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少爷心里苦
肆木2020-01-17 15:153,294

  沈瑜将孩子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她以前见段舒抱过小孩子,好像是一手托着后脑勺,一手托着下腰。

  她就照着印象中的样子抱着,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总归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沈瑜垂头看着这孩子,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

  是不是睡得过于沉了?

  “他中了昏睡的咒法,输些灵力给他破开应该就好了。”见沈瑜有模有样的顾敛也安下了心,他折回去,用金蝉丝将黑衣人捆结实,将他拖去了院子的篱笆边。

  没错,就是拖,沈瑜皱眉看着顾敛,感觉顾敛就没将他当个人。

  “你是找刘婶,让她看看孩子是谁家丢的。”顾敛看了看身边的黑衣人,“我看着他。”

  沈瑜看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事儿,应道:“好。”

  见沈瑜与顾敛一来二去的,那黑衣人立马就怒着大喊一声:“我警告过你们不要多管闲事的!”

  然后也不必顾敛如何,绕在他手上的金蝉丝又缩紧了一圈。沈瑜见他愣是吸了一口凉气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是看着都疼。

  照顾敛说的,沈瑜输了些灵力给那小孩子,察觉到了他体内破碎的阵法。费了些时间清除干净,小孩子在沈瑜怀里动了动,像是在寻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摸索了两下便又睡下了。

  确认他没事了,沈瑜才去找了刘婶。刘婶接过这小孩后,认出了他是对面儿屋主人家的孩子,问着沈瑜发生了什么,沈瑜便将事情的大概经过说给了她听。

  “那个人……在我家后院?”

  刘婶听后是有些难以置信的,可又有些害怕,整个人都有些瑟缩。沈瑜笑了笑,安慰道:“他被我师兄绑着,没事儿的。”

  “没事就好。”刘婶看着沈瑜怀里的小孩,长叹了一口气,“你不熟悉村子,就由我来送他回去吧。”

  沈瑜道:“我送你。”

  刘婶点了点头,便回屋换衣服去了。

  沈瑜一路相送,带着刘婶去对面的那户人家,两人到时,里面点着烛火,动静不小。

  沈瑜轻轻敲门,里面的动静都随之停止了。

  过了很久,里面才回应了一句:“谁……是谁?”

  刘婶答道:“是我,刘婶。”

  沈瑜能听见那人就在门边,但像是极为的害怕,过了很久很久,才开了一道小缝隙。

  那人自小缝隙里看到了沈瑜,看到了刘婶,看到了刘婶手里抱得那个孩子。

  “我的孩子!”

  里面的人这才打开了门,将孩子抱了过来。

  应当是孩子的母亲的,外衣是慌忙披上的,长发还有些凌乱。她将自己的孩子护在怀里的时候,尽是怜惜。

  据她所说,孩子本是与她一起睡得,可夜里翻身时,就摸了个空。

  她与丈夫发了疯的寻找,都没有结果。

  然后争吵的时候,沈瑜与刘婶就将孩子送来了。

  “好在是有您,我们的孩子才能安然无恙。”那妇人说着,“一定要除了那偷……家禽的贼人,绝对不能轻言放过!”

  沈瑜像是听到了什么,她抬眼,看那妇人神色有些异样,就像是在多闪着什么。

  “无事。”沈瑜笑了笑,“夜里注意安全。”

  简单道别,便离开了。

  送了刘婶回屋,沈瑜先陪着刘婶去看了她的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都安然睡在自己的房中,没有被这些动静吵醒。

  合上房门,刘婶看沈瑜时有几分沉默,但她也没多说什么,默默的在沈瑜身旁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婶进屋后转身关门,她双手握着门,看着眼前的沈瑜,像是欲言又止。

  沈瑜也不说破,她也只是笑,道了声:“好好休息。”

  沈瑜转身,正打算去后院儿,却被刘婶叫住了。

  “沈瑜。”她说,“你与顾敛,要小心。”

  像是担忧,也像是某种提醒,沈瑜能自这话中读懂些什么。只是事情如此,尚未拨开那层浓雾,自然是瞧不见明月的。

  “嗯,好说。”沈瑜点点头,还了个笑容给刘婶,便离开了。

  对于这家禽丢失一事,沈瑜心里大致有了个数。

  自夫人的顿句,自刘婶的欲言又止,沈瑜觉得这村子里丢的,可能一直都不是家禽。

  沈瑜朝后院儿走,寻思着这个问题。下一个拐弯就能瞧见那两人了,可沈瑜还没走过去,就听见了那黑衣人的说话声。

  很委屈,委屈的不轻。

  “偷鸡?老子从来不干这档子事儿!”

