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少爷也不想落水
肆木2020-01-17 15:143,258

  顾敛说道:“你是鹤洲人。”

  “对。”

  “鹤洲乌山派?”

  徐何咧嘴一笑:“名声也不比虚无之境差吧。”

  鹤洲只有一个门派,有头有脸,位于修仙界第六的势力。自打青天殿出了事儿,鹤洲乌山也是堂堂正正的进了前五。

  仙门对弟子的教育比较笼统,讲究大义与名声。在各家弟子的认知中,名门正派四个字,比什么都可信。

  “那行,带路吧。”顾敛深思了很久,才说了这一句。他站起了身,顺道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尘土。

  “带路好说,先解开我。”

  沈瑜目光往他身上挪了挪,笑道:“你跑了怎么办?”

  “这东西越动越紧,你们把我捆着,我怎么带路,你们背老子走吗?你们若是不放心,我身上有个乾坤袋,袋子里面有捆仙索,你们师傅教过你们这东西的用处吧?”

  捆仙索这东西不认主,施法者将人捆了,那便只有施法者能将他解开。很方便,是修仙界很常见的法器。

  沈瑜半信半疑的去拉他的外衣,金蝉丝将他捆的紧,沈瑜废了好些功夫才将那个乾坤袋拿出来。在手中掂量掂量,扭头丢给了顾敛。

  顾敛从里面找出了捆仙索,将徐何的双手束缚住了,沈瑜将金蝉丝从他身上撤下,收起来了。

  像是如释重负,徐何起身时扭了扭自己的腿脚与腰身,完全没有被人制服的压力。

  他淡淡一笑,朝着沈瑜与顾敛道了声:“走咯。”

  徐何带着两人出了村子,朝着村外的小山上走。一路上他没有多嘴,倒是时不时的晃晃被捆仙索束住的双手,用脚尖碰碰路边的野草野花。

  惬意的好像没有丝毫自己被人抓着的自觉。

  顾敛对这个脾气不怎么好,看上去还很半吊子的人存着不少疑虑,一路上也是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沈瑜则是有意识没意识的去看沿途的景物,她习惯如此,能留个印象,待会儿若是出了什么事,还能摸索回去。

  走了很久,徐何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沈瑜看着徐何带着二人穿林子穿的愈发深了,沉了沉眸子,警觉道:“还有多久?”

  “不远了。”徐何笑眯眯的指了指前方,“出了这个林子便有一条小河,嗜血兽就在那小河边上。”

  步履向前,自树与树之间的缝隙里,沈瑜瞧见了无尽的夜色中,一长段发光发亮的地方。

  离它愈近,那潺潺的流水声就愈发清晰。待三人走出了林子,那条小河便已经全然映入了他们的眼帘之中。

  月色下的水面就像是映照着天的镜子,水光潋滟的,很是好看。

  沈瑜也看见了河岸边的一团黑影,周身带着时而浓烈又时而稀薄的灵流。体型很大,应是四五人才能环得住。黑影周围列了一道阵法,他就算是动,也没有出过阵法半分,显然是被禁在此处的。

  许是听到了三人的动静,那黑影挪了挪身子,在沈瑜一直注视着它的时候,猛然睁开了眼。

  它那双眼睛很大,透着极为深的血红,像是无尽的深渊中的一抹红光,乍一看,是极为瘆人的。

  沈瑜是正巧看见着一连串的,只是她淡然的很,还一丝惊觉都没有的与那嗜血兽对视了一会儿。

  徐何有些意外的看着沈瑜,叹道:“小姑娘胆子挺大。”

  沈瑜笑着与他打哈哈:“过奖过奖。”

  沈瑜的胆量是自小与沈惟练出来的,那时候沈瑜粘着他,他便常带着沈瑜外出猎妖兽。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的也让沈瑜涨了很多见识。

  那时就有猎杀过嗜血兽,前面的这只可能是因为背着光,沈瑜看不太清。但沈瑜印象中的嗜血兽比眼前这只还要大些身形似虎,但周身布满了坚硬的鳞甲,是修仙界的黑市中极为抢手的妖兽。

  两人言语一来二去的,沈瑜又无意间看了那嗜血兽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瑜好像见着那嗜血兽周围的灵流窜的比方才快了一点。

  直至下一秒,那灵流激荡起丝丝的呼啸声,让沈瑜立马正了心神。

  那阵法好像是已经锁不住嗜血兽了,还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见鬼!”

  徐何赶忙往嗜血兽那处跑,沈瑜与顾敛也随着他跑了过去。

  顾敛道:“怎么了?”

