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两个碎裂的鸡蛋
雪中的骆驼2019-12-26 17:084,410

  不知过了多久,洪无涯晕晕沉沉的醒来。

  发现已经在了房间当中,看向床榻,此时洪宁还没有醒。

  晃了晃脑袋,有些发胀,脑袋里面多了很多不属于他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好像是一种感觉,一种信念,亦或是一些招式。

  这是剑法吗?

  记得之前那个神秘女子说是一种剑意。

  什么是剑意?

  这对此时的洪无涯来说太难理解,不过他有一种感觉,若是再使剑,威力必然会强许多。

  感受了一下自身,多日以来被毒素折磨的苦痛已经消失不见,前所未有的舒畅。

  紧握了一下双拳,感觉比之前强大了不止一点半点。

  心潮澎湃,准备试上一试。

  怕打扰到洪宁,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来到庭院。

  庭院一端,有着一个武器架,上面陈设着十余种不同的兵器,都是洪无涯平时在庭院练武所用。

  走上前,目光落在一把长剑上。

  长剑很普通,只是剑体略厚,比一般的剑分量重上了一些。

  铮的一声,长剑拔出,端于手中,微微用力,剑体之上竟是发出轻轻的剑鸣。

  嗯?

  再次握剑,感觉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对手中的剑像是熟悉了很多似的,就像手臂的延伸。

  仔细感受了一下与之前的变化,某一时刻,右脚侧身一跺,身体凌空飘起,在空中划过十米之后,手中长剑猛的一斩。

  只见空中飘舞的落叶略微停顿,随之分成了两半,飘落的轨迹竟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嘶~

  真他奶奶的强!

  在握剑的那一刻,洪无涯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不管对方有多强,仿若都能一剑取其首级,他不过是顺应这种感觉斩出了这一剑而已,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强。

  最为奇特的是,他体内好像多了一种别样的力量,很犀利!就是这种力量使剑的威力大幅增加。

  而这种力量正来自他的心脏。

  是体内的那把大剑!

  看着手中的长剑有些发愣。

  如此凌厉的一剑,以前的他绝对挡不住,而他觉得,自己的剑应该还能变的更强。

  只是找到了一种感觉,可其中的真谛还没有明确。

  当下顺应感觉疯狂的练习起来。

  不过是普通的横劈竖砍,可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能与脑中的诸多信息联系起来。

  比如横劈一剑,虽只是一剑,可脑中却有千万道横劈闪过,诸多经验叠加在了一起,如此,普通的一剑也不再普通,感悟颇深。

  此时的洪无涯就像是一块无比干燥的海绵,疯狂的吸收着水。

  哪怕是一滴,进入海绵之中也会紧紧的锁死,滴水不漏,对剑道一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渴望。

  这种感觉又像是一条长长的战斗大道,任何留下痕迹的地方,都成为了他自己的道路。

  也就在一个时辰之后,洪无涯领悟出了一个剑招。

  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是一剑,无比犀利的一剑。

  这一剑能将全身的力量汇集到剑体之上,又是能凝聚在一个点,能量瞬间爆发,发将威力扩大两倍甚至更高。

  一剑斩出,树叶并非再一分为二,而是沉寂一瞬,崩碎泯灭。

  故名,泯叶!

  凭此一剑,再对上大长老,相信不会像之前那般不堪。

  他这才明白神秘女子给他的是何种宝贵之物,不是剑诀,而是对剑的感悟,如果他能将剑意参透,相信实力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到时候的一剑,相信肯定会非常恐怖。

  可领悟完这一剑招之后,洪无涯发现,再也难以领悟到其他,至少现在不能。

  他知道缺少的是实战,那种濒临生死之间的战斗。

  他一身的本事都是从生死间磨练出来的,知道该通过何种方式领悟。

  既然眼下再难以有所进展,也就不再浪费时间。

  刚想把剑插回到武器架上,似是想到了什么。

  看着手中的长剑,迟疑了片刻将剑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他想起神秘女子对他说的话,化身为剑,以剑养剑,吞噬剑体来提升自身。

  手中的长剑是普通了一些,但是他想试一试,这一剑插进胸口,终究会有怎样的变化。

  这个时候神秘女子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还是省省吧,这么一把破剑,不会引起任何的变化,小心把自己捅死咯!”

