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少爷大展身手
肆木2020-01-17 15:152,766

  刘婶轻声退了出去,将门也一道带上了。

  屋中归了沉静,顾敛望着沈瑜,沈瑜望着顾敛,眼神交流之间,也一并融入了很多东西。

  “今晚打算做什么?”

  顾敛仰头,用下巴指了指那张小床,道了声:“睡觉。”

  “什么?”

  “是我言错,应该是‘做事’。”眼看着沈瑜变了神色,顾敛才笑着解释,“不过此是应该不仅仅是家禽失窃这么简单。”

  “是如此,方才刘婶的话,我琢磨了很久。”

  “你觉得话中有疑?”

  沈瑜摇头:“是神色变化的太快了。”

  顾敛从沈瑜的说法里寻思着什么,沈瑜也继续说道:“村口时她冷静,又不失大家闺秀才会注意着的礼数教养,但到这里就变得不安,胆怯了。你这么想,在任事堂,这只是一个值17积分的委托,委托情况为家禽失窃。倘若真的是只简单地家禽失窃,刘婶会这么害怕吗?”

  沈瑜说的很认真,这是她一路上都仔细观察才得来的结果。

  可唯独,顾敛看笑了。

  “你笑什么?”沈瑜不满道。顾敛朝她摇摇手,笑着道了声:“我也觉得那17点积分不怎么值。”

  沈瑜看着桌上的烛台,烛火跳动着,让她面容上带了一丝暖色。

  她微微挑眉,转了转眸子,嘀咕着:“想想是有些亏,不过……”

  她模样看上去有些可惜,又有些心疼,但顾敛又看着她嘴角慢慢扬起,露出了些许笑容。

  “我喜欢。”

  月上枝头,皎洁的月光散落在地上,就像是铺了一层霜。

  顾敛早早地就将烛火吹熄了,沈瑜还细心的将床上的两床被子展开,裹得鼓起来些,假装有人睡在这里的样子。

  做好了这些准备后,顾敛将窗子推开,两人先后越了出去。

  顾敛寻了个屋顶停下步子,沈瑜也随着他悄声立在上面。顾敛自腰间掏出了一张符纸,以灵力画下了几笔。

  沈瑜瞥了一眼,认出了这是邪灵咒。

  前段时间紫衫长老刚交了画简单地符咒,其中便有邪灵咒。

  妖界在修仙界作乱的事情已经是千百年前的事情了,弥留人间的大多那些修为差些但数量繁多的小妖。

  但紫衫长老教他们邪灵咒时便有强调,不一定所有的大妖都被封印了个干净。

  邪灵咒能排查妖力,自问世,便一直广泛用于除祟灭妖之中。

  沈瑜与顾敛二人合力,那邪灵咒的感应范围足矣包围整个村庄。那黄色的符纸没有被烧着,那边证明,此地没有修为极深的妖邪作乱。

  用过的符纸便失去了再承受灵力的能力,顾敛加了一道灵力,让符纸在自己两指之间燃烧着直到化作灰烬。

  沈瑜道:“能隐匿在村中四日,若不是修为极其高强,那便是有人相助。”

  “与我想的一样。”顾敛轻轻将手中的灰拍去,“先静观其变吧。”

  “要不你我分散些,我去那边?”前方还有好些屋舍,分头行动,或许速度会更快些。

  “不必,留在这里就好。”顾敛说道,“若是没猜错,今晚那人的目的便是这里了。”

  “这里?”

  沈瑜疑惑着,这处屋顶是顾敛选的,他们所面向的地方,便是刘婶家的后院。隔得有些远,但能看得清刘婶屋中点着一盏小小的灯,黑夜中也就这一个小小的光点,很容易看见。

  那人,今晚会去刘婶家里吗?

