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少也觉得这波很赚
肆木2020-01-17 15:153,396

  “找我?”顾敛指了指自己,眸子里尽是疑惑。

  看顾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沈瑜转了转眸子,好生看着他的眼睛,极其郑重的说道:“真的。”

  是刚想清楚事情,就想着来找你。

  看你……有没有事。

  只是后面的话沈瑜都止于口中,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顾敛,想……看他如何回答。

  顾敛听后挠挠头,扭过头去看前面的路。也没说信或是不信,只是道了声:“我得去趟任事堂,一起吗?”

  “徐何的事情有结果了?”

  “徐何在戒律堂,掌门没回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公之于众。”顾敛解释道,“是上回给我们委托的那个师兄让我过去的,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难道是问你事情的经过?”

  “我回来的那日就已经问过了。”

  “这样啊……”沈瑜将尾音拖得有些长,若有所思。

  “一起吗?”顾敛看着沈瑜,又问了第二遍。

  “去。”沈瑜笑道,“自然与你一起。”

  她说罢便笑着与他并肩,朝着任事堂的方向走,步子迈得不急不缓。

  沈瑜一面朝前走,一面晃着手臂。她这几日憋得慌,整个人身上的好动之意都开始慢慢散发出来。顾敛本是想好好看看她,在问她恢复的如何的。但看她走路还是与原来一样,大大咧咧不知轻重。

  倒是……不必多问了。

  顾敛便将一句“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变作了“什么时候醒的?”

  “就方才。”沈瑜咧嘴笑了笑,见机打趣道,“够意思吧。”

  顾敛迎合着她:“特够意思。”

  但顾敛的眸子也沉了沉,他想起刚带她回来,不知她安危时,他坚持等到药堂的人为沈瑜确诊无大碍后才愿意去任事堂。任事堂的尧辉长老问他话时他也答得心神不宁,好像现在才有所缓和。

  是因为知道沈瑜无恙吗?

  顾敛这么告诉自己。

  他轻轻笑了笑,好像是能将这几日的疲惫都化了去。

  顾敛的神色变化沈瑜没能察觉多少,她笑眼弯弯的瞧着眼前的顾敛,眸子就像是天上的皎月。

  “你带我回来,也特别够意思。”她说道,“为了答谢你,我请你吃饭吧,若是当方便的话就今日。”

  “其实不用……”

  “用的。”沈瑜坚持道,“一顿饭而已,以后若是我帮了你,你也可以请回来。”

  沈瑜平时看上去老不正经,但说起这番话来却很是认真。顾敛抿了抿唇,就像是想掩饰心中的什么感受,他去看沈瑜的那双眸子,清澈而明媚。

  他觉得他将她从郑家村带回来,是人之常情,也是他这个做师兄的应该做的。顾敛时常会想,若那人不是沈瑜,就是个寻常不过连名字都叫不上的人,他应该也会将她带回来。

  可沈瑜想谢他,原本谢的就是他将她带回来的这份举动,而不是觉得顾敛将她视作什么珍视的人。更何况那晚,夜风吹动,恶兽凶猛,而她一个女子,以一颗无比清净的心,胜了受世间污秽缠身的徐何。

  这让顾敛一瞬间觉得修仙之途就应该有这种英勇。

  顾敛笑了笑,好像没什么好拒绝她的理由。

  “去有味堂吗?”

  沈瑜笑着摇头,说的也神神秘秘的:“请客吃饭自然是要去莲城的。”

  “那是不是午饭都不用吃了。”

  “一定管够!”沈瑜听到顾敛的回答,瞬时露出了喜色。她倒着走在顾敛前面,笑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湘菜特别好吃。”

  “是不是叫小夕阳?”莲城的美食很多,但记忆中湘菜之最当是小夕阳。

  “对对对!我爹喜欢那里的酒,带我去过几次。任事堂的事情弄清楚后,我们就过去吧。”

  顾敛点点头,笑道:“好。”

  沈瑜得偿所愿,环着双手看着眼前的顾敛。顾敛则是上前拉了她一把,道了声:“好好走路,别摔着了。”

  过了这段平路,有一段小石阶,之后便是任事堂了。任事堂是算是虚无之境标志性的建筑,修的格外大气。堂前有一片很宽的平地,一般是用于安置那些高阶修士的灵兽与座驾。

  而今日那平地上就停了一尊轿撵,立在轿撵前的是一只品阶不错的灵狼,想来是来了一位贵客。

  许是生了什么大事。

  沈瑜与顾敛到任事堂门口后,便自内出来了一个师兄询问。顾敛道明来意,那师兄在问过顾敛名字之后,便将他们二人带入了堂内。

  那位师兄带的是旁道,绕过了最中心的正堂,自回廊径直穿到后院去了。

  “可是来了什么人?”沈瑜好奇,朝着那正堂望了两眼,也没看出来个什么。带路的师兄看了一眼沈瑜,回答道:“听闻是三君子中的青仙子,因为掌门与掌门夫人不在,便是好几个长老前去迎接,现在正在内间商议事情。具体事宜,我也不知。”

