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 胖管家莫名失踪 安乐公急赴开封
祥春2019-09-02 16:153,530

  展平、冯焕绑了范事,返回安乐府,面见范荣华。他们俩也坏,把从范事那搜来的五百两银票递给范荣华,范荣华吓了一跳,听说之后还怪俩人,怎么能这么对付范事呢?哎,说着说着,范荣华反应过来了,我这一年就一百二十两银子,范事哪儿来的五百两呢?

  展平和冯焕一看,真不容易,您总算反应过来了!于是展平赶紧上前一步:“范千岁,我有下情回禀,您是不知道啊!以您的爵位等级,朝廷绝对不可能一年只给您一百二十两银子,那不成打发要饭的了?具体的,当然我不清楚,但我听三叔爷爷说过,像您这公爵级别的,每年的供奉至少得两千多两银子!我就想问问,这个范事在您府上几年了?”

  范荣华掐着手指头算了算:“嗯,大概三四年了。”

  冯焕一听,一蹦三尺高:“唔呀!范千岁,那这个混账乌鳖羔子贪了好几千两啊!我要知道这情况,一定得吃他的肉,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展平一听,还赶紧劝:“得啦得啦,你也别生气,贪图荣华富贵没个好,这范事也一样!这不老话说的好吗?做人莫学涪陵公,荣华富贵终成空!”

  这边吵吵,范荣华还一脸不信:“不可能吧!二位,我觉得范事他应该不至于。而且就现在的生活状态,我已经感觉不错了,至少比我那会儿当地保强多了!天天能吃上皇粮,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快活啊!”

  展平和冯焕听着,鼻子都快给气歪了,好么!我们这个范千岁还真是容易满足啊!不过这也好,肯定不会去为非作歹。不过说到这,展平已经对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安乐公没脾气了,可冯焕不一样啊,他看范荣华还挺满足,反嘴一句:“唔呀!我说范千岁啊,我问一句,您这么多钱没了,您不心疼,好!那咱们且算您大方。可这好几千两的银子,不是小数啊!范事这家伙要是用这钱干什么坏事,也没准啊!到时候人家一查,钱是您范千岁的,这不等于是您让他办的坏事吗?至少来说,您有失察之罪。到时候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您,您说您冤不冤?”

  哎,这话一说,管用!咱们说范荣华这个人,容易满足没错,但内心里还有正义感,最受不了人家说他办坏事。冯焕这一激他,范荣华站起来了:“哎!这我还真没想到!好这个范事啊,吃我的喝我的拿我的,还得说我指使他办坏事!不像话!我问你们,这个家伙在哪儿呢?”

  展平一听:“范千岁放心,我们把他绑在树林里了。”

  “好!你们稍等等,我拿点东西,咱们一起走,我倒要问问这个家伙,都拿我的钱干什么了!真搞出什么坏事,我都得受连累!”

  “唔呀!范千岁放心吧!咱们今天就好好的调理调理这个范事,他要不说,我就往他脑门上刻乌龟!再不说,我就切他的手指和脚趾!”

  展平一看,服了!这冯大坏水的嘴还真好使!要凭我,还真没法对付这个范千岁!

  书说简短,范荣华出门,也没什么拿的,就把他的追魂锣和九曲弯弯棍拿着,三个人就出了门。也别说,范荣华以前是穷苦出身,并非养尊处优的富二代,还挺能跑,虽说比不了展平和冯焕,在一般人中,也算不错的。就这样,当天下午,三个人就回到了那片树林,可没想到,三个人气势汹汹的进了树林一看,里面早就空空如也!没人了!只是绳子和匕首在地上散着。展平一看,赶紧过去检查,这怎么回事啊?结果仔细一看,好么!绳子是被割断的,范事明显是被救了!

  范荣华一看这情况,气的是捶胸顿足啊:“啊呀呀!可恶的范事啊!怎么跑了?这该如何是好啊?你拿着我的钱满处办坏事,还得把屎盆子扣我头上,这该怎么办呢?”

  展平一看,赶紧安慰吧:“范千岁别担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事也好办,我们俩现在去趟开封府,找包大人发一封海捕文书,再撒下几个精干的校尉,这范事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得被抓回来!”

  “唔呀!没错!范千岁您就放心吧!我们这就去!”

  “等等!”,范荣华一招手,“二位老弟啊,说实话,我也好长时间没去开封了,既然要去,我也溜达一趟,顺便看看我的俩哥哥!”

  俩人一听,当时懵了,俩哥哥?范千岁不是光棍一人吗?哪儿来的哥哥?这时候展平一拍脑门,对!想起来了!我们范千岁,那是李太妃的干儿子,李太妃的儿子,就是当今天子,而且李太妃因包大人草桥断后之功,也把包大人收了当干儿子,这俩还真都是我们范千岁的干哥哥。想到这,展平和冯焕脖子上直冒凉气,好么!亏得我们没细究范千岁的辈分,不然的话,包大人跟展昭称兄道弟,我们得管人家叫爷爷!

