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桑寄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492,700

  虫鸣渺渺,时而阵阵山风吹来,吹得两旁枝叶沙沙作响。

  车队继续匀速前行者,镖师们比昨天安静了许多,一路留下的只是吱呀吱呀的车抽转动声。

  然而此时在距离车队不远处的山林中,几个穿着衙役服饰的男子正放荡的笑着,与之对应的,则是几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尖叫声。

  “叫呀,这里已经入了苍山六百里,你们就是叫破喉咙也还是我们哥几个回应你们。”

  “诸位差爷,我们可是陛下赐给昭关白将军的,你们如此行事,到了昭关城,如何与白将军交代。”

  “哈哈哈,赐给白将军,除了她秦三小姐,你们不过都是发配的军妓罢了。就是到了昭关城,白将军当面,我等也就是认个错罢了。”

  一众押解衙役各自按倒所选女眷,笑容放荡,余下女眷皆抱作一团,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一名约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趁着押解官差并未注意,悄悄摸进了林子。

  “啊!”

  逃走的少女被面前出现的褐色长蛇吓得发出一声惊呼。

  “什么声音?”

  “许是跑了个侍女吧。”

  “马二,你去追回来,这一路上已经损失不少了,再少到了昭关不好交代。”一名似是领头的官差冲着正在撕扯女眷衣物的马二说道。

  一路长途跋涉,壮年男子都难免有些吃不消,何况女眷。至于这损失,究竟是自己跑了,还是抗不过这一路的跋涉,又或者是不堪……

  “头儿,能不……”

  “别废话,快去!”

  被叫做马二的衙役不情不愿的套上外衫,眷念的看了一眼地下捂着衣物瑟瑟发抖的人儿,不情不愿的拿上佩刀,朝着传来叫声的方向追去……

  一辆吊在车队末尾的马车随着颠簸的路面,有节奏的晃动着,赵沐此时正躺在摇摆不定的车里昏昏欲睡。

  “站住!再跑老子剁了你!”

  “救命啊……”

  一名衣衫凌乱的少女自林中窜出,身后吊着一位穿着衙役服饰的大汉,不疾不徐的走着。慌不择路的少女闯到路上的时候恰好便是车队的尾端。

  “救命,救救我!”

  少女见到了车队似是看到了救星般,不管不顾的朝着车队的方向奔跑过去。

  赵沐听到声音,探出头看了一下,双足一点,从没了顶盖的车厢跃了出去,稳稳当当的立在了山路中央。

  看到赵沐如此出场,少女更加激动,一个加速便跑到了赵沐身旁,拢了拢被树枝刮扯凌乱的粗布衣衫,躲在了赵沐身后。

  少女张了张嘴,接而想起自己也曾跟着自家小姐去过几回戏园子,此时学着戏里的英雄救美桥段中的台词便开口道:

  “后面的歹人已经强暴了家里许多姐姐们,还求英雄能救救小女子。”

  说完楚楚可怜的看向赵沐,身上散乱的衣衫,凌乱的头发,也还到真是格外烘托了氛围。

  “前方那小子,这是官家的事情。我劝你莫要多生事端,乘早离去。”

  不疾不徐走来的马二看到赵沐护在少女身前,满不在乎的语气随口说道:

  “哦?这小女孩说你强暴了她家许多姐姐,究竟所为何事?”

  胆量和野心成正比,这时候也和突然傍身的本事搭上了关系,换做以往,他只能躲在角落偷偷打量,哪敢上前,更何况这人还言明了是官家的事情。

  “她家主人犯了大案已然斩首,余下女眷被我等押解送往昭关,交于白将军部充作军妓罢了,小子你还是不要为了这等贱婢图惹麻烦。”

  马二虽然吊在少女后面跟着,根本没见到赵沐如何出场,平时也是蛮横惯了,但是又一想到能出现在此处怕都是有些跟脚的人物,念头一转便准备解释几句。

  “军妓?押解官差也可以随意强暴军妓?”

  “不过是些贱胚子,强暴了就强暴了。少侠若是喜欢,十个大钱,我做主让你与面前这少女舒坦一回,这可还是个雏儿。”

  马二顿了顿,又补充道:

  “少侠莫给我把人弄死就成,完事我还得带回去交差呢。”

  “原本官爷正要舒坦呢,被这扑棱咋呼的贱婢扰了兴致,你走自走你的,叫唤个什么劲!”

  马二见赵沐并未转身,转眼就做起了生意,到是听说不少江湖豪客偏爱这半生不熟。思至此处,不禁暗暗为自己的聪慧得意了一下。

  也就是他张全功夫比我高了那么一点点,运气比我好了那么一点点,多破了几装鸡毛蒜皮的小案子,不然这趟差使定然是由我领头。

  “哦?便是死了应该也是无妨的吧?”赵沐说完看向了身后的少女。

  “死了?死了是不成的!死了得加钱!”

  马二见赵沐果然如自己所料,但是一想到他张全要是看到自己带回一句尸体交差,指不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呢。

  “啊!”

  那少女见赵沐转眼便与身后的恶差做起了卖卖,见赵沐眼神看来,惊得跌倒在地,爬起来转身就跑。

  赵沐难得有机会英雄救美,怎会让人在这深山到处乱窜,虽然是个长得不咋滴的小屁孩。

  这方圆几百里,可都荒无人烟,真若是钻进去,与求死无异。

  尝试沟通体内的气流,伸出右手,想要尝试能不能施展出类似擒龙手的手段。

  果然,少女被突然出现的吸力拉扯得凌空跃起,赵沐随手一接,便稳稳当当的拎住了少女的衣领,只是少女目中已然漏出绝望的神情。

  “开个价吧!”

  “不用不用,大侠若是喜欢且随意拿去,小的这就离去!”

  见了赵沐这一手隔空摄物,马二此时转身就走,平日里虽然蛮横乡里,却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角色。

  他虽然没缘眼见先天宗师,多少也听得别人说过,没必要为了一个贱婢,一个不小心丢了自家性命。

  朝廷的法,能管江湖人,也只能管那些不入流的货色。

  “马二,追个黄毛丫头怎么耽误那许久,张哥完事都抽了一袋烟了。”

  随着声音落下,押解队伍缓缓走归了大道,马二见自家队伍走来,一溜烟便跑了过去……

  他本想说我这也就耽搁了一袋烟的功夫,你张全抽那么快,肺活量有那么大吗?

  瞎吹嘘!

  嗫嚅了几下嘴巴,终究是没有说出反驳的话,老老实实的和领队的张全说清楚始末。

  也得亏他没有反驳,否则张全肯定一巴掌拍死他。

  这是抽烟的事嘛!

  ……

  摇摆不定的马车上,衣衫褴褛的少女可怜巴巴的看着赵沐:

  “大侠,你不会是真的要……”

  “要什么?”随手拍了一下少女的脑袋,继续躺倒在了这没顶的车厢内。

  “这么说大侠不是要……”

  “闭嘴。”

  “哦。”

  瞅得押解的队伍归来时,赵沐便已明白事情起末,这天下可怜人千千万,自己救得一人便已是善举。

  若是非要横插一脚,即使救下了这许多女眷,几百里吃喝拉撒自己又如何管得了,说不得还会直接对上朝廷。

  也不知道这朝堂之中有着多少先天武者。

  从中也可看出先天武者在这世界上的地位,只是漏个身手,就吓得那衙役扭头就走。

  扭头看了一眼缩在角落的少女,叹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桑,桑寄。”

  “穿越了连个城都没进,随手就捞了个尾巴……”

  赵沐嘀咕几句,继续仰面看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