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回 赴开封兄弟相会 行仗义二侠设堂
祥春2019-09-02 16:153,532

  宋朝仁宗年间,开封城最大的茶楼——望海楼之内,客人爆满,掌柜的和小二正在张罗。

  正在此时,一个人踏进了望海楼,小二一看,赶紧过来:“客官,我们这客满了,您?”

  小二说着,抬头看这位客人,这一看,心中就有三分不喜,为什么啊?此人不到二十岁,长得可真够难看的,个头中等偏下,獐头鼠目,酒糟鼻子,一看就不是好人啊!而且这位一张嘴就骂人:“呜!呀!老子就要在这喝茶!你赶紧给我想办法!”

  小二一听,真够生气的,你这怎么出口就伤人呢?但这个小二挺聪明,一看此人的行头,短衣襟小打扮,头上戴着硬壮巾,身上穿着英雄氅,挎着包袱,后背还背着一口单刀,练武的!他就没敢小瞧:“哎呀!这位爷,我们这实在是挤啊!您要是非要这口儿,待我给您找个凉快的地方!”

  “快点快点!混账乌鳖羔子,我马上还得去开封府报道呢!”

  得,小二一听,还得罪不起!赶紧找座儿吧!

  哎,正找着呢,突然有人招呼:“那位兄弟!今天望海楼实在是太挤了!这厢来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哎哟!小二一听,可救了我了:“哎!爷,您就这边请吧!”

  “唔呀好吧!我就凑合凑合了!”

  只见这位难看的凑过去了,再看本来在桌上坐着的这位,长得还真不赖,身高七尺左右,穿着一身蓝衫,罗帽大氅,干净利落,柳叶眉,丹凤眼,面如冠玉,光嘴巴没胡子,看岁数也挺年轻,大概也是二十岁上下,座位旁边挂着个包袱,还悬着一把剑,一看也是练武的。

  再看这个难看的坐过去,这张桌子乐子大了,一俊一丑,俊的是真俊,丑的是真丑,俩人坐在一起,手中拿着茶杯,眼睛就互相瞪上了,旁边有人就开始议论:“哎!哥哥兄弟!这俩什么情况?”

  “我听着,这个难看的,好像有开封府背景,那个年轻的,不太清楚。”

  “不会是江湖人士来此寻仇的吧,哎!听这意思,丑的是开封府包大人的手下,俊的不会是个贼吧?你说这么俊的人,怎么当了贼了呢?”

  哗!说什么的都有。

  再看一俊一丑这张桌上,丑的坐下,点了一壶茶水,还有瓜子、糖块什么的。等坐定之后,俊的那位一抱拳,低声说道:“这位兄台请了!怎么?我刚才听说,您是要去开封府报道?”

  “呜呀!没错!你问这个干什么?”

  “哈哈!在下不才,也准备去开封府报道!”

  “唔呀那真是巧了,兄弟你有没有引荐人啊?”

  “当然有,在下名叫展平,我三爷爷就是开封府的台柱子,南侠御猫,展昭展雄飞!”

  丑的这位一听,当时就蹦起来了:“呜呀!兄弟,咱们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人一家人啊!我姓冯,叫冯焕,我叔叔,也在开封府,担任六品校尉,人送绰号,圣手秀士,名叫冯渊!”

  展平一听就乐了:“哟!听说过啊!开封府两大草包之一,臭豆腐冯渊!”

  一遭人嘲笑,冯焕急了:“混账乌鳖羔子!你才是臭豆腐!你们全家都是臭豆腐!你们全家都是大草包!”

  俩人就吵吵起来了,哎,偏巧这时候,茶馆门口乱了,“哗!”

  “了不得了!”

  “要出人命了!”

  这外头一乱,展平和冯焕俩人也不吵了,赶紧长身往外面观看,这一看,好么!茶馆外头真打起来了,一个胖子,衣着华贵,他正指挥着三个家丁,把一个人往死里揍!里面这位被打得满地乱滚,痛苦非常。

  桌上的两位少侠客,那都是练武的,平常听老辈儿行侠仗义的故事听多了,一看这情况,马上怒了,冯焕就说了:“唔呀!怎么着?哥们,咱都是开封府的后人,不能看着出人命吧?”

  展平哼了一声:“哼!当然不能,你看着吧!”

  唰!展平挪开凳子,一纵而起,“啪啪啪啪”,踩着路人的肩膀就闯进圈内,后头冯焕一看:“等等我!”

  他也纵身往起跳,结果一下没跳好,扑腾,直接砸到了前头路人的身上。

  “哎哟!你干什么砸我啊!”

  “呜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借光借光!”

  冯焕赶紧挥手,开始往前头扒拉,也别说,他手头练过点功夫,还挺有劲,一捅人家的胳膊,还挺疼,他就这么往里挤,但围观的人挺多,他就费了时间了!

  再看展平,轻松跳进圈内,大喝一声:“住手!”

  一声断喝,把里面打人的几位吓了一跳。再看为首的那个胖子:“怎么着?你谁啊?竟然敢管爷爷的大事!”

  “你这都快打出人命了,我们就不能不管!”

  “嘿!他欠钱不还,我打他,那是应该的!”

  展平看了看被打的那位:“你叫什么?你真欠这胖子的钱?”

