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张白纸
尊皇2019-07-04 10:062,570

  “周封!”

  许多人都惊叫出了声音。

  周远山脸色大变。

  其中,反应最大的当属周涛,他死死的盯着周封,像是见了鬼一样。

  啪!

  下一刻,他的脸上又挨了一记耳光。

  不过这次出手的不是老太爷周万福,而是家主周弘光:“周涛,你不是说周封连夜逃往江东了吗?年纪轻轻,学什么不好,学人家撒谎,你好大的胆子!”

  周涛被打得鼻涕都出来了,非常委屈,连忙跪在地上,大声叫道:“家主,我没有撒谎,是真的,昨天晚上周封真的逃出城了,是我亲眼看见的,不信……不信……你问他!”

  他指向周封。

  周封给了父亲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一脸茫然:“出城?谁出城了?我在房间里睡觉呢,刚醒,脸都没洗就过来了。”

  “你……”

  周涛哑口无言。

  “还敢狡辩?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周弘光怒喝,啪!啪!又是两耳光抽在周涛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顷刻之间,周涛就变成了猪头,被打得晕头转向,话都说不清楚了。

  “周涛,还不跪下向老太爷和家主认错?”

  周江河捏紧了拳头,想要出手拯救自己的儿子,但是碍于家主,以及老太爷的威严,他不敢乱来。

  “老太爷,家主,我错了!”

  周涛只能打破牙血往肚子里吞,乖乖跪在地上认错。

  “好了,家主,兴许是周涛看错了,多大点事?”

  一个周家的人出来打圆场道。

  此人叫做周树林,冲穴境七重,平日里与周江河来往密切,关系较好。

  “既然周封来了,那就按照老太爷刚才吩咐的办。”

  说着,望向周封,冷声道:“周封,你可知罪?”

  “我做什么了?”周封反问道。

  众人都摇了摇头,看着周封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情,不是蠢货是什么?

  人家都说虎父无犬子。

  但是周远山堂堂冲穴境八重的高手,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废物儿子?

  “还敢装傻是不是?你偷了祖传经画,送给一个青楼女子,现在那个青楼女子失踪了,你说你做什么了?”

  周树林大怒道。

  “你说的是这件事情?没错,祖传经画是我偷的,但是我可没有送人,我是在和她交易呢。”

  周封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打好了腹稿,不慌不忙的说道。

  这话一出,整个议会大厅又炸开了锅。

  “交易?这个蠢货居然偷祖传经画去和一个青楼女子交易?我没有听错吧。”

  “一个青楼女子,有什么东西值得交易的,还不就那点事?”

  “我们周家的祖传经画,乃是三品,价值连城,有多少钱都买不到,现在被这个蠢货,换了一夜春宵?”

  “他一个废物,无法修炼,又怎么会知道祖传经画的贵重?”

  “家主,动用家法吧,将他杖毙,不要再让他祸害周家了。”

  “杖毙!”

  “杖毙!”

  …………………………

  此时此刻,周家之人,无论是年轻的,还是老的,几乎都扯开嗓子吼了起来。

  整个议会大厅,全是要把周封“杖毙”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波高过一波。

  不把周封杖毙,不足以息众怒,平民愤。

  “周封,你来说说,你到底用祖传经画交易了什么东西?不如拿出来瞧一瞧,也好让大家开开眼界。”

  周江河突然提高嗓子,将所有的声音压了下去。

  这对父子,一个德行,心机深沉。

  如果不是周涛脸被打肿,说话困难,肯定早就嚷嚷起来了。

  实际上他并不想知道周封交易了什么东西,而是想让周封出丑。

  周封出丑,也就是周远山出丑,如此一来,更加激怒老太爷,他就有机会取而代之。

  周家之事,就是老太爷一句话的事情。

  “就是这个!”

  周封扫了周江河一眼,也很配合,立刻就从身上掏出了一样东西,夹在手中,是一张白纸!

  白纸之上,似乎有字!

  刹那之间,众人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

  谁也没想到,周封竟然愚蠢到了这种地步,真的把东西拿了出来,也不怕丢人现眼。

  因为无论周封拿出什么东西,都不可能比得上那幅祖传经画。

  祖传经画,就是最贵重的。

  “哈哈……”

  周江河笑了起来:“周封,你这是什么?金票还是情诗?拿来我给大家念念。”

  说着,走了过去,大手一抓。

  但是却抓了一个空,轻描淡写的被周封躲了开来。

  周江河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周封能够躲开,接着听见周封的声音传来:“白纸之上,乃是重要的机密,四叔已经修炼到冲穴境八重了吧,可惜还差了点,没有资格看这上面的内容。”

  冲穴境八重都没资格看?

  这个牛皮吹大了。

  在场之人,没有人相信周封的话。

  那就是一张普通的白纸。

  “我没有资格,谁有资格?”周江河满脸阴沉,他居然被一个废物小看了,真是岂有此理。

  “当然只有老太爷了!”

  周封说着,就走上前,竟然准备亲自呈递给老太爷周万福。

  周万福面无表情,盯着周封看了一会儿,才接过白纸,低头看了起来。

  “装神弄鬼!”

  周江河看到这一幕,心中狞笑了两声:“老太爷是夺命大师,且是那么好糊弄的?待会儿将你的把戏拆穿,看你怎么死的!”

  一个废物,不可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不止是他,许多人都在等着看好戏。

  只有周远山,充满了担忧。

  “这这这……”

  突然,周万福瞪大了眼睛,浑身颤抖了起来。

  周江河以为老太爷是被气到了,内心一喜,当头暴喝:“周封,你竟敢拿一张废纸戏弄老太爷,罪不可赦,给我跪下,家法伺候!”

  然后,立刻冲了过去,准备把周封擒拿起来,杖毙!

  砰!

  但是,就在他的大手刚要接触到周封身体的刹那,一股恐怖的真气袭来,将他掀飞了出去,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弄得灰头土脸的,非常狼狈。

  甚至,还喷出了一口鲜血。

  “老太爷,你怎么……”周江河不可思议的望着周万福。

  “混账东西,谁叫你动手的?”周万福大声呵斥道,接着又对众人说道:“周封是一个孝顺的人,这次做的非常好,周家有这样的青年才俊,我很欣慰。”

  “啊?”

  周江河的表情凝固住了。

  “这……”

  周弘光,周树林一脸目瞪口呆。

  “什么?”周远山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变成猪头模样的周涛,则是一脸懵逼。

  周封,青年才俊?

  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眨眼之间变成了青年才俊?还是被高高在上的老太爷亲口称赞的?

  直到所有人都被周万福赶出议会大厅,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他们茫然的互相观望着,希望有人站出来解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继续阅读:第6章 寿元丹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