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玩不起?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2,905

  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只是这皎洁的月光此时无人欣赏。

  “嗡!”

  快到极致的黑影划过……

  围攻赵沐的数名白袍将全然倒地,问佛早先见得势头不对径直半跪仰面躺倒,躲过一劫。

  “仙剑!”

  四下无声!

  原本混战的诸人瞬间逼退对手,仍然准备继续冲杀的卫兵感知到四周的氛围也是停了下来,白及挥了挥手,卫兵们也止住了前冲的步伐。

  “仙剑怎会在你手中!”问佛失声!

  “飞剑!”抱朴子的惊讶不亚于在场任何一个人。

  “哦,这么说是有两柄仙剑?”原本惊讶的白及,闻言语气惊疑不定。

  “赵兄弟,仙剑既然出世,你我就再也不能躲避了,这江湖上又将是一场血雨腥风。”抱朴子沉声道。

  “嗡!”

  又是一柄飞剑悬与空中,不同于赵沐那把通体如墨,抱朴子的飞剑周身盘绕龙纹,震动间有丝丝红芒溢出。

  与赵沐对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决绝。

  赵沐没有搭理抱朴子,他当然知道,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招出飞剑。

  他又不是涉世未深的懵懂孩童,虽然未曾经历过江湖厮杀。

  在地球的时候也听闻过尔虞我诈,怀璧其罪的道理。

  今天这一战起因就是悬浮于空中的飞剑,没有对错,没有善恶,只有活着的才是赢家。

  白及三人眼见赵沐一剑连斩数名后天顶峰高手,地上尸骨兵甲具断,当真锋利无比,心中已生怯意。为将者,当行事果断,切不可拖泥带水。

  白及思及至此,抬手就是一道袖箭打出,直指赵沐怀中桑寄。复而顺手拉起身边卫兵,丢向刚招出了飞剑的抱朴子,转身就走。一个提纵上了屋顶,轻踏几步,已然飞身数丈。

  原本赵沐便不是那杀伐果断的狠人,见众人停手还在考虑得失,心中甚至还对罢手言和抱有幻想。只是看着飞来的袖箭,心中的幻想早已被击的粉碎。

  虽然赵沐及时闪避,袖箭终究还是在桑寄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看着这几日虽然战战兢兢,却极为体贴细心的小侍女,赵沐心头火起。

  这股邪火很大程度上来自初次杀人的戾气。

  赵沐直接摄起落在地下的长剑,飞身提纵,径直追了上去。

  白及刚施展功法飞身出了白府,听闻身后有瓦片声想起,回头见是赵沐追了上来,露出惊骇的神情。

  “赵兄弟,今日我本就不欲与你为敌,为何穷追不舍!”

  “你伤了我家侍女,现在要往哪里走!”

  “赵兄弟,不过是一个草芥般的侍女罢了,你若是喜欢,我府中的你大可随意挑选。”

  “你我就如同那浩日骄阳,若只是为了一株卑贱的野草升起争端,岂不是图惹同道笑话!不如今日就此揭过,美女金银他日为兄定不会少了兄弟一份!”

  “只怕他日你是要拿我的飞剑,去赚取你自己的美女金银吧!”

  眼见赵沐的轻功胜过自己,不出几息便要被追上,思及赵沐应是不敢在这闹市街头使出仙剑,也是在屋顶上停下身来。

  “赵兄弟当真不肯放过为兄?”

  白及在这昭关城内几乎无人不识,眼见如日中天的白帝白及被追的如此狼狈,好事的转瞬就围了一大圈。

  “这人是谁,居然逼的白帝如此好言相商?”

  “你不知道吧,今日白帝与此人在延峰客栈内就交过一次手。”

  “哦?”

  “也就是不到一个时辰之前,白帝当场被打的爆了衣物!”

  “竟有此事!”

  “那人手中的莫不是问道宗师的佩剑游龙?”

  “好像真是!这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猛人!怎么全然没有风声!”

  “这些年究竟是怎么了,天骄层出。”

  “问道宗师素来与白帝交好,莫不是两人……”

  ……

  听到身下众人越说越是不堪,直听的白及青筋直跳。

  “闭嘴,尔等都想找死不成!”