  沈瑜不知道顾敛是如何想到的。

  顾敛寻了个背光的地方盘膝坐下,这也是师傅教的心法,能静心养性。紫衫长老特地说过沈瑜与顾敛要练,可能……是看出了他们比较毛躁。

  沈瑜倒是无心修行,她坐在顾敛身边,一直盯着刘婶家的后院,生怕错漏了什么。

  也不知道在屋顶上待了多久,偶有一阵风刮过,让沈瑜鼻子有些痒。

  她咳嗽的时候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却还是入了顾敛的耳朵。

  “是不是着凉了。”他没动,甚至连眼都没有挣开,只是不轻不重的问着她。

  “没事。”沈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问题。”

  沈瑜嘴上说着没事,但实际上还是在心里说了几句这地方的坏话的。现在不过八九月份,沈瑜床榻上的竹席都还没撤,这里晚上的风竟让沈瑜觉得冷。

  许是地势高些的缘故。

  沈瑜寻思着寻思着,她再看刘婶后院时,那盏灯火已经灭了。

  夜深了,刘婶才睡下吗?

  在短暂的停顿后,沈瑜立马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清楚地看见,一个黑影自刘婶的屋顶上跃下来。

  “顾敛!”沈瑜压低声音,回头叫他时他已经是睁了眼。他起了身单膝蹲在了沈瑜身边,知道了一个字。

  “追。”

  借着轻功过去并不难,两人脚尖轻点着屋顶,没多久便落在了刘婶的院子中。沈瑜正欲进屋查看,却是余光瞥见了身后的剑光。

  她手掌一握,灵力聚了一柄短刃,将那锋利的剑给挡开了。

  声音尖锐,划破了夜的寂静。

  她灵力有限,能凝出的武器大小也有限,现在练的最熟的的便是短刃。

  短刃上激起的灵流很是充盈,打架一事,向来也只有沈瑜对自己过分自信的。

  她还从没怕过什么。

  “什么人?”沈瑜反握着那短刃,目光极其凌冽。

  眼前人一身黑衣,遮着脸,只有他的眸子与剑,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亮。

  “小丫头片子。”黑衣人声音低哑,“不要多管闲事。”

  “小丫头片子?”

  沈瑜眉头一皱,神色的眼眸中升腾起几分怒意。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她。

  她奔上前,扬起手中的短刃便朝他划去。黑衣人手中的剑不是凡品,两者相斗时窜起的很是汹涌。

  算时间的交战在身法与巧劲之上两人是分不出什么胜负的,但沈瑜的短刃,明显不及那长剑。

  不过几番的打斗,在沈瑜接下那一剑后,短刃便在沈瑜手中化作了尘灰。

  沈瑜迅速凝了第二把,她本还想上前,却被顾敛握住了手腕。顾敛将沈瑜手中的短刃拿过,去迎那黑衣人。

  紫衫长老说过短刃的精髓在于奇袭,像沈瑜这般喜欢正面对抗的,应当拿刀剑,而顾敛就懂得如何将这出其不意的精髓表达出来。

  他身法奇特,一直在快速的闪避着黑衣人的攻击。在黑衣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敛就已经绕去了他的身后。短刃虚空一划,顾敛上前一步,将什么东西接住了。

  “该死。”黑衣人咒骂着,他方才扑了个空,被顾敛绕了个后,正是想要转过身去刺顾敛,却是双手被什么东西一捆,整个人往前一扑,剑也落去了一边。

  沈瑜站在原处,左手握着紫衫长老赠的那个锦囊,右手两根手指勾着几圈细细的线。

  这是金蝉丝,是紫衫长老自制的武器,也正是躺在那个荷包里。

  金蝉丝缠住了东西便会收紧,直到释放者用灵力召回。黑衣人的手臂被缠住,他越是动,便越是紧。

  顾敛将地上的剑踢到一边,那黑衣人也是因为重心不稳,跌在了地上。

  这般的配合也无可挑剔。

  时辰差不多,顾敛手中的短刃也化去了。他手里好像是抱了个很大的黑色的东西,走到沈瑜面前来,沈瑜才看清了这是什么。

  竟是个孩子。

  很小很小的一个孩子,被裹在那黑色的布包里。

  “你怎么发现的?”沈瑜与黑衣人缠斗时是真的没有发现他背后藏了个孩子,看到的时候她都有些惊。

  “先别管那些,你抱抱。”顾敛无奈道,“我……不会抱。”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