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他是你师祖
黑夜的瞳2019-08-01 19:463,070

  叶虎挽留姜老,寓意已经很明显。

  “叶先生,你这是作甚?老夫技艺短浅,医术庸劣,难登大雅之堂,就不在这丢人现眼了!若想医治令爱,还是请找那边那位小神医吧!”被叶虎拉住胳膊的姜老依旧强行要走。

  “别别别啊!姜神医!我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吗?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您海涵!海涵呐!”叶虎赶忙说道。

  “是啊姜神医,我们女儿得了这种怪病,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若早知您有法子,我们也不会……”张玲玲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秦枫,压低嗓音道:“也不会找依依的同学啊。”

  说实话她现在还觉得这事儿很荒唐。

  “爸!妈!你们……”

  叶依依气的整个人都快炸了,之前二人对秦枫是百依百顺,现在却如此贬低!

  这算什么?这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秦枫也算是领教了叶虎的为人,不愧是成功的商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听到叶虎与张玲玲这般说,姜老很是受用,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眼秦枫,淡道:“也罢,医者父母心,既然你们二位都这般说了,那老夫就留下来为小姐诊治诊治,只是……老夫留下了,这位小友……该怎么办?”

  “这……”

  叶虎犹豫不决。

  “爸!你就这么不信任秦枫吗?你之前都答应的,难道你要食言吗?”叶依依满脸泪水,拦在他面前。

  “依依,你要明白爸爸的苦衷,爸爸不能拿你的命开玩笑啊。”叶虎无奈的说道。

  “那用一两成几率的治疗方法去医治叶依依,就不是拿她的命开玩笑吗?”

  一直不做声的秦枫开腔了,声音淡然,毫无感情。

  叶虎怔了下,苦涩一叹:“秦枫,真的很抱歉,这事都是我的错,叔叔在这向你道歉,之前是因为依依的病根本无人能治,我对你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现在有中医大师出面,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呀……对不起。”

  说罢,人又将腰弯下。

  “叶虎,你的道歉还真是不值钱。”

  秦枫摇了摇头,眼露不屑:“也罢,既然你不相信我的医术,我走便是,不过叶虎,你要记住当初我答应为你医治叶依依时,曾跟你说过的话,如若医治过程中有任何人怀疑我的医术及手段,我会立刻中止治疗,且不会再为她医治,叶依依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将由你来负责,她生也好,死也好,治好也好,没治好也好,都与我再无瓜葛!一切后果,将由你一人承担!”

  说完,秦枫大步朝大门处走去。

  张玲玲皱眉。

  叶虎愣了。

  王子豪冷笑不已。

  而叶依依已冲了过去,挽住了秦枫的手。

  “依依!”王子豪不悦的低呼。

  但叶依依不理,她低着脑袋,嗓音沙哑哽咽:“秦枫,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走好不好……求你……”

  少女泪溢娇靥。

  “依依,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我能理解你父亲的想法,但做人不能出尔反尔,他这一点,怕是得不到我的原谅了。”秦枫摇头。

  “原谅?要你一个黄口小娃原谅作甚?”姜神医哼笑。

  “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什么不得了的神医了吗?可笑至极。”王子豪哈哈笑道。

  “神医?”秦枫摇了摇头,淡道:“我不知道我算不算,不过以前的确有人这样称呼过我。”

  “嘁?继续吹。”王子豪可不信。

  秦枫也懒得跟他解释,看了眼姜老,淡道:“姜医生,你既只有一两成的把握,那么,救不活叶依依的几率也很大,我对你其实是不抱有什么希望的,毕竟你连‘玄武号脉’都用的这般粗糙,我给你个建议,如若医治不得叶依依,就在她脚底北斗七穴施针,至少还能让她活上十天半个月,也不至于立刻死去。”

  说完,秦枫径直离开。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傻啦吧唧的!”王子豪骂道。

  “秦枫,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是滋味儿,但也请你不要这么说,更不要质疑姜神医的医术。”叶虎也忍不住开口了。

  若之前他还只是愧疚,那现在,他心里已经对秦枫生出几分排斥了。

  走就走吧,还说这些做什么?真要装成神医的样子吗?

