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回 包青天出巡滑州 二少侠心急亲人
祥春2019-09-02 16:153,325

  范荣华带着展平、冯焕,去了开封府,准备面见包大人,结果包大人还没在,去滑州赈灾了,负责留守的只有翻江鼠蒋平,这对于展平和冯焕,也是老前辈了,得叫爷爷。

  面对一脑门子官司的翻江鼠,展平、冯焕还挺轻松,因为就他们听说的,开封府,包大人,那是无所不能。所以还挺轻松的:“哦哦,我们听门口的人说了,滑州那边,黄河决口了!包大人因为这个,奔滑州去了。”

  “唔呀!没错!看来包大人真是闲不住啊,有事就得当钦差,去外面平事去!”

  蒋平一听,直拍桌子:“哎呀!各位啊,你们说的不对啊!这样吧!这事说来话长,我听说你们来找包大人的,你们先说什么事,我能办就先办了!”

  “行!”

  于是,展平、冯焕俩人原原本本,把范事贪污钱的事说了一遍,范荣华也跟着补充两句。蒋平听完,捋了捋他的老鼠须子:“几位,这么说吧!包大人和范千岁的关系不一般,我们开封府的人都知道。按说呢,这事我们应该负责到底,但奈何现在着实缺少人手啊!你看见没,包大人临走,就给了我一班人马留守,我现在是拆成两拨轮班转。这样,海捕文书的事,我能先给你们办了。派遣校尉一事,容后再议。”

  蒋平的效率还挺高,赶紧就派人去弄海捕文书了。这展平和冯焕就觉得奇怪,开封府很少这么狼狈!好么,连包大人在内,老少英雄全体出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范荣华也挺关心:“我说蒋大人!”

  “哎别别别,范千岁,您叫我蒋平就行!”

  “好吧!蒋平大人呐,包大人那儿到底怎么个情况?您能不能给我们说说?”

  蒋平一看,人家范千岁问,自己不好意思不说,赶紧一抱拳:“哎,范千岁啊,是这么回事。半个月前,滑州一带的黄河决口,数万百姓流离失所。范千岁,您也知道,这水火无情啊!好在当今万岁明白,得报之后,赶紧派遣钦差,带着救灾银五十万两,赈济粮五十万斤,前去灾区。”

  冯焕一听,开始咋呼了:“唔呀!怪不得包大人如此忙呢?你看见没,就是当了钦差啊!”

  没想到蒋平一听,一点好气也没有:“嘿!要是包大人当钦差,那就好了!本来嘛,可能圣上也想派包大人前去,没想到半截让人横插一杠子!”

  “嗯?是谁那么大胆子?”

  “唉!这问题也没法说,政治嘛!现在都看得出来,如今朝堂之上分为两派,一派以杜宰相为首,包括包大人在内,大家都是为了大宋的前途打拼。另一派,就是之前刘太后留下的势力。”

  展平和冯焕一听,这什么情况?之前刘太后狸猫换太子,蒙骗陛下多少年,多大罪过啊?怎么还有余党呢?蒋平一看,知道这俩后辈不明白,所以继续说:“哎呀,我知道你们不理解,我说了嘛,政治!政治!而且当年刘太后垂帘听政,说实话,也没给大宋捣乱,还是有功的。所以死后,陛下也没追究。而且对她的部属,也尽量优待。这手,我刚开始也认为是陛下仁慈,可后来我才知道,陛下根本就是玩权术呢!留着刘太后一党,跟杜宰相包大人这边互相牵制!”

  展平当时听傻了:“我说蒋四爷爷,这不至于吧!我们听着,陛下可是仁慈非常,是好皇帝啊!怎么还玩上权术了?”

  这话一说,冯焕赶紧拍拍展平:“唔呀兄弟!这你肯定不懂!人家是皇上,自然有特殊的手段,要不人家能当皇帝,你当不了呢!”

  好么!这话一说,有点大逆不道啊!蒋平一听,赶紧咳嗽:“咳咳!冯焕啊,眼光有进步,但这话以后别说,自己明白就得了!咱们自己人无所谓,皇上也仁慈,问题不大。可你要是哪天嘴一歪歪,让哪个不对眼的揪住破绽,可够你一呛啊!”

  “唔呀明白!四爷爷放心,我到外头肯定闭嘴!您继续说吧!”

  蒋平点点头:“嗯!反正刘太后一派,现在主要的当家人有两个,宫里就是郭皇后,外朝就是副宰相,参知政事王大人。这次赈灾,皇上是刻意让他们表现表现,王大人呢,推荐了工部侍郎丁大人担任钦差宣谕使,前去赈灾,并修复黄河决口!”

  冯焕一扑棱脑袋:“唔呀四爷爷,我明白了,这个丁大人肯定也是刘太后一伙的,不过包大人出差是怎么回事呢?”

  展平也问:“是啊!蒋四爷爷,这不都派了钦差了吗?包大人干什么去了呢?”

