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关键时期?
雪中的骆驼2019-12-26 17:085,271

  洪无涯没有丝毫惧意,提着还在滴血的长剑向地上的人走去,低头凝视:“不要以为是禁卫队我就不敢杀你,伤我妹妹,你是天王老子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洪无涯将鸡蛋塞到了那人的嘴里,一脚跺在那人脸上。

  噗嗤~

  那人整个脑袋被踩的一个粉碎,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看的在场其他人面色瞬间一变!

  只是一个照面就杀了一人,实力强劲,下手狠辣,本就有些忌惮,方才的一幕更是刺激着每个人的心脏,一时间没有人敢贸然上前。

  洪无涯举剑环视着在场的每一人,见没人敢上前,冷笑连连:“禁卫队?我看叫软蛋队算了!”

  禁卫队众人均是一怒,其中一人鼓足勇气,上臂一展,手中短刀举起,作势就要上前。

  可就在他动的瞬间,洪无涯转头看来,速度更快了一些,只见他脚下一踏,犹如猛虎一般一跃扑来,同时手中长剑怒斩而下,赫然是一剑泯叶!

  那人只觉得一瞬间全身如同凝固住了一般,而面前扑来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

  这是何等的一剑?

  还没过多的反应过来……

  噗~

  一剑斩下,连人带刀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而洪无涯没有任何想要停手的意思,转身直接斩向了另外一人。

  瞬间,与剩下的八个禁卫队的人战在了一起。

  仅仅几个照面,八人中的三人身上已经出现了剑伤,洪无涯实力很强,一身本事是从杀戮中磨练而来,招招直奔要害,全都是杀招,八人相互配合只能于其周旋。

  最为主要的是,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他们不敢下杀手。

  换句话说,他们只有挨打的份!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吼声从远处出来:“洪无涯,你放肆!”

  来人,洪家长老洪放,在长老之中颇有威望,地位仅次于大长老。

  瞟了一眼来人,洪无涯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趁一人不备,手中长剑一挑,整条右臂被他斩了下来。

  “你放肆!”洪放大怒,就在要动手的时候,洪无涯闪身到了一旁。

  洪放几个闪身便到了近前,刚想说话,洪无涯抢先一步说道:“虽然我已不是世子,可不代表我是软柿子能任由他人玩捏,今天这只是一个教训,再敢侮辱我妹妹,向我挑衅,不管是谁,我必杀之!”

  被斩断手臂那人不干了,一脸狰狞的看着洪无涯,吼道:“你放屁……长老。。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死一人,伤一人,洪放脸色已经极为阴沉,怒指洪无涯:“洪无涯,你可还把我等半点放在眼里,杀禁卫队?你好大的胆子!”

  洪无涯一甩长剑上残留的鲜血:“禁卫队受命于族长,族长还在闭关当中,可他们却是过来找我麻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与大长老在背后搞什么鬼,人是我杀的,手臂是我斩的,可因为什么你心里比我更清楚,你们这帮老骨头,整天就TM知道算计自己人,对内强硬,对外软弱的像条狗,之前齐家来挑衅,怎么不见你们说话这般硬气,现在为了一点利益还TM要巴结齐家,这就是你们长老团的德行!”

  洪,齐,白三家是青城三大家族,多年来一直是明争暗斗,争矿业的开采,争城中的产业经营,三家呈三足鼎立之势,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不过相比较之下洪家最弱,尤其是近来,因为洪无涯擅离职守,被钻了空子,洪家的一个矿业被严重盗采数天,损失可是不小。

  洪放被气的不轻,指着洪无涯的手指都在颤抖:“洪无涯,你到现在还不知错,若不是你,洪家这次损失怎会这般严重。”

  “损失?那座矿山本就是老子用命抢来的,只是被人盗采几天,又不是丢了,你叽歪个什么?难不成你觉得上嘴唇下嘴唇一碰,那矿山就成你的了?”洪无涯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

  洪放已经怒道极点,当即吼道:“给我将其拿下!”

  洪无涯举起手中的长剑,指着四周的禁卫队,面对洪无涯手中的长剑,无人再敢上前。

  洪无涯呲鼻一笑:“你真是好大的威风,禁卫队可是你能差使的?还是说你窥视族长为已久,要蓄谋造反?”

  这么一说,禁卫队的人就更加不能动手了,再动手真就解释不清了。

  闻言,洪放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见禁卫队的人真的都不动手,当即说道:“洪无涯罪责难恕,即便老族长在此,也断然不会饶恕于他,速速将其拿下,关押起来等待老族长出来之后亲自定夺。”

  就在这时,洪无涯又是说道:“你明知道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却还让他们与我拼个你死我活,不就是想借机削弱老族长的势力,当真是好算计啊!”