  然而,姜神医却愣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秦枫。

  整个人像是石化。

  好一会儿,他一个哆嗦赶忙颤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所用的是‘玄武号脉法’?”

  “因为这是我创的。”秦枫拉开门,侧首淡道:“回去告诉小玄子,我对你们古医宗很失望!”

  说罢,人便合上了门。

  那一刹那,姜神医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

  “姜神医,您怎么了?”叶虎见姜老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叶虎忍不住问道。

  然而姜神医浑然不觉,人呆呆的站着,嘴唇里不断呢喃着什么。

  “小玄子?宗主不是叫玄烨华吗?什么人胆敢用这种称呼称宗主?他到底是谁?”

  “而且……那个年轻人怎么会知道玄武号脉法?这不是我们古医宗的不传之秘吗?”

  姜神医仿佛丢了魂,任凭旁人怎么叫都心不在焉,好一会儿,他掏出一个老年机,翻出通讯簿,小心翼翼的找到一个号码。

  “姜老,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该不会是那小子的话吓到你了吧?”

  王子豪走到姜老面前,皱着眉头问。

  “或许我看走了眼,那小子不是一般的人。”姜老心神不宁。

  王子豪怔住了。

  叶虎与张玲玲脸色也立变。

  “不是一般的人?什么意思?”王子豪低声问。

  “我刚才给叶小姐号脉,用的是我师父新教授的‘玄武号脉法’,这种方法可以通过脉搏聆听到那些潜藏在人体深处的隐疾与异状,若非此法,我也不能轻易诊断小姐的病情。”姜老深吸了口气。

  “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叶虎赶忙说道。

  “此法是我们古医宗的不传之法,也就是说非我古医宗人,绝不可能知道这种号脉之法!”姜老沉道。

  众人一听,惊愕不已。

  “难道说这个臭小子是古医宗的人?”王子豪皱眉道。

  “不知道,老夫从未在门派里见过他,或许他在骗人也说不定,只是知道名字,随便瞎说罢了。”

  “对对对,肯定是这样!”叶虎赶忙道。

  “请先容老夫打个电话。”姜老胡须一抖,下了决心,按下拨通键。

  “大惊小怪!”王子豪嘟嚷一声。

  叶虎夫妇不做声。

  而叶依依则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如行尸走肉。

  很快,姜老的电话拨通。

  “师父。”姜老的神情语气变得恭敬起来,佝偻的身子都竭力站直了。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更为沧桑的声音。

  “是小姜啊,有什么事吗?”

  “师父,我想问一下,咱们古医宗的‘玄武号脉法’可否传过外门弟子?”姜老踟蹰了下道。

  “玄武号脉法只传内门,不经允许不得私自传授,怎么?小姜,莫不成你违反宗规了?”那边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但依旧不紧不慢。

  “不是不是,师父,小姜怎么敢乱来?只是今日我去一朋友家号脉,却被一个年轻人识出手法!小姜因而生疑,担心是有人将我古医宗绝技私自外传,坏我古医宗名声呐。”姜老赶忙说道。

  他三十年前拜入古医宗,虽然入门时间不长不短,但在古医宗还是有些门路的,本来一些琐事他是不能叨扰宗主的,奈何此事关系古医宗秘法,不得不禀告。

  “哦?一个年轻人居然能识出玄武号脉法?有点门道,可知那年轻人的身份?”

  “哦,那人是盛华一中的学生,可能懂得些中医皮毛,就出来招摇撞骗了,那个人叫……”姜老愣了下,一时倒忘记那人叫什么,看了眼旁边的叶虎,叶虎赶忙接话:“叫秦枫。”

  “对对对,叫秦枫。”姜老笑道。

  “什么?秦枫?”

  电话那边瞬间炸了。

  姜老一个不稳,差点没抓住老年机,他一脸错愕,赶忙问道:“宗主,怎……怎么了?”

  “你确定那个人叫秦枫吗?”电话那边的声音再三询问。

  “应……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姜老愣了下,倏然想到之前秦枫的话,赶忙道:“他还说这玄武号脉法是他创的……师父,他……他到底是谁?”

  “他是你师祖!”电话那边咆哮。

  姜老而耳膜差点没震烂,人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月下追秦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个校花当老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