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苍山入梦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3,366

  二十一世纪中期,一颗天外陨石坠落地球,落在了广袤的藏地。

  现今已知事物皆是由粒子构成,光、火、电等亦是如此。

  然而借助对这颗陨石的研究,发现了未转换为粒子体的新能量种类。

  这种新能量体被命名为时间。

  通过研究此种能量,发现通过真空零能量态和零时间能量态的方式,可以穿越到不同的时空集。

  由此,人类初次触摸到了四维,那游离与三维空间的时间轴!

  二十一世纪末,通过对时间陨石的研究,科学技术已足以穿越时光,且初步生物实验也已成功。

  神话的终极追求是逍遥自在,长生不老,科技的内核也是如此。

  时光机器动物试验成功的第一时间,便成立了溯神计划小组,意图追寻神话,解开史前数次生命灭绝的奥秘。

  赵沐便是溯神计划小组的一员,也是即将展开的首次人体穿越试验的志愿者。

  作为唯一一名参与实验的人员,可以说是本次行动的核心。

  他的学历不高,只是踏踏实实的读完了十六年义务教育,家境也很一般,如果不是有着特殊际遇,哪里能轮得到他参与进如此高端的研究之中。

  至于时光穿越可能存在的风险?

  呵!

  笑话,做什么事情没有风险。

  赵沐本身虽然普通的和路边的阿猫阿狗没什么两样,可他对生活尚有向往,他生来平凡,可也绝不甘心平凡。

  换句话说,他的胆量和野心是呈正比的。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以后天天只能吃咸鱼怎么办?

  此刻,蹲在马桶上的赵沐很是惬意,对于即将到来的穿越体验也很是期待。

  然而当其完事,推开厕所大门的那一刻,他惊呆了……

  另一个自己此刻正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之后……

  他就失去了意识。

  大夏国,巢州大苍山。

  傍晚时分,夕阳给半边山坡披上了红霞,一队车马自半山缓缓行驶。远远望去,像极了归巢的蚂蚁。

  “嘶……”

  赵沐从林间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撩起衣服一看,身上多处青紫…

  定是是被人揍了一顿无疑。

  衣物也不是自己那身。

  仔细回忆,发现什么都想不起。

  纵观全身,衣物乃是一套黑色长袍,材质从未见过,质地到是像丝绸。

  拔下发簪,长发已然过肩,略微扯动,确实是自己的头发无疑。

  慢慢站起身,却发现体内似有气息流动。这种感觉在被花斑虎追着屁股撵之后确认了,绝不是孕育中的屁。

  当时赵沐扭头就跑,老虎也很配合,闷头狂追……

  赵沐鬼使神差的居然运用起了那股神秘且熟悉的气息,纵身而起,踏叶而行。

  熟悉了一段时间莫名的力量之后,掉头回转,找起了那只老虎,

  不得不说,人类总有神奇的手段来自我调节种群的数量……

  原本虎子在确认目标丢失了之后,满脸失落的往回走着。

  然而面前突然又出现了那只飞走的鸭子。

  虎子开心的咧了咧嘴:哦嚯?

  ……

  几次试探发现虎子根本奈何不得自己之后,赵沐踹断了一树主枝,抱着树干,威风凛凛。

  花斑虎:!!!

  赵沐:“哦豁?”

  花斑虎:???

  ……

  签收了真皮大衣之后,听得前面似有人声。

  赵沐拎住虎子后腿,几个提纵便上了树梢,看见了那只车队。

  “警戒!”

  赵沐刚一出现,领头之人喝停车队,转瞬间便出现了三五十大汉,个个身强体壮。

  “敢问前面的是哪位大侠,为何拦住我等?”

  车队领头见己方众人围成一圈,刀剑出鞘,拱手向赵沐问道,目光不时瞥向路中的没多少气息的老虎。

  “……”

  赵沐心想,我要是知道为啥我能出现在这?

  我还想问为啥呢。

  不过好像那啥多了会耳眼昏花,梦中也是浑身酸痛?

  还听说做梦会飞就是长个子,莫不是我开始二次发育了?

  上次做梦会飞还是上初中的时候,这次感觉倒是比以前真实许多。

  “在下乃延峰镖局巢州总镖头石决,敢问少侠可有何见教?”

  那镖头石决见赵沐提着猛虎由树梢提纵而来,武功定是了得,不愿轻易得罪,再次拱手问道。

  “见教不敢当,我在此地迷了去向,敢问能否同行一程?”

