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 安乐公突噎蒋平 三人组同赴滑州
祥春2019-09-02 16:153,318

  听闻包大人带着手下的主要班底去滑州,安抚民众,展平冯焕全都忍不住了,要去帮忙!而范荣华呢,感于包大人当年的帮助,也想去帮忙。

  可三人想走,没那么容易,留守的翻江鼠蒋平很明白,眼前这三位,可以说,都是菜鸟,去了还不够添乱的!而且安乐公范荣华,按朝廷的等级,那也是一等的公爵!真要出了问题,自己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是极力反对,情况一时间陷入僵局。

  要说这会儿,还是冯焕鬼主意多,他一看,展平说不过蒋平,自己上也是白搭,我这蒋四爷爷可不是一般人,别看现在年岁稍微大了点,但脑子极快,想把他绕进去,没那么容易。可这家伙脑子一转,干脆一捅范荣华:“唔呀!我说范千岁!”

  “怎么了?”

  “你听见没?蒋四爷爷不让咱去!您说该怎么办啊?”

  “嘿哟!我也想去,我哪儿知道该怎么办呢?”

  “唔呀!范千岁,说句实话,想制住我蒋四爷爷,只能您来了!”

  范荣华一听,不明白啊:“我?我怎么办?人家可代表包大人呢!”

  “哎哟!范千岁!您想想,您是千岁,皇上的干兄弟,有安乐公的爵位。我蒋四爷爷哪儿有您高啊?虽说他能代表包大人,可您这身份,皇上的干兄弟,有什么事都能拜托皇上啊!我蒋四爷爷再大,能有皇上大吗?拿皇上吓吓他,肯定管用!要不然,咱们就都去不成了!”

  范荣华一听,也对啊!好不容易有心出去一次,怎么能夭折呢?所以想了想:“咳咳,蒋大人!”

  “哎!安乐公!”

  “蒋大人,你不知道啊,我们这次去,可不是去玩的!我们是去帮皇上解决问题的!你要是不同意,我这进宫找我皇上哥哥去,看我皇上哥哥怎么说!”

  得!这话还真把蒋平给噎住了!咱们书中代言,蒋平就担心这手!刚才那么横,就是欺负这仨菜鸟不懂皇上!可他们误打误撞,竟然把皇上拿出来了!这事真要让皇上知道,皇上没有不同意的!要知道,当今圣上那可是真不错!仁慈不说,真是把国当家一样治理啊!如果出了什么大事,前头不太好解决,没别的,就把皇室成员派去坐镇。之前呢,八贤王还年轻,所以这活儿八贤王干得多。可近些年,八贤王年岁渐大,在南清宫不爱活动了。可其他的皇室成员多提不起来,尤其这次,一听滑州有暴民,全都不吱声了。要是范千岁提出要去,皇上肯定同意,这等于又多了一层牵制。可就范千岁这点本事,最多当过地保,去了添乱不说,要是再出点事,我该如何是好!

  蒋平这一愣,冯焕看出来了:“哎呀!蒋四爷爷您放心吧!我们跟安乐公去,肯定保护的好好的!”

  蒋平叹了口气:“也罢!那就这样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们俩,范千岁要是有任何的问题,我可要你们脑袋!”

  哎,这句话就算默认了。展平在旁边偷偷直乐:嘿嘿,还得说冯焕这家伙坏啊!碰上这情况,我还真玩不转!

  想到这,展平和冯焕拉着范荣华就要往外走,突然蒋平在后面:“回来!”

  “哎!蒋四爷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蒋平叹了口气:“我说范千岁啊!您要去灾区的心,我明白,只不过我觉得,您还是进宫一趟,跟皇上报个备吧,就算不排出皇家的銮驾,也让皇上给派十几二十个高手,有备无患啊!”

  “算了算了!蒋大人啊!我们还是微服私访比较方便。”

  “那您也得报个备啊!不然皇上怪罪下来,我们怎么办啊?”

  范荣华一听,可也是:“好吧,蒋大人啊,那就拜托你给我们写一份公文,跟皇上说一声。另外,蒋大人,我这一年的供奉银子应该不少吧?”

  “可是不少!”

  “那就拜托您写公文的时候,跟皇上说一声,我自愿捐出一年的供奉给灾区!”

  这话一说,展平和冯焕当时吓了一跳,展平和冯焕心说:我们这个范千岁还真大方,动不动就捐了一年的供奉,得!看来我们这一年的薪水又该泡汤了……

  蒋平也吓了一跳,蒋四爷一听,哎哟!我们这个范千岁看来真上心了,不过这事也没法弄啊!

  “哎我说范千岁,这个事,得您自己写公文,往上汇报才行。我这个……,不方便啊……”

  范荣华当时一脑袋黑线:“你就办了得了!你不知道我不认字吗?”

  蒋平一听,好么!我把这茬给忘了!得,赶紧的!

