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闲情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2,435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落落的挂在了树梢上。

  桑寄早早的就已经醒来,昨夜赵沐担心白及姜栖夜袭,使唤白府下人搬了床铺,让桑寄睡在了身边。

  醒来的桑寄就这么抱着被子看着不远处还在休息的赵沐,恬恬然,淡淡然。

  赵沐其实也早已醒来,只是不愿睁开双眼罢了。

  这几日的兜兜转转,声吼厮杀,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境需要快速强大起来。

  昨夜第一眼看到白府院内惨烈的场景,内心便不自觉的感到颤抖。

  好在昨夜姜栖白及及时离去,不同于戾气暴涨时候的不管不顾,戾气消散之后的赵沐战斗力是很弱的,有着太多因素影响他的发挥。

  以前茶余饭后,也曾看到、听到侠以武犯禁的传闻,直到看到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才感到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昨夜打斗之时,之所以稍落下风,一是刚刚获得脑海内的剑诀真解,还不曾运使随心。二则是看到了对方两人皆招出了飞剑,内心凭白多出了一股不自信。

  其实几招交手之后,赵沐就确定了自己刚开始的那个猜想。他们即便都能御使飞剑,但是并无配套剑诀。

  他们使出的招式,不过是经年累月,自己琢磨出来的御剑技巧,或者说是剑技罢了。

  反观赵沐自己的两仪分光剑诀,剑诀一引,身前飞剑转瞬一分为二,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子母剑,而是真真切切的就突然多出了那么一柄一模一样的飞剑!

  没有道理可言,就是完全复制出了另一柄完全一样的飞剑。

  至于承墨剑诀,看似只是简单的依靠旋转由点获面,来得到更大面积的防御力。赵沐心中知晓,这依靠旋转获得的圆形屏障还具有反震的功效。

  扶风公子的月刃剑技袭来,径直就被弹了开来,白及的追星,看似勇猛,实则承受的反震之力更加巨大。

  时至今日,赵沐已经对自己在江湖上的实力有所认知,那天榜是武林中人对宗师列的一个排名,只是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貌似就成为了那站在江湖武林最顶端的一批。

  抱朴子没有大势力的依托,手握至宝,却并无守护的力量。仙剑虽利,没有相应的剑诀剑技,也自然是难以避免他人生出觊觎之心。

  思及至此,也不在困惑,自己虽然初来乍到,对江湖形势一概不知,但是眼下抱朴子既然愿意追随,日后大可不必为不知江湖而烦恼了。

  吐了一口浊气,起身,刚好看见桑寄正看着自己发呆,不由出声:

  “桑寄?”

  “啊,公子醒啦,我这就去打些热水来予公子洗漱。”早已穿戴整齐的桑寄听到赵沐的呼唤,赶忙下了床,推门走了出去。

  不虞片刻,桑寄就端着热水进了屋子,身后甚至还跟着两个白府的侍女。

  说实话,赵沐第一次被人伺候的如此周到。伸出双手,侍女就将衣袖塞进,待衣服穿好,还贴心的抚顺捋齐。

  早膳之时,见桑寄本本分分的站在身后,不由得笑着起身,拉着桑寄一同进餐。

  桑寄在原来主家的时候,行事处处小心翼翼,唯恐犯了差错。现如今被赵沐拉着共同进餐,心里充满不安,但又不敢违背赵沐,一顿精美的餐食,吃的是战战兢兢。

  埋头吃着的桑寄,心中没有底气,余光看见赵沐安稳的坐在身边,甚至贴心的推来一盘甜点,心中没来由的也生出了几许温暖。

  ……

  饭后的天色也还尚早,没睡醒的太阳也打起了精神,洒落的阳光生出了丝丝热意。

  赵沐让桑寄唤来了还在指使杂役清扫庭院的抱朴子,示意抱朴子唤出飞剑,使几手得剑以来领悟的剑技。

  “公子,我得剑时日尚短,至今也就悟出一招,还请公子指点。”

  抱朴子朝着临江而去,是为了去寻求靠山。眼下见赵沐一人独斗这天榜第一第二尚且全身而退,却又对着江湖一无所知,心中不免生出几分猜想。

  眼下既然见得赵沐似有指点之意,心中自然是有着些许期盼的。

  能以一敌二的赵沐,不是庸手,他的招法技巧抱朴子很想研习。

  “公子,这一招名为三灾!”

  只见悬于空中的赤色飞剑两侧渐渐凝聚出了两道红色剑影,似乎是为了让赵沐更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如今的操控程度,还特意操纵凝聚出的剑影上下腾挪了几下,只是被凝聚出的剑影上下翻飞的范围仅仅局限于飞剑灼华的左右三尺。

  “还请公子留神!”

  演示完毕,剑指一引,灼华拖着两道剑影直奔赵沐而去。

  赵沐见抱朴子演示之时操纵单一剑影尚游刃有余,操纵两影齐动则并不能运转随心,只能同上同下,见抱朴子攻来,招出墨色飞剑。

  “两仪分光决!”

  墨影瞬间一分为二。

  “承墨!”

  一道墨影挡住灼华,另一道则高速旋转间飞向了灼华拖着的两道剑影。

  “嗡!”

  拍击声传来,两道赤红剑影应声而散。接下来赵沐御使两道墨影轻易的就击退了抱朴子操控的飞剑灼华,两剑夹击,灼华一时左冲右突,被完全限制在了两道墨影之间。

  抱朴子见状不在挣扎,召回飞剑,抱拳道:

  “难怪公子能独斗白及姜栖,这控剑的手段当真玄妙!”

  对为何墨色飞剑能一分为二只口不提,神情只有一脸崇拜。

  赵沐从未想到马屁来得如此猝不及防,看着突然冒出来,一张崇拜神情的老脸,内心忍不住吐槽。

  玄妙?确定不是你实力垃圾?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居然能被两个小年轻撵着打,丢人!

  抱朴子内心也是激动,看来自己并没有押错宝,看到赵沐使出的御剑法决就知道一定是有着传承的。虽然内心渴望,但是也不敢贸然开口,索性夸上一句,递给赵沐一个希冀的眼神。

  赵沐看到眼神会心一笑,此次本来就是为了传授抱朴子部分天权真解初解篇。

  当然,两仪分光决、承墨决,暂时还是不会直接授予的,毕竟这可是能挑翻天榜的底牌。

  ……

  夕阳余光尽去。

  抱朴子还沉浸在赵沐所教授的运剑法门上,得剑数载,从未想过自己会得到如此系统的飞剑应敌之道。加速辗转,真气运行,格挡卸力,一切招式技巧似乎都有着自己的系统,完美衔接……

  秋天的夜,虽然有着少许蚊虫,却再也没有夏天的那股嗜血。

  赵沐拎了坛白府佳酿,坐在了主殿的屋顶上,时而吹过阵阵晚风,撩动衣袍。

  看着不再同昨日那般明朗的夜色,以风伴酒,深饮一口。

  “要变天了……”

  不是他不愿低调发展,实在是行事所困,走到现在完全身不由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