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回 侠客面见包青天 二小避祸安乐府
祥春2019-09-02 16:153,759

  冯渊的侄子冯焕,前往开封府,巧遇展昭的侄孙展平,俩人还在茶馆里摆上公堂,断上案了!这是个高利贷的案子,冯焕痛打放高利贷的胖子,正打得起劲呢,人群之中一阵大乱!

  “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在这私设公堂?”

  说话之间,三十几个公差闯进重围,旁边那些临时的衙役,还有看热闹的,赶紧一哄而散,那个张三和胖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最后,就把冯焕和展平留在当中。

  再看这些个公差之中,为首的一位,明显是个官儿,身高七尺左右,长得挺帅,岁数大概二十大几不到三十,面容似笑非笑,似嗔非嗔,手里提着一根龙头凤尾的杆棒,只见这个当官的,抬头看看冯焕、展平:“怎么着?你们俩狂徒,敢在这私设公堂,是不是当我们开封府的人不存在啊!你们叫什么名字!”

  冯焕、展平一听,心中一惊,开封府!哟!这自己人啊!要说展平,对开封府的人相对熟悉,展昭回家探亲的时候,老给他讲,什么小五义啦,小七杰啦,等等的英雄。所以展平明白,自己人!所以抢步栖身过来,准备拜见。

  可没想到,等到了跟前,展平愣了!怎么回事呢?说实话,他有点脸盲症,眼看着来的这位,年岁到不了三十,长得挺帅,明白,这是小七杰之一,可到底是谁?他真有点发蒙!这阵,冯焕也过来了:“呜呀!兄弟怎么了?”

  “哎,这位官人是?”

  “呜呀!兄弟,这你还不认得?你看,这位长得挺帅,一副笑脸,又拿着龙头凤尾的杆棒,这都是记号呀!你看着!”

  说到这,冯焕抢身上前一拜:“呜呀这位官人,我借问一句,请问您是不是开封府差官,御前六品带刀护卫,笑面郎君沈明杰?”

  来人一听:“没错啊!你是?”

  “呜呀!叔叔您好,我叫冯焕,我亲叔叔是六品校尉冯渊,您请上,受小侄一拜!”

  这话说完,展平也过来了:“叔叔您好,我叫展平,我叔爷爷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展雄飞,我们俩是想到开封府谋个职位!”

  哟呵!沈明杰一听,这自家人啊!他也看着生气:“嘿!你们俩啊,怎么回事?想去开封府,直接去就得了,怎么还在这审上案子了?你们要知道,私设公堂,这可是大罪!”

  展平一听,赶紧道歉:“哎哟!叔叔,我们冒失了,多有得罪,请您见谅!”

  冯焕倒是挺会说:“呜呀!叔叔,这也不怪我们管闲事,这有人为非作歹,咱作为开封府的后代,也应该除暴安良!您说对不对呢?既然您来了,您就带我们去开封府报道吧!”

  沈明杰一听,也没当回事,就把这俩后辈带回了开封府。这一回来,嚯!大家都听说了,展昭的侄孙、冯渊的侄子,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未来可以培养的人才啊!于是,蒋平、展昭、卢珍、艾虎、刘士杰、鲁士杰、冯渊、房叔安等等,只要在开封府的,一众的老少英雄都接出来了,展平和冯焕呢,先拜见了自己的亲人,然后向各位叔叔、大爷,还有爷爷们行礼。这老少英雄们,碰上了新人,自然七嘴八舌,要多说几句。但说来说去,大意只有一句话:我们这开封府,可不是摸摸脑袋就能进来的,你们得凭本事。

  这说来说去,冯焕听烦了:“呜呀!各位爷爷、大爷、叔叔们,你们放心吧,我们既然来了开封府,自然有绝艺在身,既然各位叔叔大爷想看看,我们就献献丑!兄弟,来,咱们也展示展示!”

  说完,冯焕拽着展平,就到了开封府的差官棚,这有演武场。好么,这一热闹,包大人和红笔师爷公孙策都听着信了,都想过来看看。大家拥簇着包大人做了主位,公孙策坐了副位,其余人在侧坐相陪,大伙儿都要看看这俩新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展平一看,不练不行了,于是收拾收拾衣服,提剑在手:“包大人!公孙大人!各位爷爷、叔叔大爷们,我练的不好,请各位指点!”

  说完,展平走行门迈过步,练了一趟八仙剑,紧接着,放下剑,又练了一趟拳脚,大伙儿一看,还行!有点基础,抬胳膊动腿,颇有展昭年轻时的风范,但是缺点经验,招数也欠点火候,总体来讲,比小七杰要弱一截,但胜在年轻,以后多加历练,前途不可限量。

  练完之后,包大人也点点头,别看包大人是文官,和这些高手们呆的时间长了,也懂一些。等练完了,包大人问了:“孩儿啊,练得还不错,其余的你还会什么?”

  “嗯,书法我也练过点,医书我也看过点,我听说包大人断案入神,我自己也钻研点,但都拿不上台面!”

  “哎!没关系没关系!自己努力就好。公孙先生,你看看展平的能耐!”

  “是!”

  公孙策,那是文科方面的全才啊!他让展平写了写书法,考了考他的医术和断案能力,最后说了:“包大人,展平的能耐有些基础,假以时日,肯定能成才啊!”

  展平还挺谦虚:“哎!公孙大人,我这点东西拿不上台面,还得从基层做起,以后还得请您和包大人多指点。”

  “那没问题!”

  下面改冯焕了,冯焕一看:“呜呀!我先给大家练个轻功!”