  好在公文的形式就那么些,蒋平为官也有年头了,对这个也大概清楚,就这么代替范荣华,写了一封公文。下面得范荣华签字和盖章啊!好在范荣华早年间当过地保,签名还行,就这样,哆哆嗦嗦就把名给签了,然后拿追魂锣沾了印泥,往上一盖,这也算印章了!就这样,蒋平又派手下人,按范荣华的吩咐,回草桥镇送信,找人看家。另外,也给三个人预备了应用之物,嘱咐了好一阵儿,这才把他们放出来。三个人轻装简行,直奔滑州。

  这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自不必说,咱们且说三天后,范荣华等人终于到达了滑州境内的胙县,范荣华放眼一望,嚯!成群的流民无处可去,一个个衣衫破烂,挤在刚搭的棚子里,细细看去,也是面黄肌瘦。范荣华他们仨一来,马上引起了众人的注目!

  怎么回事呢?要说范荣华本人,情况还好,都是旧衣服,追魂锣掖在包袱里,九曲弯弯棍虽然在手里拿着,但不识货的人也不认识。可展平和冯焕不一样啊,俩人都是少侠客,衣着光鲜,手持武器,跟这的情况完全不搭调,所以走到哪儿都被人看。范荣华呢,别看他没什么文化,但毕竟当过地保多年,对民间的事情很明白。所以范荣华赶紧把俩兄弟叫住:“哎!我说两位兄弟!”

  “范千岁,您有什么事?”

  “哎!出门在外,就别千岁千岁了,你们俩就叫我大哥就行了!我可跟你们说啊,咱们这趟出来,别太扎眼了,灾区这里,咱们还是低调点好!”

  展平一听:“那好,大哥!那咱们怎么低调呢?”

  范荣华歪了歪脑袋:“你们看啊,咱们这是在灾区啊!你们的衣服都太整齐了,最好换上点破衣服!我这都背着呢,你们也换上吧!”

  范荣华说着,把身上的包袱打开,展平和冯焕一看,鼻子都气歪了,好么!这衣服,跟范荣华身上穿的差不多,真称得上破衣烂衫,穿上简直就是个叫花子!冯焕一点好气也没有:“哎我说范千…,啊不,大哥啊,我们都是少侠身份,穿这个怎么行啊?闹不好得招虱子!”

  这时候,展平也在旁边抗议:“大哥,这着实有点……过分啊!我们穿这个,要让别人看见,这不是太丢人了吗?”

  范荣华一瞪眼:“别废话!咱们可说好了啊,咱们来,不是游山玩水。这开开眼界在其次,主要得帮着包大人查查案啊!这地方你们没来过,不懂!我当过地保,我知道,这种地方要是穿得太扎眼了,干什么都不方便!听话!”

  展平和冯焕拿着破衣服,看了又看,实在是恶心,最后俩人一对眼色,耳语了几句,展平就说了:“大哥,咱们这么办行不行?您这衣服,我们穿,可是咱们住哪儿啊?总不能跟这些灾民一样,风餐露宿吧?我们看,还是到滑州城里再做计较,咱们住个店什么的,也方便。等出来调查的时候,咱们再换衣服行不行?”

  冯焕也跟后头帮腔:“唔呀没错!大哥啊,咱们这些东西,包括兵器什么的,咱都得收拾收拾,我们赤手空拳什么的,也不放心啊!而且,估计包大人也得坐镇城里,咱也不能老跟外头飘着啊!”

  范荣华一听,这倒是有道理。于是仨人就进了滑州城,当然了,受灾期间,门口查的还挺严,不过开封府蒋平那边,早给他们预备好了两套东西,一套就是普通路引,还一套是官府的龙边信票,这都是证明身份的,依据情况不同,他们自行选用。这次范荣华他们没用正牌的,就用普通路引,进了滑州城。

  再看滑州城里,不愧是州郡治所,比外头强上不少,买卖铺户还都开张。三个人先找了个客栈,打算住下,可没成想,店小二一看范荣华的打扮,马上过来了:“哎哎哎!这地方是你进来的吗?我们这住店得交钱!去去去!要饭去外面要去!”

  展平和冯焕一看,赶紧过来:“干什么?干什么?你说什么呢你?”

  “哎,二位客官,我没说您们,我说他!”

  这小子一指范荣华,冯焕当时急了:“混账乌鳖羔子,臭脚老婆养的!你什么意思?他是我们的大哥!我们请他来住店行不行?你就说,你们这的上房,住一晚上多少钱吧?”

  “哦,小店的上房,一天要二两银子。”

  展平一听,直接掏出十两银子,拍在桌子上:“行了!我们包一个房间,先住五天再说!”

  店小二一看,哟!真是银子!他心说:好么!我们这刚遭灾,就有人攀上外地的富亲戚了,真够幸福的,我要有个富亲戚多好啊!我也不干店小二了!

继续阅读:第9回 三人组打探情报 二钦差分工合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