  被打的那位,一看救星来了,赶紧磕头,指着那个胖子就说:“小人张三,我前年跟他借了十两银子,结果我万万没想到,这是高利贷,今年我还钱的时候,他告诉我,应该还二十两,小人还不起,就这样被他们打了!”

  展平怒目圆睁:“娘的!高利贷!胖子,你缺不缺德啊!”

  这胖子也急了:“嘿!小子哎,可着整个开封府,也没有敢管我的!你哪条道儿上的?”

  展平本来想亮身份,毕竟开封府的差官们,名气还是非常响的,但他又一琢磨:这都是老辈的能耐,我们沾光也不算什么,将来闯江湖,得靠着我们自己!所以他话锋一转:“你要问爷爷啊,爷爷姓祖名宗!”

  这时候冯焕好不容易挤进来了,一看展平报这个名,他心中暗笑,也补了一句:“呜呀!还有我!我是他兄弟,老子姓祖名先!”

  “哦!你们是祖宗和祖先……我呸!你们俩小子敢涮我!来啊!揍他们!”

  三个家丁往上一闯,就要开打,而咱们说呢,展平和冯焕,那也都是练武的出身,手脚利落,也没费劲,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就把三个家丁打翻在地。这胖子一看不好,这俩都不好惹啊,转身想跑,冯焕一看,快纵两步,一把掐住了胖子的腕子,手上一使劲:“哎!”

  “哎哟!哎哟!你们要干嘛?”

  冯焕一乐:“残头萝卜胖子,你不是说整个开封府没人管得了你吗?今天我们来管一管!”

  说着,也不管胖子乐不乐意,拽着他就往茶馆走!这胖子再想跑也不行了,冯焕捏的是他的寸关尺,那是穴位,只要一使劲,胖子半边身子都瘫了,只能听话了。

  再看冯焕,拖着胖子就开始吵吵:“呜呀!大家起开起开!我们要升堂问案啦!兄弟,你把张三也带过来!”

  展平一看:“兄弟,你到底要干什么?”

  “呜呀!升堂问案啊!我说兄弟,你字写得如何?”

  “哦,我啊,学过几年书法,写得还行。”

  “那就劳烦你给我当个师爷!来吧!”

  冯焕一把把胖子撇在地下,然后搬了一张桌子:“呜呀!小二!”

  店小二在旁边都看傻了,这二位什么来路啊?他是不敢惹,赶紧过来:“爷!您找我?”

  “呜呀!给我拿文房四宝过来!另外,大家谁还愿意给我帮个忙,当个衙役,喊几声,我这里有纹银相赠!”

  说着话,冯焕还摸出几两银子,往桌上一放。

  再说人群之中,真有那不嫌事大的,站出来几个,分列两旁,冯焕一看,高兴,搬了桌子椅子,自己坐下:“呜呀!升堂!”

  旁边的临时衙役一听,赶紧喊:“威!武!”

  冯焕还挺有派头的,一拍桌子:“呔!张三,你借了这胖子十两银子,两年之间,他让你还二十两,对不对?”

  张三赶紧往上磕头:“没错没错!青天大老爷,小人万没想到,这是高利贷啊!”

  “好吧!我说展兄弟,你记录了没?”

  展平在旁边呢:“放心,我都写好了!”

  “好!画供!”

  张三画供了,冯焕清了清嗓子:“呜呀!兀那胖子!你为什么办这缺德事?”

  再看胖子,还不服呢,嘴撇得跟瓢一样:“小子哎,你算哪颗葱哪头蒜啊?你看看,这是张三跟我的契约,私凭文书官凭印,这官司打到开封府我都有理!”

  这话倒是不假,冯焕再看看张三:“呜呀!张三,你这作何解释?”

  “哎哟!青天大老爷!我哪儿想到这是高利贷啊!我们之前讲好了,就还两分利,结果落到纸面上,就成了高利贷!老爷!是他蒙我!我一时不查,犯了错!”

  胖子一听就急了:“你小子放屁!”

  说着,胖子抬脚就把张三踹了个跟头,这下冯焕可急了:“混账乌鳖羔子,胖子,你竟敢搅闹公堂,来啊!给我打他二十大板!”

  这令一下,旁边临时的衙役们当时面面相觑,没人敢动手。冯焕一看:“呜呀!你们为何不动手?”

  下面有个临时的衙役嘴快:“大老爷,他可姓庞!”

  “臭脚老婆养的!他姓胖又能怎么地?他姓瘦也得挨揍!你们不打,我可打了!”

  冯焕说干就干,直接在地上找了根木棍,过来就把胖子放翻了:“呜呀!我叫你姓庞!我叫你放高利贷!”

  乒乒乓乓,一棍接着一棍,把胖子揍得嗷嗷直叫:“小子!你等着!我非找开封府去!”

  “呜呀!老子就是开封府!叫你找开封府!叫你找开封府!”

  这一棍接一棍,揍得旁边的展平直害怕:“兄弟!打住!住手!别打出事了!”

  冯焕还不服呢:“呜呀!他还敢说找开封府,这我就来气!还有八下,打完了再说!”

  这正打着呢,只听得外面的人群,“哗!”,是一阵大乱!

继续阅读:第2回 侠客面见包青天 二小避祸安乐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