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劫镖客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2,821

  原本就十分热闹的空地,在来了一拨不速之客之后反倒是安静了下来,两拨人无声对立,离爆发或许就差一个引子。

  火光映衬下,树林阴影中为首走出之人面相渐渐清晰,一席素袍,身材高大。

  原本只是两方对峙,在高大的素袍男子喊出那句话之后,镖局一方隐隐也是将赵沐孤立起来。此时赵沐若是有所异动,估计迎来的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你认得我?不知你是?”赵沐疑惑的问道。

  只见那之前开口的男子摸了摸印有戒疤的光头,笑呵呵的回道:“认识不认识又有何区别呢,我可不相信一个先天高手会迷路。”

  镖局众人闻言,对赵沐的防备更加谨慎,这时镖头石决走到了近前,冲着高大的光头男子拱了拱手。

  “敢问阁下可是问佛居士?不知我们这趟镖内有何物能入居士法眼,若是不弃就当结个善缘。”

  石决自从接了这趟镖,心里便明白这三万多里地不是好走的。来者只是送来两方精铁打造的长匣,其内是何物却闭口不言。只说遇上劫镖的武林豪客,若是不敌,自可任选其一送与他人,危机自解。

  之所以接下这趟镖,一是来着出手大方,挥手便是百万两黄金的大夏通票,其二也是来者并未要求送往何地,只言出了巢州城,北行三万里即算完成了这趟差事。

  镖师押镖,当镖根本不需在意,只需走段行程便能收货大把金票。此等差事,即使明知不易,也还是有大把的人接的。三万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一生的路途,可对于江湖人士,也就是一年半载的脚程,换来的收入足以潇洒一生。

  “正是问佛道爷,还是你石决老儿懂事,不愧是这巢州府域有名的镖头,多难的镖到你手里从来都不会失去下落。”自称问佛的光头大汉似乎对于石决的决策并不意外。

  似是早有预料,镖头石决挥手便示意手下镖师去取那精铁长匣。

  不逾片刻功夫,那位镖师就将押运之物取了过来,在石决的眼神示意下,双手托着精铁长匣送向了问佛道人。

  “啊……”

  问佛道士刚将长匣接于手中,转手便是一掌。送匣的镖师未得反应,便被击飞数丈,落地之时眼瞅便没了出气。

  “阁下这又是为何!我等已予你所求,为何还出手相伤!”石决虽然震怒,却又早有所料,这问佛成名十数载,却以心狠手辣江湖扬名。

  “哈哈哈……”

  “烫手的东西自然是需要鲜血来降降温,不过你石决老儿的人情我算是记下了!”

  话音未落两方便直接交起手来,那石决虽然也是先天高手,几招过去,就已然落了下风。

  眼瞅不敌,便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寻得问佛道士手中宝杖全力出手之时,也不格挡,挥剑便直取问佛胸口,端得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问佛心知石决不敌自己,败落是迟早的事前,自然不愿硬拼,收杖护于身前。石决一招抢得先机,接而使出成名剑招。

  “阳关三叠!”

  眨眼间连出三剑,三道剑光直取问佛胸口,咽喉与额头。

  问佛不得已,只得用手中宝杖挽了个棍花,往后跃起避了开来。

  赵沐观战到此也琢磨明白了,这问佛一行早已埋伏附近。先前假言相邀,实则是得知自己加入车队不久,却又武功不弱,故而使了一出离间计。

  真让这心狠手辣的假灯泡灭了车队,估计也没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这入夜窜出来的一群野生汉子,自己可没多大把握全身而退。

  纵使安然离去,这荒山野岭,也不知何时才能走得出去。

  还有他赵沐这时候也想试试自己的斤两,他没有多少优点,大胆可能算是一个。

  心念到此,便决意出手。

  再观那石决,见逼退问佛道士,一个提纵,就欲逃离。

  问佛道士挥手就将手中佛珠砸向石决后脑勺,石决听见破空声,回头见加持了内力的佛珠袭来,也是不敢用脑壳硬接。使了一招千斤坠,堪堪躲过擦着头皮飞过的佛串。

  问佛道士见成功逼停石决,也不多做停留,飞身而起,一招力敌千钧直奔石决面门,欲以手中降妖宝杖活劈石决。

  “龙行步!”

