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神医?
黑夜的瞳2019-08-02 01:393,045

  叶虎眉头一皱,但很快舒展,眼里的不快被完美的藏起,人迎了上去,笑呵呵道:“原来是子豪来了啊,来来来,坐下来喝杯茶。”

  王子豪,三宝集团董事长之子,也是金龙帮王金龙的侄子,在盛华市可以说是权财滔天,首屈一指,位列盛华三少之一。三宝集团的实力可不是叶虎能够比肩的,它旗下的产业元素几乎包含了大半个盛华市,有数家上市公司。王子豪是董事长王三宝唯一的儿子,王三宝对其宠爱有加,而王子豪一直钟意叶依依,这些年来,若不是王子豪让三宝集团不介入盛虎集团与金龙帮的争斗,恐怕叶虎怕也不会与王金龙对峙到现在,为此,王金龙与王三宝已经多年没有来往了。

  所以对于这个人,叶虎是决然不敢招惹的。

  “叶叔客气了,您当初说过,谁如果能治好依依的病,那谁就可以娶依依,现在我已经把人带过来了,还请叶叔让依依出来吧。”王子豪笑眯眯的说道,有些迫不及待。他视线四处张望,随后落在了楼梯口。

  却见叶依依与秦枫正走下来,秦枫说着什么,叶依依如小媳妇般跟在后面,小鸡啄米般不断点头。

  瞬息间,王子豪的脸色变了。

  叶依依瞧见来人,娇容也立刻煞白起来。

  叶虎到底是打滚多年的老狐狸,碰到这种事情,没有丝毫慌张,立刻笑着说道:“子豪啊,你有心了,先坐下来喝杯茶吧,容我先将依依的同学送走,再好好与你解释。”

  “哦?他是依依的同学?”王子豪眼里警惕不减,语气有些发冷,看着秦枫:“那为何他们两人会从楼上下来?”

  王子豪追叶依依也有近三年了,这三年里叶依依跟他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叶虎虽然感激王子豪,但感激归感激,每每也总是敷衍他。他来叶家这么多次,从没上过二楼。

  难道在叶家人的心中,自己连叶依依的同学都不如吗?

  王子豪紧捏着拳头,目光愈发冰冷。

  坏事了。

  叶虎大感不妙,正要解释,王子豪身后的白须老者倏然露出疑惑之色,望着秦枫的腰间,讶然道:“针袋?王少,莫不成这位小哥是来替叶小姐治病的?”

  “哦?”王子豪眯起了眼,笑呵呵道:“叶叔叔,是这样吗?”

  “这……”叶虎哑口,片刻后无奈的点头:“是的……这位秦枫同学学过些医术,对依依的病情颇感兴趣,所以我便让他来试试,子豪,你也别怪叔叔,依依是我的女儿,为了这个病我这十几年来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现在有个人对这种病有点眉目了,我这也不是病急乱投医吗?”

  “爸,你在说什么?”叶依依有些生气了。

  秦枫还在这呢,他居然说这种话。

  叶虎回过神,也察觉到自己失言了,赶忙冲秦枫摆手:“秦枫同学,我不是这个意思,请勿见怪。”

  “没事。”

  秦枫淡淡摇头,也懒得在这继续呆下去,如果不是为了那几个条件,他也不会来这。

  说罢,人便转身离开。

  “站住!”

  这时,王子豪冷喝一声。

  “你要我站住?”

  秦枫皱眉看着王子豪。

  “不错。”

  王子豪走到秦枫面前,打量了他一圈,声音冰冷道:“从今天起,你不必来这里了,知道吗?”

  “你叫我不来就不来?你凭什么?”秦枫看着他,不慌不忙的说道。

  凭什么?

  王子豪愣住了。

  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

  叶依依愣了。

  旁边的老者也愣了。

  叶虎、张玲玲夫妇更是傻了眼。

  王子豪深吸了口气,眼中遍布怒意与冷意,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枫!”

  “秦枫是吧?很好!”

  王子豪点点头,视线朝叶虎望去,眼里已没之前的客气,声音变得深沉:“叶叔,我身后这位是享誉省内的顶尖中医大家姜老,他钻研中医已经六十余年了,曾治愈过许多当代医学无法攻克的疑难杂症!我将依依的病症说于他听过,姜老表示有两成的把握治愈依依,虽然只有两成,但也比某些江湖骗子要强太多!叶叔,你自己选,要么,你让他以后不得踏入此处,要么,我马上带姜老离开!”