  洪无涯挠了挠头:“前辈让我吞噬剑体,我只是想试试而已,不至于被捅死吧?”

  神秘女子说道:“你当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的了?若剑得不到认可,根本不会被吞噬容纳,你想想这一剑该由谁来承担?”

  洪无涯:“....”

  神秘女子再次说道:“以你现在的情况,最起码也要是灵剑才能有用,而且并非所有的灵剑都可,具体等你遇到合适的了,自然就会知道了,简单的说就是找到天机剑需要的剑,并不是你来进行选择。”

  说道这,神秘女子微微一顿:“你所在的这里有把剑符合,你去搞来吧,还有,尽快找到剑道大义,你也见到了剑体中封印的第一个生灵,它快苏醒了,一旦苏醒,被关了这么久,你想想它会怎么做?”

  要苏醒了?

  洪无涯心中一紧:“前辈,我还有多少时间?”

  等了一会,可神秘女子再没有说话。

  算了不管了,先一步一步来吧!

  天洪剑?

  灵器,极为珍贵,洪家就有一把灵器,恰巧是一把剑,就是祖上留下的天洪剑。

  天下以剑为尊,剑修之强远胜其他。

  他之前夸下海口要拔出此剑,实则并无信心,这把天洪剑,曾经为洪家打下了一片天地,从先祖之后洪家不乏天赋不弱之辈,可直至今日洪家再无一人配的上这把剑。

  可今非昔比,体内的大剑是怎样的存在他不知道,但绝对不是俗物,神秘女子既然已经指明,那这把天洪剑他势在必得。

  思绪间,洪宁的声音传来...

  “哥哥,你在做什么?”

  闻声看去,洪宁站在门口,正一脸惊愕的看着洪无涯,因为洪无涯此时正端着剑,剑尖距离胸口不过一掌的距离。

  洪无涯反应过来,手中一转,将手中的长剑插入到武器架上,接着走到洪宁近前:“哥哥在修炼一门剑诀!”

  洪宁小脸上眉头皱起,看着洪无涯:“哥哥,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若宁儿嫁入齐家,能让哥哥你轻松一些,宁儿...愿意!”

  洪无涯心中一痛,揉着洪宁的小脑袋:“胡说什么呢!”

  洪宁抬起头,眼中已泛起泪光:“都是宁儿无用,宁儿不想当哥哥的拖油瓶,”

  洪无涯扶住洪宁的双肩,矮下身来认真的说道:“宁儿不是哥哥的拖油瓶,哥哥也绝对不会让你嫁入齐家,哥哥还要治好宁儿的病呢!”

  洪宁看着洪无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接着双臂环抱住了洪无涯。

  洪无涯一笑:“哥哥身上脏!”

  洪宁将脑袋埋在了洪武涯的怀里,摇了摇小脑袋:“哥哥你可是受伤了?”

  洪无涯没有来得及换衣服,身上还沾着血迹,每次洪无涯回来都是这般,可大多都是别人的血。

  洪无涯摇了一下头:“没受伤,不信你看!”

  当即解开了上衣,这才惊讶的发现身上的伤痕全都消失不见,不仅如此以往的伤疤也都消失了去,皮肤光滑,一身肌肉有棱有角。

  洪宁愣了愣:“哥哥,你的伤疤!”

  洪无涯一笑:“你哥哥这次有了奇遇,所以相信哥哥,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眼见为实,洪宁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嗯!”洪宁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见洪宁可爱的样子,洪无涯开心笑了笑,问道:“饿了没有?”

  洪宁点了点头。

  得到回复,洪无涯眼中闪过一抹狠意。

  自己拼死拼活的当上世子,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为的就是让妹妹不受一点委屈,以往洪宁的衣食住行都有人照顾,可眼下已过吃饭的时间,竟无人送来吃食。

  当真是一群白眼狼!

  怒意一闪而过,对洪宁一笑道:“等哥哥换好衣服,带你去吃饭!”

