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宗师追随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472,919

  月白风清。

  看着眼前的情形,赵沐略一思索,所有一切豁然明朗。

  原本尚且好奇白及对抗飞剑的底牌是什么,看到白及身前的飞剑哪里还能不明白。白府内白及原本打算遣出一众高手拖住石决赵沐,自己则与抱朴子飞剑对飞剑。再加上问佛问道两名宗师,对付一个抱朴子基本上十拿九稳,直到赵沐亮出了黑漆漆的大宝剑……

  看着与自己对攻数十回合都未使出剑诀的姜栖,赵沐心中产生了一个猜想。

  剑指一引,身前护身的飞剑眨眼间就攻到了白及的身侧,白及引动飞剑格挡。

  “铛!铛!铛!”……

  场中四柄飞剑来回纵横,赵沐那抬到空中的双手从未放下,手中印决变换。

  忽而,白及与姜栖对视一眼,同时以各自飞剑弹开赵沐控制的两道墨影,刹那远退。

  “月轮!”

  “追星!”

  姜栖站定,抬起左手,剑诀引动。空中悬浮的蓝色飞剑略一停顿,接而划出一道半月形的蓝芒,带着丝丝呼啸声攻向赵沐。

  白及亦是捏动剑诀,原本打着转儿的金色飞剑蓦然立直,在空中拖着金线朝着赵沐飞去。

  “初解:承墨!”

  赵沐早已看出不妙,早已召回了两道墨影围着周身旋转。眼见两道攻击袭来,赶忙双手结印,手指快速交合之间甚至带出了道道幻影。只见那两柄转动的墨影忽然首尾相接,高速转动,赵沐与桑寄的身前便起了一道巨大的墨色屏障。

  “嘶……”

  “铛!”

  两道刺耳的交击声响起,淡蓝色的月弧被墨色屏障抖落,一往无前的金线也被震退数丈。赵沐为了避免怀中桑寄受到余波波及,轻踏双足,飞身后退。墨色屏障拦下了两道攻击后解体,化作两道墨影追着赵沐退去。

  只是被击退的两道飞剑似是并不愿意就此罢休。

  “洞冥!”

  白及操控着飞剑擎苍空中悬停,接而拖着一道金线继续攻向赵沐。

  赵沐身旁自动飞出一道墨影,旋转着化作圆盘。只是这次的金线却不仅仅只是直来直去,碰触到墨色飞剑转出的光影上之时,剑身急速转动,疯狂前钻。

  “摇光!”

  擎苍化为金线刚至,姜栖的飞剑也随后而来。

  飞剑‘叹息’拖着淡蓝色的尾巴刚刚出现,赵沐身边的另一道墨影同样旋转着抵挡。只是这一次的叹息剑也同样换了招式,剑尖刚触及到墨影旋转形成的屏障之时,转而泛着蓝色光华的尾端向下划去,意图划出这锅盖守护范围。

  “吟!”

  急速的破空声鼓噪着众人的耳膜,围观人群中甚至有内力低微者,嘴角已经泛出丝丝血迹。

  叹息成功的突破了墨色的锅盖,尾端急速朝向赵沐划去……

  “铛!”

  被赵沐剑诀御使的墨影终究还是快了一步,回到了赵沐身前的墨影横着剑身挡下了这刁钻的一击。只是那蓝色的剑光被飞剑甩出,劈向了赵沐。

  距离实在太过接近,剑光刹那间袭来,赵沐来不及应对,只能侧身躲过。

  “嘶!”

  被剑光击中的衣袍之上居然只是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剑印,笔直且狭细。

  衣物的材质初现不凡,居然可以当下飞剑凌厉的剑芒。

  不过,这时的赵沐没有时间关注这些,眼见短短数招已染稍落下风,看着并没有多远的白府,提纵而去,打算拉上抱朴子共同应对。

  “白及,此人运使飞剑如此随心,想必定不是初得飞剑。若是再对上抱朴子,胜负由未可知。”

  眼见赵沐往白府方向退去,白及与姜栖皆已明白赵沐的用意,对视一眼,共同离去……

  ……

  月光皎皎,清风徐徐。

  赵沐已经提掠到了白府。

  白府院内刺鼻的血腥味随着夜风向着四周飘散……

  地上散乱的分布着死去的卫兵和断口光滑的长枪。

  体型高大的问佛道士这次是真真切切的能去问一问佛祖了,错位的两片残躯在一地卫兵的拱卫下十分显眼。

  实在是这货体型太壮了。

  穿着袈裟的问道和尚靠在墙脚,胸口的血洞还在往外努力挤着暗红的体液……

  石决的左臂齐根而断,抱朴子正在给他包扎。看到墙上有人影落下,直接招出飞剑朝着人影击去。

  待看清人影是赵沐之后,卸下防备,召回飞剑。

  “白及呢?”