  “什么……姜神医?”

  叶虎愕然不止,也瞬间陷入两难。

  他可没想到王子豪居然把这尊大佛起来了。

  “爸,你还犹豫什么?秦枫说过,他能百分之百治好我的病啊。”叶依依急忙说道。

  这话落下,王子豪身后的老者立刻发出不屑的嗤笑。

  他没有说话,而是朝叶依依走去,伸出枯黄的手:“叶小姐,若不介意,可否让老夫号一号脉?”

  叶依依踟蹰了下,看了眼自己的父亲。

  叶虎默默点头。

  叶依依将白皙的小手伸了出去。

  老者取出一块布,盖在叶依依的手腕上,伸出手指摁于脉处,闭目片刻,没多会儿,老者眉头拧了起来,打开眼低头沉思片刻,又再闭目片刻,而后松手。

  “姜老,我女儿的情况怎样了?”叶虎几乎是下意识的询问。

  但这话一出口,他立刻感觉不妙,看向秦枫那边,秦枫只是面对着大门,仿佛没听到,然叶依依的脸色已是极为难看了。

  看样子叶虎也有些偏向于相信姜老了。

  姜老捋了捋胡须,眉头紧皱,摇头说道:“令爱的情况很复杂,要想治愈,西医绝无门路,只能依靠中医,而即便寄希望于中医身上,恐怕也只有一成到两成的机会愈合,且非三年五载不可!”

  “啊?”

  叶虎脸色顿变。

  张玲玲身躯摇摇欲坠,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爸,妈,没事的,他没有把握,秦枫的把握不是很足吗?我让秦枫治疗就可以了。”叶依依赶紧说道。

  “女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在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姜老生气了,胡须颤抖,一脸愤慨:“老头子不客气的跟你讲,你这病全国没几个人能治得了,哪怕是那些成名了几十年的中医大家也不行,除了老头子手中的偏方!你这几乎就是绝症!老头子学习中医大半辈子,我都只敢说有一两成的把握,你这小丫头居然相信一个黄口小娃的话,他能有百分之百的治愈率?哪怕当代神医也没这个本事!他若真能这般,老头子这辈子岂不白活?”

  姜老气的直跺脚。

  王子豪笑眯眯的看着叶虎,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叶叔,姜老的名声,您应该也是听过的,更明白姜老平时是不会随意出手,这一次若非家父,叶叔认为能在这看到姜老吗?”

  叶虎一听,满头大汗,赶忙说道:“子豪,你的意思叶叔岂能不明白?姜老能到这来,叶虎自然倍感荣幸,只是……只是……”

  “如若叶先生不相信老夫,老夫走便是,但老夫要提醒叶先生一句,这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你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一个年龄跟老夫孙子辈差不多大的后生,居然说出这种大言不惭的话!也不知你为何会相信他!”

  姜老连连摇头,做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王子豪也不拦,他已经瞧出叶虎急了,连旁边的张玲玲都在不住的推搡着叶虎,要他做出决定。

  其实叶虎自个儿也不是很相信秦枫。

  只是叶依依的病情拖了这么多年,一直查不到原因,直到在秦枫身上找到点希望,他就好像一个快淹死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相信秦枫。

  虽然秦枫的表现的确令他意外,可说实在的,叶虎心中若说没有疙瘩那是假的。

  一个连国际医学专家跟成名多年的中医大家都攻克不了的难题,为何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面前则成了吹弹可灭的小痛小病?

  叶虎说他信?那是骗人的!

  哪怕之前秦枫接二连三的救过叶依依,在叶虎看来,巧合与运气的成分占大多数,他在盛华市打滚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奇人异事都见过,唯独不曾听闻如此神奇之人。

  一边是享誉省内的大师,一边是名不见经传的青涩少年,叶虎如何抉择,早已显而易见。

  “姜老!姜大师!且慢!”

  叶虎急了,在张玲玲的催促下赶忙上前,拉住姜老的胳膊。

  而他这一开口,立刻让叶依依失望透顶,也让秦枫眉头皱动……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他是你师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个校花当老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