  沈瑜点着头,倒也没有多问什么。修仙界中有修仙界自己的秩序,五大仙门之中崇尚的东西不同,但君子之气一直是为众人推崇的。所谓三君子,也就是各大仙门之中富有美名的,既德高望重又品性极佳的三个人。

  为首的是锦城锦月门掌门霍江北,最是帮扶弱小,匡扶正义。次位便是这金陵落雁潭的青仙子陈汝荷。

  沈瑜知道陈汝荷的事情大多是从她阿娘陈月宜那里听来的,陈月宜是金陵落雁潭的内门弟子,对青仙子的敬意很是深。传闻中她年岁不大,容貌极美,但不喜与人相处,便在落雁潭的后山搭了一个小居室,年年岁岁都长居在那处清修。

  什么事情能惹得青仙子上门到访,倒也让沈瑜很是好奇。

  “跟上了。”

  是听到了顾敛的声音,沈瑜才回过了神。虽是好奇着出了什么事儿,但既然是招来了青仙子,也定是轮不到她们这几个小辈关心的。

  沈瑜应了一声,加快了步子跟了上去。师兄带着他们去了后院儿的一个小厢房,随着他们推门进去,沈瑜才发现了这屋子里也坐了不少人。

  有上回给他们这个委托的师兄,有几个任事堂的长老,还有……叶长老。

  叶长老黑着一张脸坐在一旁,可能,看着沈瑜与顾敛,就想到了自己打理了这么多年却被毁于一旦的灵药。

  “见过各位长老,见过李师兄。”

  顾敛拱手拘礼,沈瑜也随着他。叶长老抬头看了沈瑜一眼,眼睛微微挑了挑,问道:“身子可好些?”

  “休息了几日,已经无碍了。”沈瑜答话后,又乖乖的朝着叶长老拱手,“多谢叶长老关心。”

  叶长老听后微微颔首,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沈瑜本还有些受宠若惊,但又想着叶长老能问她好坏,是不是担心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少个人还他的积分什么的,顿时心就凉了。

  在前的几位都是任事堂的长老,为首的是尧辉长老,掌管委托派遣一事。他轻声咳嗽了一声,看着他们二人。

  “你们是第一次接委托?”

  “是。”沈瑜与顾敛答得异口同声。

  “拜师多久了?”

  顾敛道:“两年。”

  沈瑜道:“刚拜。”

  沈瑜自结出灵核到现在也不过就一个月不到,这‘刚拜’二字,形容的极其透彻。

  本以为尧辉长老会对她这不怎么正经的话表示质疑,表示生气什么的,可沈瑜见着那长老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惋惜。

  “具体情况我都听说了,上次与我说前因后果的就是你吧。”尧辉长老看了看顾敛,“是叫顾敛吧。”

  顾敛点点头。

  “这份委托我们查过,与实情不符,确实是我们任事堂的过失。有关孩童丢失一事要分等级也当是列在中阶委托之中的,让你二人置身于水火,我代整个任事堂,赔你们一个不是。”

  那长老说罢,便是起身,朝沈瑜与顾敛深深的鞠了一个礼。

  “长老,不必的,您看我们这不是安然回来了嘛。”沈瑜轻声说着,心中还是有很多的不好意思。其实她与顾敛在刘婶屋中时便已经做好了此事不简单的打算,之后发生的事情说是在意料之外,但其实又是在意料之中。

  做好了准备再迎战,便已经是将意外变作了挑战。

  更何况沈瑜与顾敛将这挑战顺利完成了,她也不过是昏睡了两日。若是或作别的刚入了个门的师兄弟们接下了这个委托,那才叫酿成大错。

  沈瑜看了看顾敛,顾敛朝他点头——看来此事他们两个人的想法一致,都是极为看得开的。

  “歉意是必须带到的。”长老直起了身子,又继续说道,“除了道歉,我还打算将委托最初的17点积分翻倍,算是补偿,也算是鼓励。”

  沈瑜点着头,最开始没听清。

  是顾敛双目直勾勾的看上来,沈瑜才反应过来长老说的话。

  翻倍。

  补偿!

  “这……”顾敛话没说出口,沈瑜便拉住他的手腕打住了他。只见沈瑜带着笑容,道了声:“不知是翻多少倍呢?”

  沈瑜预想的也应该有个十倍百倍,她以前与沈惟接的高阶委托,每一单的积分高达一万点。那中级任务,应该也有不少吧。

  长老笑眯眯的,活像一个谈买卖的商人:“一共1700点。”

  果然,翻了百倍。

  那这一波就很赚!

  沈瑜有些激动,倒是叶长老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都没有注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