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墙倒众人推
尊皇2019-07-04 10:062,474

  开口之人,是周家一个年轻弟子,大约十五六岁,叫做周涛。

  “是谁……谁在说话?”周万福凌厉的目光扫射而出。

  周涛诚惶诚恐,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老太爷,是我,周涛!”

  “老太爷,涛儿口无遮拦,还请老太爷恕罪!”

  周涛的父亲,周江河连忙为儿子辩解道。

  “冲穴境三重……”

  周万福盯着周涛,语气微顿:“你叫做周涛?你来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涛心中一喜,就像是臣子冒死进谏,不仅没事,反而还得到了皇帝的赏识一般,连忙说道:“回禀老太爷,祖传经画就是周封偷的。”

  “那个废物,连一个穴窍都没有开启,整天游手好闲,寻花问柳,最近万花楼出现一个花魁,叫做莫如雪,长得国色天香,彻底把他迷住了。”

  “周封偷走祖传经画,就是为了讨莫如雪的欢心,博美人一笑。”

  “他自己不能修炼,也不想让我们修炼,心思歹毒得很。”

  周涛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难得有这种机会,他肯定要在老太爷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而且,还能让周封彻底完蛋。

  他与周封的恩恩怨怨,说起来话就长了。

  谁也不知道,周封之所以能够顺利偷走祖传经画,也有他的功劳在其中。

  “混账,混账……”

  果然,周万福听了之后,勃然大怒,几乎要被活活气死。

  堂堂周家,豪门贵胄,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不孝子孙?

  啪!

  只见周万福衣袖一拂,周涛整个上半身就歪朝一边,脸上出现一个清晰的五指红印,竟然挨了一耳光。

  “老太爷……”

  周涛痛的眼泪都出来了,捂着脸颊,不可思议的望着周万福,十分委屈。

  “祖传经画被偷,不关你们的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周家所有人的事情,你们以为高枕无忧了?”

  周万福红着脖子,大声吼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第一,立刻派人前去万花楼,将那个什么花魁莫如雪控制住,凡是看过祖传经画的人,杀!”

  “第二,家规之上再添一条,凡是周家弟子,十五岁龄没有达到冲穴境一重,逐出周家府宅,流放千里,周家不养这种闲人。”

  “第三,给我去把周封带过来,家规处置,就地杖毙!”

  周万福身为夺命大师,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即便愤怒,他的脑子也十分清晰。

  就这三条,彻底彰显出他在周家无与伦比的地位,以及……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但是,家主周弘光没有动,而是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战战兢兢说道:“老太爷,我在第一时间就派人去了万花楼,但是……”

  “那个花魁莫如雪已经失踪了,连万花楼的老鸨都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咔嚓!

  座椅上的龙头扶手直接被周万福捏碎,他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花魁莫如雪失踪,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带着祖传经画跑了,人海茫茫,上哪里去找?

  “周封呢,为什么还没有把这个孽障带上来?难道也失踪了?”

  周弘光此时仿佛进入了火炉中一般,备受煎熬,额头不断冒汗,吞吞吐吐道:“老太爷,周封……也……不见了!”

  轰!

  周万福火冒三丈,身下的座椅四分五裂,站了起来:“你说什么?没用的东西,他是周家弟子,能跑到哪里去?”

  周弘光面红耳赤,头都不敢抬一下。

  “老太爷,我……我知道周封去哪里了。”就在这时,周涛又跳了出来,突然开口说道。

  他挨了一耳光,很不甘心。

  如果不是周封,他不会被打,弄得颜面无存,所以,他对周封的恨意更深了。

  “说!”

  “他连夜出城,往江东去了。”

  这是周涛亲眼看见的。

  “还不给我去追回来?胆敢反抗,就地格杀!”周万福杀机森森的说道。

  “老太爷,周封是我的儿子,是我管教无方,愧对周家列祖列宗……”

  就在这时,周封的父亲,周远山跪了下来,哀求道:“周封年幼无知,弄丢了祖传经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老太爷网开一面,放周封一条生路,我愿……以死谢罪。”

  哗!

  此话一出,整个议会大厅一片哗然。

  周远山,冲穴境八重,乃是周家赫赫有名的高手,掌管着许多生意,独当一面。

  周封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死了也就死了,微不足道。

  但是周远山却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周家必然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孰轻孰重,谁都清楚。

  嘭!

  茶杯落在地上,破碎开来。

  周远山的额头立刻鲜血横流。

  “你在威胁我吗?”周万福语气冰冷:“你以为周家没了你就不行了?告诉你,只要周家有我在,就能一直繁荣昌盛下去,雄霸一方。”

  一尊夺命大师,就能撑起一个家族。

  “周远山,你的胆子太大了,连老太爷都敢顶撞,这么大的事情,是你能够包庇的吗?必须要让你的宝贝儿子出来承担。”

  周江河趁机说道:“周封欺师灭祖,必须杖毙,而你身为他的父亲,管教无方,也有很大的责任。”

  “周远山无视家规,连夜放走自己的儿子,罪过更大。”

  “周封顽劣成性,整个沥城人尽皆知,都是周远山纵容所致,不然周封怎么连祖传经画都敢偷?”

  “养不教,父之过,我看这父子二人是串通好的,企图将祖传经画占为己有。”

  “周远山已经不适合担任职务,必须让他把手上的生意交出来,然后狠狠的惩罚。”

  墙倒众人推。

  一个家族壮大了之后,就会产生各种利益纠纷,矛盾重重。

  周远山手握大权,自然就会遭人眼红,遭人嫉妒。

  许多人都纷纷站出来,指责他们父子二人,简直是说什么的都有,非常离谱。

  其中为首的就是周江河。

  他觊觎周远山手上的生意不是一天两天了。

  同样是冲穴境八重,为什么周远山掌管的生意比他多几倍?不就是比他先突破半年的时间吗?

  太不公平了。

  而且,周远山的儿子是废物,他的儿子可不是废物,已经修炼到了冲穴境三重,胜过周封千百倍。

  “周封,这次看谁能救你,不仅你死定了,你爹也完蛋了,到时候大部分生意都会落到我爹的手里。”

  周涛低着头,脸上欣喜若狂,瞬间感觉脸不痛了。

  “咦?大家都在?怎么没人叫我?难道我不是周家的人?”就在这时,一道疑惑的声音响起。

  众人纷纷望了过去。

  只见周封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走了进来,似乎是刚睡醒。

继续阅读:第5章 一张白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