  顾敛就坐在黑衣人身边,像是心平气和的和他聊着天,看见了沈瑜半惊半疑的走过来,他倒是朝沈瑜招招手,说道:“你过来。”

  “你们别以为你们两个小娃娃能翻天,快给老子解开。”黑衣人不依不饶,看着自己手上的金蝉丝,怒道,“什么玩意儿,你们从哪里偷来的?这绝不是你们的修为能炼出来的东西。”

  “虚无之境。”沈瑜坐在他另一边儿时轻轻念了一句,那黑衣人好像也不当回事儿。他冷笑了一声,轻蔑道:“你们当虚无之境是开粮仓的?随便一个莲城的人都能进去偷家伙了?老子告诉你,你们太嫩了!别以为拿出个靠前排的仙门就能压住老子,我的剑还是柳武门的神兵呢,有种放开老子,咱们堂堂正正的和我斗!”

  “给你看个东西。”沈瑜侧着身子掏了掏,眸子里却是看不透的笑容。

  “看什么?”黑衣人一脸不屑,可在他别过头看沈瑜手上的东西时,倒也愣了神。

  是一块白玉,玉上刻了个虚字。

  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信物,只有门派内的正规弟子与长老,才会拥有。

  虚无之境的信物,正是这块玉,玉是莲城虚无山产的璞玉,字是虚无之境掌门自刻下的。

  璞玉带灵力,月下能显现月白色的光泽,黑衣人知道名门正派,知道虚无之境靠前排,便就知道这东西是做不了假的。

  “你……你还真打算用门派来压老子?”黑衣人头一扭,还挺有骨气,“没门!”

  “不是压,是讲道理。”沈瑜靠着篱笆,仰着头,“告诉我们你偷村里的孩子做什么呗。”

  “你让我说我就说?”

  “你有柳武门神兵,必然是仙门中人。既是仙门中人,我们带你回虚无之境,交给掌门处理。”

  顾敛沉了沉眸子,继续说道:“那他们要怎么处理,就看他们想用什么手段了。”

  成立仙门的初衷是稳定修仙界,以正义自居的正经仙门对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自然是一点都容不下的。

  更何况他干的是偷孩子的勾当。

  处理的方法有很多种,以仙首霍江北的锦月门势力为主,倒是惩治的最为严厉。这些东西也不用沈瑜与顾敛多介绍,黑衣人比他们年长,阅历多,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比他们知道的多。

  顾敛见黑衣人没了话,还下意识的去咽口水。

  他便知道达到预想的效果了。

  见顾敛笑,黑衣人皱了皱眉,试探道:“那我可真说了啊!”

  “说吧,我们听着呢。”他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乐呵呵的。

  见这比脸皮也比不过的场合,黑衣人倒是长叹了一口气,放缓了语调:“其实这个事情,还得从七天前说起……”

  黑衣人叫徐何,鹤洲人,历练途径莲城。游历的目的是想见见各大仙门所属地,打算在莲城绕个圈,再北上去金陵。

  刚步入莲城时没有注意时辰,放弃了最初遇到的客栈,然后到深夜都没有再寻到下一家能让他落脚的客栈。

  不过修仙之人也可地为席天为被,徐何随便寻了棵树,在树下做了个杂草枕头,就安心睡下了。

  睡在夜里,地面剧烈的摇晃迫使徐何清醒过来,他看到眼前的景物后,就后悔了。

  “看到了什么?”顾敛问道。

  “嗜血兽。”

  徐何字句顿挫,瞪着眼,说的极为真实:“这东西我只在书上看到过,它不能独立生存,必须要有人用血定期来喂养,才能防止它不狂化,炼化成最纯正的嗜血珠,提升修为。我看到的那只嗜血兽正是浑身散发着黑气,一直再啃食周围的动物,我躲到树后,不敢出声,生怕他发现我。”

  “可嗜血兽对血的欲望是天生的,我知道我是躲不了多久的,我便寻思着有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法子。我知道一种封印咒法,比较麻烦,需要在子夜时带一个童男过去做阵眼。五个晚上,便能完全封印。”徐何说完,看了看坐在自己两边的沈瑜与顾敛,“之后的事情,你们也能想到,我来这村里找合适的童男,不过我‘借用’完都会还回去的,从来没偷什么鸡。”

  徐何说的有理有据,也不卑不亢。顾敛一直看着他,他也没有目光躲闪,倒是大大方方的与顾敛对视着。

  顾敛问:“今晚是第几个晚上了?”

  “第五个。”徐何抬头看了看天色,常然的答道,“现在也接近子时了,你们不信,可以随我去看的。只是希望你们两个不被那嗜血兽吓死……看着我作甚,我一大老爷们儿还能骗你们不成?”

  看他时顾敛的目光比沈瑜要烈的多,眸子中带了几分深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