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飞剑!
天桥算命先生2019-11-06 10:502,630

  昭关城的夜晚是喧闹的,而将军府的围墙完全分隔开了两个世界。

  墙外是车水马龙的行人摊贩,耳边不时传来阵阵的呦呵声,墙内却是一片肃杀。

  终于,这肃杀的氛围被抱朴子一剑划破。

  问佛道士原本就受了伤,所仰仗的无非就是己方先天武者众多。院内十几名接近先天初期的小将,屋内还有两名宗师境的先天圆满,再极可能冷眼旁观的石决和赵沐二人,对付持宝的抱朴子一人似乎早已是十拿九稳。

  大光头堪堪躲开抱朴子直指咽喉的这一剑,只是脖颈上那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白及与问道宗师急忙援助,骚包的白及将军终于也不在骚包,接过手下递来的银枪便攻了过去。

  赵沐原本确实是不打算得罪这一关守将的,毕竟自己只是初来乍到,尚不知道得罪了朝廷高层会是怎样。

  但是在桑寄被围堵而来的卫兵推到在地的时候,还是立马上前,想要将她护在怀中。

  救人救到底,如果放任不管,这一群汉子随便一个碰擦就能让小桑寄受伤。

  围堵的士兵们见赵沐突然加速,下意识便拔剑围拢,准备随时反击。赵沐眼见士兵阻拦,而桑寄此时正躺在地下,刚要起身,又被围拢的士兵一脚踢到。情急之下,运起那涩如泥沼的先天真气一掌击出。

  拉起了紧紧搂着怀中长剑的桑寄,眼瞅并无大碍,方才放下心来。

  “公子,剑!”

  刚从地上起来的桑寄,第一件事就是将怀中的剑柄递给了赵沐。

  赵沐拔剑而出,搂着桑寄就要离去,只是那些被击倒的士兵复又围拢了起来。有几位眼尖的白袍小将瞅得这边战况,亦是围拢过来。

  “杀!”

  整齐的喊杀声过后,三把明晃晃的长枪捅了过来,其中一把直指怀中的桑寄。

  原本赵沐还在轻视文绉绉的白及,一关守将,文不成武不就,只知道摆弄那些没用的花哨。

  转眼间的变故对于一个生在和平年代的现代人来说,还是太仓促了。

  这次不动手真的是不行了,完全是逼上梁山的架势。

  赵沐催动体内真气,发现原本滞涩的真气隐隐有凝固之感,好似滞水渐渐凝结成冰。瞅了瞅眼前围拢过来的卫兵手中明晃晃的长枪,在真气凝滞的情形下也是不敢贸然提纵离开。

  这要是刚跳起来就被人捅上一棍子就玩完了。

  赵沐手中长剑舞动,猛烈而迅捷的三击瞬间击偏长枪。余光看见那三名白袍小将收枪蓄力,心中就明白,这不再是自己守着闹钟上班的年代了。

  一手搂着桑寄,一手持剑向前,转眼欺近了其中一名眉心有着黑痣的白袍小将。

  一招铁山靠斜着撞在了白袍小将手中的长枪上,乘着白袍小将回枪格挡的间隙,一剑挥出,一颗大好头颅凌空飞起……

  既然动手了,留手?

  不存在的!

  伴随着冲天而起的鲜血,这是今晚第一位殒命的半步先天。

  余下两名先天小将看见同袍被杀,联手攻来,围拢的卫兵也是同时出枪。

  赵沐终究还是争斗经验过少,单对单尚且好说,穿越后身体莫名强化的反应能力足以应对,遇到这密密麻麻的抢尖瞬间手忙脚乱。

  一剑荡开两名白袍小将刺来两把银枪,欺身闯进两名白袍小将之间,回首一剑就将其中一名自肩膀斜拉向下,险些劈成两段。

  最后一名白袍小将余光瞥见同僚栽倒,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也让自己步了前者的后尘。

  赵沐一击得手后,乘着最后一名白袍小将失神的刹那一剑送入其下颚,自颅顶贯穿。

  确实是好剑,赵沐赞叹一声。

  原本四周的卫兵见三名白袍小将围攻赵沐,束手束脚。看到三名平日里神气十足的小将瞬间毙命,心中虽有惧意,却也仍旧挥枪刺出。

  这是精锐!

