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本少爷就是来找你的
肆木2020-01-17 15:153,220

  沈瑜一直觉得发烧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可这一次好像没有以往那么简单。

  头一直是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像是在无尽的迷雾之中,怎么也出不来。

  在最后一次挣扎后终于清醒,猛然睁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玉鸣阁内了。

  她缓缓坐起了身,看到那落在被子上的帕子后,她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才想起,自己是烧的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看窗外天还亮着,那帕子还有些温热,像是新换的。那方才照顾她的人应当也是刚走。

  沈瑜靠着床头沉默了一会儿,双目失神的看着手中的帕子。反反复复的,将它叠好又摊开,摊开又叠好。

  她在认真的想让自己的脑子清楚些,认真到自己屋前回廊上传来的说话声都没有听见。

  门被推开时,沈瑜还被吓了一跳。

  “阿瑜她还没有醒过来,不过药堂的人来看过,应该是没有……哎?阿瑜你醒了?”段舒刚探进来一个脑袋就瞧见了沈瑜,欣喜道,“有人来看你了。”

  沈瑜缓过神来,看着段舒身后的人,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笑容。

  那人一身淡蓝色的衣衫,长发全垂在身后,端了个小盒子在手中。眉目清秀,目光里也透着随和与温润。

  是洛闲。

  “洛闲师兄!”

  洛闲笑道:“还认得我,那看样子是没什么事。”

  沈瑜挠挠头:“我这是睡了很久吗?”

  “不偏不倚。”洛闲比划出了两个手指,“两天两夜。”

  “啊?”沈瑜有些难以置信。

  “瑾瑜将你带回来时,你就已经睡了一整天了。昨日到今日,又是一整天。”段舒给沈瑜算完天数,将门合上,上前坐在沈瑜床榻边,伸出手朝她招了招,“来,让我摸摸退烧了没有。”

  沈瑜乖乖的将自己额头凑过去。

  段舒的手心很暖,抚着沈瑜的额头,安静的感受了一会儿。在确定了沈瑜烧退了之后,才满意的收回了手。

  她将沈瑜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笑道:“本来就畏寒,还在那河里憋这么久。你也就是这个性子,爱争强,也爱逞强。这回好好养身体,养好了才能出去折腾。”

  在中坡镇的事情顾敛应该已经与他们说了清楚了,那沈瑜那番作为也是逃不了段舒责备的。沈瑜苦笑着说道:“那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

  那时情况紧急,沈瑜是想清楚了正面交战是一定不能胜过徐何的,才会出此下策。

  “不过说起来,此事也确实是那些村民不厚道了些,虚报实情,才让你与你师兄吃了苦。”

  段舒揉了揉沈瑜的头,就像是在安慰一个年幼的孩子。她一直都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此番虽是在教训沈瑜,但知晓沈瑜出事的那日,她也是最担心的紧的。

  洛闲也说道:“这次的事情动静不小,你们带回来的那个人身份有疑,戒律堂的长老已经着手在查了。昨晚师傅接到了掌门的信,沈掌门近日就会回来处理这事情了。”

  “掌门?”沈瑜虎躯一震,“我爹?”

  “你爹回来了不高兴?”段舒嘿嘿笑着,沈瑜也苦着一张脸,被逼无奈似的点着头,答道:“高兴……高兴极了。”

  说起虚无之境的沈掌门沈惟,也就是沈瑜的爹沈瑜也可以说上个三天三夜。

  别家的掌门要么富有才气,要么富有江湖侠气,而自己这个爹,可能是最接地气的掌门。诗书经纶有一些,江湖侠气也有一点。别看他平时几个门派盛会时和那几个掌门说话有模有样中规中矩的,其实私底下就是个酷爱喝酒,酷爱斗牌的大叔。神兵是把朴刀,他使得很称手,但沈瑜自小就被他耳提面命这个东西绝对不适合她。

  沈瑜这股子不羁之气也就是被他带出来的,带出来了也就算了,还常笑她没遗传半点她阿娘的才女闺秀气。

  顺便一提,沈瑜的阿娘陈月宜是金陵落雁潭的内门弟子。金陵出美人,陈月宜就是个静怡貌美且极有才气的女子,一把古琴弹奏的很好。总归就是个看着就很岁月静好的人,对于沈惟对沈瑜说的这些‘鬼话’从来都不多说,还时秀一脸恩爱给沈瑜。

  这让沈瑜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沈瑜拜师之前都是沈惟带着她修行,沈惟没有师傅,修行的法子尽是些没根没据的‘经验’。大清早被拉着冥想,大晚上被喊着练基本功是常事。还很喜欢带着沈瑜去山外接委托,就算不让沈瑜打头阵,年幼的沈瑜在队伍里也从来吃不了白饭。