  赵沐被从思绪中拉回来,见对方行事颇有武侠风气,也学着拱手回道。

  石决沉默少许,想到面前青年不知来意,不知根底。贸然得罪殊为不智,若在暗中也是麻烦,不如让其同行,暗自防备。

  “自是可以,敢问少侠师从何处,年纪轻轻,轻功便如此了得。”

  石决说完,对着手下镖师挥了挥手,打了个眼色。

  众镖师早已不是初涉江湖,各自散开,只是刀剑并未归鞘,隐隐戒备。

  “在下师从……”

  赵沐连一身气感都不知从何得来,看到有车队便径直赶了过来,哪里想到自己师从什么门派。又转念一想,反正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如此荒诞,胡乱编个就是了,免得无门无派被人小瞧不是。

  神经大条的他根本没往拍戏什么的上面去想,自己都有轻功了,还拍戏?

  玄幻的事情经的多了,也就习惯了,先随便披个外皮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在下赵沐,师从华山剑派,家师西门吹雪。”

  镖头石决一听,二十万里巢州并未听闻有此号人物,应是小门小派,也未在意。

  赵沐要是知道这老头敢这么想,肯定一口二十一世纪末的新鲜口水吐他一身。

  特么我西门吹雪吹的是雪,不是你家婆娘每个月都有的大姨妈,还小门小派,呸!

  石决只当是押镖途中偶遇不速之客,来意不明。作为一州之地总镖头,走南闯北,押镖途中也没有直接轻信突然钻出来的赵沐。

  他想到了第一次行镖,是个秋天。

  那乱吃他人肉食的一流武者牛莽,祭日好像又快到了。

  不过他儿子给他挑的坟头确实是快好地,很是肥沃,每年秋天的那把火都得窜出一丈多高。

  似是想到赵沐还在自己身边,石决回神。暗自反省,看来自己顺风顺水跑了这么些年镖,也有点大意了。

  不过自己在遇到突发情况的状态下也还能想到当年的兄弟,看来我石决闯荡江湖多年,仍旧还是没忘初心啊。

  想到此处,收回心神,说道:“赵少侠,我让后面给你腾个车厢,你可稍作休息。天色已然不早,今晚是出不了大苍山了,我们前面寻个空地扎营,明日再启程。”

  “也好,多谢镖头。”赵沐回话。

  “少侠客气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江湖中人,途中总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行点方便那是应该的事情。只是这老虎?”

  “就当在下给的路费吧。”

  “路费……”

  石决顿了顿,赵少侠应该是刚刚路遇猛虎,解决之后不舍得丢弃,带着这么大的物件又确实不方便,石决自顾自的想到。挥了挥手,车队继续启程。

  赵沐随着一名粗衫仆从的引导,来到了车尾腾出来的车厢内。

  车厢内赵沐思索今日所见,皆如梦似幻。感知体内气息,又似乎很是熟悉,只是这熟悉感无所适从,平白的胸中烦闷。

  “唰!”

  “欧呦!”

  赵沐一惊,差点坐着跌倒。

  这面前突然出现了这么大一把明晃晃的长剑。

  换谁都得受惊……

  瞅着面前悬浮的无柄两刃飞剑,那种熟悉感复又归来,心念一动,飞剑瞬间又消失不见。

  赵沐叹道:果然够玄幻!

  他这边刚收摄心神,马车外石决的声音传来:

  “少侠,今晚我等便在此地安营,我观少侠并无行李,少侠可与我等一同进餐?”

  “谢过镖头,多有打扰了。”

  赵沐下得马车,看见身旁镖师都忙着卸下马匹,搭建帐篷,拱手对身旁石决说道。

  ……

  秋天的夜,静谧如水。月上中天,洒落一地清辉。

  赵沐选了棵较高的杉树,纵身而起,树梢上选了一截较粗的枝干,随意坐下。低头看着火堆旁众人吃着餐食,谈笑风生。初到陌生的地方,即使多出再多本领,也会无端的多出几分无所适从。

  即便是二十一世纪的接受力也只是能保持心态平稳,不至于大惊失措。与镖头约定的是到了城镇分离,可到了城镇之后呢?

  又该何去何从?

  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可这方天涯何处得以安家?

  玄幻是玄幻了,新奇也的确是够新奇的,可是然后呢?

  这次就连咸鱼估计都难啃到了……

  赵沐思绪翻飞。

  突然阵阵破空声响起!

  好几个汉子反应不及,应声中箭。余者众人皆操兵而起,拢成一圈,警戒四周。

  “备战!”

  “来者何人?”

  镖头石决冲着林中现身而出的人影问道。

  “赵公子,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林中窜出许多人影,为首走出一人,也未搭理石决,冲着赵沐的方向喊道。

  赵沐原本起身,转身欲走,闻言一愣,复而看向来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