  “这个问题嘛,本身的确没包大人什么事。可陛下竟然在丁大人出行之后一天,皇上又指派了包大人,担任钦差安抚使,也去了滑州。”

  展平和冯焕吃了一惊:“怎么?一趟任务派俩钦差,真奇怪啊!”

  “唔呀!我也这么看!皇上怎么想的呀?”

  蒋平冷笑一声:“怎么想的,真不知道,反正我在开封府也有些年头了,一趟任务,同时派俩钦差,我也是头次见!”

  这时候,冯焕倒是反应快:“唔呀四爷爷,我想问,咱们当今圣上是不是要搞制衡啊?您看啊,丁大人是参知政事王大人一派的,皇上再派包大人,两相制衡,是不是这意思啊?”

  蒋平挠挠头:“嗯!刚开始我也这么想,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包大人去,也是参知政事王大人推荐的,据说,王大人认为,滑州遭灾,民众情绪容易激动,包大人去,更有助于平息民情,皇上照准。说实话,这情况我也判断不了,现在看,可能是王大人想要堵住文官派的嘴,所以采取的非常之策。要知道,王大人可是老狐狸了,历经三朝,又是先帝托孤的重臣,有些手段也正常,不然,就凭他们的阵容,早就输干净了!”

  蒋平和展平冯焕,三个人聊得热火朝天,范荣华没声音了,三人一听,这怎么回事呢?再一看,当时鼻子都气歪了!好么!范荣华早坐椅子上睡着了!展平赶紧摇晃:“哎!安乐公!安乐公!范千岁!”

  喊来喊去,范荣华终于醒了,揉揉眼睛:“哦!你们说完了?”

  “啊!说完了,我说范千岁啊,您怎么还睡上了?”

  范荣华叹了口气:“唉!你们说的这些,我全不懂,听着累,眼皮子发沉,就睡着了。啊怎么着了?我就听说,包大人没当上钦差,然后呢?谁当上钦差了?包大人怎么也出去了?”

  展平一听,脸差点没拍桌子上,得了,谁让我们得伺候这位爷呢?于是展平喝了口水:“范千岁,这次是工部侍郎丁大人担任宣谕使,包大人当了安抚使,两位都是钦差,都去了滑州。”

  “哦!是这么回事啊!”

  展平说完,赶紧对着范荣华举了一个躬:“范千岁,看样子我得跟您请个假了,谁都知道,灾民的事最难办,吃不上喝不上,就有可能造反。我三爷爷跟着包大人去办案,我十分担心啊!所以我打算去看看,帮包大人一臂之力!”

  冯焕这会儿也蹦起来了:“唔呀没错!灾民饿到了极限,没什么怕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范千岁,我叔叔也在滑州,所以我得和展平一起去!哪个混账乌鳖羔子敢对我叔叔不利,我非把他剁零碎了不可!安乐公,您这边,先对不住了,您要不先回家等我们?要不您住开封府也行,我们回来接您。反正您家也没什么别的,就点鸡鸭鹅之类的,让邻居喂喂就得。”

  没想到俩人一说这话,范荣华的劲头上来了:“哎!你们俩说什么呢?包大人之前可说了,你们现在是我的护卫,还想私自行动吗?”

  “哎呀!那范千岁,您也得理解我们,我们亲人在那边呢!”

  范荣华一哼:“哼!那也不行!除非,你们带我一块儿去!”

  嗯?俩人一听,这有意思啊!

  “怎么?范千岁?您要跟我们一起去?”

  “是啊!我原来在草桥镇,也过过苦日子,那滋味真不好受啊!而且你们都说了,这件事肯定不简单,咱们去看看也好,能帮助帮助包大人是最好了!你们不知道吗?皇上赐给我一面追魂锣,一根九曲弯弯棍,上打昏君,下打谗臣,这肯定有用!还有就是,我这些年憋在草桥镇,也没出来过,难得咱们有钱了,我也想开开眼!至于家里嘛,你们说的没错,到时候送信回去,让刘老头再给我看两天就行!”

  嘿!展平和冯焕一听,这个美啊!

  “哎哟!安乐公!范千岁!您要是跟着,那就太好了!”

  “唔呀!范千岁,有您那两样宝物,您比钦差都厉害!”

  仨人聊着,那叫一个高兴!可蒋平那边不行啊!看这三位兴高采烈,他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紫,好么!这俩二货不知道天高地厚,带着范千岁,哪儿乱就往哪儿去,还嫌我们事不够多是不是?所以他一拍桌子:“闭嘴!展平!冯焕!你们俩带着范千岁,都给我回草桥镇,安安静静的呆着去!不回去也行,给我乖乖住到开封府,我这管你们吃,管你们喝,就是不许给我去捣乱!”

  “哎哟四爷爷啊,我们真是想去帮忙的!”

  “少废话!现在包大人不在,开封府我做主!你们敢随便行动,我决不允许!”

继续阅读:第8回 安乐公突噎蒋平 三人组同赴滑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