  ....

  些许,洪无涯洗漱一般之后,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刚刚迈出房屋大门,可看到洪宁蹲坐在了门口的石阶之上,将脑袋埋得很低。

  洪无涯眉头微微一皱,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洪宁摇了摇头,伸出小手,手中有两个碎裂的鸡蛋:“哥,你吃...”

  洪无涯注意到洪宁的手掌上有擦伤的痕迹,伤口很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问道:“怎么回事?”

  洪宁吱吱呜呜道:“我刚才不小心被树枝绊倒了,没什么的!”

  “那鸡蛋是怎么回事?宁儿,你从来不对哥哥说谎,也不会说谎,说出来,不管有什么,哥哥替你做主!”洪无涯说道。

  洪宁抬起头,焦急的说道:“哥哥,我们不出去了好不好,真的是我不小心摔的!”

  洪宁一抬头,洪无涯脸色瞬间冰冷到了极致。

  只见洪宁的脸上沾着泥土,下巴上有擦伤的痕迹,不仅如此,领口有些凌乱,布满了褶皱,看痕迹明显是被人抓住脖领给摔到了地上。

  洪无涯紧忙蹲下身来,抚了抚洪宁脸上的泥土,还好伤的不算重,只是轻微擦伤而已,他知道洪宁不说是为了自己,当即心疼的说道:“哥哥活着的意义就是保护你,若是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洪宁哇的一下哭出了声:“我见哥哥你回来之后连换洗的时间都没有,想让你休息一下自行去弄些饭菜回来,可我刚刚走出庭院,忽然出现了好多人把我围住,他们说哥哥你是叛徒,没有资格吃洪家的粮食,我与他们理论,可他们说你应该死在外面,宁儿气不过……可宁儿打不过他们,他们让我稍后去打扫地厕,这两个鸡蛋就是预制的报酬!”

  轰~

  洪无涯只觉得热血上脑,脑中一片轰鸣。

  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不过很快他又是松了开来,伸出手揉了揉洪宁的小脑袋,接过洪宁手中的两个鸡蛋:“这两个鸡蛋咱们不吃,等等哥,稍后哥哥带你去吃大餐!”

  说完,洪无涯站起身来,路过武器架的时候,顺手将长剑抽了出来。

  刚刚走出庭院,四周忽然闪出十道身影,身着统一短制皮甲,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禁卫队!

  禁卫队不同于护卫,是洪家暗中培养的一批精英,即便洪无涯之前身为世子,也无权调动他们任何一人。

  可不管是谁,动了他的妹妹,那他就必须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洪无涯冷声问道:“刚才可是你们动的手?”

  十人中的一人说道:“现在的你不过是庶人,跟我说话要行礼,还有你那妹妹,过于缺少管教,这次看在你以往是世子的份上不予追究,再有下一次,兄弟们教教他该怎么做个女人,一个瞎子,想想应该能挺有趣,呵呵呵……”

  洪无涯牙关紧咬,下一刻脚下一跺,身影直接爆射而出,同时手中长剑一转,对着说话之人便是一剑斩下。

  看似普通的一剑,却有着极强的威势,或许连洪无涯本身都没有发现,在剑出的那一刻,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了很大的不同。

  就像是一个就不出世的隐世高手,一招一式都蕴含了道义,让人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说话之人双眼圆瞪,显然没想到洪无涯说动手就动手。

  铮的一声,拔出了插在后腰位置的短刀,反手举过头顶。

  铛~

  一道金属撞击的闷响,剑刀碰撞间火花崩溅,洪无涯双脚稳落于地面,而对方则是被这一剑斩的脚步向后连迈,还没等身影稳下,洪无涯再次追来,长剑脱手而出,直接插进了对方的胸口之中,脚下一踏速度骤然加快,追上的那一刻手握剑柄,飞身又是一脚,直接将剑拔了出来,转身稳稳的落在地面。

  动作一气呵成,待洪无涯停下的时候,方才说话之人已经倒死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一片。

  铮铮铮铮……

  禁卫队剩下的人纷纷拔出短刀,将洪无涯围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4章 关键时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