  此刻,赵沐体内真气愈发晦涩,没了那高来高去的神奇真气,加上还要护着怀中的桑寄,打起来更是束手束脚。

  一招击退面前卫兵,余光瞥见石决一人独斗数名先天初期白袍将。早前已然得知石决宗号落雨剑,剑招以快为主,眼下虽真气受制,仍游刃有余。

  石决早】也已注意到赵沐这边情形,见赵沐被一众卫兵围攻,一时捉襟见肘。

  他当下身形变换,使出独门身法,绕至其中一名白袍将身后。

  “阳关三叠!”

  又是一套快剑使出,眨眼间就在白袍将背后留下了三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击杀一名白袍将之后不做停顿,身法腾挪间靠近赵沐,帮其分担起了围攻的压力。

  抱朴子一招逼退问佛,之后得势猛攻,一套剑招下来问佛再次受到重创。若不是白及和问道救援及时,怕是走不过几招就要被抱朴子一剑授首。

  问佛见白及和问道来援,一个后跃跳出战圈。白及持枪横扫,问道持剑追上。

  抱朴子原本就是和白及,问道等人境界相当,都是先天圆满的宗师境武者。眼下见二人联手夹击也不慌张,后退躲开横扫的一枪,随手挡下了问道顺势的一剑。

  抱朴子瞥了一眼问佛的去向,舍了白及问道,竟然想去补上受了重创的问佛几剑。

  问佛本借机喘息,目光就未离开过抱朴子,眼见抱朴子饱含杀意的目光看来,顿时大骇。想要回到白及问道二人身后避难,无奈中间夹着抱朴子,眼下只得加入那数名白袍将中围攻没了真气相助的赵沐。

  白及二人及时的上前缠住了抱朴子,一时之间抱朴子以一敌二竟也打的有声有色。

  “怎么,抱剑宗师得了仙家之剑,到现在仍然用不出来吗?”

  抱朴子仙剑未出,白及与问道二人并不敢贸然用尽全力。

  “能不能用得了,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抱朴子眼见赵沐与石决尚未落得下风,白及和问道二人仍然未尽全力,也不敢贸然使出绝招,唯恐二人还有什么未出的底牌。

  问佛虽然受伤,却也比只是先天初期的白袍将要强上不少。寻得一个空隙,转身就加入围攻赵沐的队伍。一身实力虽然受损,光是依靠丰富的对敌经验就逼的赵沐左右见拙,况且赵沐怀中还仍然护着小侍女桑寄。

  赵沐本就无甚对敌经验,以一对多,完全就是依靠自身高速的反应,临场应对。只是打着打着,体内那滞涩的真气渐渐真的再也无法调动,似乎真的就如同冰块般再无波澜。

  问佛寻了个间隙,手中铁棍蓦然咋下,赵沐仓惶之间只能双手御剑抵挡。

  “噗!”

  势大力沉的一击已然震裂了赵沐的虎口,一口淤血喷了问佛满头满脸。

  “咔嚓!”

  赵沐体内原本纹丝不动的真气,竟然传出了冰块碎裂的声音。

  感知到体内瞬间爆发而出的真气,赵沐侧身让过铁棍,一剑斜挑逼退问佛。福至心灵,舍了手中长剑,引了个剑指。

  “锵!”

  那苍山初遇车队之时,车厢内冒出的飞剑,忽然出现于众人眼前。只见一把无柄且两端开刃的剑器悬与空中,嗡嗡作响!

  “大爷的,病猫不发威,你特么当我是老虎不成!”

  赵沐连砍三人,眼神之中的凶戾之气大盛,也不管他刚刚说的话语是不是顺序颠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荡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