  前段时间沈惟与陈月宜去了南边购置重要物品,爹娘不在的这段时间,沈瑜结出了灵核,拜了紫衫长老的事情都还没上奏。

  逍遥自在惯了不说,还捅了个大篓子。

  沈瑜没办法想象他们知道自己毁了叶长老药园子后会是个什么神色,想想,都让人心生畏惧。

  “此事可能是牵动了五大门派内的事情,沈掌门回来了,虚无之境也才有人主张大局。”

  洛闲耐心解释着,倒是不知道沈瑜心里是如何想的。沈瑜听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现在除了知晓中坡镇‘失窃’的事情解决了,其中千丝万缕的东西,她一概不知。

  是该寻个时间去好好问问顾敛了。

  对了,顾敛。

  沈瑜拍了一把自己的额头,问道:“顾敛呢?他可有恙?”

  洛闲道:“他没什么大碍,现在应该在休息。”

  “也真是难为他了。”

  骑行,山路,这一段一段都是他带着自己走完的,沈瑜都还没说半个谢字。

  自拜入了师门,沈瑜与顾敛惹出来的烂摊子就没停歇过,沈瑜也是无奈,也不知道是她与顾敛八字相冲还是怎么。

  可无论如何,这个师兄,沈瑜很喜欢。是能同甘共苦,携手修炼的那种喜欢。

  是好是坏,沈瑜也得自己去看了才知道。

  洛闲没留多久,他还有事情要处理,此番也是抽了个空闲来看沈瑜。

  他走前将手中的小盒子递给她,说道:“这是块暖石,我下山时无意间买到的。石头里存了些火系灵力,你可以找工匠将它做成饰物,贴身佩戴着,可缓解体寒。”

  “谢谢洛闲师兄。”沈瑜接过那盒子,握在手中。

  段舒去送洛闲了,出门前又与沈瑜说了一遍好好休息,见沈瑜点了头,才安心将门合上。

  沈瑜能听见屋外的洛闲与段舒说着‘其实让她出去走走也无事’,顿时沈瑜在心里感谢了洛闲师兄一万遍。

  可段舒又答了句‘阿瑜那小毛头最是会惹祸了,借着生病让她安生几日才好。’

  沈瑜:“……”

  沈瑜现在才知道自己在沈瑜心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禁想要流下悔恨的泪水。

  不过沈瑜是个一不做二不休的人,既然担心起了顾敛,那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出门去看的。

  而且自段舒与洛闲走后沈瑜屋中又归了平静,沈瑜也就是从玩那帕子变作了玩那一块暖石,无聊的很。

  睡得久了,自然是要动一动才会舒服的。

  沈瑜是翻窗出去的,走前还不忘将枕头填进被子里,盖起来,假装床上有人的样子。

  这个法子虽然混不了多久,但在段舒发现前,也足够沈瑜跑远了。

  轻轻松松溜了出来,沈瑜双手抱着自己的后脑勺在小道上走,突然,想起了一个事儿。

  虽然每次与顾敛在分叉口这里与顾敛汇合亦或是告别,但过了这么久,自己压根就不知道顾敛住在哪!

  虚无之境整个门派被划分为了四个小区间,分别是梅居、兰居、竹居与菊居,不同的地方分别有着不同的居主与各种分堂。

  就像沈瑜所在的梅居,是以沈惟所在的落音殿为中心的,周围是掌门沈惟与文书阁长老门内的弟子住所以及一些类似于武修阁、戒律堂之类的分堂。

  而紫衫长老的通天殿在竹居中心,按道理说顾敛是该住在竹居中的弟子住所的。

  可……这竹居的长老住的五个,弟子估摸着也有将近一百个。住所这么多,一个个的找,也太难了吧!

  沈瑜一路走到了平常与顾敛见面的分叉口,正是纳闷,可抬头一看,就看见了自另一个分叉口走来的人。

  浅蓝色的弟子袍很是平整,额前的碎发留得很利落,他不若洛闲那般留长发,反而是留了一头短发,在脑后扎起一个‘小揪揪’。

  沈瑜也不知用这三个字来形容顾敛那个小小的马尾合不合适,但顾敛就是这样,总是能与旁人不一样。

  “顾敛!”

  沈瑜唤了一声,也加快脚步迎了上去。那只知垂头走路的顾敛听到喊声后才抬头,见到了跑来的沈瑜,目光由茫然慢慢变做了欣喜。

  “好巧。”他的眼睛里就像是装了满天星辰,在见到沈瑜后,整片夜空都被点亮了。

  沈瑜嘴角上扬着,立在顾敛面前,也露出了极为悦心的笑容。

  “我就是来找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