  “封印要碎了。”徐何停在在了此处,他脚尖前便是一圈极为复杂的符咒,正随着耳畔风的呼啸声,闪烁着极其妖冶的光。

  符咒呈一个圆圈,筑着一道封印,困着里面的嗜血兽。可此时的封印显得是多么的岌岌可危,里面封存着的不安与躁动像是即刻就能冲破。

  一道光晕散开,将三人震退了一步。

  “我说过,这五个晚上,需要童男作为引子来完善封印法阵。”徐何站稳了身形,说道,“现在已经接近子时,若是不能完成今日的封印加固,它就会狂化,冲出封印的。”

  “就没有别的法子?”沈瑜下意识的用手臂去遮自己的眼睛,那光芒有些刺眼,让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她知道嗜血兽的可怕之处,也知道自己与自己父亲的修为存在的天差地别。当年的沈惟能将嗜血兽收拾的服服帖帖,不代表现在的沈瑜与顾敛能。

  更何况,还有个看不透的徐何。

  若是这嗜血兽当真在这里狂化起来,定是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徐何看着沈瑜,他一双手还被捆仙索束着,模样有些好笑。沈瑜自他眸子里看出了担忧、看出了无奈。

  还有一丝他看不出来的情绪夹杂在这两种情绪里。

  “有啊,那就需要你们两个帮忙了。”徐何眉眼微微一沉,一切都散尽在了他那个饱含深意的笑容里。

  “什么?”

  是方才的灵流又窜了一下,沈瑜没听得全徐何说的话,可她又看见了徐何方才的那个神色可怖的很。笑容里夹杂的是什么情绪呢?

  沈瑜也来不及再猜了。

  只见徐何整个人就朝着嗜血兽所在的地方冲了去,沈瑜离他近,是本能的前倾着身子想要抓住他。

  可就在沈瑜要拉住他的衣摆时,自己就像是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随后便被一道不知名的力给带飞了出去,直接落入了那河水之中。

  那一刻沈瑜是茫然的,连半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便落入了河水之中。

  “沈瑜!”

  顾敛瞧见的是沈瑜整个人被河水吞没,激起的水花又落在水里,荡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他正是要往沈瑜落水的那处走,却是被徐何那处的一道灵流拦住了去路。

  “既然你们都看到了它,我便不会让你们活着回去。”

  徐何整个人已经在嗜血兽的‘封印’法阵里,他以一种极为妖冶的模样看着顾敛,他手臂上的捆仙索还在,但也在慢慢地消融着。

  险恶与嘲讽,全都在他的笑容里显现。

  随着一道长啸,嗜血兽脚下的阵法都碎了。顾敛一面用手臂护着自己的双眼,来迎着这道气浪,一面还喊着:“沈瑜!沈瑜!听得见吗!”

  沈瑜自落下去,就连水花都没有再激起几下。他与沈瑜相识的不久,连她会不会水都不知道。

  一切都过于意外,到这时顾敛才觉得自己连最基本的保护她,都没有做好。

  “可能那小丫头灵力是在是太低了些,没有半点反应,应是没救了。”

  “放屁!”顾敛抄起脚边的一段残枝便迎了上去,徐何眼睛猛地一睁,那嗜血兽便朝着顾敛袭来。它舞着巨大的爪子,不过是一拍,便将顾敛手中附着着灵力的残枝给震碎了。

  顾敛无论在虚无之境是多么出色,也只是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少年。他冲动,易受情绪影响,这些在徐何眼中,就足矣称作漏洞百出。

  顾敛没见过嗜血兽,但他也知道嗜血兽就算是邪修极为崇尚的一种妖兽,它虽伤心性,易不受控制。但如果方法得当,养起来不算费时费力,得来的嗜血珠也对自己的修为也有极其不错的用途。

  而这一只嗜血兽还安然在阵法中,灵流加速窜动也正是如徐何所说,接近子夜,没有血液滋养。但徐何的阵法从头到尾都不是要封印着嗜血兽,而是他本人,就是养这嗜血兽的人。

  所以徐何自己进入了法阵,做了嗜血兽所需求的血液,完成了最后一天的仪式。

  没有被主人凝成嗜血珠,这嗜血兽便是最凶恶的妖兽。

  徐何从头到尾,便是想着要与沈瑜顾敛二人鱼死网破的。

  嗜血兽奋力的咆哮着,惊的林子中的飞鸟远行,惊的整个林子的树叶都在沙沙作响。顾敛跃身避开了这一击,在他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时,徐何的剑,便已经朝他刺过来了。

  顾敛觉得这是他修仙生涯中的一大败笔,可这也是却是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就要死了吗?顾敛下意识的闭了眼。

  只是极为对不住沈瑜,第一次修行,就没能保护好她。

  剑带着风声,划破了长夜的深邃,逼近了顾敛的眉心。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徐何的剑,击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