜不惊。

  张洪强紧捏着拳头,直接朝教室外跑去。

  秦枫顺着看去,才发现教室外站着个肤色苍白一脸阴沉的人,盯了秦枫片刻,与张洪强离开了。

  “是周韬!”辉泰琅小声道:“他是张洪强的表哥,因为天天逃课,留过一年级,听说他认识不少校外的混混,秦枫,你要小心了。”

  “知道了。”

  秦枫点头。

  “下了课跟我走。”叶依依似乎也知道事情并不好办,踟蹰了下,用着细如蚊呐的声音叮咛一句,转身回到了座位。

  这一刻秦枫才深刻领悟到什么叫红颜祸水。

  张洪强在铃响前一秒进了教室,看他满脸冷笑的样子,怕是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这个新来的刺儿头。

  而其他同学也有意远离秦枫,生怕受其牵连,唯独辉泰琅还坐在旁边。

  “你不怕?”秦枫好奇的问。

  “怕个锤子,老子天天挨揍,早就习惯了,更何况咱们有缘做同桌,我不护着你,谁护你?”辉泰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秦枫扫了他一眼,辉泰琅虽然穿的厚实,可皮肤上蔓延开来的淤青已经很明显,的确是经常受伤的人。

  “是条汉子,我秦枫交你这个朋友了。”

  “不做兄弟吗?”

  “做啊……不断背的那种可以。”

  “嘁!”

  辉泰琅做出一副想吐的样子,但脸上的兴奋却很是明显。

  最后一节课结束,张洪强与于俊艺几人早早离开。

  “看样子他们是去准备了,阿枫,你先跟着叶校花,她可是咱们盛华市叶虎的女儿,没人敢招惹她!我去抄家伙,跟在你后面。”辉泰琅缩了缩脑袋,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秦枫不以为意,更没打算真跟叶依依走,而是自顾自的朝校门口行去。

  “诶?”

  叶依依愣住了,赶忙小跑上去。

  “这丫头。”后头的司徒雪幽幽一叹,也跟了过去。

  “秦枫同学,等等我。”叶依依唤道。

  但秦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于是乎。

  放学期间的校门口,无数学生眼睁睁的看着温柔可人的叶大校花与司徒校花在夕阳下追逐着一个年轻人。

  “我是不是眼花了?”

  “那是咱们学校的两大校花?叶依依跟司徒雪?”

  “她们好像在追一个人!”

  “我曹!那个人是谁?我要杀了他!”

  学生们义愤填膺,民怨四起。

  一些被嫉妒致使失去理智的学生已经撸起袖子上去了,可很快,他们停了下来,又折返回来。

  原因无他,张洪强与周韬来了。

  “哟,秦枫同学!学校参观的怎样?这里不错吧?”

  张洪强笑眯眯的迎了过来。

  盛华一中虽为名校,但上这学校的并非都是尖子生,还有富家子弟,譬如张洪强,其父张骆是搞房地产开发的,财大气粗,据说跟市里某位关系不浅,也正是因为这个,张洪强有恃无恐。

  他本是二班人,在见到叶依依的当天,就动用家里的关系转到九班。而自打张洪强到了九班,原本平静的九班顿时鸡犬不宁,任何与叶依依搭话的男同学都会受到他警告,如果警告无效,接踵而至的就是张洪强残忍的报复。

  据说张洪强曾将一名同班同学的双腿生生打断,事情闹的极大,学校都准备对他做出处分,但那同学的家长到了学校,却执意说是他儿子自己摔断了双腿,坚决不追究,最后不了了之。

  这起事件过后,张洪强俨然成为校霸的代言词,人人畏惧。

  不过,任凭张洪强如何嚣张,都不敢拿叶依依如何,比起叶虎这头盛华真正的巨头,张家那点家业实在太渺小了。

  “张洪强,你想干什么?”叶依依走上前,怒声呵斥。

  “依依,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先回家去,我跟秦枫同学好好聊聊!”

  张洪强目光冰冷的盯着秦枫。

  “是啊依依同学,你先回去吧,你身子骨虚弱,该回去喝药了。”秦枫也笑着说道。

  这话落下,张洪强一众倒愣住了。

  “这小子是白痴吗?”

  后头的周韬几人嘴角一扬,笑了起来。

  叶依依对他们来讲可是个麻烦。

  “你……”叶依依张了张嘴。

  “你是白痴?依依在帮你啊,你还要赶她走?”司徒雪气得不轻,想到叶依依有伤在身,刚才为追秦枫还跑那么快,心更加疼了。

  “我知道,所以我也谢谢依依同学啊,你们先回去吧。”秦枫无奈道。

  话说回来,自己见这女人一共也才两面,一次进了局子,这一次被人堵……这个女人怕是命中克我。

  “你……你……好!秦枫啊秦枫!好心当做驴肝肺吗?我们不管你了!”

  司徒雪气的一跺脚,拉着叶依依的小手就离开。

  “唉?小雪,等等……小雪!!”

  叶依依急唤。

  但司徒雪可是练家子,那是叶依依能反抗的?

  不多会二女离开。

  “接下来,该我们的了!”周韬眯着眼道。

继续阅读:第八章 我不是废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个校花当老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