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斗宗师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2,840

  一行车队前行数日,终于是走到了昭关古城的城墙下,城门上的字体历经岁月,早已裂纹遍布。

  进了城,在昭关城内延峰镖局自家客栈落了脚,屋檐上的日头也渐渐倾斜。

  那赵沐在林间随手救下的小丫头也已经融入了新的生活,刚一落脚,便铺床叠被忙活开了。对于小人物而言再大的变故或许不过是换个地方做着与之前同样的事情罢了。

  原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所求不过是一餐饭食,一片屋檐。

  赵沐这几日跟随镖车前行,也早已与镖头石决混了个通透,至少表面上称兄道弟。

  原本刚到这个世界,一无去处,二无金银,似乎就只有凭借着一身不知从何得来的蛮力落草为寇才能生活这样子。

  然而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人,不论多内向,至少与人沟通是没有问题的。

  要是穿越过来个老板,真逼得急了,分分钟靠洗脑能拉起一个邪教组织,然后走上被朝廷围剿,最后在史书上留下那三两行的生平。

  这几日思索了日后的生活,竟发现完全无事可做,无路可去。

  本就是异乡来客,除了无师自通的异域语言,完全没有别的穿越者自带的家世背景,生活手段。

  凭空穿越真的就是空着双手,挥一挥衣袖,也只是掀起了一阵不大的微风,听不见半点铜子响动。

  与石决一番商讨,便决定加入这趟押镖的旅程。

  石决也是欣喜能招募一位先天坐镇,至少身后的这些镖师弟兄性命又多了一点保障,为此也是答应赵沐运镖结束之后,为赵沐在临江城置办一处房产,外加万两黄金作为酬谢。

  至于这趟镖,轻松或是不轻松那只有押镖的人才知道。

  明明大多数人都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仙家之剑,却偏偏有人为了一个虚无的传言白白葬送性命。

  这边天刚见黑,延峰客栈外便乌压压来了一大片官兵,为首马上的男子身着白衫白袍,手持白扇。

  明明已经天已入秋,傍晚山城的夜风格外清凉,也不知道这种时候拿个扇子,是有多大的火气。

  未等通报,白衣男子径直下马入内,坐在了楼下大堂之内,身后侍卫佩刀居于两侧。

  客栈掌柜 虽然不是什么武者高人,倒也是个心思机敏之人,连忙跑上前来亲自招呼:

  “呦,今日这是什么风,连白将军这样的贵客都能下踏小店,实在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呀!”

  白衣男子道:“方掌柜,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让石决过来见我。”

  掌柜忙道: “不知白将军找石爷……”

  话未说完便被换做白衣男子挥手打断:

  “不该你打听的不要打听,你自去通报即可,说我白及前来拜访。”

  ……

  闻讯而来的石决见到施施然坐在客栈大堂的白及略微一愣,而后便抱手迎上前去。

  石决道:“听闻白兄特意前来寻在下,不知所为何事?”

  自称白及的白袍男子一收折扇,笑着回道: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衙役通报,你的车队劫了我营下一名营妓,不知可有此事?”

  石决否认道:“绝无此事,我延峰镖局顾名思义,做得就是押镖的生意,何曾行过劫盗之事,白兄慎言!”

  “就不卖关子了吧,石兄,想必你身后的就是赵少侠吧?”

  白及面带微笑,谈吐从容,随即收扇遥指赵沐,看向石决问道。

  “正是在……”

  客栈之中,变生顷刻。

  白及持扇耍了个扇花随手扔出,赵沐侧身躲过,折扇转了一圈回道白及手中。未等赵沐发话,顺手抽出身旁侍卫佩刀扔向赵沐。

  赵沐接刀之时白及已然持刀逼进身前,一刀横切直取赵沐腰间,赵沐以刀横挡。

  白及复而收刀竖劈,刀影一分为三分别朝着头颅两肩而去,虚实难辨。

  赵沐双足轻点,纵身上了二楼,未等立定便是裹挟着真气的一刀竖劈而下。白及也未闪身躲避,由下而上果断迎上。

  “铛!”