  冯焕说完,使劲一运气,双脚点地,起!结果高度不够,勉强扒住房檐,自己又刨哧了半天,才勉强上房,还给踹下两块瓦来。大家“哗”,全乐了。再看冯焕,面红耳赤啊:“呜呀!各位,轻功我稍微欠点火候,但我刀练得好啊!”

  唰唰唰,这刀一练,大家伙儿更乐了!怎么回事呢?就冯焕这趟刀,比二百五稍强点,对付个一般人还行,碰上个高手,不出三五招就得完!

  有人还嘀咕呢:“嘿,真不愧是冯渊的侄子,这刀法,比冯渊还次!”

  “哈哈,可不是,都说冯渊和房书安是开封府两大草包,现在成三大草包了!”

  这话,冯焕一点没听见,练完之后还白话呢:“各位,我这刀厉害吧!”

  包大人一看,不好驳他面子:“好!孩儿啊,练得还不错,你打算当个什么官呢?”

  “呜呀!包大人,就我的才能,肯定差不了,这一年在您这,我能挣个五六百两银子,休一个多月假就行!跟大家伙儿一样,滋滋润润的就行!将来也能得个荣华富贵!”

  这话一出,大家都气坏了!好么!一年挣个五六百两银子,这得是四品带刀护卫的待遇啊!再说一个多月的假,想都甭想!我们这些校尉看着风光,实则爬冰卧雪,鬼门关前转了好几回了!这小子人不大,口气不小啊!

  再看冯渊,他彻底挂不住劲了,冯焕是他的侄儿,今天也就是丢他的脸,这家伙上来就给了冯焕两个嘴巴:“呜呀!混账乌鳖羔子,臭脚老婆养的!你口气可真大啊!就你叔叔我,也没这待遇!我可警告你,别老想着荣华富贵,俗话说,做人莫学涪陵公,荣华富贵终成空!”

  冯焕听了,当时一梗梗脖子:“唔呀!叔叔啊,这话我听过,到底什么意思啊?”

  “这……”

  冯渊当时也被噎住了,说实话,这话老说,怎么个典故还真不知道!

  再看包大人,包大人乐着,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这俩孩子,都是可造之材,展平不必说了,冯焕虽然滑头,功夫不高,但鬼点子多,非常机敏,跟他叔叔冯渊,以及房书安很像,这类人,平常看着不靠谱,关键时刻能起大作用!要说开封府,现在人才有点青黄不接啊!老一辈的展昭、蒋平,年事渐高,不能长途奔波;新一辈的,从厉害的徐良、白芸瑞,到差一点的小七杰等人,可堪大用,但身份在这摆着呢,要是跑个腿儿,送个信儿,做个侦查,打个前站,纯属浪费。至于大汉龙涛、二汉史母之流,武功不说了,反应也慢,送信去,说不清楚;打前站,没准就直接钻人家圈套里去了。真正能跑基层的,无非也就是小侠龙天彪、臭豆腐冯渊等人,人太少,即便把展平和冯焕加上,也不多!

  包大人主意已定,没想到这时候,冯焕蹦过来了:“包大人,您博学多才,我叔叔不知道这典故,您应该知道吧?给我讲讲呗!”

  包大人一听,也好,这个典故也很有意思,正好讲讲给年轻人浇盆冷水,省的以后吃亏!可还没等讲呢,管家包兴进来了:“包大人!了不得了!”

  包大人一看:“何事惊慌?”

  “哎哟!包大人!不好了!刚才庞太师府的管家庞光来报,他去收账,被俩暴徒私设公堂,打了一顿,求咱们给破案呢!”

  “哟!有这事?庞光有没有说,暴徒长得什么模样?”

  “说了!这俩一个挺俊,一个挺丑,说话还呜呀呜呀的。”

  这时候笑面郎君沈明杰一拍大腿:“好啊!我说刚才私设公堂是怎么回事呢!你们俩惹大祸了!”

  这回对上号了,众人赶紧再让冯焕和展平把事情讲讲,等说完之后,包大人气得胡子直抖!怎么回事呢?原来,他们碰上那个张三,根本不是什么良民,而是经常欠账的无赖。这回又把庞太师的人给惹了,这庞太师庞籍,非同小可啊!年轻之时,在西北指挥军队和西夏对阵,立有军功,连皇上都得敬着三分,现在庞太师年岁渐高,多少有点骄纵手下,但包大人对他也是能不惹就不惹,毕竟同朝为官嘛!好么!这回冯焕和展平把人家的大管家给打了,这娄子也就捅到天上了!

  这回,大家伙儿都明白了,冯焕和展平没法跟开封府待了,这该如何是好呢?最后,还是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脑子快:“哎我说各位叔叔大爷们,我倒想起一个去处,可以让我这俩兄弟暂避一时。”

  “哟!哪儿啊?”

  “让他们去草桥镇的安乐府,找范荣华范千岁啊!范千岁,那是皇上的干兄弟,庞太师也惹不起,而且拿的薪水不低,也算个闲差。二位兄弟,你们可愿意?”

  注:范荣华其人,在石玉昆版《三侠五义》中,应作“范宗华”,草桥断后之后,被封为承信郎,亦有版本说为“范仲华”。今从恩师单田芳先生版《三侠五义》、《白眉大侠》,在此书中统一为“范荣华”,官封安乐公(《三侠五义》中为永安公,《白眉大侠》中为安乐公,因剧情需要,本书继承《白眉大侠》的说法)。

继续阅读:第3回 冯焕回忆狸猫案 二侠初见范荣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