  三人说走就走,范荣华心也挺宽,反正自己的安乐府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就嘱咐邻居刘老头帮着看门,他呢,就跟着展平冯焕,赶奔开封府。

  这草桥镇离着开封府,大概三百里左右,这距离可不近啊!不过好在范荣华也是受惯了苦的人,脚程不慢,所以三个人脚程加紧,两天的功夫,就到了开封府。这展平和冯焕还美呢!哎呀!今天怎么说也能开开荤了,这些日子在范千岁那,饿的我们眼睛都绿了!我们可得跟长辈们说说,这给我们介绍的什么工作啊!连顿好饭都吃不起。

  但等到了开封府的城门这,展平和冯焕多少有点害怕,不为别的,上次痛打庞太师的管家庞光,这事也不知道包大人给我们了结了没有,万一被通缉,该怎么办呢?结果他们还在城门口找了半天,没有!嘿!看来包大人还真行,就这样给我们摆平了!

  这回放心了,于是三人组继续往开封府前进。等到了开封府大门这一看,怪了!包大人,那可是高官啊!龙图阁大学士,开封府尹,中央、地方的政务,都是一把抓的!平常告状的、跑公务的,人来人往,几乎能把开封府的门槛踏平,今天好么!门口凄凉无比,只有两个人在这站岗,还在那儿闲得直打哈欠。展平和冯焕看了就奇怪啊,赶紧上来说话:“这位兄弟请了!”

  门口站岗的一看,哦!有人来了!毕竟这也是包大人的班底,赶紧抖擞精神迎接:“哎,你好你好!您们有什么事吗?是要告状?还是举报谁?我们这全都受理!”

  展平赶紧答道:“这位是安乐公范千岁,我叫展平,是四品带刀护卫展昭的侄孙。这位叫冯焕,是六品带刀护卫冯渊的侄子。我们想找一下包大人和各位差官校尉。”

  展平这一介绍,门卫赶紧跪下了:“哎哟!安乐公范千岁!小人们有眼不识泰山,给您磕头了!”

  也别说,范荣华没架子,赶紧用手相搀:“哎哎!别介别介,我可受不起!我问你,包大人呢?”

  “额,回安乐公的话,包大人出差了!”

  嗯?三人一听,不对啊!包大人身为开封府尹,龙图阁大学士,公事繁忙,平常也不可轻动,这出什么差呢?等再问怎么回事,门卫说了:“安乐公啊,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滑州一带,黄河决口,包大人去那儿了。好在四品护卫蒋平蒋大人留守呢,要不您问问他吧!”

  展平在旁边一听,这也行!我们蒋四爷爷,年轻时号称翻江鼠,水性极佳,足智多谋,包大人要有急事,让他留守,也在正常。找着他,也算能了解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展平赶紧说:“那麻烦兄弟,就叫我们蒋四爷爷出来吧!我们有事得聊聊!”

  “行嘞!范千岁,二位兄弟,你们也不是外人,你们就先去二堂等等吧!我去禀报蒋大人!”

  咱们书中代言,这衙门口里,大堂是当着百姓审案的,二堂是密审,或者会见的地方。这情况,冯焕和展平都明白。就这样,三人迈步到了二堂,冯焕还跟范荣华逗呢:“怎么样?范千岁,看开封府这气势,不错吧?您呐!公爵身份,论起来,比包大人不次,您那个安乐府,得能跟包大人这比比才行!”

  结果没成想,范荣华一扑棱脑袋:“哎!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一天吃多少啊?不就那么些吗?多吃多造粪;我住能住多大地方啊?能摆个大床也就足够了,剩下的也是多余!”

  得,这话弄得冯焕没法反驳,直翻白眼。

  就这样,三人到了二堂,在这就属于私密的空间了,三人稍微等了等,就看翻江鼠蒋平赶紧接出来了:“哎哟哟!安乐公!真是稀客啊!”

  范荣华一看,不认识啊:“哎等等,您是哪位啊?”

  这句话一说,悬点把展平和冯焕的鼻子给气歪了!怎么回事?大名鼎鼎的翻江鼠蒋平,开封府校尉的元老,我们范千岁怎么不认识呢?最后一琢磨,对!我们也听说过,范千岁虽然在开封府住过一小阵,到那会儿我们蒋四爷爷还在陷空岛呢,俩人不认识也正常。于是展平赶紧过来打圆场:“范千岁!您不认识啊?这是开封府四品校尉,蒋平。”

  没想到展平一说,范荣华“噗通”跪下了:“哎哟!蒋大人在上,受我一拜!”

  这一弄,得!蒋平也弄了个大红脸,赶紧用手相掺:“别介别介!范千岁,您爵位比我高,您这么一跪,我受不了啊!来来!坐!”

  哎,这么一说,范荣华倒不好意思了,赶紧找椅子坐下,蒋平赶紧让人端了茶水过来。这情况,展平也看得明白,我们这个范千岁,别看爵位在这摆着,那是什么也不懂啊!有事还得我和冯焕说。于是他先开口:“四爷爷,咱们这开封府怎么回事啊?包大人呢?”

  蒋平一说,口打咳声:“唉!几位啊,你们是不知道,最近这几天,可出大事了!”

继续阅读:第7回 包青天出巡滑州 二少侠心急亲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