  此话一处,禁卫队的人面色变的极为难看,这次是小队的队长领命,为的是看守洪无涯,这本不过是一简单的任务,加上一点糖衣炮弹,也就接下了,现在队长被洪无涯斩死,加上前后前后这么一分析,事情确有蹊跷,怎敢再出手。

  感受到禁卫队等人的异状,洪放脸变成了酱紫色:“洪无涯,你以往过于嚣张,从来就没有把我等放在眼里,之前看在你为洪家拼死拼活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今时不同往日,没了世子的身份,还如此嚣张,老夫想要杀你,再容易不过……”

  “老狗!”洪无涯打断了洪放的话,双眼一眯质问道:“罢黜我的世子位和要将我妹妹嫁给齐家,这里面有没有你的主意?”

  洪放被气的昏了头,即便不是他的主意,为了出一口气当即大吼道:“就是我,不仅是我,这是所有人一致的想法,你能怎么样?”

  洪无涯脸瞬间狰狞起来:“你们算计我,罢黜我的世子之位,想怎样都无妨,可洪宁多大?才十二岁,你们这帮老狗居然算计到了她的头上,我草你祖宗的!”

  话音落下,洪无涯脚下一跺,身体直接一跃而起,一剑直接超洪放斩去。

  洪放大惊,他万般没有想到洪无涯竟敢对他出手,感受到这一剑的凌厉,不敢大意,手中一招,一柄长剑凭空出现,同样一剑朝着洪无涯刺了出去。

  铛~

  两柄剑抵在了一起,洪放脸色一变,虎口瞬间崩裂开来,整个剑身都是在剧烈颤抖,马上就要脱手而出。

  这一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洪放虽没有达到武者,可也是武修巅峰,就算敌不过长年在生死间摸爬滚打的洪无涯,但也不至于差别这般的大。

  气势他万万想不到,洪无涯此时已经不再是武修,而是踏身进入到了武者当中。

  不待洪放过多的反应,洪无涯手中长剑一挑,洪放握剑的手掌被他斩了下来。

  “啊~”

  洪放吃痛大喊,捂着断了的手掌身影爆退,看着洪无涯一脸的难以相信:“你敢伤我,当真是疯了,洪无涯疯了。。来人!来人呐!”

  洪无涯双眼一眯:“你这个老狗,当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活成你这个样子,真是让人不耻!”

  很快,大量的护卫被洪放喊来,见到场中的形势,都懵了。

  洪放怒指洪无涯朝身后来人喊道:“此人不听阻拦,以下犯上厮杀族人,极度危险,不能再放任下去,给我速速拿下!”

  “老狗!”

  就在这时,洪无涯右脚猛的向地上一跺,青砖直接被这一脚踏碎,洪无涯直接向洪放冲了出去,速度极快,不过相距十余步的距离,眨眼便到,一剑刺出,剑间从洪放右肩贯穿而过,直接来个透心凉。

  “啊~”

  洪放大喊,可一挣扎,肩膀巨痛。

  洪无涯握着剑柄的力道往上加大了些许,洪放双脚踮起,口中哀嚎不断。

  护卫来势一顿!

  “放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

  众人闻声看去,远处,大长老匆匆而来,身边跟着的是洪武以及一众长老和护卫。

  这个时候洪宁听到动静也摸索着走出了庭院:“哥,你在做什么?”

  看向洪宁,洪无涯提着洪放来到近前,柔声道:“没什么,等等哥哥,眼下事情处理好后哥哥就带你去吃大餐!”

  从四周的杂乱中,洪宁听的出一些什么,还有她并不是瞎子,眼上虽然蒙着纱布,可也依稀的能看清事物,见四周剑拔弩张以及远处赶来的大长老,怎么可能一点事没有。

  “哥哥,既然他们不让我们出去,那我们就不出去了,宁儿不想吃大餐!”洪宁担心的说道。

  洪无涯单手提着剑,伸出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洪宁的小脑瓜子:“乖,进院子里等哥哥,不要出来!”

  洪宁虽然担心,但既然哥哥让她回到院子里,那她就回到了院子里,知道自己在,只会连累哥哥,给哥哥带来更多的麻烦。

  这时候大长老已经赶到,怒指洪无涯:“当真是食古不化的孽畜,放开洪放长老!”

  洪无涯擒下洪放,为的就是那他当人质,可这一刻他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即便带着洪宁能冲出去,之后又是如何?洪家的人一定会派人追杀,自己不怕,可洪宁呢?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后面的他不敢再想。

  缓缓抽出了长剑,期间伴随着洪放不断的哀嚎,看的场中所有人面色大变。

  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对鲜血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觉得非常的扎眼,连带着看向洪无涯的目光变得都是不同。

  而就在长剑完全从洪放肩膀抽出来的瞬间,洪无涯手腕一转,一剑直接从洪放脖颈斩过。

  咕噜噜……

  洪放脑袋滚落在了地面上。

  同时洪无涯说道:“此人祸乱人心,以权压人,私自调遣禁卫队,罪应当诛!”