  “跑了,和一个叫姜栖的一起跑了。”

  “扶风公子姜栖?”抱朴子诧异道。

  “你知道?”赵沐侧首。

  “你我曾是清水宗的掌门,清水宗就是被姜栖带人灭的门。”抱朴子苦涩一笑,接而一愣:“姜栖这次没带仙剑叹息?”

  “带了,白及也有飞剑,我回来就是准备找你助战的?”赵沐道。

  “你们交手了?”抱朴子神情似是不敢相信。

  “恩,再打下去有点打不过了。”赵沐淡淡道。

  “你是说你一个人,独斗拥有飞剑的姜栖和白及?”石决神情震惊。

  “是啊,怎么了?”

  抱朴子石决对视一眼,无奈的叹息一声。

  “赵兄,以你的实力,江湖上完全没有一点风声,你应是初涉江湖吧。”石决见赵沐神情不以为然,开口说道。

  “我那日刚下山,便遇上了你的车队。”赵沐点头。

  “怪不得,怪不得你杀人之后的瞬间戾气暴涨,这是初次杀人最直观的体现。”

  石决在得到了赵沐的确认后,神情了然,随后解释道:

  “这江湖上原本是有四柄仙剑的。姜家持有一柄,白家持有一柄,皇室持有一柄,剩下的一柄便是我手中这把灼华!”

  “仙剑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江湖上没人知道仙剑从何而来。持剑者历来同阶之中再无敌手,所以仙剑一出便引得各路人士争相抢夺。”

  “说来也是我贪心,若是我不贪图那虚无缥缈的武林至尊之位,清水宗也不会落下如此大祸!”

  “想必赵公子也知道,这仙剑却也并非到手就可使用。仙剑有灵,若想使用,得需先取得仙剑的认可,而后方能御使。而后随着不断的沟通,才能获得仙剑独有的剑诀。”

  “姜家的叹息剑亲水,在临近水源之地沟通效果奇佳,所以他姜家便选了羽州临近南海之地作为家族驻地。擎苍剑亲金石,白及便带着擎苍在这矿藏丰富的大苍山附近修行。而我的灼华剑却是厌水的,之所以暴露踪迹,乃是我寻找修行场所之时,偶遇白及。交手不敌之下祭出了灼华。在之后的事情,想必赵兄你也有所耳闻。”

  “至于今日姜栖与那白及联手,想必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今日还多亏赵兄出手相助,否则我怕是凶多吉少!”抱朴子说完站起身来,对着赵沐深深一拜。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是赵兄弟不嫌弃,日后我抱朴子这具无用之躯就交给赵兄驱使了。”

  “这样不妥吧?”赵沐感觉自己在地球不怎么好使的脑袋,到了这里反而开始灵活起来,这抱朴子说投靠有几分真假暂且不知。抱着自己这条大腿保命怕才是主要目的,不然他赵沐何德何能,能得到一名掌握飞剑的宗师高手为其效劳?

  “自无不妥,某这条命都是赵兄弟救的。再说这几日我看赵兄弟似是对当下江湖形势一无所知,在下不才,却还是略知一二的。”抱朴子见赵沐推脱,又俯身拜了一拜。

  赵沐一想,也确实如此,多个向导,总归好过日后闭着眼睛瞎闯。再说抱朴子跟在身边,想来日后,那白及姜栖就是联手也定然不敢随意找茬。

  赵沐瞥了眼满地的狼藉,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一幕刚好被抱朴子看在眼里,转身就去招呼这白府的下人前来收拾。

  “公子,今夜客栈怕是回不去了,江湖人士应该早就把那里塞满了。既然已经与那白及撕破脸皮,何不今夜就在这白府歇下?”

  赵沐叹了口气,看了已经改口称其公子的抱朴子一眼,跟着下人往后院走去。

  这是开局一条小奶狗,又来了一个老的……

  玩什么蛇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