  二人各自后退,赵沐身后栏杆应声而断,白及落足方桌亦是吱呀作响,随后四散解体。

  简短的几招过后,瞬间引发轩然大波!

  吃瓜群众在哪里都是不缺的,门外早已聚集探头围观的众人立即窃窃私语:

  “此乃何人,竟能与白帝交手不落下风。”

  “看着像是延峰镖局新来的镖师,只是这等身手怎地江湖上好无传闻。”

  “看着如此年轻,应是刚入先天不久吧?”

  “屁的不久,不久能与成名二十载的白帝白及大将交手为显败迹?便就是此人不入先天之时,江湖上也应该早有耳闻。”

  “是极,是极!”

  “这是新的天骄!”

  只见场中两人略一停顿,复而持刀相交,光影交错之下整个二楼走廊摇摇欲坠,客栈之中挂着的几盏灯笼随着气机牵动左右摇摆,便是掌柜台前点的油灯也被吹动的明灭不定。

  客栈外的众人探头瞧得热闹,不时引发骚动,评点一番。

  到是苦了客栈掌柜方大同,他一脸担忧的看着二楼走廊,悄摸地走到石决身边,低声道:

  “石爷,能否让二位爷暂时别打了,再打下去我这客栈怕是保不住了。”

  “无妨!”

  石决目光便没有从二人身上转开过,随手推开了方大同,一脚勾了条凳子,竟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只见场中二人你来我往交手数十回合互相奈何不得,忽而赵沐加大了内力输出,手中刀身光华大放。

  “十字斩!”

  竟是灵光一闪,使出了网游中的绝学!

  一道十字型刀芒转瞬呈现,白及诧异的看向赵沐,已然躲闪不急,鼓动起内息以刀格挡。

  “嘶……”

  白芒扫过,白及束发长簪被击碎,一头长发散落,身上衣物亦是多处破裂,漏出内里银光闪烁的内甲……

  场外瞬间无声,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去去去,都散了!”

  得了白及眼神示意的士兵开始驱赶起了围观众人。

  围观者甚至有些木讷的开始退开,没有离开多远,他们到现在仍旧不敢置信。

  “痛快!”

  白及爽朗的笑喝一声。

  “石兄,我先回府换身衣裳,府中已经备好酒宴,你稍后与赵兄弟同来我府上。”

  说完也不等石决回话,转身在护卫的簇拥下离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客栈外围观众人见白及离去,一窝蜂涌入客栈,有心思活络者已然抱拳立于赵沐身前:“在下颍川张铁牛,见过宗师,不知宗师可有收徒打算,小人不才,三岁习武……”

  “去去去,住店打尖去找掌柜,今日赵宗师还有要事处理,拜师的结义的改日再来!”

  石决见此情形上前拉着赵沐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赵沐抢先开口: “石兄,不知……”

  石决叹了口气,道: “白及早年与问道和尚有旧,应是问道和尚寻到了白及。区区一个罪官侍女,尚不值得劳动白及亲自登门,只是我居然不知道赵兄弟内力居然如此深厚!”

  赵沐笑了,原来先天还有另一个称谓,宗师!

  赵沐谦虚的道:“也就是随便练练而已,那白及看着也就是花架子,根据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一般拿扇子比武的稳输。”

  真的是随便练练,他都不知道这一身本事是怎么来的,估计没有比他更随意的了。

  石决闻言,表情十分无言,随后反驳道:

  “花架子?他白及可是号称白帝宗师,能挂着帝号在朝堂中任一关守将,你却说是花架子?”

  石决摇了摇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是竟不知从何说起,他被赵沐那一句随便练练堵到了。

  他觉得他肯定是打不过赵沐的,想想赵沐的年纪,又想想自己的,他有些难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