  “呦,白帝好大的威风。”话声刚落,又一道白影落于临街屋顶。

  “是天榜第二的扶风公子!”

  “怪不得。”

  白及看了一眼与之对峙的赵沐,强行按下怒气,道:

  “姜栖!”

  “那么激动做什么,我这不是来了么。”

  白及临街屋顶上的扶风公子轻摇折扇,月光映照,到是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

  赵沐心中则是天人交战,若是不动用飞剑,对上白及肯定不轻松。若是动用飞剑,虽然说不定能几招拿下白及,但也再无安生日子。

  作为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现代人,心中自然是知道今日放跑了白及,他日定然还会再找自己麻烦。若是仅仅就因为别人他日找自己麻烦,就要痛下杀手,心中又拿不定主意。

  这时候的他被晚风吹拂的清醒了一些,戾气开始缓慢消散。

  他此刻也有些顾忌白及,既然敢向拥有仙剑的抱朴子下手,又怎能没有克制仙剑的手段。

  “唰!”

  “镪!”

  突然的金属交击声响起,众人都是一惊。

  谁都没有料想到扶风公子突然出手,这世上对于飞剑原本就是传言居多,只知道大夏皇室确实掌握了一柄,名为若木。眼下空中两柄飞剑的出现,实在是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扶风公子姜栖早就盯上了石决押运的这趟镖车,原本问佛试探石决之时早已隐藏在了暗中。石决一行被请进白府的时候,更是全程关注,混战时那两柄飞剑踏踏实实的看在了眼里。

  羽州姜家传承数千年,族内本就有着关于飞剑的完整记载。

  记载之中共有四柄仙家飞剑,除开大夏皇室的那一柄若木。自己所在的姜家亦是藏有一柄,名为叹息,而今正在自己身前悬浮。

  至于第三柄,姜家与皇室找寻多年,得知应是在白及的手中。白家势大,无论是皇室还是姜家都不敢贸然出手。

  第四柄则就是抱朴子手中那一柄,观其赤红光华流转,应是典籍记载中的仙剑灼华。

  姜栖盯着赵沐身前悬浮,漆黑如墨的飞剑,竟然和族内典籍记载的四柄毫无联系。

  姜栖的突然飞剑袭来,赵沐根本来不及反应,收于体内的飞剑不知为何,自行飞出应敌。

  脑海内天人交战的赵沐看着突然出手的姜栖,此时也已明白,自己自从苍山遇到石决的车队之时,就早已陷入了这江湖的泥沼。

  此时不再犹豫,拍了拍怀中的桑寄,桑寄得了赵沐的指示,自行挂在了赵沐胸前。白府混战之时,那体内突然的咔嚓一声,不但打破了九叶雪莲的枷锁,脑海里也突然多出一份剑诀:天权真解!

  这是达到解锁条件了,特么怎么和玩游戏一样!

  随后,赵沐不做多想,掐出脑海内剑诀记载的剑引。

  “初解:两仪分光决!”

  身前飞剑瞬间一分为二,一道护于身前,一道攻向姜栖。

  姜栖看着飞剑袭来,也操控叹息剑泰然应对。

  “锵!”

  只是此时的白及眼见姜栖出手,自己也是不在藏拙,招出了自己的飞剑:擎苍!

  白及既然能稳稳的待在天榜榜首,自然是有自己的底气,这份底气就来自于身旁的擎苍仙剑。

  原本自己早就和姜家达成约定,姜家派出扶风公子姜栖,前来协助自己,夺得这流落在外的飞剑灼华。

  这天下众生,一旦掌控了权势,又有谁不想去争一争那至尊的王座?

  两家约定好一旦夺得仙剑灼华,就平分天下。皇室的仙剑若木与抱朴子的灼华两家亦是各持一柄。

  怎奈姜栖一直不肯出手,意图自然是让他白及先于抱朴子争个胜负。只是他白及胸怀天下,怎能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破,白及如是的想着。

  赵沐看着白及也招出了飞剑……

  人手一把?标配?

  我特么……

  我尼玛……

  赵沐无语:“是不是玩不起?”

  说好的江湖至宝,转眼间人手一把,闹呢!

  开局一把刀,一条狗,一刀999?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