  石决再怎不济也是巢州有名的先天高手,轻踏两步,原地一个回转,避开竖劈而来的降妖宝杖,回首就是一剑拍在了问佛的屁股盘子上。

  之所以拍击,单纯的只是为了必定得手,即便遇到格挡,剑身的弹性也足以完成这一击。

  灌注了先天高手内力的一击究竟有多恐怖,估计不挨一下是没办法体会的。

  问佛道士当场就跳了起来,那窜到了树上的问佛道士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持杖,盯着石决,目中凶光毕露。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一念,前一秒步步下风,后一秒能绝地反杀。赵沐早就掰了截五寸粗的树棍准备援手,瞅见这个空档,便直接抱着树棍也给问佛道士来了一记从天而落的力敌千钧。

  那早已凝神应对的石决反而见此情形楞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原本收摄了几分心神,准备应对的赵沐会突然出手相助。

  问佛道士挥杖阻挡的刹那,树棍终究是不低百炼的宝杵,应声而碎。

  然而先天高手终究是心念迅捷,即使被树棍碎片闷了一脸,问佛道士短暂目盲,挥了一记横扫千军,连踢两脚,使出轻身功法意欲后退。

  赵沐在树棍碎裂的同时早已收手后退,石决却施展轻身功法早已绕到了问佛道士的后路。

  “落雨剑法—碧海潮生!”

  乘着问佛道士挥舞宝杖防备面前赵沐的间隙,石决提剑欺近,数到剑花闪过……

  石决杵剑跪地,那问佛道士却站立原地,而后直挺挺的仰面倒了下去。

  “咳咳……”

  石决吐了几口污血,原来早先与问佛道人交手的时候便受了内伤。

  剑客身法多轻盈,那问佛却是实打实的蛮莽路子,混战之中闪转腾挪难免多有不便,更何况还要防备不知敌友的赵沐。

  问佛道士带来的众人见问佛已然毙命,皆失了战意意欲撤离。挥手击退对手,几息的功夫便跑了个干净,众镖师也未追击,围成一圈原地调息。

  “赵少侠,你若也是为此而来,这长匣你便拿去吧,我也不必框你,此趟所押之物共有两方长匣。秀儿,去将长匣取来!”

  石决似是缓过气来,拱手说完便让人去取押运长匣。

  “不必了,我不是为了什么劳什子长匣而来,我真的只是山中失了方向。

  ”赵沐经过这一遭也是有点心有戚戚,这还未入江湖,便见了腥风血雨。

  他决定出手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死人,也可能是下意识的没有去想。

  瞅了瞅倒地没了声息的问佛道士,月光照在那盘的已有包浆的脑门上,锃光瓦亮。

  想到他没多久之前还摸着白炽灯豪言壮语,心中已经对电视剧中看来的江湖纵马有了怯意。

  这可真的就是即决高下,也决生死。

  如果那灯泡大汉赢了,自然是欢欢喜喜的踏着镖师们的尸体带着宝物离去,眼下输了,只能瞪大双目,一个人晒着月光。

  就连尸体都没人去搭理,估计也不会有人愿意搭理,没上去补上几剑,踹上几脚就已经算是好的。

  等这些镖师修整完毕,日头升起,他们肯定是直接离去。

  “此番多谢少侠援手相助,只是这问佛道人虽然毙命,可是那与问佛道人形影不离的问道和尚尚未露面,此人武功完全不下于眼前这问佛道人。刚才电光火石间来不及救援,说不得此刻正在暗中观察我等,还是小心为上。”

  石决交代完手下镖师,回头冲着赵沐说道。

  “唰!”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暗箭袭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