  所有人都愣住了!

  把长老给杀了?

  大长老怒极,脚下一跺,身影直接涣散于场中,单手成爪,直奔洪无涯脖颈。

  大长老可是实打实的武者,实力在了引气境,这一出手,场中少有人能追的上他的速度,他这一出手,只觉得残影一闪而过。

  不过并不包括洪无涯在内。

  如今的洪无涯也已是武者,修为同样在了引气境,只是他一直在隐藏不想过早的暴露而已。

  底牌当然要留到关键的时候!

  不展露实力不代表实力不存在,所以大长老在他人眼里快不可查,可在他眼中却并非难以捕捉,只是速度极快,有些超出能力范畴而已。

  当即不敢怠慢,在大长老近身的那一刻,手中长剑由下而上一记上斩。

  大长老双眼猛的瞪大,没想到洪无涯能反应过来,身体一侧手掌一收,转身凌空就是一脚,脚上气旋凝聚,直接踢向长剑。

  铛~

  这一脚力道极大,洪无涯只觉得手中长剑一震,一股力量从剑身传递而来,当即手臂一用力,一股力量直接从丹田直冲手臂,就当想要引气汇于剑体施展一斩泯叶的时候,剑嗡的一声直接崩碎开来。

  根本就承受不住突然汇集而来的力量。

  剑体崩碎的突然,就在了大长老一脚之后,所以大家都以为是大长老一脚踢碎了洪无涯手中的长剑。

  刹那间,大长老落地,脚下一跺,身影直奔向前,对着洪无涯再次一爪,五指之上气旋延伸,就像五柄锐利的刀锋。

  面对这一爪,洪无涯躲无可躲,心中一狠,当下右脚一跺地,青砖崩碎之后身体同时爆射而出,正面对向了大长老。

  嘭~

  转瞬间,拳掌相对,洪无涯倒飞而出,直接脚下腾腾腾的不断连迈,每一脚力道都是极大,可却难以稳下身来,最终撞击在墙壁上才停下,停下的那一瞬身后的墙壁轰然倒塌,只觉得胸口一闷,口中有了一股腥甜,没有抑制,直接一口鲜血吐在了一旁。

  反观大长老,身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凝视着洪无涯对护卫队下了命令:“给我拿下!”

  就在这个时候,洪放的声音从在一边响起:“等等……”

  他快步走到洪放声旁,一拱手道:“大长老,我与他一月之后有一战,我不想到时候有人说我以世子之位强压于他。”

  大长老眉头一皱:“此子心怀恨怨,若不束缚,很难想象会做出什么。”

  这时候洪无涯说道:“想战现在便可战,弄这些有的没的给谁看,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比谁都清楚,不怕死的上来便是!”

  洪放紧咬了两下牙关,撰拳就要上前,可下一刻却是被身边的长老拦住:“世子,大长老,一月之后的生死战是其次,目前在了关键时候,洪无涯身为上任世子,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在这个时候对他做什么,难免会产生一些影响,三思啊!”

  看着长老,大长老紧咬了两下牙关,转头看向洪无涯,沉吟许久后:“禁卫队一直受命于族长,如今一死一伤,均出自你手,长老洪放也被是被你斩杀,族长很快便会出关,到那时会是如何,族长自有定夺,从今天起你不得离开庭院半步……”

  话没说完,洪无涯转身进了庭院,接着牵着洪宁的手走了出来,在众目之中朝着外面走去。

  大长老脸色瞬间变的阴冷:“你……”

  洪无涯转身看着他:“要不现在咱就来个你死我活?看看谁能把谁给宰了?”

  大长老语噎,双拳紧紧的攥起,脸色已是极为难看。

  可洪无涯根本不鸟他,转身带着洪宁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中。

  洪武来到大长老近前:“大长老,长老被斩杀,禁卫队又是一死一伤,难道就这么算了?”

  大长老紧咬着牙关:“算?怎么可能算了,只是时候不对!”

  洪武一脸的怒意,当上世子之后,他迫于服众,可眼下洪无涯如此放肆,却能在他面前安然走掉,可他却什么都没做。

  这话要是传出去,会有多难听?

  想到这,面色就阴冷了下来。

  见洪武情绪有些不对,大长老知之所想,叮嘱道:“现在是关键时期,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明白。”

  洪武叹了口气,对大长老一抱拳:“洪武明白!”

  大长老点了点头,接着转头问向身边的长老:“可调查到之前的事情?”

  那长老一点头:“调查到了,两人被他所杀,其中一人重伤被我找到,虽然没有成功,可有一刀直接砍进了腹部,上面淬着毒。”

  淬着毒?

  刚才一拳,他明显感觉力道比之前弱了很多,看来比自己预计的时间还要提前了,一月的比试?开什么玩笑!

  若不是在这关键的时候,又岂会留着你?

  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大长老嘴角划起一抹查不可寻的弧度。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剑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剑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